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钓鱼文竟被教科书当真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19,星期五 | 阅读:46

作者:言九林

这两天,人教社出版的供初中生使用的《数学自读课本(八年级下册)》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关注焦点。原因是有人在书中发现了一则历史故事,说爱因斯坦曾经用相对论证明了勾股定理。

故事是这样子的:“2005年是爱因斯坦建立相对论100周年。爱因斯坦在相对论中给出了一个著名的质能方程E=mc²,其中E表示物质所含的所有能量,m是物质的质量,c是光速。这个质能方程是现代制造核武器、核电站的理论基础。据说,勾股定理也曾引起了这位著名物理学家的浓厚兴趣,与大家不同的是,爱因斯坦是用相对论来证明勾股定理的。……爱因斯坦这个证明发表以后,震惊了国际数学界,大家发现原来相对论有这么大的威力。后来德国著名的数学刊物‘Mathematische Annalen’聘请爱因斯坦去做了多年的主编。”

具体的“证明过程”,见下图的红框部分:

这段证明,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有数学专业人士将之评价为:

“这个错误的荒谬程度大约相当于:在地理课本上写瑞士在南半球;在生物课本上写仙人掌是哺乳动物;在历史课本上写项羽是拿破仑他二舅;……”

其实,这个荒唐的故事,来自2005年发表在某科普论坛上的一篇钓鱼文,作者署名“东郭先生”。具体见下图。可以很容易看出,课本中的故事情节与证明过程,与钓鱼文一模一样。

在2005年,这则钓鱼贴里的假历史故事和假证明方式,曾迷惑过论坛中的不少人。一位曾热情参与讨论的论坛中人后来感慨说:“笔者一味津津乐道所谓‘爱因斯坦证明(勾股定理)’之美妙,最后才知道是一个玩笑,写下两句话,有一句是:爱因我心向斯坦,斯坦原来是石头!‘斯坦’即德文‘石头’。这话道出了一个感慨,一个人在高山仰止或自我欣赏的时候特别容易固执犯错。”

当然,也有不少人隐约意识到了这是个玩笑,在参与讨论的文章里说“我倒更宁愿相信东郭先生只是想幽上一默,而不是真的以为勾股定理的证明和能量啊、光速啊有什么关系”,“这样的证明与相对论没有什么关系”。从当年那些严肃参与话题讨论的文章后残存的跟帖里,也能见到不少人意识到了这是个钓鱼贴(如下图所示)。

所谓的“钓鱼贴”,是中文网络上流行的一种以取笑对方为目的的“陷害”手段。其基本做法是:故意捏造符合对方所持立场、迎合对方意见倾向的不真实内容,并预留下用来戳穿的破绽,等待对方出来“顶贴”和传播,然后捏造者再现身出面,揭露真相,对其进行嘲讽。

“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这个钓鱼贴之所以能够迷惑很多人,一个原因是“爱因斯坦”这个名字和“相对论”这个概念上面存在着某种光环,让许多人愿意相信。另一个原因是爱因斯坦与勾股定理之间确实有个小故事。在1946年的《自述》中,爱因斯坦说过这样一段话:“在12岁时,我经历了另一种性质完全不同的惊奇:这是在一个学年开始时,当我得到一本关于欧几里得平面几何的小书时所经历的。……比如,我记得在这本神圣的几何学小书到我手中以前,有位叔叔曾经把毕达哥拉斯定理(注:也就是勾股定理)告诉了我。经过艰巨的努力以后,我根据三角形的相似性成功地‘证明了’这条定理……”

遗憾的是,尽管爱因斯坦在《自述》中将“证明了”三个字打上了引号,意为“自以为自己当时证明出了勾股定理”。但中文知识界却因此开始流传“爱因斯坦12岁就证明了勾股定理”这样的神话。

有这样的神话垫底,“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这个钓鱼贴,其面目自然也就变得更为可信,传播起来也就更为有效。但最后被教材的编写者当成真事,并写入教科书(即便只是自读课本),恐怕是当年的开玩笑之人绝对料想不到的。

类似的“料想不到”,也曾见于另一篇钓鱼文“五十二军血战诺曼底”。

该谣言称,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曾抽调驻守云南的五十二军,作为盟军的先头部队,参加了欧洲的诺曼底登陆战,从而使中国赢得了联合国五常的席位。其实,略查资料就可以知道,抗战期间,第五十二军从未出国;抗战结束后,该军赴越南接受日军投降,后又被派往东北参加内战。

