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全球新冠疫情危机需要什么样的财政举措?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23,星期一 | 阅读:49

作者:桑德布

本文是英国《金融时报》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给出的经济疗法专题中的一篇。在本专题中,主要评论员和政策制定者将就如何缓解灾难性的全球衰退献计献策。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可能带来的巨大经济影响开始逐渐显现,各国政府应该为公共财政同样巨大的缺口做好准备。这不应该引起惊慌。相反,除非政府赤字扩大到前所未有的规模——甚至超越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否则政策很可能被视为没有发挥作用。

从2008年至2010年,七国集团(G7)经济体的的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上升10到25个百分点。政府赤字恶化4到10个百分点。这其中大部分是由于GDP下降造成的,它导致税收减少,失业救济等支出增加——这说明政府预算“自动稳定器”在发挥作用。小部分原因是2009年部署的酌情财政刺激计划。

现在看来,当前的衰退将至少与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衰退一样严重。经济学家认为,今年前两个月中国的GDP下降了13%。美国和欧洲各大经济体也很可能出现戏剧性的收缩,因为跨境旅行已几乎全部关闭,零售、服务和制造业活动因隔离和社会疏离措施而大量减少。

正如经济学教授皮埃尔-奥利弗•古兰沙(Pierre-Olivier Gourinchas)所指出的,如果遏制疫情的措施在一个月内将经济活动降低至正常水平的一半,接下来两个月降低至四分之三,那么同比增长将为大约-10%。

如果今年的经济衰退比2008-09年度更严重,我们应该预计政府赤字比那时更大。但即使这样还不够。今天需要的酌情财政刺激措施要比10年前欧盟出台的1.5% GDP大得多。

这是因为今天要做出的合适财政回应,除了显然要不惜代价满足卫生措施的需要外,还要将人们的收入维持在他们原本不受新冠疫情影响的预期水平上。尽管2019冠状病毒病和相关遏制措施构成了暂时的(我们希望如此)供应冲击,但对需求的冲击将使这场衰退更加严重、更加漫长。订单、工作岗位和薪水支票的消失,以及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抑制了人们的购买,其影响远大于疫情造成的扰乱的直接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这样一个论点是错的:大规模的需求刺激措施无济于事,因为需求受到供应中断的制约,也受到人们在自我隔离期间支出能力受限的制约。一项财政刺激方案——在规模上达到在衰退期间维持所有人的收入——的意义,就是确保需求下降不会超过此限度。通胀预期的戏剧性下滑似乎表明,市场预计的需求萎缩远远超出必要水平。

反对者们所认为的大规模财政转移计划的风险是什么呢?是怕人们不会花钱,因为他们不能出门消费?至少他们不会因为担心自己的未来(那可能造成有害的需求螺旋式下降)而减少支出。还是怕这笔额外的债务难以持续?然而各大央行已确保可以长期锁定超低利率。

抑或他们确实试图花这笔钱,但是由于供应中断,这会导致通胀飙升?然而通胀将是成功的标志:它将证明更深层次的需求萎缩被遏制住了。一旦产能恢复正常,增加的产量将拉低通胀。如果被压抑的需求带来了提高产量和生产率的压力——适逢人们可能正渴望恢复工作,弥补失去的时间——那么这甚至可能产生额外的经济红利。

这一切意味着两个要点。

首先,各国政府应该搁置审慎,大笔支出。欧洲议会议员、经济学教授路易斯•加里卡诺(Luis Garicano)提出了一项5000亿欧元的计划,约占欧盟GDP的4%。即使这一数字都可能太少了。加里卡诺教授提出,财政刺激的规模应该与GDP下降规模一样大。如果各国政府今年底的预算赤字是个位数,那极有可能说明它们做得太少。

第二,当政策目标是让人们相信他们不会变穷时,速度至关重要。这让一些昨天看起来还过于激进的政策想法摆在台面上。美国——仿效香港——正在认真讨论向所有美国人直接发钱,视其为拉动实体经济的最快方法。许多经济学家提出应该维持人们的收入,而不管供应收缩和可能的通胀,这相当于默认以名义GDP为目标。

至于欧元区,将一些新债共同化——无论是通过共同债券还是央行资金——可以确保脆弱的债券市场不会打乱政府的抗疫支出,这一构想已变得可以想象。

为了遏制疫情,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被彻底颠覆。必要的财政补救措施很可能颠覆许多公认的经济观念。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应对全球新冠疫情危机需要什么样的财政举措?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77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