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之富,拆迁之痛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29,星期六 | 阅读:3,504
译者: Hurstwood-Liu

原文:Harassment and Evictions Bedevil Even China’s Well-Off – NYTimescom

阎连科(资料图片)

北京——一个发生在现代中国习以为常的故事,却预示了悲伤的结局。一群人早上醒来,却发现自家门上贴着拆迁的通知。面对政府给出的少得可怜的补偿,他们拒绝,紧接着就要遭受暗无天日的骚扰。推土机趁深夜开进小区,严阵以待。政府强权又被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花乡世界名园,北京城边上一个郊区建筑风格的小区,小区的大门隔住了外界,然而就在这远离尘嚣的地方,一场拒迁风暴正在上演。在中国,因城区规划而引发的官民冲突,年年发生;因拒迁而被赶出家门没收房产的,也大有人在;但这次强拆事件却另有文章。

卷入这次冲突的居民大多是中产阶级和上层社会——医生,金融家,退休政府官员——他们从未想过这种反复无常的事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当中,就有中国最成功的小说家阎连科,他的讽刺小说多涉及饥荒,艾滋及残酷文革等题材,深刻反映了中国普通大众的疾苦。

值得注意的是,居民的房子都是刚建不久,最老的也不过五年,今年刚完工的至少就有三套。尽管是刚入住的小区,当地政府竟以小区阻碍了今年7月才宣布开工的扩路工程,责令居民割舍花园,三个星期之内搬出小区。

拒绝搬迁的32户居民发现小区距离公路有几十米远,他们怀疑当地政府官员考虑到北京的高房价,想就公路冲占土地为由,获取高额的补偿。“我们以前认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农村,还有那些缺乏话语权的下层市民身上,”56岁的儿科大夫汪继林说,自从退休后,他和年老的父母还有兄弟就都在这里安了家,现在楼区一共有41户居民。

这次冲突再次凸显了全国上下普遍存在的土地纠纷问题,对于长期以稳定自居的共产党来说,无非成了最头疼的问题,最难的挑战。去年,由政府开办的社会矛盾研究中心研究发现,强迫搬迁引发的社会问题,已经超过其他所有社会问题的总和,成为激化社会矛盾最主要的因素。 据国内一名著名社会学者统计,去年共发生社会群体事件180,000件,其中包括抗议,暴乱,集体上访社会问题。

尽管政府极力掩盖类似煽动事件,避免外国媒体曝光,纸包不住火,不出一个月,一些居民因遭强拆而疯狂报复的新闻就满世界皆知。

五月,南部福州市的一位农民因房子遭没收,就采取了自杀性爆炸式袭击,炸毁了政府大楼并造成另外两人死亡。一个月以后,湖南省一位男子为了保护自己的房产,在拆迁人员赶来拆迁之时,引火自焚。

花乡世界名园的拒迁群众正在与政府对抗,除了采取惯用方法,他们也想出一些新的手段。上访无门,他们就努力吸引西方媒体的关注,加入群众自发组织的行列,在社区周围打上宣传条幅,其中一幅写着“誓以鲜血与生命捍卫家园”,如此绝境,令人汗颜。

目前为止,当地政府并不怕斗得头破血流。拆迁令下达仅一周,拆迁部队就开进小区,推翻围墙。 居民称有多大一百人身穿黑衣,被派至现场,制止群众反抗。

其中一名居民,58岁的出租车司机高远,对混乱现场拍照时,当场被几名男子抓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相机也被砸毁。他回忆说,“当时一群警察就坐在车上修指甲。”也有年纪大些的居民说,他们被粗鲁地推到边上。一位女士称,她被当地派出所拘留的当晚,引发了心脏病。

郭丽蓉,花乡名城的宣传总监,在要求对发生的对峙事件发表看法时,蛮横地拒绝了电话采访。公司正在着手理赔,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最近几个星期,公司正在施加压力。从早到晚,他们驾车在社区周围来回走动,喇叭一遍一遍地警告居民,“不要受他人影响,这样会造成你不必要的损失。”为了让大家清醒,他们一刻不停地发短信,居民手机上全塞满了这样的信息。一些住户的窗户甚至被砸。有几家户主放弃反抗,房子很快被夷为平地。

表面上看,160万人民币,约合25.2万美元的赔偿,就事件本身而言并不算少。但有居民指出,赔偿金额并未体现出每个住户的不同,有些业主说他们房子的价格要高出这个赔偿的一倍。

还有很多人称他们反抗不是为了钱。作家阎先生仅仅想了解公路项目背后的真相,他认为修建公路只是拆迁房子的借口。政府拒绝公开公路扩展计划,也没有解释赔偿条件是怎样协商的,这就更加断定了他的猜测。

断水断电,又面临拆迁部队突如其来的威胁,阎先生已经搬走一个多星期了,只剩下一屋子的书刊,散落一地。

53岁的阎先生自谦而平静,很难想象如文章里那样激愤。他说,他是受梭罗启发,三年前在这里买下了一套房子,希望在只有人与自然的世界里,做一次沉思。尽管不远处每隔一会儿就传来火车的鸣笛,周围的田野也将变得高楼耸立,但是,阎先生的家依然是绿树环抱,颇有意趣。

阎先生不会无家可归,他是退伍军人,在市北郊有国家分配的房子。但是,近几个月发生的事令他深受震撼,其中的原因,也只有一位作品时而被禁的小说家,才能感受得出。

他说,他如今亲身感受到了中国法律体系的漏洞百出,亲眼看到了官员对公共财产赤裸裸的掠夺。并且他更清楚地看到,经济改革三十年来,为什么有钱人越来越多,却仍然遭受着焦虑的折磨。

“中国人无所依靠——无论是政府还是法律——因此人们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追求物质上,”阎先生说——“但当他们真有了钱有了房,却仍然看不到未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中国之富,拆迁之痛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77.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