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美洲豹盗猎增多,中国因素引发关注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16,星期二 | 阅读:34

RACHEL NUWER

Sebastian Kennerknecht/Minden Pictures

2019年5月,伯利兹南部的一个垃圾场出现了一具美洲豹的无头尸。这是一系列类似事件中的一起,加剧了当地民众的愤怒,促使有关当局、普通民众企业拿出总计8000美元的悬赏,寻找有关盗猎者的信息。

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伯利兹的这起屠杀事件似乎表明,从墨西哥到阿根廷,该物种分布区内的偷猎活动在全面增加。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怀疑,偷猎之所以没有引起重视是因为当局对这件事根本就不上心,”独立野生动物犯罪专家保琳·费尔海(Pauline Verheij)说道,她近年来一直在调查苏里南和玻利维亚的美洲豹交易情况。“在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如果不是所有的话),打击野生动物犯罪直到不久前才成为优先事项。”

几年来,费尔海和其他一些人警告,美洲豹的交易似乎出现上升,与此同时,这种大型猫科动物濒临灭绝,主要原因是栖息地的丧失,以及因捕杀家畜而遭到报复性杀戮。研究野生动物走私方面的专家还发现,许多美洲豹案件与中国公民或中国境内的目的地有关。例如,在玻利维亚,当局截获了运往中国的包裹,里面装有数百枚已经做成首饰的美洲豹牙齿。不过,相关证据不足,而且大多是轶事证据。

现在,本月发表在《保护生物学》杂志(Conservation Biology)上的一篇研究论文对美洲豹的非法交易提供了更为完整的概述,汇集了整个中南美洲的数据。研究结果证实,美洲豹的器官缉获量在整个地区都出现大幅增加,而中国的私人投资与该物种的非法贩运之间存在显著的关联。

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的人类学博士生、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泰伊·莫卡蒂(Thaís Morcatty)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对中南美洲的美洲豹器官交易情况有了全面的了解。”研究结果显示,与东南亚和非洲的偷猎模式相类似,从事大型开发项目的中资企业的增加,与合法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包括一些大型猫科动物)的交易增加有关。

“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我们在亚洲和非洲看到的模式现在开始在南美洲出现,”同样来自牛津布鲁克斯大学的论文合著者文森特·尼季曼(Vincent Nijman)说。“只要有需求,就会得到满足,哪怕是去世界另一边的另一片大陆。”

2014年,玻利维亚截获了一批运往中国的美洲豹牙齿。
2014年,玻利维亚截获了一批运往中国的美洲豹牙齿。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如果我们能在刚开始就抓住这一点,当交易增加时,我们可以尽早去改变事情的进程,”莫卡蒂补充道。

美洲豹在过去因偷猎而几乎灭绝。在20世纪,猎取皮毛几乎导致了这个物种的消失。美国占了美洲豹交易的大头,仅1968年和1969年就进口了2.3万多张美洲豹皮。即使在亚马逊的偏远地区,美洲豹的数量也在急剧下降;1975年,政策制定者禁止了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国际交易。

“过去,因为短时间内巨大的猎捕压力,我们几乎一度失去了美洲豹。”莫卡蒂说。“恢复美洲豹数量的工作,耗费了很多国家和机构数十年的努力和投入。”

美洲豹的数量缓慢回升,到今天估计有大约6万到17万头。但现在,所有栖居地的美洲豹数量都在下降。莫卡蒂说,尽管非法交易导致的偷猎或许并不是美洲豹数量下降的主要动因,但是它会加剧其他方面的压力。举例来说,牧场主如果知道杀死它们能换来钞票,就更有可能杀死自己土地上的美洲豹。

“我们不能让这一新的威胁与已有的威胁结合起来。”她说。

类似的形势已经在南非南部上演。在南非,出口到中国的圈养狮子骨骼的合法交易不断增长,也许为盗猎的狮子产品制造了新市场。

对攻击过牲畜或人类的狮子进行报复性杀害,这在非洲南部一直存在,而现在“它不仅仅是一头曾经闯祸的死狮,而是被卸去了身体部位进入了交易链”,荷兰犯罪和执法研究所(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Crime and Law Enforcement)的研究员安德鲁·勒米厄(Andrew Lemieux)说,“这可以赚很多钱。”

秘鲁伊基托斯的贝伦市场,一家药店出售动物头骨,其中包括一个美洲豹的头骨。
秘鲁伊基托斯的贝伦市场,一家药店出售动物头骨,其中包括一个美洲豹的头骨。 Jason Edwards/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via Alamy

南美面临的威胁不断累增的最早迹象,包括发生在2003年的一件事。在苏里南帕拉马里博市一家中国超市工作的一名中国男人,走近一位穿着制服的国家林务人员,问他能不能给自己弄一头美洲豹。

“我的这位联系人告诉他,杀美洲豹是非法的。”费尔海说,“这个男人居然可以这么无所谓地要求政府官员做非法的事,这让他非常震惊。”

对于这名官员来说,对话到此为止。但到了2005年,苏里南乡间的猎人已经接到了美洲豹牙和爪的订单——他们经常将整颗豹头送到苏里南首都的中国客户那里。买家将豹爪和豹牙制成吊坠,在本地的中国珠宝店出售,或者走私回中国。几家苏里南的中国餐厅还开始供应不入菜单的美洲豹肉。最终,企业化的罪犯发展到追寻美洲豹整骸,熬制成类似中药虎骨膏的产品。

