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我祖上曾经阔过”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1-4,星期五 | 阅读:2,481
译者: winter 2011年11月03日 | 原作者: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麦克尔•曼德尔鲍恩(MICHAEL MANDELBAUM)

原文:America Really Was That Great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纽约时报》外交事务专栏作家。麦克尔·曼德尔鲍恩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克里斯蒂安·赫脱Christian A. Herter)美国外交政策教授。本文节选自二人合著之书《不堪回首:美国如何落伍于亲手缔造的世界,我们该如何追上(That Used to Be Us: How America Fell Behind in the World It Invented and How We Can Come Back)》.

 

美国还鹤立鸡群吗?近几年来,这个问题在美国政坛上争论不休。可是答案本身所蕴含的意义已经超出了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前途。它牵涉到整个世界的稳定与繁荣。

批评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共和党人现在例行公事般的指责他否认美国发展历程的“独一无二”,因为当2009年被问到对“美国例外论”有何高见时,总统是这样回答的:“我相信美国例外论,我想,这跟英国人相信不列颠例外论或者希腊人相信希腊例外论没什么两样。” (随后他列举了一系列在他看来使美国例外的特质。)最近密特·罗姆尼(Mitt Romney)旧话重提,认为这无异于是在说“美国与其他国家并无二致。”

但是美国例外论的确有其理论根基。学者引用该概念时,常常指美国从建国起就与欧洲古老国家不同:美国是建立在一系列理念之上的;它没有从高到低的社会层级,其中世袭贵族凌驾一切;定居于北美的欧洲人是在广袤而人口稀少的土地上立国的;自建国以来吸引了全世界移民蜂拥而入。在美国政坛,这个术语兼有欢庆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意味。它指的是令美国特殊的因素:美国的财富、权力以及美国向其国民提供的经济机遇、其在世界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包括树立了自由与繁荣的典范。

围绕美国例外论的唇枪舌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美国政治游戏规则的典型,即一方指责另一方触及该国最深刻的价值观:属于“严重错误的观点,”这是罗姆尼对奥巴马“可笑”言论的指责。不过,这也这也戳到这个国家对当前国情和国运的不安。哎,不安这个词用在这里实在是太贴切了。虽然没有哪个美国政客敢在公开场合质疑自己祖国超然的国际地位,但还是很有必要质疑美国是否真的仍然傲视群雄,尤其是现在有太多美国人开始在私底下担心——有的甚至公开提出来——美国已经雄风不再。

这个问题让我们想起发生在艾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身上的故事。他问道:“如果把一根马尾巴叫做腿的话,一匹马究竟有多少条腿?”他随后自己回答道:“答案还是四条腿,因为一根马尾巴不能称得上腿。”相应的,宣称美国独一无二——意即美国的财富、权力和活力在世界上独一无二——也不会让它名符其实。美国例外论不是评判的天然标准,更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如同大学荣誉学;它也不是社会保障体系或者官办医保(Medicare)所赋予的福利待遇——随便哪个美国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自动享有。美国例外论必须持之以恒地争取,有如棒球手的击球率。如今许多美国人担心“美国例外”这个称号已经被摘掉了。美国例外论现身陷危机。为了保持自己的独一无二,美国必须积极回应21世纪将要面对的四大挑战:全球化、信息技术革命、国内堆积如山而且还在不断增加的赤字以及能源消费模式。美国现在还没有应对这些挑战的良策。

美国当前的教育制度还无法培养出适应世界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变革所需要的高薪人才。它还没有下定决心控制联邦政府和许多地方政府的巨额赤字。它还未采取有效措施开启从过度依赖化石燃料中缓慢转型。

强调这些败笔是全国的悲哀更提出了必须要回答的几个问题,这是我们所有公共政策的出发点:我们所处的是怎样一个世界?我们又该怎么做才能兴旺发达?

代价不菲。美国是否回答好这几个问题将关系到美国未来经济增长率的高低,经济增长率又反过来决定美国人将在多大程度上维持他们社会最美好的特征:机会、流动性、社会和谐。对其他国家而言,代价更高。自1945年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向全世界提供的不少服务一般都被其他国家的政府直接拿来用。除了供应世界主要货币美元,美国还作为出口市场,从而推动了亚洲及其他地方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美国海军护卫全球海上贸易通道,美国在欧洲及东亚的军事部署为这地区的安全背书。美军还保证全世界获得波斯湾原油、同时作为美国智力资产、外交的后盾,偶尔还抵制当代国际政治最危险的趋势:核武器扩散。美国所提供的全球治理为其他国家获取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这种治理是建立在充满活力的经济和以及全国团结和国民的自信之上的,也反过来促进了全民团结和自信。

