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各地严防病例“倒灌”,全球解封恐遥遥无期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1,星期三 | 阅读:35

MOTOKO RICH

周一,泰国普吉岛的移民官员帮助滞留在当地的游客延长签证期限。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中国,国际航班已被大幅削减,以至于国外的留学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家。在新加坡,最近回国的国民必须每天与当局共享手机的位置数据,以证明他们遵守了政府下达的隔离规定。

在台湾,一个有东南亚旅行史的男子本应在家隔离,却偷偷溜到一家俱乐部,因而被罚款3.3万美元。在香港,一名13岁女孩戴着用于监视隔离人员的跟踪环去了一家餐厅,她被尾随、录像,随后在网上被羞辱。

在整个亚洲,由于担心来自别处的新一轮感染。似乎已经控制住冠状病毒传播的国家和城市突然收紧边界,并采取更严格的遏制措施。

即使新病例的数量开始下降,许多地方的旅行障碍和禁令也可能持续存在,直到研究出疫苗或治疗方法。否则就会面临感染可能重新引入境内的风险,特别是考虑到普遍存在的无症状人群,他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携带病毒。

2月,韩国仁川国际机场的检疫站。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最近与国际旅客有关的病例增加之后,近期,中国、香港、新加坡和台湾完全禁止了外国人入境。日本禁止来自欧洲大部分地区的旅客,并正在考虑拒绝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的旅客入境。韩国实施了更严格的控制,要求入境的外国人抵达后必须在政府设施中隔离14天。

夏威夷大学马诺阿主校(University of Hawaii, Manoa)亚洲研究助理教授克里斯蒂·戈维拉(Kristi Govella)说:“各国实际上一直在奋力实施自己的国内解决方案,而那不足以解决跨国性全球卫生问题。”

这种病毒在亚洲出现并传播到西方,现在有倒灌的危险。身在欧洲和美国的国民发现自己所在的国家成了新的疫情中心,忧虑之下仓促回国。

几乎是一瞬间,亚洲的国家和城市开始出现病例新增的情况,并经常在机场通过健康检查发现被感染的乘客。香港的新增病例数一直保持在个位数,但在一天内突然飙升至65例。在日本,感染相对是受到控制的,但从上个月开始海外公民回国后病例开始增加。

为了阻止感染的涌入,政府对边境采取了严厉措施。

韩国最初要求来自某些国家的旅客进行隔离。该国因在感染暴增达到高峰后迅速压平曲线而受到全球赞誉。本周,它将受限国家范围扩展至全世界。

日本大阪的关西国际机场周二几乎空无一人。日本已经禁止大部分欧洲国家的旅行者入境,并考虑拒绝来自美国的旅行者入境。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日本最初对旅客进行隔离,但现在却完全禁止了欧洲大部分地区的旅客进入。他们还在讨论更多的禁令,包括针对美国旅客。

中国、香港、新加坡和台湾几乎完全禁止所有外国人进入边境。

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司长刘海涛说:“在当前的疫情下,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非需要的出入境活动,对于有效保护包括被限制入境在内的所有中外人员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负责任和必要的措施。”

甚至一些本国居民也很难回家。在中国大陆,领导人急于宣布发源于那里的疫情已经度过了最严重的时期,新的边境管制迫使多数外国航空公司将航班减少至每周一班。机票价格飞涨,预订不断被取消。

亚历克斯·费(Alex Fei)是加拿大一所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他的航班已经两次被取消——一次是在香港禁止通过该地转机之后,另一次是在航空公司暂停从温哥华飞往上海的直飞航班之后。

亚历克斯·费说,他可能别无选择,只能留在加拿大。“现在海外学生都束手无策,”他说。

周二,泰国当局在普吉岛一个检查站的洗消帐篷里向旅客喷洒消毒剂。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返回亚洲的国民在隔离期间通常会受到严格的监视。在某些情况下,政府在利用刑事司法手段来执行这些措施。

半自治的中国城市香港最初通过迅速关闭学校和政府机构、限制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等措施,成功控制了早期的冠状病毒疫情

但是,随着学生和外籍人士3月纷纷从欧洲和美国返回,官员们警告说,新一轮的输入性病例开始令医院陷入紧张。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3月19日禁止所有非香港居民入境,回香港的居民现在一抵达就要接受检查。

在为期14天的隔离期间,他们戴着跟踪环,去向受到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的监控。林郑月娥说,目前有20多万人在家中隔离。

技术是实施隔离的关键工具。在中国,海外归来者要在政府指定的酒店里待上14天,每天通过信息服务微信向居委会报告体温。在台湾,政府使用手机定位,辅以一些老式的警务行动;如果有人离开或关掉手机,警察就会去拜访他们。

现年50岁的菲利亚·林(Filia Lim)说,新加坡的隔离措施让她“头疼”,因为她在人力资源部门工作,一般会经常出差。但她表示,她“感谢”新加坡如此密切地监控回国人员。

周二,工作人员在中国武汉一家隔离酒店收集样本进行测试。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病毒传播的主要原因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症状,还有一些人公然无视自己的症状,不顾政府建议的自我隔离,和许多人接触,”她说。

违反隔离规定的处罚是严厉的。新加坡移民当局周日说,一名53岁的新加坡人违反了这一命令,导致其护照被作废。

日本官方表示,违反隔离令的人可能被判处最长六个月的监禁,或最高50万日元(约合4600美元)的罚款。

但日本政府信任被隔离者会保持隔绝状态。当地居民从黑名单上的国家返回后,会签署一份保证书,声明他们将在一个地方停留14天,并远离公共交通工具。如果他们出去吃饭,他们被告知要戴上口罩,而且要“动作快”。

韩国还没有禁止除来自中国湖北以外地区的人入境。批评人士说,简单地隔离外国人可能会在无意中给医疗系统带来更多压力。

“有人说,有些外国人会觉得他们应该到韩国来接受检测和治疗,”韩国医学会(Korean Medical Association)发言人、家庭医生朴钟赫(Park Jong-hyuk,音)说。

朴钟赫呼吁全面禁止外国人入境。

本月,新加坡滨海湾。近期返回的居民必须每天向当局共享手机的位置数据,以证明他们遵守隔离规定。 Ore Huiyi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现在是时候在全球范围内通过保持国际社交距离来努力保护彼此了,”他说。

专家说,从短期来看,当政府还在忙于保护本国公民时,这些措施是有意义的。但它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对全球经济和总体心态造成持续的损害。

“虽然绝对的第一要务应该是试图控制病毒,”斯坦福大学肖伦斯坦亚太研究中心(Shorenstein Asia-Pacific Research Center at Stanford University)亚洲卫生政策项目主任凯伦·艾格莱斯顿(Karen Eggleston)说。“但人们必须考虑这些非常大的成本,随着危机延长,这样的成本肯定会增加。”

30岁的肖恩·塞拉(Sean Sierra)是驻扎在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的美国海军士官,他说自己看不到疫情结束的迹象。他最近被派到新加坡的一艘船上,回基地后被要求在日本的家中隔离14天。

尽管他已经完成了规定的隔离期,但整个基地都在原地避难。“我们会被困在这里一段时间,”塞拉说,他的岳母计划两周后来访,但隔离“对任何计划来说都是打击”。

Su-hyun Lee自首尔、Hisako Ueno自东京、Tiffany May和Elaine Yu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Claire Fu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Motoko Rich是《纽约时报》东京分社社长。她为时报报道包括房地产、经济、书籍和教育等话题的新闻。

翻译:晋其角、邓妍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亚洲各地严防病例“倒灌”,全球解封恐遥遥无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97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