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朝鲜愤怒,让韩国头疼:飞越国境的“气球传单”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13,星期六 | 阅读:63

Choe Sang-Hun

2011年,在靠近朝鲜边境的一个韩国公园里,以朴尚学(左)为首的活动人士放飞了携带批评朝鲜政府传单的气球。
2011年,在靠近朝鲜边境的一个韩国公园里,以朴尚学(左)为首的活动人士放飞了携带批评朝鲜政府传单的气球。 Woohae Cho for 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韩国首尔——氢气球飘过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边境,上面装载的传单像雪片一样飘落在朝鲜领土:传单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为“魔鬼”,说他将面临与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和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同样的血腥结局。

多年来,数百万张这样的塑料传单冲破朝鲜审查制度的控制,最近已经招致平壤的愤怒回应,威胁要打断朝韩两国维持了两年的相对友好关系。

这些传单大多由脱北者发出,金正恩政府将其称为政治宣传,说它们是“比枪炮袭击更严重的挑衅”。本周,作为回应,朝鲜切断了两国间经过细致的和平谈判后建立的沟通渠道。

在阻止传单散发这件事上,朝鲜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盟友——韩国政府。希望与朝鲜保持住关系的韩国正在立法禁止这种行为。

韩国政府已起诉了两名脱北者兄弟,试图迫使他们停止传单活动。周四,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的办公室承诺,将“彻底打击”越境发送传单和其他宣传活动的企图。

这个问题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尤其是居住在边境附近的韩国人。他们很生气,因为很多宣传材料最终落入他们的村庄,造成了长期的垃圾问题。

被韩国起诉的脱北者之一朴尚学(Park Sang-hak)对政府试图阻止他的做法感到愤怒。

脱北者朴尚学在2018年释放气球活动中。 "他们越是打压我们,我们就会发出越多的传单,"朴尚学说,韩国最近试图阻止他的这项活动。
脱北者朴尚学在2018年释放气球活动中。 “他们越是打压我们,我们就会发出越多的传单,”朴尚学说,韩国最近试图阻止他的这项活动。 Kim Hong-Ji/Reuters

“韩国一边对邪恶的朝鲜政权卑躬屈膝,一边想堵住我们这些韩国公民的嘴,”

朴尚学说。他领导着一个名为“自由朝鲜战士”(Fighters for Free North Korea)的组织。“他们越是打压我们,我们就会散发更多传单,而且频率也会更高。”

尽管朝鲜多次对他发出死亡威胁,而且至少有一次明显的暗杀尝试,但自2004年以来,朴尚学一直在向朝韩边境放飞气球。除了传单,还有一些装有圣经、美元钞票、小型收音机(以便朝鲜人收听被禁止的广播节目)或存储卡,里面存有韩国肥皂剧等朝鲜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内容。

朴尚学的弟弟朴钟郁(Park Jong-o,音)一直在开展海上运动。他和支持者们将装满类似宣传材料(以及大米)的塑料瓶投放到边界附近的水域,希望洋流将它们带到北方。

他们的想法是为了削弱信息封锁,正是信息封锁使得围绕金正恩的个人崇拜成为可能。

在朝鲜,所有的收音机和电视机都被设计为只能接收充满政府宣传的节目。该国的智能手机与全球互联网切断了联系。平壤试图干扰外部世界的广播,但对于那些飘在高空、士兵无法击落的气球,它无能为力。

最近这批传单——仅在5月31日,朴尚学就发出了50万份——可能赶上了金正恩特别不安的时期。

朝鲜领导人的处境不佳;去年,他与特朗普总统的核外交以失败告终,钳制朝鲜的制裁没有放松,他打造“自力更生的经济”的努力也停滞不前。此外,新冠病毒又进一步损害了朝鲜通过贸易和走私获取急需的原材料和硬通货的能力。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上月出现在首都平壤的屏幕上。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上月出现在首都平壤的屏幕上。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随着经济状况恶化,朝鲜需要把责任推卸给外部敌人,同时利用传单这个威胁来巩固内部团结,”位于首尔的韩国国家战略研究所(Korea Research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trategy)分析师申范澈(Shin Beom-chul)表示。

