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抗疫观察:春天来临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4-1,星期三 | 阅读:40

作者:吕恒君

“每当我感到失落,灵魂如此疲倦;

每当困苦来临,我的心灵承受重担;

于是我在沉默中静静等待,直到你来,片刻坐在我身边……”

3月29日是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德国也于该日开始实行夏时制。虽然所有的教堂关闭,但在柏林电视台(Rbb)于疫情中首次直播的周日联合礼拜中(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怀抱圣婴的圣母座前点缀着稀疏娇嫩的迎春花,似乎要带给人们春天的气息。而黑人女歌手缓慢深沉的圣歌《你鼓舞了我》(You Raise me up),又令人不由得低头审视我们人类的虚荣、任性与骄傲;并默默思考如何应对当前困境中可能出现的撕裂与创伤、疏失与悲情。

随着3月16日德国封锁边境以来,德国抗疫已进入步步紧密、风声鹤唳的全面应对阶段。虽然默克尔总理两周之内三次恳切的国民讲话(含周六晚间的最新音频讲话)总体说来达到了预期效果,譬如卓有成效的全民总动员、日趋严密的行动限制令之下社会功能有条不紊的稳步运行,但这平静之中似乎仍然蕴含着不可忽视的暴风雨前兆。

默克尔总理于柏林洪堡大学附近居住的普通公寓楼。自3月22日以来,默克尔总理在此居家隔离,并成功参与了G20及欧盟视频峰会、发布了音频讲话。

首先,黑森州州政府得力干将、年仅54岁的财政部长托马斯谢弗(Thomas Schärfer)近日卧轨自杀,其遗体于3月28日发现。媒体曾一度披露这位干练有为的财政部长的遗书,证实其面对疫情而深度担心自己无法满足人们的期望,从而感受“绝望之情”(aussichtslos)。但随后媒体却撤回了其遗书本身以及部分相关报道。在新闻史上,这种近年来极为罕见的德式新闻“审查”除却隐私因素的考虑,或许也在于尽量避免涣散人心或引起难以预料的悲情传染。毕竟目前社会各方正处于高度紧张的迎战状态,而坚定与团结 (Solidarität)才是社会各界最紧急的呼声。

与此同时,尽管联邦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大手笔的经济拯救措施,譬如准备投以总计6000亿欧元左右的救市资金帮助大家度过难关,令各种企业(特别是疫情中首当其冲的中小企业)首先“幸存”下来,但部分财务实力雄厚的大型零售公司(如Deichmann、H&M)以及品牌制造商(如Adidas)等却于3月28日宣布,拒为目前因疫情关闭的实体店铺支付租金。这种意外打破整体“游戏规则”的行为令联邦司法部长兰布雷希特(Lambrecht)非常愤慨,直斥为“缺乏风度”与“不可接受”的行为,并要求展开相关法律条文进行先决条件的验证,以试图针对此类“资本主义利己主义”实施拦阻。

而在此稍前,就在3月26日周四召开的G20及欧盟视频峰会中,欧盟各方也无法就财政救援等问题达成协议。虽然欧洲央行承诺以7500亿欧元增购成员国国债,欧盟也暂停了各国债务与赤字规则,最近又重新分配了10亿欧元用于资助各国抗疫,并释放了大量其它国家援助,但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国仍强烈谴责北部国家面对生死不愿共同承担政府债务。此外,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特别指责欧盟未在第一时间内采取更为团结的措施,譬如在呼吸机及口罩等紧急医用物资方面未进行全面调配,其媒体舆论普遍批评以德法为首的欧盟未能成功地履行必要的象征意义、后勤意义与政治意义。

由于欧盟决定在两周之内重新开发新的救援模式,且检验德国防疫措施实际功效的关键时期也正好在于两周之内的复活节假期左右,面对各种纷扰、激辩与争论,3月的最后一个周日可谓暴风雨来临前的短暂宁静。而尽管春寒料峭,人们被禁足在家,但夏令时的悄然而至、周日联合礼拜实况转播等所带来的哲思,似乎还是令人们迷惘的心灵暂时得到安慰,从而摆脱两周以来愈演愈烈的内外交困,而静静享有一段独处的时光。

并且,这场周日联合礼拜本身也试图为人们传达多重象征意义,因为举行仪式的威廉皇帝纪念教堂(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本身就是一项凝聚社会共识的历史性精神遗产:它位于繁华的市中心商业地带,但却勇猛地保留着1943年被炸毁的70多米高的塔楼遗址,警示着人们对于“第三帝国”的中央集权所带来的苦难保持清醒。其门前的圣诞广场是2016年遭受恐怖袭击之地,铭刻着牺牲者姓名的台阶同样追问着社会面对无辜难民与恐怖袭击之间的艰难道义选择。而除了上述关于经济援助、欧盟团结、医疗系统等困境或担忧之外,德国还必须尽快实现道义承诺,刻不容缓地从希腊群岛接回1600名缺医少药的难民儿童,以免进一步扩散的疫情对此类弱势群体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害。