到2011年,美国强有力的全球作用仍不可或缺。当阿拉伯世界动荡不安;当欧洲共同货币欧元深陷危机,欧盟前途未卜;当中国这个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和崛起最快的大国其基于货币贬值和出口不断增加的经济增长模式也难以为继,一个充满活力的美国经济、既稳定自身而又安定其他国家的美国全球角色一如既往的重要。尽管要做到这一点,取决于美国是否起而应对重大挑战,是否立即着手准备。

现在谈论“美国权力”显得有些过时。左派常常不能完全理解这一说法的建设性作用,而是把目光盯在行使权力时偶尔的滥用。右派通常不能完全理解它所蕴含的资源——即美国权力不仅仅是意图更是手段,这些手段需要时常翻新充实。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美国权力行使的成败在于能否成功应对国内四个重大挑战。

美国能恰如其分地加以应对吗?我们对此表示乐观。虽然这个国家在最高层已经被架空了——政治体制陷入僵持,制定不了必要的公共政策——但是这个国家的草根阶层生命力仍然顽强并且极其欣欣向荣。

如果有人有心设计一个能在21世纪兴旺发达的国家,那这个理想化的国度绝对更像美国而不是其他国家。如今的世道,个人创意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美国鼓励个人成就而且为怪才叫好。技术变革正以星际航行速度飞跃,要求最大限度的经济灵活性,美国经济的灵活性其他国家望尘莫及。当今世界,冒风险和创意需要透明可靠的机制,尤其是法治的重要性比起以往是有过之无不及,美国有着卓尔不群的法制环境。在这个时代,就连最联盟的发明家和创业精英功成名就之前也会栽跟斗,美国企业文化深知失败往往才是成功的条件。在当前经济危机之下,以上这些优势美国一点也没有失去。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美国在面临重大挑战时几乎没有失手过。事实上,当前的困境可以说是相当稀罕——当然,也有人会说“美国超然但不超脱”。当考验的时刻来临,无论是18世纪的美国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20世纪摆脱冷战缠斗,美国和美国人都交出了优异的答卷。

为了从胜利走向胜利,美国应该在学习本国象征性企业IBM的经验教训上大做文章。今年刚好是IBM成立一百周年。事实上,个人电脑就是IBM发明的,但是它没有深刻理解和把握个人电脑所蕴含的重大意义。这家公司就像绝大多数美国人那样,习惯于认为其超然地位乃是千秋万代、万世一系的。这种错误的思想导致志得意满和战略错误,几乎致命。

IBM是怎么失去对它所发明的世界的洞察力的?仔细听听IBM现任主席和首席执行官赛缪尔·帕米萨诺(Samuel Palmisano)是怎么说的吧。“你们花了太多时间在分割日益缩水的蛋糕上,而不是展望未来,”他说,所以“你们错过了”本已跟上的“大势”,尽管这个大势还是你们公司首创的。当你错误地把其他部门或者其他同事——而不是其他公司——当作是你的竞争死对头,你就跟你所在的世界脱节了。这种情况不仅对公司是致命伤,对国家也一样。帕米萨诺告诉我们,美国各正常如今已经误入歧途,“因为他们关心自己”胜过国家的整体利益。IBM已经在新的领导下重新走上正轨,专注并致力于认知公司所处的新环境,从而动员并激励整个公司掌握技术大变革的要领:网络计算(云计算)。

美国也要依样画葫芦。显然,其核心竞争力是适应21世纪的。美国比其他国家享有更大的潜力在未来的世界里笑傲江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吸引力的平台——每个人都想到这里工作、创造、协作或者利用我们新的超级互联的世界创立一番功业。他们想来美国是因为这里有最好的基础设施、最富有学术活力的高等学府、最开放的经济、最吸引移民的政策、最有效率和稳定的市场、最多的政府资助科研经费以及鼓励大胆尝试又避免鲁莽轻率的最佳规定。这就是美国在本世纪保持“超然”地位的秘诀,正如在过去两个世纪那样,不再搞一次登月式的大跃进,而是成为实现数百万登月式梦想的最理想场所。

美国的强大与繁荣、全球稳定与繁荣,全都维系于这个国家能否战胜各种挑战。美国强大到全世界需要它提供政治、经济和道义领导,这样的未来并不完美,但也好过我们所能预想的其他未来。这就意味着美国例外论绝不仅仅只是学术争议的话题,或者美国国内党派间政治争吵的主题。美国采取必要措施恢复过去这种超然地位符合每个地方每个人利益。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我祖上曾经阔过”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45.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