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不死的约翰逊与其治下的英国“疫情社会主义”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9,星期三 | 阅读:51

作者:何越

本周一,英国首相约翰逊复出,恢复工作。此前因为病重进入重症监护室,他成了全世界最著名的新冠病毒感染者。他向全国做了鼓动人心的勇士般的演讲,感谢全民的努力与牺牲,号召所有人不放弃,将“牢”(家)底坐穿,战胜病毒。

对比他重病前的洒脱,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约翰逊,对新冠病毒的危害明显多了一分谨慎。是否有畏惧之心?无法体察。

他复出后,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宣布:抗疫中感染病毒病逝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人员和social care workers(类似社区护理员)的家人将收到6万英镑抚恤金。

这不过是英国疫情下紧急“社会主义”措施的一小杯羹。“封国”之初,约翰逊已经不声不响地带领英国进入了“以社会主义挽救资本主义”的模式,大规模地“借钱养国”,帮助私营企业主释放经济压力,承担了几乎所有受疫情影响的受雇人员及自雇人员80%的工资,竭尽全力维持原有经济模式与结构,力图在疫情后回到正常(不过现在英国已经在谈论“新常态”)。据英国债务管理局(Debt Management Office)数据,如果“封国”到今年7月,英国将需要借款2250亿英镑来保持此“社会主义”救国模式。

早在3月20日(即“封国”前3天),英国右翼报纸《每日电讯报》就刊发了《约翰逊必须立即拥抱社会主义以拯救自由市场》的文章。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三个月前,“社会主义”一词在英国还是个非常不受欢迎的字眼,因为把“社会主义”当大选招牌的工党失败了,而且是大败,1935年以来的惨败。右翼痛责“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相关的词汇似乎都有了晦气。

而现在,社会主义成了救星,而且不容商量,立马实行。

《旁观者》(The Spectator)于3月28日在《鲍里斯的冠状病毒实用主义令他的批评者感到困惑》一文中写道:“当未来书写英国这个动荡历史时期时,有一章将是关于保守党首相如何部署社会主义来掌舵国家,度过短期危机,同时以此防止工党的社会主义者得势。”

剑桥大学学生报纸Varsity于3月28日发表文章《如果新冠是病毒,那资本主义就是疾病》,结论是“社会主义是良方”。其左翼倾向非常明显。

而中右翼报纸《星期日泰晤士报》在4月5日发表文章《不,新冠病毒还未让英国变成社会主义》,文章说:“当工党离任社会主义领导人(注:即科尔宾)宣称政府对冠状病毒流行的政策反应证明了他的世界观是正确的时,我们有可能从这百年一遇的医疗危机中得出一个教训(即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而这个教训将是错误的。”

文章还提到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著名的“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society”(不存在社会这种东西)的评价,认为这被广泛误解了。这是因为,同为保守党首相的鲍里斯•约翰逊上周宣布“确实存在社会”,这似乎与同党的撒切尔的理解相悖。

不过,撒切尔当年说“不存在社会这种东西”情有可原,这是针对当时的社会主义思潮而说的。苏联和以前的中国曾强调马克思理论中的“阶级说”以及“资产阶级剥削工人阶级”。19世纪的英国阶级社会是阶级剥削的典型案例,此印象曾长存于国人心间。但是,英国在1945年后进行了34年的社会主义公平平等建设,工会与工人阶级在1970年代势力达到巅峰,给“资产阶级”(此用语现已几乎在当代英国的公共话语中消失)造成巨大冲击。撒切尔名满天下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改变英国的社会主义走向,投入新自由主义(又称撒切尔主义)。对于当时社会主义的一些弊端,如过于强大的工会破坏秩序、过高的福利等,一些英国人现在仍心有余悸。去年,主打社会主义旗号的工党在大选中惨败。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沿用“阶级”观点,将“阶级”作为分析英国社会的切入点。这个思维定势是我小时候长期受中国国内阶级思想教育的自然产物。国内曾经一贯的“以阶级问题为切入点看社会、看政治”的思维,活活毁了依然鲜活、智慧、远见卓识的马克思思想;同样毁了比“资产阶级剥削工人阶级的19世纪英国”公平公正无数倍的当代英国形象,让人们误以为英国仍是一个阶层意识浓厚的社会。

我多次采访英国贵族与政治家,想证明英国的阶级性弱化。而现在我意识到,以“阶级”来切入分析英国(以及分析西方)是个错误,严重地与时代脱节。英国集合了王室、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民主选举等元素于一身,公平平等性高于美国,低于法国和德国,是西方国家中极具特殊性的民主体制,我需要找到一个有效的分析切入点。

而对于当下英国紧急进入“社会主义”模式的事实,由于目前英国新冠感染医院死亡人数已超过政府预计红线2万,每天都在发生不幸,所有人的关注点几乎都在抗疫上,英国自己还来不及做深入的理论探讨。最大反对党工党新任党魁斯塔默也没有落井下石,没有利用“约翰逊采取了我们工党的社会主义政策抗疫”的事实来反击约翰逊政府;相反,他采取了二战时期的两党联合政府策略,支持并配合政府抗疫(同时进行抗疫具体政策方面的批评)。

而待到疫情结束,“拯救资本主义”的英国社会主义是否会咸鱼翻生?约翰逊是否会积重难返,再难回到他真正支持的新自由主义?这场百年一遇的大疫,令英国政治未来迷雾重重。

(注:作者是英国社会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大难不死的约翰逊与其治下的英国“疫情社会主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478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