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加严防却避免了灾难性暴发,日本的抗疫好运还会继续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27,星期五 | 阅读:65

MOTOKO RICH,HISAKO UENO

周三的大阪人来人往。日本似乎在没有采取大规模封城或广泛检测措施的情况下控制住了新冠病毒。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东京——当这名喉咙有点痛的30多岁的护士坐大巴前往日本第三大城市大阪,去一家音乐俱乐部看一个流行乐队的情人节周末表演时,日本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只有几十例。

不到两周后,她的病毒检测结果出来了,呈阳性,当局迅速通知了那天在俱乐部的其他人。随着大阪另外三个音乐场所很快出现了更多感染病例,官员给去过音乐会的观众及其密切接触者做了病毒检测,并敦促其他人留在家中。总共有106个感染病例与这些俱乐部有关,其中有九人仍在住院治疗。

但是,在该护士确诊感染病毒不到一个月后,大阪府知事宣布疫情结束了。

这个不解之谜可能会得到部分澄清。周四,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说,他已告知首相安倍晋三,有证据表明,日本目前有很高的感染失控风险。

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并没有阻止粉丝们周三聚集在大阪观看一支流行乐队的演出。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周三晚,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警告市民,这座人口近1400万的庞大城市正处于“可能的感染暴发前的关键阶段”。就在前一天,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日本与国际奥委会同意将东京夏季奥运会推迟一年。

东京本周的病例数激增,连续四天创下记录——包括周四公布的47例,其中一些是海外归来的旅行者输入的。有限的病毒检测让人们担心还有更多的感染者没被查出来。

小池百合子说,“如果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的话,情况会变得更糟。我请求大家的合作。”

到目前为止,日本公众还没有认真对待这些警告。虽然学校已经停课一个月,政府要求取消或推迟大型体育和文化活动,但生活的其他方面仍正常运行。人们一直乘坐拥挤的地铁,聚集在公园里赏樱、购物,去酒吧和餐馆。日本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数相对较低,这让人们感到宽慰。

甚至有40名年轻女性周三在大阪一家俱乐部观看一个男子乐队的表演,这家俱乐部本月早些时候曾暴发过病毒感染。她们在一个狭小、不通风的空间里跳上跳下,挥舞着双手,这场表演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在世界其他地方陷入感染人数猛增、医院人满为患、死亡人数越来越多的恶性循环的时候,日本这个有近1.27亿人口的国家却只报告了1300例病例和45例死亡,尽管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但仍是世界上新冠病毒病死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周三,人们在东京的奥运五环前拍照。就在前一天,由于新冠病毒的威胁,日本官员将今夏的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举行。 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要么是他们做对了什么,要么是没有,我们只是还不知道而已,”华盛顿大学大流行病防备和全球卫生安全中心(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MetaCenter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Global Health Security)的联席主任彼得·拉比诺维茨(Peter Rabinowitz)博士说。

随着日本似乎成功地控制了感染,它与亚洲其他国家形成的对比引发了人们好奇。日本没有像中国那样封锁城市,没有像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那样使用现代化的监控技术,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病毒检测,大规模的检测帮韩国在感染者进一步传播病毒之前,将他们隔离、治疗。

虽然韩国人口不到日本的一半,但已检测了近36.5万人,而日本只检测了约2.5万人。日本现在有每天做约7500个检测的能力,但其日均检测量在1200或1300左右。

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健康危机管理研究部部长斋藤智也(Tomoya Saito)博士说,有限的检测是有意的。接受检测的人都是医生送来的,通常是在患者出现发烧和其他症状两到四天后。日本目前的政策是接收所有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入院,因此官员们不想让非重症患者入院,以避免耗费医疗资源。

斋藤智也说,日本看似对感染有抵抗力,部分原因可能来自日本文化中常见的做法,包括勤洗手,见面鞠躬而非握手。人们也更有可能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以及在公共场所时戴口罩。“这是保持社交距离的一种,”斋藤智也说。

但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流行病学家杰弗里·萨曼(Jeffrey Shaman)说,日本的做法是一种“赌博”。萨曼是一份报告的资深作者,这份报告以来自中国的数据为基础推算,每个确诊感染者意味着有5到10个未检测到的感染者。

大阪站和日本其他地方一样,大部分生活似乎都很正常。“要么是他们做对了什么,”一位专家说,“要么是没有,我们只是还不知道而已。” 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风险在于,事情可能正在表象之下酝酿,等你意识到它时,也有点太迟了,”萨曼说。

大阪本月为厚生劳动省准备的一份报告预计,到4月初,该市可能有近3400例感染病例,其中227例病情严重。“为重症患者提供医疗服务可能会变得困难,”报告说。

周三,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说,他正在与医院一起努力增加600张隔离病房床位,以容纳重症患者。

大阪临空综合医疗中心(Rinku General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中心长倭正也(Masaya Yamato)博士说,该地区正在转向另一种做法,让症状较轻的新冠病毒患者在家中隔离,以便将床位留给重症患者。

东京目前只有100张病床是专门用来治疗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的。东京都政府周三承诺,争取再留出600张病床。

倭正也说,东京都知事要求人们本周末不外出,但这个要求可能太弱,无法推迟危机的到来。

“安倍晋三首相果断地宣布在东京采取限制行动的措施会更好,”倭正也说。“经济影响不应该是最重要的考虑。东京应该采取两到三周的封闭措施。否则,东京的医疗系统可能会崩溃。”

安倍晋三的政府已经任命了一个工作组,来决定是否由他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安倍晋三在本月早些时候曾说,没有必要这么做。

目前,日本公众基本上无动于衷。尽管东京一些超市在东京都知事周三晚上的宣布后被抢购一空,但周四一切如常。

上周日在东京上野公园观赏樱花的人们。 Behrouz Meh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东京市中心新桥站附近,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士们正一个挨着一个地坐在一家餐馆的柜台前,这家餐馆正在供应一种特价炒面午餐,售价500日元。麦当劳外面排着长队,吸烟者挤在车站入口附近的一个小围栏里。

在位于东京西部的新宿御苑,樱花正在接近盛开期,公园入口处的一个标牌告诉游客,作为防病毒措施的一部分,院内禁止野餐和饮酒。手持扩音器的保安人员在与花拍照的人群中走来走去,警告他们勤洗手。

公园附近的一家商店外排着一条长队,36岁的原口和久(Kazuhisa Haraguchi,音)是排队者之一,他希望能买到一双限量版的耐克Air Max运动鞋。

原口和久说,他对新冠病毒在美国和欧洲的传播情况感到担忧,但他并不太担心日本的情况。

“那些地方很可怕,但目前这里似乎没有多少感染病例,”他说。“如果我死的话,至少我将穿着我的球鞋去死。”

Ben Dooley、Makiko Inoue自东京、Hiroko Masuike自日本大阪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Motoko Rich是《纽约时报》东京分社社长。她曾为时报报道包括房地产、经济、书籍和教育等领域的新闻。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未加严防却避免了灾难性暴发,日本的抗疫好运还会继续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86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