真正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战的中国人,是郭成森、黄廷鑫等20余名留学英国的海军军官。他们在1943年被派往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学习,学业结束后,在英国战舰上实习,随战舰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亲历与见证:黄廷鑫口述记录》,《世纪桥》杂志刊登的《访参加过诺曼底登陆战的中国海军舰长郭成森》等资料,记录了这段历史。

然而,在2014年,“湖北七市(州)高三毕业班联考历史考试B卷”(一次高考前的模拟实战)中,却赫然出现了一道以“五十二军血战诺曼底”为材料的选择题。如下图所示:

除了进入教科书和考卷,这类钓鱼文还曾进入过严肃的学术著作。

比如有一则名为“中国战俘起义解放国外大城市拉包尔”的钓鱼贴称,“1945年8月20日,被关押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拉包尔战俘集中营的近千名中国战俘集体起义,解放了拉包尔市(Rabaul),这座城市是二战中唯一一座由中国军人单独解放的国外大城市”——事实是,这段故事毫无史料支撑。档案材料俱在,拉包尔的中国战俘并未起义,而是被澳军所救。

遗憾的是,2013年出版的《日军侵华战俘营总论》一书,是一部号称“历经28年史料征集调查研究完成”的学术著作,且被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日历史研究中心文库”,却也以极大的篇幅,完整收录了这段钓鱼文编造的“历史”。

比如,该书在第十一章第三节“中国战俘劳工在东南亚”中,专门辟出一段,讲述中国战俘如何在拉包尔集中营举行起义,将这座城市解放:“(1945年)8月20日早上5时,“中国兄弟团”攻入拉包尔城区,日军四处溃散,不一会儿中国军队便打到日军司令部。日军指挥官有田一郎少将表示,东京有命令,只能向盟军投降,不能向中国战俘缴械,这激怒了“中国兄弟团”,吴炎命令直接进攻日军司令部,不必通报盟军方面,中国军队仅以阵亡5人的代价解决掉担任卫戍任务的一个日本中队,俘虏了123名日军官兵。有田一郎在烧毁军旗后自杀。战至8月20日中午,拉包尔城内的日军被全部解决,“中国兄弟团”抓到俘虏3000多人,剩余的日军逃进山里。……8月28日,“中国兄弟团”的300名官兵向拉包尔山区进攻,……到8月30日,拉包尔完全被中国军队解放。这座城市是二战中唯一一座由中国战俘单独解放的国外大城市。”

澳大利亚华人学者粟明鲜,是最先发掘出“中国战俘在拉包尔”这段历史之人。他的著作《南太平洋祭:新不列颠岛的中国战俘劳工调查纪实》一书中,专门用了一个小节,以“一个神话的诞生”为题,指出过上述故事情节有多可笑。粟说:“帖文中出现的几位中国战俘的军官名字来看,皆未超出本人2007年贴出的博文中由张荣煦先生提供的那几个姓名,且还有写错的。比如说,最早时我在博客文章中把吴棪写成吴炎,上述帖子也就跟着写错。再者,守备亚包地区的日军陆海军有10万之众,连包围了这个要塞长达两年之久且兵力强大的美军和澳军,都不敢贸然接近,区区几百贫病交加、手无寸铁的中国战俘岂敢妄动?”

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五十二军血战诺曼底、中国战俘解放拉包尔,这些出自钓鱼文的诡异故事,都不是那种很难戳破的谣言。结果却频频被媒体、教师、学术著作乃至教科书信以为真。这背后所缺失的,实是“认真”二字。


注释

①知乎作者“xinggu(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 数学博士)”对“如何看待人教版教材疑似出现低级错误,用爱因斯坦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的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1988398/answer/1288700416

②东郭先生,《爱因斯坦对勾股定理的证明》;黎日工,《不要公理要“高”见?》;方坤,《与相对论无关——小议东郭先生「爱因斯坦对勾股定理的证明」》;匡耀求,《也谈爱因斯坦对勾股定理的证明》。等。

③(美)爱因斯坦著;许良英、李宝恒、赵中立,范岱年编译,《爱因斯坦文集 第1卷》,商务印书馆,2017年,第05页。

④《钓鱼文“国军血战诺曼底”登上湖北高考模拟题 网友:侮辱考试严肃性》,观察者网2014年4月20日。

⑤《日军侵华战俘营总论》,社科文献出版社2013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日历史研究中心文库,第371-374页。

⑥粟明鲜,《南太平洋祭:新不列颠岛的中国战俘劳工调查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版,第96-101页。


来源:短史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钓鱼文竟被教科书当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6071.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