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艺术:拉低艺术门槛?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6-2,星期二 | 阅读:15

Luning Wang

近年来,KAWS、Daniel Arsham等“潮流艺术家”的动态占据了生活、时尚、艺术等各领域的版面,高尚至美术馆, 通俗到与快时尚品牌优衣库的合作款T-shirt, 曾经被传统艺术行业鄙夷的潮流艺术,随着时代精神和藏家群体的变化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强劲的风潮和全新的文化现象。

当时尚人士热烈讨论着下一季的品牌与艺术家联名款和下一个KAWS的地标式作品又会漂浮在哪里的时候,许多对收藏有兴趣的朋友更想了解的则是“潮流艺术”究竟具有怎样的收藏价值?艺术行业内人士更会在乎潮流艺术的流行对传统艺术行业的冲击与影响。未来这股新兴艺术之风会往哪里走,又是否会在艺术史中增添一笔重彩呢?

究竟什么是潮流艺术?

潮流艺术这个概念并不是西方的舶来品,相反,它是一个中国制造的概念!在西方,“潮流艺术”并没有一个独立完整的概念,这个艺术形式更像是涂鸦艺术(Graffiti Art)和街头艺术(Street Art)的变体。像是KAWS(本名为:Brian Donnelly)早期的创作都是以街头涂鸦的形式出现的。在亚洲,“潮流艺术”没法追溯具体的发展时间和背景,它是艺术、设计元素受到二次元文化、动漫卡通还有以村上隆为代表的日本“超扁平”风格的影响后,演变出的一种更为年轻的艺术形式。

与传统艺术不一样的游戏规则

传统的艺术界运作模式是:艺术家负责进行前期的创作与表达,画廊、策展人和艺术经纪人等负责发现和挖掘有潜力的艺术家,接着通过各种展览和艺术展会形式来进行艺术品的宣传,进而促进销售和流通: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非常烧钱,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先有银子,才能玩得起艺术。传统的艺术市场对艺术品的学术价值、创造性和代表的时代精神要求也极高,在这样的体系下,艺术家先“取悦”一小部分人,再造福大众,艺术家火,靠的也不是网红和商业性质的带货,而是靠藏家、美术馆和评论家“带货”。

但是潮流艺术不一样!潮流艺术的一大特征,就是除原作之外,大部分潮流艺术家都会发售版画、玩具、滑板等限量周边,甚至还有与其他品牌的合作款商品。而这些周边的价格普遍要比拍卖场上的画作便宜得多,是大众能消费的起的。从传统的目光看来,潮流艺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把艺术的入行门槛“降低”了。

一般来说,许多潮流艺术家也有两个市场,一个是传统的艺术市场,靠画廊代理与运作;另一个是大众的市场。像是KAWS,现在他也是由画廊(Skastedt )代理,藏家买他的作品也要排队等, 而且画廊也是非常傲娇,要把作品卖给“对”的人,并不是有钱就能排得到。他的衍生品市场就不一样了,虽然出一个联名款或是公仔就会火爆到要人们排队等,但是最终买不买得到,并不在于你是谁,而是有运气的成分在了,像是买彩票一样。

艺术商品化和艺术家个人品牌IP化

在大众市场,潮流艺术家可以跳脱传统的机构,通过打造个人影响力和IP出售商品。

KAWS仍是最典型的例子,他似乎是第一个辐射全球的艺术家,一个品牌化运作下打造出的文化现象。他们擅长打造个人品牌,通过高辨识度的人物形象和卡通形象建立起审美,KAWS即是作品, 也是作者。并且KAWS具有跨界其它领域促进合作的能力(比如时尚、影视、新媒体等等)。时尚方面,KAWS曾与潮牌Supreme, COMME des GARÇONS, Balenciaga,UNDERCOVER等都有大大小小的合作,也与有名的说唱歌手侃爷—— Kanye West跨界合作过。另一位潮流艺术家Daniel Arsham与Dior, RIMOWA, 优衣库, 保时捷等品牌也都展开过深度合作。

可以说,潮流艺术家不仅仅是品牌运作,他们更像是一个企业。如果说KAWS是一个品牌的话, 他名字背后绝对应该加“Inc”,他不仅创造了一眼就可以识别的文化符号,同时也对自己品牌的细节严格控制。许多藏家都称赞KAWS的品格:包括他毫不吝啬地投身慈善事业;作为艺术家的同时也是赞助人,通过他自己的社交媒体和私人收藏,也帮助许多年轻艺术家扩展了知名度等等……这些都和企业特性很像。KAWS本人曾经就在《Cultured》杂志的一篇访问中说自己对企业文化和运作模式非常感兴趣!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潮流艺术家”并没有完全将自己置身于传统艺术市场之外。虽然早年KAWS从街头出发,对大品牌的海报进行改造,并与各大玩具品牌合作推出限量款潮玩打响知名度,他仍然是通过将自身的艺术创作不断向艺术市场输出而获得今天的成就的。2008年以来,KAWS与国际顶级画廊贝浩登(Perrotin)合作,2019年KAWS与贝浩登解约后被位于纽约和伦敦的Skarstedt独家代理。今年他的美术馆和画廊个展也不在少数。

