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实现全面取缔野生动物交易的承诺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8,星期一 | 阅读:39

STEVEN LEE MYERS

北京的一个肉类批发市场。
北京的一个肉类批发市场。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竹鼠让毛祖钦摆脱了贫困。如今,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他再次面临贫困的威胁。

过去五年里,毛祖钦在中国南方建起了一个经济上可行的养殖场,饲养了1100只竹鼠。这是一种胖乎乎的可食用啮齿类动物,是该地区的一种野味。然而,今年2月,中国政府暂停了野生动物的销售和消费,这种被认为可能是疫情源头的交易突然被冻结。 

毛祖钦仍在继续饲养竹鼠,但他无法支付饲料成本,也收不回已经投入的资金。

中国因暂停野生动物交易受到了称赞,但这也让数百万像毛祖钦这样的养殖户陷入了困境。他们的经济命运,以及政府限制措施中存在的重大漏洞,有可能破坏中国全面取缔野生动物交易的承诺。

中国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上月底结束年度会议之前,没有通过终止野生动物交易的新法律,而是在其起草新法案的同时,发布了研究现行规则执行情况的指示。新法案起草一般需要一年或更长的时间。

新法律的推迟让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重蹈2003年SARS疫情后的覆辙。SARS暴发期间,中国禁止了与该疫情有关的动物——果子狸的销售,但在危机顶峰过去了几个月后,这项禁令悄悄地失效了。

广西平乐县的竹鼠饲养户毛祖钦。
广西平乐县的竹鼠饲养户毛祖钦。 Mao Zuqin

“没有支持的动力,”休斯敦大学(University of Houston-Downtown)副教授、国际善待动物协会(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中国政策顾问李坚强(Peter J. Li)说。

中国政府限制野生动物交易是与根深蒂固的文化和饮食传统作斗争,古代文献中包括宣扬熊、老虎和犀牛等动物药用价值的内容。

新冠病毒疫情始于武汉的一个菜市场。由于强调新鲜,市场里出售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卖出之后当场屠宰,但那里的卫生条件并不理想。

尽管来自中共领导层的指示很少会受到公开挑战,但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做法受到其强大支持者和利益群体的反对。已经有迹象表明,存在内部争论。

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城市上周已实施了禁止捕猎和销售野生动物的禁令。武汉也宣布了一项为期五年的禁令。不过,在毛祖钦所在的农村地区,官员们一直在游说不要禁止这种交易,部分原因是为了实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制定的在今年年底之前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

中国农业部上周将狗从其批准的驯养家畜“白名单”上删除,对那些反对狗肉食用传统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胜利。但农业部也在白名单上增加了两种以前被认为是野生的动物——鸸鹋和番鸭,允许它们可以继续出售。

不过,农业部没有把竹鼠加入白名单,尽管有来自毛祖钦所在的广西地区农民的呼吁。竹鼠在政府另外一个名单上,那个单子上列有54种被允许捕获、销售和食用的野生动物,反映了中国管理野生动物交易的法律相互重叠的问题。

今年3月,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外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
今年3月,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外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失去了一个为世界树立榜样的难得机会,没能在通过先进立法以预防未来大流行病上起带头作用,这令人失望,”国际动物权益组织行动亚洲(ACTAsia)的负责人苏佩芬在一份声明中说。

中国政府已对使用野生动物毛皮和入药做了例外规定,中共当局积极推动中药的使用,包括用熊胆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这些例外造成的漏洞,可能会助长非法的野味交易。穿山甲就是一个例子,这种濒危动物已被认定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一个可能的中间宿主。穿山甲肉被一些人视为有壮阳作用,虽然中国禁止走私穿山甲肉,但允许穿山甲片入药。

在距离天安门广场只有几步之遥的一家商店里就展示着穿山甲片。龟龄集胶囊的广告称,穿山甲是其28种成分之一。生产龟龄集的公司把这种胶囊宣扬为可治疗阳痿、疲劳和记忆力减退等疾病。胶囊的其他成分还包括鹿茸、海马和雀脑。

