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是如何拯救中国经济的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5,星期四 | 阅读:53

RUCHIR SHARMA

11月,中国天津,一个无人驾驶的送货机器人正在过马路。
11月,中国天津,一个无人驾驶的送货机器人正在过马路。

最近到上海时,我发现自己处在一场广泛的非凡技术革命之中。护照阅读器会自动用游客的母语跟他们说话。数字支付应用已取代了现金。试图使用纸币的外来者会遭遇店员不友好的目光。

在杭州附近,一家名为菲住布渴(FlyZoo)的原型酒店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来开门,无需钥匙。客人调鸡尾酒、提供客房服务的是机器人。在更靠南的深圳,与我们操作的无人机相同的设备已在中国农村进行电子商务送货。在同步红绿灯的指挥下,市中心的交通很顺畅,警察的监控摄像头让人不敢违法。

在中国以外,这些技术被视为一种“自动化威权主义”的先兆,中国正在使用摄像头和人脸识别系统来阻止违法者,还使用“社会信用评分”来给公民的政治可靠程度打分。这套技术的一个先进版本已在新疆投入使用,以应对西部地区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动乱。但对中国整体而言,几份调查显示,人们对科技高度信任,对隐私的担心程度较低。如果说有人害怕老大哥的话,他们并不会公开说出来。我们在沿海一带的旅行中,许多人对中国作为一个技术大国的突然崛起表示自豪。

中国通过对外开放创造了经济奇迹,但现在正通过禁止外来竞争培养国内的科技巨头。外国游客在中国打不开谷歌或Facebook页面,给人一种奇怪的隔绝体验,特朗普总统上周三宣布的贸易协议推迟了对这些壁垒的讨论。

但与采用类似战略却失败的苏联不同,中国实际上已在贸易保护主义的高墙后创造了一种新的消费文化,并将其作为政治控制的工具和经济增长的引擎。

这种消费文化出现在一个关键时刻。让我们回到2015年,当时中国似乎处在自40年前开始经济改革以来的首次衰退的边缘。中国的人均收入已达到了中产水平,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在达到这个水平后陷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刚开始缩小。2008年,中国政府为应对全球经济衰退大举放贷,将私人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150%推高到230%。

这是新兴经济体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疯狂借贷,而如此大肆花钱以前总会导致大的经济衰退。然而,据官方数据显示,尽管中国经济增速已从2010年的两位数降至略高于6%,但它仍未遭遇其首次衰退。

改变了高债务与衰退关系的,是新数字经济出人意料的迅速兴起,中国目前的数字经济产值估计超过3万亿美元,占全国总产值的三分之一。以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为支撑的科技行业,不仅抵消了钢铁和铝等老行业的衰落,而且基本上没有债务。因此,数字经济规模越大,中国管理旧经济中不断增加的债务、同时保持增长的能力就越大。

到2017年时,科技行业在中国产出中所占的份额已与德国相当。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一项调查将中国列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数字经济体。Visa卡首席执行官引用北京监管者的话说,中国科技巨头的规模在大约18个月前“还太小,让觉得没必要管,而它们现在的规模已大到让人无从下手的程度了”。

现有的研究用的是至少两年前的数据,因此可能低估了中国跃升为发达世界科技大国的速度。中国的研发经费在过去十年里增加了三倍多,达到每年4400亿美元,比整个欧洲的还多。如今,全球最大的20家互联网企业中有9家在中国(另外10家在美国,一家在加拿大)。

网络银行业务的爆炸式增长,正在帮助推动消费者借贷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并推动着中国经济早该发生的转型,即国内消费取代出口制造业,成为经济增长主要推动力。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银行”成立于2015年,迄今已向1600万客户发放了贷款,包括所谓“3-1-0”小额贷款:3分钟完成在线申请,1秒钟获贷,0人工干预。

自动化正在消灭工作岗位。在阿里巴巴旗下的盒马鲜生,白色的小机器人取代了服务员在午餐柜台工作。健身房的消费者可以通过嵌在地板上的一个巨大视屏来跟随健身步骤,不需要教练。深圳居民说,监控摄像头让犯罪分子不敢出来。

但总的来说,科技创造的职业可能比其消灭的要多。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估计,在减去它消除的就业岗位后,数字化创造的岗位占所有就业增长的一半。仅阿里巴巴一家就为数以百万计的小公司提供了平台,这些小公司在过去10年里增添了3000万个就业岗位,比中国重工业失去的就业岗位要多。

中国的科技革命是由两股预计将使经济放缓的力量促成的。尽管中国人口可能正在老龄化,但仍为科技初创企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一个巨大市场。虽然当一个国家达到中产收入水平时,经济增长通常会放缓,但在中国,新的中产阶级为新的移动互联网服务提供了主要客户。

没有其他国家有这种组合。印度有人口,但没有收入。巴西有收入,但没有人口。而且这些民主社会对政府监控的怀疑程度比中国高得多。印度推出基于生物统计学的身份识别系统引发的广泛争议就是见证。

在中国,至少在新疆以外的地区,对个人数据相对较小的担忧推动了数字支付和电子商务的繁荣。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规模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商场和办公楼外常常停着五六排涂着网上快递公司颜色的送货摩托车。

为了弥补劳动力的萎缩,中国需要提高现有工人的生产率。随着科技行业在2015年前后的兴起,中国的生产率在停滞了近十年后开始恢复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认为,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必然会放缓,但如果数字化进程无法维持目前的速度,停滞不前的话,经济放缓的速度会更快。

没有哪个经济体能够永远保持不间断的增长,不断增加的债务和不断缩小的劳动力大军仍然是中国的负担。通过让中国家庭能如此便捷地在网上获得贷款,科技也可能会加剧金融危机的风险。

但目前来看,技术革命对推迟算总账的日子似乎来得正是时候,并可让中国经济避免更深的衰退。

Ruchir Sharma是《国家沉浮录》(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一书的作者,也是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观点文章作者。本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科技是如何拯救中国经济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18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趣味科技.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