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医疗物资紧缺,中国精英阶层伸出援手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5,星期六 | 阅读:48

艾莎, NICHOLAS KULISH, DAVID GELLES

一架载有来自中国的个人防护装备的飞机正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卸货。 RICHARD VOGEL/ASSOCIATED PRESS

香港——美国医院和州政府官员正面临着口罩、呼吸机和其他抗击新冠病毒所需的防护装备严重短缺的问题。中国工厂可以生产并出售给他们,但仍面临巨大阻碍——而华盛顿的失策和北京日益增长的敌意更是雪上加霜。

现在,中国精英阶层的一些人——以及其他在中美关系的保全中有重大利益的人——正在提供帮助。

一个由企业、富有的个人、学者和前外交官组成的临时网络已经出现,他们帮助美国获得中国制造的产品,用于救治病人和保护前线工作者——或许,还能有助于改善中国受损的形象。他们在混乱的供应链中努力摸索,撮合警惕的买家和卖家,帮助急需设备的地方官员。

这些人包括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联合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去年与阿里巴巴达成协议、在中国销售其服务的Salesforce联合创始人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以及隶属一家国有集团的大型投资公司中信资本的主席张懿宸。

面对医生的求助呼吁,张懿宸看到了能惠及中信资本旗下一家投资公司的机会,这家公司在疫情期间进入了中国防护装备制造行业,他还帮助了女儿就读的耶鲁大学,为其医疗中心送去了1万个口罩和40套防护服。

“这是商机,也是社会责任,”张懿宸的助理殷钟睿说。

在冠状病毒最早出现的中国武汉,一家医疗器械工厂的员工正在整理防护口罩。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对有的人来说,利他主义只是动因之一。急于转移外界对其自身表现的批评的特朗普政府,将这种致命病毒的全球传播归咎于中国。特朗普总统还责怪中国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并对北京发起了贸易战。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本周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这是该中心自2005年开始这项调查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这些企业和个人采取行动之时,涉及广泛而意义重大的美中关系和美国政府内部应对疫情的方式都显露出巨大的裂痕。特朗普政府要求各州自行购买设备,而国内越来越大的需求让他们疲于应付,这让各州感到失望。

“这是美国的一种新的封建主义,”亚洲协会的美中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说。“中国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也和特朗普谈判了,但他们还试图在地方和企业层面融入美国社会。”

填补这些鸿沟可能有助于改善中国企业在美国公众心目中的形象。

阿里巴巴的马云是中国首富,除了向世界各地做出捐赠外,他在3月派包机前往纽约,捐赠了超过100万个口罩和检测试剂盒。《财富》(Fortune)杂志这周将马云列为“抗击大流行的英雄”榜单的第三位。阿里巴巴的股票在纽约和香港两地交易。

就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M·科莫(Andrew M. Cuomo)抨击联邦政府对纽约要求呼吸机和防护装备的回应时,蔡崇信及妻子吴明华与马云携手,为纽约州送去了2000台呼吸机和数百万个口罩和护目镜。蔡崇信是布鲁克林篮网队和纽约自由队的老板。

本周,蔡崇信夫妇又组织运送50万个口罩和护目镜到圣迭戈大学(University of San Diego),吴明华与他们的孩子就生活在这座城市。蔡崇信还拥有当地一支室内长曲棍球队圣迭戈海豹队。

2019年,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布鲁克林篮网和纽约自由队所有人蔡崇信。
2019年,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布鲁克林篮网和纽约自由队所有人蔡崇信。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会长施静书(Josette Sheeran)说,科莫在参加该协会3月的远程董事会时,呼吁协会提供帮助。她说,她与一个由前外交官组成的团体合作牵线搭桥,阿里巴巴高管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则协助确定和审查可靠的制造商。

中国企业还可以在国内改善自己的形象,中国领导人一直急于在国内掩盖自己在疫情暴发初期犯下的错误,向外界展示中国在抗击冠状病毒方面的领导地位。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输送的防护装备得到中国国有媒体的大量报道,该公司曾被美国官员指责替共产党从事间谍活动。华为则表示永远不会允许对其客户进行间谍活动。

