印度,已然洪水滔天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7-28,星期二 | 阅读:28

作者:酸奶没泡沫,制图:孙绿,编辑:养乐多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国南方地区饱受洪灾之苦的同时,南亚也挣扎在季风性洪水的水深火热之中。接连20日的洪水肆虐给南亚国家带来了深重灾难,其中又以孟加拉、印度、尼泊尔三国受灾最为严重。

目前,这三个国家已经有超过960万人受到季风性洪水的影响(包括400多万儿童),近600人丧生,数十人失踪,还不断有儿童溺水的报道……令人叹息的是,南亚多地强降水预计还将持续一周以上。

被洪水冲走的正是印度教中被视为众生保护之神的毗湿奴,如今也自身难保了(图片:Talukdar David / Shutterstock)▼

其实南亚年年有洪水,只不过今年雨季来得早,洪水来临时新冠疫情远未结束,让人民的生活又艰难了一些。

水,河流,与地形

南亚国家包括尼泊尔、不丹、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七个,本次受灾严重的印度、尼泊尔、孟加拉三国,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季风气候,每年10月至次年3月受东北季风控制,为旱季;4月至9月受印度洋西南季风影响,湿润气团北上,带来大量降水,形成俗称的雨季。

南亚地区降水的强度很大、季节集中、地域集中,所以“风调雨顺”格外重要,但却很难做到,稍有不慎就是大规模的洪灾和旱灾▼

雨季的降水量可占到这些国家年降水量的80%,对它们的水源补给至关重要。但是,在地形河流等因素的作用下,雨季也更容易出现洪涝灾害。

像在印度,河流依照发源地和补给类型可分喜马拉雅山脉河流、雨水补给河流、沿海河流和内陆河流,洪水就很容易发生在喜马拉雅山脉河流流域和雨水补给河流流域。

然而印度的北方河流(关键是恒河流域)与西南季风带来的降雨地带高度重合,使得恒河流域成为洪水风险非常高的地区▼

喜马拉雅山脉河流径流以冰雪融水补给为主,平时径流稳定,但到了季风期间融水本就增加,雨水又大量补给河流。水位暴涨之下,洪水很容易就形成了——印度北部的恒河就属于此类型。该河流在流经喜马偕尔邦、北方邦、比哈尔邦和西孟加拉邦后,进入孟加拉国与布拉马普特拉河(我国境内为雅鲁藏布江)汇流,流入孟加拉湾 。

因此,印度河段内洪水若是肆虐,下游孟加拉河段也会跟着遭殃。

无论是西边洪水还是东边洪水,总之孟加拉都会发洪水…▼

除冰雪融水补给的河流,雨水补给的河流也常容易出现洪水,如印度南部流域面积达全国总土地面积1/10的戈达瓦里河,以及流域面积涉及南方三个邦的第三大河马哈纳迪河,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洪水发生。

当然,这两条较大的南方河流也处在印度降水较多的区域,不稳定的季风也也意味着不稳定的洪水▼

相比印度,同样每年都受季风性洪水侵袭的孟加拉,河网更密,意味着该国受灾也将更严重。

孟加拉80%的陆地由低地冲积平原组成,地势由北向南逐级向低倾斜,大部分陆地面积的海拔不足10米,有约一半的土地还在7.6米以下。而就在这一半的国土面积上,有大小河流700余条,雨季的持续降雨以及上游来水的倾注,使各河流的水流量大大增加,往往超过所经河道水渠的储蓄能力,导致水量破堤四溢。

毕竟孟加拉国的主体是恒河三角洲,不愧是世界最大三角洲,但孟加拉国就太难了(底图来自:NASA)▼

平均而言,孟加拉国每年约有2.6万平方公里(约国土面积的18%)遭受洪灾,严重时受灾面积甚至超过国土面积一半。

洪水与否真的差异巨大,两岸根本拦不住(2012年九月与2014年九月的孟加拉国北部)(图片来自:NASA)▼

不过洪水也并非导致灾情严重的唯一因素,降雨同样会引发山体滑坡,如在多山地的尼泊尔,本次洪灾期间就有大量人员因山体滑坡伤亡。

灾难共同体?

