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中药,大锅药里还有什么配方?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3-3,星期二 | 阅读:54

原创 贾子苼

一 引发争议的“大锅药”

大锅药,这词可能对很多人来讲非常陌生。

但随着“云南临沧某中学强制学生服用事件”引发热议,相信很多人对它已经有一定了解了。

先来看事件概况。

2月28日,云南临沧市召开“复教复课疫情防控”专项准备工作会议。市长在会上讲话强调,要全力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准备工作,并组织医疗小分队发挥中医药“治未病”的作用,组织学生师生及家长按照指导药方服用“大锅药”。

市长罕见亲自开药,各级单位迅速行动。

2月29日,临翔区教育体育局群发通知,称为落实好会议精神,要求所有学生都要服用。开学前由家长购买药方煮吃(上传喝药照片),开学后由中医院免费发放。而且要层层统一上报情况。

同一天,临沧市第二中学发布通知,做了更严厉的要求——不按照要求服用的将不能报到入学。

但上述举措激怒了学生家长。网络截图显示,有临沧幼儿园要求学生每天上传喝药图片,并写明“喝药后有无异常,如拉肚子,头晕等”,家长们既疑惑又恐慌,并在网络举报。

道歉随之而来。

3月2日凌晨,临沧教育局通报,称个别县(区)教育体育局、市直学校执行时,存在要求通过上传购药证明、服药图片、视频等方式强制师生服用“大锅药”的错误,与市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要求不一致,在此我们深表歉意、深刻检讨。

随后,临翔区教育体育局叫停服药。

临沧二中也随后道歉。

大锅药里的配方

这场发生在县域的“大锅药”事件,之所以演化成全民声讨的风波,是因为其中包含两个能挑动公众神经的元素:官场和中药。

 • 先看官场。

这无疑是一场“自上而下”开始,又“自上而下”叫停的行政闹剧。

我在《基层打砸抢的春药里,到底有啥配方》一文中说:“行政体系是一个蝴蝶系统,领导扇一扇翅膀,下面就会形成一场风暴。”

回看本次事件时间线,一切皆肇始于那次“复教复课会议”和领导的表态。而后会议精神按照“市教育局、区教育局、学校”的方式层层传导、层层加码,也在事态恶化后,被按照同一条路径依次叫停。

但事件责任追索却可能锁定在“基层”。

根据教体局发布的《情况通报》,教育体育局只是“倡议”,而个别市直学校在执行时出现了偏差。也就是说,文件是有的,指导精神也没错,是基层把“倡议”搞成了“强制”。

再回顾下28日《临沧日报》中市长的讲话吧——“要组织医疗小分队发挥中医药“治末病”的作用,组织学生师生及家长按照指导药方服用’大锅药’”。

 • 再看中药。

细看各级文件通知,都指出服用大锅药是为了“防未病”,也就是民间所认为的“提高免疫力,不得新冠肺炎”。

且在《情况通报》中,临沧市还搬出了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传染病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的通知》,有“更好地发挥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等传染病防治中的作用”当护身符。

同时,临沧市早有服用“大锅药”的传统。

去年11月,临沧市中医医院曾为临沧市直学校煎服“大锅药”,市政府花了80多万采购药品免费提供,并打算今后凡是到了换季这样的节令,偶尔组织学校发一点‘大锅药’让学生服用。

2月25日,市长到市教育体育局调研时还专门强调,要总结去年服用大锅药的成功经验。

2月26日,央广网刊发文章,称云南沧源自治县的“大锅药”在疫情抗击中发挥了大作用。

在临沧民间,“大锅药”也像凉茶一样遍布在大街小巷。

由此,不难理解为啥服药这种小事还要市长来专门叮嘱。也因此,此事件只会让“大锅药”暂且旁置,但很难改变普遍服用的习惯。

三 “批评但克制”的媒体

针对此事中的两个元素,媒体报道呈现出“批评但克制”的倾向。

批评官场:

板子高举,但落在基层

公众号“侠客岛”撰文《没病还被强制吃“大锅药”,到底谁有病?》,激烈言辞直指基层防疫中的“形式主义”问题,并称“这些措施看似雷厉风行,实际上只顾自己省事。”

《光明日报》时评《强制学生喝“大锅药”,形式主义该治一治了》,指出当地教育罔顾科学的粗暴做法,不仅可能伤害学生身体健康,也会给疫情防控添乱。

《红星新闻》评论《强制学生服用“大锅药”,谁给教育部门治病开方的权力》,强调“尽管国家反复下文”,但基层强制措施仍未能根绝。学校防疫需要各地教育部门、学校的积极作为,而不是乱作为。

《鲁中晨报》发文《“大锅药”暴露了“留痕工作法”的弊端》,指出这次弊病就在基层“处处留痕”的工作方式,为了体现“执行力”,为了表示“干了事”,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云南临沧叫停强制师生服用“大锅药”,公权力不能“乱作为”》,虽然标题中提到“公权力”,但文中内容仍聚焦在教育局和学校。