一些中国捐赠者对捐赠动机受到质疑深感愤怒。中信资本的殷钟睿说,中国政府和公众在疫情暴发之初欣然接受了霍尼韦尔(Honeywell)、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福特(Ford)等在中国拥有巨大商业利益的美国公司的捐助,这些公司都公开宣布了自己的捐赠之举。

“帮助就是帮助,”殷钟睿说。“如果让所有人都匿名捐款,这样的要求太高了。”

对于中信资本来说,它的捐赠既满足了实际需求,也提供了商机。由于无法为员工或当地医务人员采购足够的口罩,中信资本旗下的哈药集团今年2月开始自行生产。口罩销售的前景很快显露出来。“从中期来看,这将成为我们的一项业务,”哈药集团总经理徐海瑛说。

向美国的捐赠可以帮助哈药集团在新市场上扬名。但为了规避更严格的监管,殷钟睿只得将他们的口罩分成30个箱子寄给他在美国的朋友。随后,中信利用其所投资的物流公司顺丰快递的关系,让该公司放宽了每箱100个口罩的限制。

在许多情况下,中国企业家和他们的盟友还出手解决两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实务问题,以及不断变化的监管规定——这些问题由于两国关系的恶化而变得更加难以解决。据几名参与货物运输的人士透露,直到特朗普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于3月27日通了电话之后,来自中国的捐赠运作才流畅起来。

即便如此,问题依然存在。

纽约皇后区的埃尔姆赫斯特医院中心外,由华人社区捐赠的手套和口罩。
纽约皇后区的埃尔姆赫斯特医院中心外,由华人社区捐赠的手套和口罩。 JUSTIN LANE/EPA, VIA SHUTTERSTOCK

上海初创企业蓝橡树教育的创始人张伟琪一直在与一位匿名捐赠者合作,后者想把口罩送到张的母校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医院网络。

首先,他必须确定哪家医院最需要口罩。然后还必须弄清各种规定。这位捐赠者原本想送去4万个KN95口罩——这是中国前线医务工作者使用的中国版N95口罩——但当时其标准不符合美国的监管规定。因此,张伟琪只能用捐赠的款项购买了1万个N95口罩。

此外还有货柜空间有限的问题,以及担心口罩会被联邦官员没收。

“说实话,不应该让我们去做这些事,”张伟琪说。“他们应该来帮忙,为捐助提供方便。”

一些政府抱怨来自中国的设备存在质量问题,使得许多中国公司对美国的订单心存疑虑。

“谣言说把产品卖到美国,会被特朗普起诉,很多工厂被吓怕了,”经营了一家口罩工厂的周华(音)说。

今年3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预计防护装备会出现短缺,于是向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该校赞助人之一贝尼奥夫求助。贝尼奥夫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给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打了电话。Salesforce与阿里巴巴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亚洲协会主席施静书,摄于去年。
亚洲协会主席施静书,摄于去年。 RICHARD DREW/ASSOCIATED PRESS

阿里巴巴与Salesforce团队合作寻找可靠的供应商,最终帮助他们向加大旧金山分校运送了数百万个口罩、面罩和检测试剂。

但即便是这两家神通广大的科技公司也面临挑战。有一次,一架满载物资的波音747在郑州停留了好几天,最后才获准飞往纽约。

还有一次,Salesforce团队本以为他们从深圳弄到了200万个医用口罩。但当卡车从仓库开往机场时,约有150万个口罩不见了。(供应商最终完成了全部订单。)

“直接装在卡车上被卖掉的,”Salesforce协作工具Quip的联合首席执行官、参与了这项工作的瑞安·阿泰(Ryan Aytay)说。“一切都很疯狂。”

Alexandra Stevenson自香港、Nicholas Kulish自纽约、David Gelles自新罕布什尔州布里斯托尔报道。Jesse McKinley自纽约州奥尔巴尼、曹莉自香港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是时报驻香港商业记者,报道中国企业巨头、跨国公司以及中国在亚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和金融影响力。

Nicholas Kulish是时报深度报道记者,负责报道移民议题。此前他曾担任柏林分社社长以及驻内罗毕东非记者。他于2005年作为社论编委会的一员加入时报。

David Gelles是时报“Corner Office”专栏的主笔,也是一名商业记者。

翻译:Harry Wong、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医疗物资紧缺,中国精英阶层伸出援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467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