朝鲜在上周举行户外集会谴责这些宣传。人们挥舞着拳头,发誓要“镇压”脱北者和那些敢于玷污金正恩“无上尊严”的“人渣”。

朝韩两国那段几乎可谓歌舞升平的缓和期,如今已变得苦涩,这种情绪主要来自朝鲜。“韩国不停地兜售垃圾,”朝鲜最近表示,这让它意识到“敌人毕竟是敌人”。

这种政治宣传触动了历史的神经。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两国之间继续进行心理战,向对方发送传单,通过短波广播互相谩骂,并在边境设置了巨大的扩音器大声播放这些谩骂之词。

朝鲜的传单号召韩国士兵逃往“社会主义天堂”。韩国试图通过强调自己较高的生活水平来吸引朝鲜人,最近又通过K-pop女团的甜美和声来吸引朝鲜人。

2018年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面时,双方同意结束跨境宣传。但朝韩之前曾经至少达成过三次这样的协议,且都没有持续下去。文在寅所在的政党在议会中没有获得多数席位,未能将传单禁令通过为法律,脱北者一直在发送传单。

“我向朝鲜政权发送传单,就像大卫的弹弓击向歌利亚的额头,”另一位自称“气球战士”的脱北者李敏福(Lee Min-bok,音)说。“它们向朝鲜人表明,朝鲜的个人崇拜和对金氏家族的神化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上。”

2016年,另一位脱北者李敏福(音)从韩国保川向朝鲜散发传单。
2016年,另一位脱北者李敏福(音)从韩国保川向朝鲜散发传单。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李敏福每年放飞多达1500个气球,每个气球上都有3万张他的传单。它们质疑朝鲜的错误说法,即朝鲜战争始于韩国入侵。它们还质疑,朝鲜人民还吃不饱肚子,金正恩为什么还要修建滑雪场。

“这些传单不发出噪音,也不发热,能躲过雷达,”李敏福说。“朝鲜无法阻止它们,除非向韩国当局施压,迫使其制止它们。”

2015年,韩国的国家人权委员会(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表示,政府不应该停止发送传单的活动,称朝韩之间的协议“不能限制公民个人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但在2016年,最高法院支持了警方阻止发射的举措。法院裁定,脱北者的言论自由与边境附近居民的安全存在冲突。

当地人一直担心来自朝鲜的报复——尤其是自2014年以来,当时朝鲜向宣传气球开枪,其中一些子弹落在韩国的一个村庄。

村民们的耐心也受到了考验,因为许多传单和其他物品根本没有离开韩国。

“我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在做好事:给朝鲜穷人送大米,”崔敏基(Choi Min-ki,音)说,他住在首尔以西江华县的一个岛上。“但很快我们就发现,这些瓶子要么塞满我们的渔网,要么被冲回了海滩,里面的米都烂了。”

李敏福的两张印在薄塑料上的宣传单。
李敏福的两张印在薄塑料上的宣传单。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垃圾真的让我们头疼,”崔敏基说。“有一次,有个村民一天就收捡到了1000个散落在我们岸边的瓶子。”

这个星期,当朴氏兄弟和支持者们带着更多的瓶子前往江华县时,当地居民封锁了道路,不让他们去海滩。

在今年4月的选举中,文在寅所在的民主党赢得了议会多数席位。该党的主要成员金太年(Kim Tae-nyeon)本周表示,该党将再次提出立法,禁止发放传单。

韩国官员说,最近的发送尤其令朝鲜感到不安,因为他们猜测,这些宣传材料可能携带新冠病毒。脱北者威胁要使用无人机将传单运到朝鲜更深处,官员们对此感到震惊。他们表示,平壤可能会认为这是更具挑衅性的行为。

韩国保守的反对党未来统合党(United Future Party)表示,禁止发放传单意味着向朝鲜的恐吓“投降”。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基本上同意这种看法。

“文在寅应该勇敢地面对来自朝鲜的这种霸凌,而不是牺牲民主价值观和权利来安抚朝鲜的专制领导层,众所周知,好战的威胁是朝鲜领导人对一切刺激的标准反应,”罗伯逊说。

Choe Sang-Hun是《纽约时报》首尔分社社长,负责报道朝韩新闻。

翻译: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让朝鲜愤怒,让韩国头疼:飞越国境的“气球传单”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92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