上周五,政府宣布将穿山甲的动物保护等级提升到最高的濒危物种级别,但没有提穿山甲在中药里的使用。

新冠病毒在武汉出现时,中国迅速采取了打击野生动物交易的行动,至少最初是这样,这给那些长期以来反对榨取动物资源的人带来了希望。

北京一家中药店出售的熊胆粉。
北京一家中药店出售的熊胆粉。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一家中药店出售的穿山甲片。
北京一家中药店出售的穿山甲片。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早的集群性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发生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个市场里有错综复杂的商店和摊位,包括一些出售活动物的商贩。该市场已在今年1月1日关闭,甚至在官员们没有完全了解或承认疫情的严重性之前。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后来的报告说,它从该市场的环境样本采样中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官员们尚未将新冠病毒与某种动物联系起来,但这种病毒很可能源于蝙蝠。引发SARS大流行的冠状病毒就来自蝙蝠,然后传播到另一种哺乳动物身上,最终传给了人类。

参与抗击疫情的中国著名科学家钟南山认定了另外两种可能的中间宿主:獾和竹鼠。这两种动物在武汉都有销售。

今年1月底,中国政府下令市场停止销售活动物——但鱼、蟹和其他海产品例外。一个月后,随着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飙升,政府宣布将暂停所有陆生野生动物的交易。

习近平本人曾呼吁结束食用野生动物的传统。“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他在今年2月说,“但‘野味产业’依然规模庞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

习近平的话反映了中国人对滥食珍稀野生动物的陋习日益强烈的反对,吃野生动物往往是一种地位的象征,或者是为了未经证实的药用价值。

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中国项目主任康艾莉(音)说,自从SARS暴发以来,社会上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SARS暴发之前,飞速发展的经济刺激了对各种野生动物的需求。“人们现在都在谈论生态文明,”她说。

康女士指出,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做的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了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问题。

去年,顾客在中国大连的一个市场购买冷冻海参。
去年,顾客在中国大连的一个市场购买冷冻海参。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称赞政府的措施是永久性禁令,尽管这只是暂停了野生动物交易,官员们仍在修改有关法律。政府工作报告承诺“严惩非法捕杀和交易野生动物行为”,但没有具体说明将采取哪些措施来规范目前属于合法范畴的行为。

习近平本人也指出将政府的承诺变为现实所面临的一些挑战。他提到了现行法律执行不力、公共卫生标准太低、非法动物贩运,以及合法的动物交易推动经济发展等问题。

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已经成为一项大生意,据2017年的一个估计,该行业的年产值已达560亿元。让从事野生动物养殖的人找到其他的工作和收入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特别是在疫情之后。

在与越南接壤的广西,竹鼠养殖在过去20年里蓬勃发展,政府鼓励农民将其作为一种脱贫的方式。据广西畜牧研究所高级畜牧师刘克俊说,广西的10万养殖户饲养了1800万只竹鼠。

北京一家中药店展示的鹿茸。
北京一家中药店展示的鹿茸。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毛祖钦还没有结婚,他与生病的母亲住在一起。他说,在2015年养殖竹鼠之前,他靠种花生和玉米一年能挣5000元。刚开始时,他养了100只竹鼠,然后将所得用于扩大生产。现在养殖的1100只竹鼠每年可为他带来10万元,这笔收入现在突然受到了威胁。

“投了那么多钱进去,又不敢放弃,”他在平乐县老家通过电话接受采访时说。“现在的心情就是很无奈。”

人们目前还不知道如何处理被禁止销售的数百万只竹鼠。

毛祖钦在继续喂养那些竹鼠,等待当局的指导。官方媒体上的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视频显示,广东省的农民在政府工作人员的监督下扑杀了数千只竹鼠。

有些地方已经宣布了帮助受禁售影响的农民的计划,但广西还没有。湖南将对竹鼠、蛇、豪猪、果子狸和鹿的养殖户提供不同数额的赔偿。

官员们也鼓励农民改种农作物,或养殖可入中药或作为毛皮原料的动物,这意味着这些动物的肉仍有可能进入市场。例如,竹鼠毛可以用来制造刷子,但广西的另一名养殖户谢富杰说,对竹鼠毛的需求太低,无法替代肉的销售。他养有更多的竹鼠——15000只。“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他说。

邻省贵州负责野生动物养殖业的官员冉景丞警告,禁售将给农民带来严重后果。在一个异常直率的公开评论中,他对政府在尚未确定疫情确切来源的情况下,暂停交易的做法提出了质疑。

“你可以看到那些悲愤的养殖户,发泄般挥舞着工具,把动物处理,把基础设施拆除,”冉景丞周日在微信上写道。

“只可惜养殖户实在拖不起了,要不然,留些种源,有一天也许又会出现转机,”他写道。

Claire F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能实现全面取缔野生动物交易的承诺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81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