《广州日报》的文章《强制喝“大锅药”不可取》颇具前瞻性,认为基层粗暴的防疫举措,可能导致瞒报情况出现。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旗下“长城网”《要求学生服用大锅药防疫?不是科学防控的态度》是为数不多提到“制度因素”的官媒,但仅涉及“文件备案审查、把关、内容评估合法性缺失”等问题。

批评大锅药

用途待定,但不等同中药

相比对行政行为批评时的整齐划一,媒体关于“大锅药”本身的报道,则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三种论调值得细品:

一是大锅药无害论

《健康时报》文章中,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教授翟华强指出,“就目前公布的成人方剂来看,十七味药的药性较为平和,剂量也比较小,药物大多属于食药两用,服用比较安全,也是有一定疗效的。”

二是大锅药有害论

《界面新闻》、“侠客岛”等媒体皆提到了“大锅药”曾在2005年造成云南省出现重大医疗事故,153名学生服药后出现不良反应,1名学生不行身亡。

三是大锅药有害,但中药无害论

《新京报》今日刷屏文章《强制师生喝“大锅药”和“神医”疗法,都是给抗疫添乱》,明确批评大锅药和“神医”李跃华,但指出“草药”不等于“中医”,“神医”也不代表“中医”。

公众号“呦呦鹿鸣”《一场浩浩荡荡的药物冒险》,将“几十上百种药一顿乱喝”形容为“让辖区所有健康的孩子们来一场原始时代药物冒险”。

但他在文末也稍加拨正——应当鼓励“整整济世救民的中医”多发挥作用。

中药抗疫的时间线

自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并在其中推荐“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等药品以来,不时便会有中药跳入聚光灯下,成为舆论焦点。

“双黄连”、“抗病毒凉茶”、“肺炎一号”、“透解祛瘟颗粒”等等都曾被作为“神药”追捧,而后研发的“芪参固表颗粒”“扶正克感颗粒”,也被一些媒体宣传为有“防治病毒”的功能。

2月6日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工作动态中提到:“中医药有效方剂筛选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据4省试点临床观察显示,清肺排毒汤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总有效率可达90%以上” 。

2月7日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提到:“对治疗方法的总结当中,中医药的使用,都有很好的效果”,“发挥中医药的优势,同时加快诊断试剂、药物、疫苗和新疗法的临床研究,不断丰富治疗手段,提高治愈率”。

2月14日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传染病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的通知》,要求在新冠肺炎等传染病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

2月22日

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徐南平介绍,在治疗新冠肺炎过程中,中医药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全国使用中医治疗的确诊病例有6万例,占比80%以上。

2月24日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新闻1+1》栏目中表示:在中医小组接管的398名病患中,没有一例重症,而且还有50多人准备出舱了。

2月25日

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恢复期中医康复指导建议(试行)》,并推荐了中药处方、中成药以及艾灸疗法、经穴推拿、耳穴压豆、刮痧、拔罐、针刺疗法等中医技术。

全国各地陆续发布新版“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媒体接连报道本地中药治愈率,85%以上的新闻报道不少。

纵览时间线可知,在“疫情治疗”的过程中,中医药始终在临床扮演着角色,成为“疫情”治疗中不可获取的医疗手段。


想来,这也十分合理。

毕竟,中药的地位是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大法《宪法》里的——第21条规定,国家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

也就是说,同时发展中西药是国策,任何部门政策的施行不能违背这条基线。2009年5月7日,国家就颁发了《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要坚持中西医并重的方针,充分发挥中医药作用”。

在正统中医人士看来,云南大锅药或许是剑走偏锋的个别事件,它叠加了两个因素——在层层传导的行政压力下,通过蝴蝶系统式的传导体系,把有争议的方子不讲辩证不讲方式地广泛服用,而这种行为最终让中药界背大锅。

3月2日,卫健委发文称,鼓励在基层疫情防控中推广行之有效的中医药防治方案,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和作用,继续保持了政策的“一以贯之”。

但这一次,基层真能有效推广中医药吗?我们只愿不要出现下一个“大锅药”了。

参考文献

1.张之政在市复教复课疫情防控专项准备工作会议上强调,确保复教复课工作安全有序开展.临沧日报

2.强制师生喝“大锅药” 云南临沧紧急纠偏:已接受批评和诫勉谈话.红星新闻

3.强制师生喝“大锅药”和“神医”疗法,都是给抗疫添乱.新京报

4.逼孩子们吃大锅药,还有比这更荒唐的吗?.南风窗

5.一场浩浩荡荡的药物冒险.呦呦鹿鸣

6.“大锅药”暴露了“留痕工作法”的弊端.鲁中晨报

7.要求学生服用大锅药防疫?不是科学防控的态度.长城网

8.强制喝“大锅药”不可取.广州日报

9.学校强制让师生喝“大锅药”!这药到底什么来头.南方都市报

10.强制学生喝“大锅药”防疫?中医专家:方子较安全,但不宜强制执行.健康时报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除了中药,大锅药里还有什么配方?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308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