而对生活在其中的个体而言,我则无法知道,该有多少普通人会在教堂关闭的迷惘时刻更加渴求精神的鼓舞。鉴于对中国疫情的深入观察,自己在三周之前便已预计到复活节假期的人际接触限制,因而提前返回慕尼黑探望年迈独居的婆婆。但面对提前做好准备的建议,老一辈德国知识分子反应异常强烈,譬如坚持认为仓鼠式储存性购买属于“新冠歇斯底里症”与破坏社会公德的“自私主义行为”,无法容忍任何例外。但当情势逐步收紧、其上周连续三次在超市无法买到清单上的物品而不免愕然,我倒没有过分紧迫的担心。因为确知的是,当社会措施开始收紧,必然会造成民众过渡性的短暂慌忙。但与此同时,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也会迅速启动理性进行克服与自发性改良,结果便是以更灵活的姿态投入高效的运作与协同。因此,当其真正需要帮助之时,必有自愿者登门相助。这也正如我们随时准备为老弱病残帮助载运,帮助遛狗或购物,并且愿意随时提供其它力所能及的关照等等。

而真正令人感到担心的却是,自己两周以来已经无法再为老人家购买到一种常用的安眠药物。由于德法等国均有相当比例的药品需从中国进口成分,比重高达40%的德国目前大约已有200多种药物面临困境,其中包括最常见的止痛药以及抗忧郁药物等。随着疫情冲击的深入,某些药物是否将随着产业链的全面中断或物流的进一步阻塞而告罄,这似乎是一个眼下难以想象的问题。因为这或许会导致药物依赖人群最终爆发某种社会悲剧,特别是身体及精神承受力均已相对孱弱的老年群体。因此,尽管社会已将他们列为风险人群而尽量友善体贴地隔离在家,这似乎也是远远不够的。此种担忧之下,再加上上周六在超市蓦然发现,就连自家狗狗从小习惯的狗粮竟也货去栏空之时,感性的沮丧瞬间淹没了理性常识所持的淡定,真是令人近距离地体会到,全球传染病所引起的生活失衡竟是如此冲击人心。

而由于德国社会一向尊崇个人自由,并且社会动员也必须充分合理地考虑社会接受度,因此直到上周,社交媒体及病毒学家们才通过示范,提倡大家在公众场合佩戴口罩,并且声明这也是出于对旁人负责的目的。只是与此同时,广大民众也被呼吁不要抢占医用口罩资源,应以耐高温洗涤布响应全民口罩自治运动而自行缝制。记得看到口罩自制倡议的随后两三天去超市采购,赫然发现了标价88欧元、正在热卖的缝纫机,且只剩下最后一台。这不禁在令人莞尔一笑的同时也进行自我提醒:也要尽快找出久已未用的缝纫机,对照社交媒体里各种模范演示视频自制民用口罩。毕竟切实的动手能力、勤奋的劳动所带来的使命感与成就感,也可成为日常生活中鼓舞人心的措施。

近日超市热卖的缝纫机

总体说来,尽管德国政界人员们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但习惯于遵守规则的德国民众仍以强大的惯性在危机面前严谨配合,理性平稳地共同推动着社会向前运行。考察默克尔总理3月17日打破常规而进行的首次国民电视讲话、以及短短两周内的三次讲话要点,均在于呼吁国民的自律与理解,从而“避免被动传播”、力争“每个人都全力以赴,并通过共同行动来彼此保护、彼此强大”。或许如此,每天外出遛狗或购物之时,总是发现人们在不知不觉之中彼此打量与相互监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否有效保持在1.5米左右?非家庭成员的两人以上是否发生聚集?而对于本地小区来说,最为难的似乎还是在于对难民们的善意解释。或许出于相似命运的情谊以及安全感的需要,难民营里生活的人们关系似乎分外融洽,也习惯于至少两人同行。为此图林根州不得不于3月25日出动大批警察,穿上防护服进入难民营执行隔离措施。而在一般非紧急情况下,如何在公众场所善意适度地提醒其不要例外,正如耐心劝阻青少年们克服活泼爱动的天性而主动取消玩耍聚会,似乎也需要深度的智慧与耐心。

总而言之,正如在可预见的社会危机降临之际,默克尔总理以清晰而又平稳的语调坚定地说出:“我们的生活不受逼迫,而是与知识和知识的力量同行。这是一项历史性任务,只能靠我们共同来完成”。即使在目前空前的纷扰与压力之中,联邦政府仍在力求寻找多方的平衡,履行多重历史性责任,不仅对内,也兼顾对外。譬如最近一周中,各州或联邦军队已经频繁采用直升飞机、改装的空中客机接来意大利、法国等地的危急患者进行救助。在政界人士经由大量辩论与协商,总体说来理性、务实而又较富效率的决策之下,积极予以配合而使社会各个方面得以稳妥运转、平静向前的,仍是公民社会高度的自律、互信与自治。面对我们无法全然确知的未来,纵有疾风暴雨,迎春花般朴实清新、点点滴滴却又永不缺席的公民意识,仍然在汇聚成为最直观的春天的气息。

(注:吕恒君,德国柏林洪堡大学亚非研究所哲学博士,德国德语国家及地区汉学学会会员,中国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德国抗疫观察:春天来临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96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