据统计,今年南亚地区洪灾的爆发已导致近600人丧生,近千万人受影响。相关专家表示,截止目前,今年南亚的洪灾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与往常季风性降水通常于六月份开始不同,今年南亚季风提前登陆,且强度较高。

五月下旬,印度东北部地区出现了季风影响下的首轮暴雨,引发了小范围洪灾,梅加拉亚邦、阿萨姆邦、锡金邦受灾严重;之后印度中部、西部部分地区相继出现连续暴雨,在河流作用下和排水能力不足的现实下造成大范围灾区。

遭受洪灾的村民用自制的香蕉筏带上全部家当逃生,一切都要靠自己(5月28日,阿萨姆邦)(图片:Diganta Talukdar / Shutterstock)▼

那么,降雨的强度有多大呢?世界气象组织透露,今年印度中部、北部的的季风降雨量比平均水平高出150毫米以上。

灾民第一时间抢救粮食,遮风挡雨的家已经没有了,要尽力保证有足够的粮食才能活下去(图片:Simanta Talukdar / Shutterstock)▼

截止今天,印度共有约680万人受到洪灾影响(其中包括约240万儿童),主要集中在与在孟加拉国接壤的北部阿萨姆邦(当地已有100多人死亡),西孟加拉邦,比哈尔邦和梅加拉亚邦。仅在印度西孟加拉邦,这场暴风雨就造成了132亿美元的损失。

这几个邦就位于南亚东北部降水最猛烈的这一区域,当然,更惨的是孟加拉国▼

在这些地方的城镇村庄,四处都是被水淹得只剩下屋顶盖的房子,大人抱着小孩蹲在屋顶上等待救援;还能看到洪流中浮着一截孤木,上面蹲着呜呜咽咽前途未卜的狗子;当然还有危险中奋战,帮助一转移民众的救援人员。

能找到逃生工具已是幸事(图片:Talukdar David / Shutterstock)▼

值得一提的还有阿萨姆邦东北部的卡齐兰加国家公园。该公园是世界遗址,也是“濒危物种”印度独角犀牛的家园,但洪水汹汹之中,该公园一度被完全淹没,有8头犀牛溺死。在救援人员的全力抢救下,仍旧有50多头动物丧命水中。

这牛可是重要的濒危物种,损失不起啊(图片:Talukdar David / Shutterstock)▼

东北邻国孟加拉的情况也不遑多让。虽然孟加拉在6月才正式迎来雨季,但该国地势低洼平坦的优点在此时俨然是个缺点,上游的水和天上的雨哗哗地进入,却很难找到排泄的出口。

虽然孟加拉国是著名的“河塘之国”,忍受洪水已经是传统艺能,但这无疑让他们陷入了一种成本极高的贫困循环(7月21 孟加拉国达卡)(图片:Sk Hasan Ali / Shutterstock)▼

如今,孟加拉国估计有超过240万人成为灾民(包括130万儿童),近55万户家庭失去了家园。而洪灾发生之时,孟加拉国(和印度东部)尚未从飓风“安潘”中恢复——两个月前的飓风安潘,摧毁了超过26万个房屋、基础设施,许多社区仍在辛苦恢复中。

重建工作还没完成,就又一次被摧毁了(7月24日,达卡)(图片:Mamunur Rashid / Shutterstock)▼

但目前来看,孟加拉似乎也没有好转的势头,据该国官员预测,未来一周内孟加拉国的洪灾还将持续。

同样提前受到了季风影响的还有尼泊尔,不过这里更引人注意的情况是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破坏:洪灾已经造成了180多人死亡,其中128人死于山体滑坡。该国另有60人左右失踪,预计将有7500人流离失所。

尼泊尔是一个内陆山国,国土面积的80%都是山地,洪水来袭,滑坡和泥石流频发造成的破坏程度更严重(图片:https://kathmandupost.com/)▼

今年南亚的严重洪灾依旧与全球变暖脱不了关系——全球变暖通过影响南亚次大陆的降雨模式来施加影响,但并非以增加降雨的方式,而是减少降雨,但同时增加极端降雨的频率,而极端降雨更容易引发洪水。