因为潮流艺术浅显易懂,因而受到大众的追捧,潮流艺术家在瓜分传统艺术市场的同时也开辟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型市场。像是KAWS的衍生品和潮玩一直在涨价。由于每次他的潮玩都是限量出品,加上粉丝的疯狂簇拥,在一级市场很难买的到的时候,就形成了有人在社交媒体上通过hashtag售卖潮流艺术家的衍生品和炒卖二手潮玩的新市场风潮,

全球财富的转移和千禧一代的时代精神

潮流艺术家是顺应时代的。每个时代都有特定的“潮”和活跃在前沿的先锋。在文化的大范畴内,获得成功的往往就是在文化与商业上影响并抓住了“时代精神”(zeitgeist) 的人。 像是60年代Beatles的摇滚乐和安迪•沃霍尔的波普艺术,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开放与自由,和高雅与低俗文化界限的模糊;80年代的Keith Haring、Jean-Michael Basquiat的街头涂鸦,还有Michael Jackson、Madonna的Disco舞曲代表了占据那个时代文化语境的嬉皮文化和纸醉金迷。

随着全球化和亚洲、中东富豪的崛起,婴儿潮一代的父母开始将财富传承给下一代,社交媒体促进了信息传播的扁平化和透明化,千禧一代成为了当下和未来最具消费力的人群。这一代人,不相信权威、对社交网络极度依赖、喜欢独立品牌、追求自我至上、试图寻找价值认同感的同时也需要社群融入感。而这种群体共性可以说为“潮流艺术”的流行提供了”温床”。

作为消费者,千禧一代喜欢品牌,而品牌的熟悉程度与高辨识度可以为他们提供舒适感

KAWS标志性的交叉眼睛骷髅头,汇集了漫画和街头艺术中的各类元素和流行文化,同时也是反传统文化和高端艺术的典型。各种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兴趣点 。

更重要的是,潮流艺术恰恰符合千禧一代的个人品牌塑造和情感诉求——这是一代看着《多啦A梦》、《海绵宝宝》长大的人群,他们对二次元动漫、次文化和虚拟世界比前辈相比更容易接受,却注意力越来越短,对容易识别的品牌和Instagramable 的展览更加关注。而当下很火的潮流艺术家,像是村上隆、KAWS 、Daniel Arsham、奈良美智和刷爆了朋友圈的TeamLab都非常具有高辨识度。而艺术家的潮玩系列也牢牢把握了年轻藏家的情结。例如KAWS和奈良美智都会发行同一个系列不同版本的作品,年轻藏家就会蜂拥而至,希望能够集全整个系列、缺一不可。

千禧一代对艺术市场的影响

虽然KAWS等潮流艺术家饱受传统艺术界质疑,但是千禧一代和崛起的亚洲富豪的品味确实在影响着艺术市场。有趣的是,据说KAWS能够被 Skarstedt画廊代理,有一大部分原因是靠顶级藏家Alberto Mugrabi强烈推荐。Mugrabi拥有800多件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是世界上最大的安迪•沃霍尔藏家,他现在也开始收KAWS了,因为他的小孩喜欢KAWS啊!

千禧一代对潮流艺术易产生共鸣,对包括新媒体和后网络艺术接受程度也很高,随着艺术教育的普及、全球化背景的衬托和对文化更好的接纳度,当这一批人购买力提高后,就很容易从衍生品的买家变成艺术品的买家,许多专家则认为届时艺术市场也需要适时作出调整。

2018年,《Hi艺术》也曾邀请业内嘉宾进行过一场关于“二级市场是否步入低幼化”的讨论——结论是:年轻藏家在不断进入二级市场并成为推动市场的主力,新钱也带来了新的趣味。市场为我们验证了这一结论。巴塞尔最新发布的《2019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的艺术品买家更趋向年轻化。80、90后的高净值人群成为了新主力,占三成;而在这其中,亚洲的年轻藏家则更为抢眼:在香港,39%的买家由80、90后组成,而在新加坡该数据高至46%。

正是在艺术界和大众领域都有人追捧,加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做大型展,KAWS的作品在得到了越来越多人青睐的同时,在二级市场价格也水涨船高。KAWS的作品在2018年的拍卖总额为3380万美元,与2017年相比增长了113%。平均售价也几乎翻了一倍,从2017年的42272美元增加到去年的82063美元。KAWS前沿的创作理念以及他出众的个人IP都为他的作品本身增添了很高的附加价值。千禧一代审美的变化、藏家群的热度、商业手段相作用,促成了全球文化品味的转变。通过KAWS的故事我们不难预测潮流艺术未来在一、二级市场中的能量的确不可小觑,这股“潮”也并不是海市蜃楼。

(本文作者现居伦敦,从事文化艺术项目咨询、欧洲社会研究,个人公号: 毕加索与单身女孩。)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潮流艺术:拉低艺术门槛?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568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