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可能打乱恐怖组织阵脚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25,星期三 | 阅读:39

作者:兰顺正

3月15日,根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在新冠病毒疫情的肆虐之下,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近日也对其“追随者”下达了新的指令,不仅让他们要注意勤洗手和打喷嚏时捂住口鼻,还要求他们暂时停止在疫情正处在暴发期的欧洲的活动。《星期日泰晤士报》还称,对于那些已经身在欧洲的恐怖分子,“伊斯兰国”则要求他们继续留在那里,并宣称新冠病毒这场瘟疫是“天谴”。虽然目前该消息的真实性还有待彻底核实,但无论如何,在当今这样的敏感时刻,无疑还是会引发有关新冠疫情与反恐问题之间关系的思考。

众所周知,近年来由于中东地区战乱连绵,产生了大批难民,向一海之隔的欧洲转移。而难民的大量涌入对接收国而言也意味着很多问题,除了难民融入问题外,也包括反恐问题。近年来,欧洲已成为“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重点袭击的区域。2015年 1月法国《查理周刊》恐袭案、11月13日巴黎系列恐袭案,2016年3月22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系列恐袭案、7月14日法国尼斯恐袭案,2017年3月22日英国伦敦议会大厦恐袭案等,都敲响了警钟。在申根机制下,难民可以在成员国之间自由流动,因此难民机制可能会给恐怖分子掺杂在难民中伺机破坏提供一定的便利。而现在,由于不满欧洲国家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冲突问题上的表现,土耳其再次开放大门,试图用难民来向欧洲施压,这对于欧洲反恐形势显然是不利的。

但是,此次新冠疫情的暴发在让全世界紧张不已的同时,在客观上也打乱了恐怖分子的阵脚。

首先,防控新冠病毒让恐怖分子流动难度增大。如何有效封控恐怖分子流入和保障难民基本人权这两点一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利用欧洲国家不敢轻易碰触人权这根“红线”这一点,滥用难民身份的恐怖分子有可能比较顺利地进入目标国家。但在疫情爆发的紧急时刻,各个国家和组织有理由对难民的到来进行严格限制甚至拒绝,即使恐怖分子有机会通过非难民途径入境,各国出于对病毒的谨慎,也会对其身份和来源进行仔细的甄别和筛查,而平时可以采用的一些灰色“路径”,如偷渡、走私、人口贩卖等,也会因防疫压力而变窄或被掐断。这些都会让恐怖分子入国无门。

其次,防控新冠病毒让恐怖分子难以在当地立足。受疫情影响,即使恐怖分子进入目标国家,一方面会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调查和登记在册,另一方面当地居民对于外来人口会比以往更为关注,陌生人的可疑行为更容易引起左邻右舍的警觉。恐怖分子难以低调行事,暴露的风险自然增高。同时疫情会迫使大量餐馆、旅店、商店等关门歇业,恐怖分子在当地若无接应者的话,有可能连必需的生活物资也无法采购,基本生存都难以保障。例如,在中国战疫的紧张时段,就出现了多起非法组织的犯罪分子或在逃人员因防疫压力而落网或被迫自首的现象,与此有类似之处。而且恐怖袭击往往追求民众伤亡最大化,以此扩大影响制造恐慌。但疫情不但使政府取消了不必要的大型集会活动,民众自发的聚集行为也会大为减少,这会在客观上降低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欲望。

另外,防范新冠病毒有助于加强网络反恐成效。网络的隐蔽性、虚拟性等特点使其成为恐怖主义逃避国际反恐力量监管的“护身符”,为恐怖组织实施极端思想的跨国宣传,制造恐怖氛围、招募人手等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而各国出于尊重公民网络隐私等考虑,往往在网络反恐手段上相对受限。但新冠病毒的压力会让相关部门放松对该领域的限制。例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3月14日表示,以色列计划利用反恐追踪技术应对疫情,将部署网络监控技术来追踪新冠病毒患者的接触者,以把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降到最低。正像内塔尼亚胡所说,“在我担任总理的这些年里,我一直避免在平民大众中使用这些手段,但是(现在)别无选择。”明显的是,这种“别无选择”会让恐怖分子更加难以利用网络,从而助力网络反恐。但当然,如何在网络隐私保护与反恐需求之间做好平衡,这个问题还需要持续讨论。

综上,由于新冠疫情迫使各国收紧门户、个体加强注意,在客观上会对反恐产生一定积极影响。但当然,这不是解决恐怖主义威胁的根本途径。最根本的还是提高各国反恐能力,国际反恐协调,以及解决国际冲突、增进国际安全,促进各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消除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

(注:作者是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新冠疫情可能打乱恐怖组织阵脚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80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