为了评估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莫卡蒂和同事们搜罗了中美和南美所有19个国家从2012年至2018年的新闻报道、技术报告和警方记录,寻找大型猫科动物的身体部位被缴获的信息。结果,他们发现了489起缴获事件的记录,牵涉大型猫科动物约1000头——主要是美洲豹,但也有美洲狮和豹猫。他们估算,在仅仅五年间,被缴获的美洲豹数量翻了200倍。

在这些案例中,巴西的占比最高,其次是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秘鲁和苏里南。大部分缴获记录没有显示最终目的地和预期买家,莫卡蒂能够将其中34%的案件与中国明确联系起来。平均而言,与中国相关的缴获案件中美洲虎的身体部位数量比流向本地市场的缴获案件中身体部位数量的13倍。

没有参与该研究的勒米厄博士说,新的论文揭示了一个经常被野生动物贸易专家忽略的区域。“在保育领域,南美——在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洲当中——得到的关注极少,”他说。

1913年,巴西,西奥多·罗斯福与被猎杀的美洲豹合影。
1913年,巴西,西奥多·罗斯福与被猎杀的美洲豹合影。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同样的,美洲豹也往往不如老虎、狮子和花豹受重视,勒米厄博士说,但是“美洲豹国际交易显然在发生变化”。

莫卡蒂和同事设置了多种变量,来分析缴获数据,以确定交易的推动因素。不出所料——也是出于对照——一个国家的美洲豹数量越大,走私的数量也就越大。同样不出意料的是,他们发现腐败和贫困与非法交易密切相关。

仅次于腐败的第二项重要变量,是中国私人投资的方向。过去十年里,中国私人投资在中美和南美增长了十倍,大多集中在能源、矿产和基础设施领域。“总体来说,我们看到,似乎有新的中国资本流入的国家就是美洲豹海外交易增长的国家。”尼基曼博士说。

中国投资本身并不是坏事,事实上,它为中美和南美带来很多好处,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的国际政策副主席苏·利伯曼(Sue Lieberman)说(她也没有参与该研究)。“但我们应竭尽所能保证中国投资在环境和社会方面是无害的。”

除了将美洲豹制品的新潜在买家带入该国,开发本身——尤其是如果需要在原始地区修路或清林——将野生动物和人置于更近的范围,从而为盗猎提供了便利。比如,3月发表的一份研究就发现,农业开垦在亚马逊导致美洲豹盗猎的增长。当中国公司与这样的开发联系在一起时,只会增加盗猎动物进入交易的几率。“中国进入森林开伐的投资加速了交易——这是相关联的。”莫卡蒂说。

这一模式与我们在非洲大陆所观察到的也许不无相似之处。在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坦桑尼亚索科伊内农业大学(Sokoine University of Agriculture)的生态保护学家阿尔方·里亚(Alfan Rija)发现,东非人经常为满足中国需求而捕猎,而他们报告捕猎的45个物种——从大象、犀牛到海马和鬣狗——大多数的买家全部或者主要是中国个人。

这里的中国人大多是公司派来的,而我们在的南美和中美也看到类似的情况,那里有很多中国公司在进行开发,”里亚博士说。“这些开发机会为非法交易提供了渠道。”

巴西,被盗猎的美洲豹皮毛,同时还有几张豹猫与凯门鳄皮。
巴西,被盗猎的美洲豹皮毛,同时还有几张豹猫与凯门鳄皮。 Martin Wendler/Science Source

这项新研究的作者没有调查是什么驱使中国买家对美洲豹身体部位的需求,但是利伯曼博士和她的同事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看到过美洲豹的爪子和牙齿的。

“美洲豹的身体走私最严重的,不是用来代替虎骨的骨头,而是制作珠宝的牙齿。”她说。

中国是其他大型猫科品种的主要消费国,尤其是老虎,一直以来因虎骨和一些身体部位用于中药而抢手。最近,虎牙和虎爪以珠宝的形式出现并被销售。但随着老虎数量减少到野外仅剩不到4000头,交易方将目光投向其他来源,以餍足消费者的需求。而美洲豹可能会满足其中一些人。

曾在玻利维亚环境部任职的生物学家安琪拉·努涅斯(Angela Nuñez)表示,莫卡蒂和同事对美洲豹交易在区域层面进行量化的努力,与自己和其他人过去发表的一些更小规模的研究结果相呼应。

但几乎可以肯定,问题的规模比这项新研究中所揭露出来的要大,努涅斯说,因为中美和南美的大部分国家都没有美洲豹缴获的官方记录。而且因为缺少资源,侦查工作也面临挑战。

尼基曼博士怀疑,美洲豹——正如非洲的大象和犀牛——犹如煤矿里的金丝雀,可能意味着南美和中美存在更为广泛的仍未被察觉的偷猎偷采,比如陆龟和兰花。

“近距离观察备受关注的物种,我们能够看到正在发生的其他问题。”他说,“没有理由认为受影响的只有美洲豹。”

据努涅斯说,新的调查突出了“发展区域策略伙伴关系,共同努力制止这场威胁的必要性”。

中国公司也应该对员工进行美洲豹交易属于非法行为的教育,并采取措施保证员工不参与野生动物犯罪,利伯曼博士说道。

“赶在发展曲线之前与中国公司合作很重要,不能坐等危机到来,”她说。“我们可以用一种完全非对抗性的方式来实现。”

翻译:冬梅、杜然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南美美洲豹盗猎增多,中国因素引发关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99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