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的争吵:当中国年轻人在疫情期间与父母谈政治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2,星期四 | 阅读:98

王月眉

帕特里克·吴每天在网上花很多时间跟朋友和其他人聊天,讨论疫情,并对中国政府的处理不当和混乱感到愤怒。
帕特里克·吴每天在网上花很多时间跟朋友和其他人聊天,讨论疫情,并对中国政府的处理不当和混乱感到愤怒。

香港——在一般情况下,来自中国东部安徽省的大学生帕特里克·吴(Patrick Wu)知道最好不要和父母谈论政治。

帕特里克·吴在北京的一所大学念大四,自称对中国政府持怀疑态度。他的父母是地方政府官员。

但最近几个月一直处在非常时期。帕特里克·吴整天想的是疫情暴发及其政治后果。自从1月回老家过年后,他这几个月一直被困在那里。

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几周帕特里克·吴在餐桌上和他唯一可以见到的两个人就政治问题进行争论的原因,这恐怕是长期呆在家里的最大错误。

“你可以每天花12个小时上网和朋友聊天,”帕特里克·吴说。“但是你每天24小时都很愤怒。所以,有的时候,你的愤怒是拦不住的。”

一家人存在政治分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中国尤其令人担忧,异议不仅在吃饭的时候影响心情,而且会带来实际后果。帕特里克·吴的经历反映了疫情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之深,它深入到远离疫情中心的家庭里,甚至在通常坚定不移的政府支持者中也引发了疑虑。

在封锁最严格的时期,帕特里克·吴两天才能出门一次。困在父母家里,他感到沮丧,他让他们看关于疫情源头武汉的医院里遭删除视频的截图,以及来自中国新闻媒体的调查报道,那些报道记录了政府对吹哨人的打压。

周一,一名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女子在恢复之后转院。
周一,一名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女子在恢复之后转院。

他40多岁的父母表示怀疑。帕特里克·吴说,他父亲尽量远离政治讨论。他母亲支持执政的共产党。

晚餐时间的讨论常常变成了大吼大叫。但是他们无处可去。

帕特里克·吴回家并不是要去改变任何人的想法。他和父母虽然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分歧,但关系很亲密。每次回安徽——通常时间短暂——他总是避免提及敏感话题。

他们第一次讨论中国中部地区新出现的神秘疾病,是在1月初帕特里克·吴返回安徽之前的一次通话中。

他的父母说,情况似乎并不严重。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回到家的帕特里克·吴在微博上看到了越来越多来自武汉的危难迹象。微博是类似于Twitter的热门中文平台。在官方新闻媒体淡化了这种病毒的严重程度之后,他翻墙阅读外国的新闻报道。

他的父母像许多中国老人一样,不使用微博。他们并不担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不可避免地意识到这种流行病的严重性。

“事情就这样失控了。你能看到很多人死在家里,”帕特里克·吴说。 “我就是觉得更多人应该知道这件事,并且我应该敞开心扉进行更多探讨——至少和我自己的父母,他们是我信任的人。”

他的父母从一开始就拒绝接受。“他们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和排斥:‘这怎么会在武汉发生?一定是假的。’”帕特里克·吴回忆道。

在说服他们疫情是真实存在之后,他们不相信中国官员最初掩盖疫情的说法,并质疑疫情怎么可能如此迅速地暴发。

本月,北京一处空荡荡的商业办公大楼。对抵京人员的限制仍然存在。
本月,北京一处空荡荡的商业办公大楼。对抵京人员的限制仍然存在。

当这种病毒被追溯到武汉一个卖野生动物的市场后,他们问,罪魁祸首是否是食用野生动物的人。考虑到中国政府一名高级发言人散布的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他的父母说,或许是美国人放毒。

帕特里克·吴说:“我认为信息鸿沟太大,有时不是我一个人能填补的。”

不过,他慢慢地感觉到母亲的态度变得缓和了。网上有关疫情的发帖量超过了政府的审查队伍删帖的速度。父母的社交媒体时间线上出现了愤怒和绝望,当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死于冠状病毒,并在网上引发了反对审查的反抗时,是母亲提醒了他这个消息。

帕特里克·吴带来了对局势看法的改变,但他也没有脱离现实。他说,他的父亲坚决避免进行政治讨论。最近几周,随着中国政府开始控制住疫情,他母亲对政府危机处理不当的担忧也逐渐消失。

很快,帕特里克·吴终于可以离开安徽回到校园了。(他的家乡不再处于封锁状态,但北京对抵京人员的限制仍然严格。)

不过,他仍然希望与母亲继续对话。

他说:“让她彻底改变仍然很难,但至少我让她相信政府可以做得更好。”

Vivian Wang是一名驻华记者,此前曾为城市版报道纽约州政治。她在芝加哥长大,毕业于耶鲁大学。

翻译:邓妍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饭桌上的争吵:当中国年轻人在疫情期间与父母谈政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98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