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世界遗产”杜罗河谷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7-12,星期日 | 阅读:10

张璐诗

纵贯伊比利亚半岛的杜罗河谷,虽然已有两千年酿酒史,自1756年划定区域以来,已被认证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葡萄酒产区;但真正成为世界各地游客慕名来访热门地,却是自从2001年杜罗河谷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以后才发展起来的趋势。

从波尔图机场沿着杜罗河往东北方向开,在葡萄牙北部山区长大的本地司机小伙带我们绕开高速,一路盘山看风景。一个小时以后,群山云雾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葡萄园,路边与山谷里的乡村人家也逐渐多了起来。车到山顶,一束阳光穿过云端,落到河里,令我想到“杜罗河”的原文Douro,正是“金子河”之意。山谷里一声鸣笛,一趟黄皮小火车在山脚下的小城佩苏达雷瓜开出,沿河蜿蜒行驶。河对岸另一个小城拉梅戈山坡上的葡萄园被层叠的房屋包围,山谷间炊烟袅袅。

我们的车从小镇佩苏达雷瓜驶过一道修下20年前来从未有火车通行的铁道桥,再缓慢驶过一道山坡窄道后,在拉梅戈的一座老房子门前停了下来。

从外表看,这就是一幢19世纪留下来的庄园。走进去,却是简洁宽敞而现代的度假酒店。60间客房,最小的房间也有40平米,每张床都对着宽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山谷、溪流、葡萄园和森林。手里拿到房卡的同时被告知,夜里想喝酒了,到一楼的葡萄酒图书馆中,用房卡刷葡萄酒自助贩卖机,就能品尝当地各款好酒。酒店建筑占地超过2千平米,一楼开放厨房的桌上摆满了自家腌制的黄瓜、胡萝卜、菜花酸,食材就来自庄园右侧的有机花园。除了花园、室外泳池之外,附近4公顷的林地、包括500米长的河岸延伸线都是酒店的物业。

这一切都要从1464年讲起。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五世的贴身男仆若昂•洛伦索•德希拉将杜罗河边的一片葡萄园租给了拉梅古的犹太人阿布拉昂•法拉。俯瞰的话,这块地旁边的河流蜿蜒成刚好一个S形。自那时起,这一片土地就被称作“阿布拉昂谷”(Vale de Abraão)。进入19世纪时,这块地再往森林里扩展了一些,增加了步道、石阶,还有一个隐秘的地下通道,在葡萄园周围还添上了设计精妙的灌溉系统。到了19世纪末,当年国王男仆的后代劳拉•彭利纳•黎登与丈夫阿尔弗雷多•帕桑哈在这儿的乡间大屋里定居了下来。那个年代,在乡间拥有别墅的人一般都极少全年住在里头,这对夫妇却是个例外。因此,在正式住进来之前,两人为别墅做了内外翻修,精心设计了花园与湖泊,在屋子四周加了步道,在林子里种下一些葡萄牙罕见的植物,在原来的屋子旁边加建了一座塔楼,还在屋内修了小教堂。大维修完成以后,“阿布拉昂谷的别墅”一度成为杜罗河谷最具风尚的住宅,还是山谷里第一座用上电的人家。

那时杜罗河谷的房子都在为水源发愁,这座乡墅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近水楼台”。主人家为此还筑起了小水坝和发电设备。在别人家里连电还没连上时,19世纪末时的阿布拉昂谷别墅里,大部分房间甚至已安装上了中央暖气。有一位当时的葡萄牙作家形容这座乡墅“与其说是一幢房子,不如说是一座宫殿,以天空做盖顶,以脚边流淌的杜罗河作伴。”阿布拉昂谷乡墅当年的发电设备,如今甚至被收藏到了里斯本的电气博物馆中去。

劳拉与阿尔弗莱多没留下子嗣,他们的侄子赛尔帕•皮蒙特尔继承了房子。这位侄子本身就来自大富人家,而且跟葡萄牙国王卡洛斯一世关系很亲近。在装修“阿布拉昂谷的别墅”时,也就顺理成章地从葡萄牙皇家在乡间辛特拉的避暑山庄那儿采颉灵感。

塞尔帕•皮蒙特尔的后代家族一直住在这幢乡墅里,从餐厅墙上的老照片看来,他们的生活跟童话故事书里描绘的并没有差别。然而从来没有不散的筵席。20多年前一场大火毁掉了整幢房子的内部,查不到这家人后来的去向,只知道房子就此荒废了10年,直到2003年卖给了一个葡萄牙房地产商,改造成为第一家酒店。6年前,这家酒店不景气,又转手卖给了美国公司,修成了眼前主打生态养生概念的六善酒店度假村。

在还未成为旅游景点之前,葡萄牙著名女作家阿古斯蒂娜•贝萨-路易斯曾以阿布拉昂谷为题材写过一部小说。1993年,葡萄牙名导演曼诺•迪•奥利维拉将同名小说《阿布拉昂谷》改编成为电影。故事讲的是一位名叫艾玛的女子,在一场包办的婚姻中被迫嫁给了与其气场不合的卡洛斯。艾玛后来拥有过三位情人,被视为是“包法利夫人式”的女子。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到附近的奥利维拉故居去野餐。假如你是葡萄酒爱好者,也会发现附近一个鲜为人知的 Mourão 酒庄,步行20分钟上山到达Port Knox 酒窖,你可以向酒窖主人提出品尝罕见的百年陈酿。

在房间里偶然抬头看出窗外,漫山层叠的葡萄藤与烟霞之下,坡间散落着对比之下不那么修边幅的简单房子。一时错觉置身于茶园边上的西湖龙井村里。想溜达着走到河对面的小镇佩苏达雷瓜去找点吃的,但是刚出门就发现,即使要走出路径蜿蜒且高低迂回的葡萄园都需要大半个小时,于是打了一辆车。八分钟的车程途中,我向司机、本地成长的小伙子儒利奥问起杜罗河谷的游客生意。“每年夏季到9月收成季时山谷间挤满了各国游客,这是近10年才出现的新现象。”儒利奥对我说,到山谷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他的出租车生意也越来越旺。问他会不会离开村庄,年轻的儒利奥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城市太闹,这里挺好的。”六善酒店方面告知,从2015年开始,酒店0.5%的收入用于可持续性发展基金的资金,其中包括了保护当地植物和动物,迄今已有六百多头当地濒临灭绝的野驴也因为酒店的基金而获得更多照料。此外,酒店也帮助慈善机构 Bagos d’Ouro与乡村学校合作,资助了杜罗河谷有生活压力的家庭支撑孩子继续上学。据称,迄今大约有150位孩子获得捐助。

环顾周围,新建或建到一半的精品民宿看样子有增无减。新的建设无疑会对本地居民的生活带来影响。不过,当我离开游客聚居的葡萄园一带,来到佩苏达雷瓜村,尽管只是一河之隔,似乎仍然宁静如昔,未受打扰。工作日的午后,所有餐馆都在午休,只有一家简朴的咖啡室开着门。老人在看报,放学的小朋友跟着父母进来买一个冰激淋,还有三五主妇扎堆扯家常。十分钟之内就能从小镇的一头走到另一头,镇中心有几家服装店和糖烟酒商店,走入半步,就仿佛踏进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光隧道。窄窄一道杜罗河相隔着两个世代,不知这种距离还会维持多久。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葡萄牙:“世界遗产”杜罗河谷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44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