祸不单行

洪灾例行袭击南亚已经足够可怕,雪上加霜的是,本次洪灾发生在南亚国家新冠肺炎疫情正严重时,这令本就因疫情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的南亚人民更加难熬:印度目前的失业率已经接近30%,绝望的农民工(尤其是日薪工人们),四处逃亡,在瘫痪的交通下步行逃离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在洪水中更为脆弱的地方。

既要防疫又要防水(7月5日 孟买)(图片:Manoej Paateel / Shutterstock)▼

但是洪水当前,在对抗疫情及其影响的同时,印度等国的救援工作一直在进行。

在较为迅速的撤离工作中,孟加拉国约220万人和印度约430万人已经被转移到了临时安全区,但这些地方空间狭小,其实也并不安全——疫情传播的风险大大加剧了,并且两国很可能禁不起疫情再度大规模爆发的折腾:印度的确诊冠状病毒病例数位居世界第三,目前每日仍有30000多例新病例;孟加拉的确诊人数位列全球第17,同样已经让该国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孟加拉确诊累计病例已超过了22万,而这个国家只有1000多张ICU病床,大多数的病人都不能得到有效治疗(图片:Sk Hasan Ali / Shutterstock)▼

在应对洪灾上,国际层面对南亚也给予了相应支持。对孟加拉,国际红十字会已为该国的红新月会的救援活动提供了约合596万人民币的支持,联合国中央应急基金也向联合国驻孟加拉国的各机构提供了约合3647万人民币的资金,以帮助处境最危险的家庭;对尼泊尔,红十字会团队也已经组织救援物资空运到到无法通过公路到达的地区;志愿者们也分别在这些国家帮助分发干粮、饮用水、卫生用品等救援物资。

在接受国际救助的同时,民众也在积极自救(图片:Md. Monzurul Haque / Shutterstock)▼

不过印度,依然对国际援助表示拒绝。

所以印度的救援工作主要还是在中央部署之下紧张开展的,针对情况最为严重的阿萨姆邦,中央政府在计划在第一阶段拨款34.6亿卢比(约合3.2亿元)帮助救援,还与不丹探讨了后续的应对方案;另外,除了省级救援部门,印度国家灾难响应部队以及国家灾难相应基金会也在协助救援,只不过救援工作在一些地区不断上涨的水位之下仍旧难以顺畅进行……

受灾民众只能在街边的临时住所中避难,政府在防疫和救灾之中左右两难全(7月17日,阿萨姆邦)(图片:Dr Vikramjit Kakati / Shutterstock)▼

在多重灾难夹击下,南亚国家的经济预期并不乐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印度经济2020年将会衰退4.5%,为1961年IMF有记录以来最差的经济表现;而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孟加拉国和尼泊尔今年的增长率大概分别在4.5%和2.3%,虽然是正数,但相比前两年依旧大幅下降。

全球疫情导致经济下行,各国进出口都被限制,孟加拉被解雇的服装工人达了100万之多(孟加拉工人对被非法解雇发起了抗议游行)(图片:Mamunur Rashid / Shutterstock)▼

对南亚来说,或许新冠肺炎不可抗,但单就洪灾治理而言,救援与灾后重建只是不治本的方法。洪水年年有,且根据预测未来还可能更严重。

想要真正实现洪水有效治理,综合性方法必不可少,这意味着要同时考虑水资源管理、自然保护与规划、土地利用、农业发展、交通规划和城市基建,且规划工作不能仅仅局限在国内,甚至要与邻国协调达成共识,这还关系到政治与外交。

国际大都市孟买的排水都如此令人堪忧,对于基建设施更差的地区,更没有避险能力了(7月3日 孟买)(图片:Manoej Paateel / Shutterstock)▼

但显然,南亚受灾严重的几个国家目前还没有拿出综合整治的决心和魄力,以及能力。

参考文献:

1.https://www.climatecentre.org/news/1309/humanitarian-crisis-worsens-from-south-asia-floods-as-nearly-10m-people-affected

2.印度的洪水灾害及对策.常青

3.https://www.climatecentre.org/news/1309/humanitarian-crisis-worsens-from-south-asia-floods-as-nearly-10m-people-affected

4.https://www.dnaindia.com/india/report-centre-to-release-rs-346-crore-to-tackle-flood-situation-in-assam-2833570


来源: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印度,已然洪水滔天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70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