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后,野味还会威胁我们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28,星期五 | 阅读:23

作者: 贾子苼

悬在“野生动物”头上的靴子终于落地。

在新冠疫情防控紧要关口,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制度。

随着对病毒来源的争议进一步扩大,最近,禁绝野味似乎不再是舆论最关注的话题。但作为较早把新冠病毒指向“野味”的专家,在昨天的广医大疫情通气会上,钟南山院士再次表达了对“野味”的看法:

从这几十年来看,接近80%急性传染病都是从动物来的。吃野生动物,它所带的病毒往往通过变异传染给人。21世纪已经出现三次冠状病毒感染,第一次是SARS,第二次MERS,第三次是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

吃野生动物本来就是人类的陋习,以前没东西吃,吃这个吃那个,现在何必吃野生动物呢?

不难听出钟院士质问中的失望与焦急。

不管民间议论如何,针对野味的行动决心这一次似乎前所未有的强,sars后我们没能隔离不安全的野味,那么,这一次会走到哪一步?对相关业者会造成那些经济影响呢?我们通过对比新闻来分析。

野味行动是怎么升级的

1月20日

钟南山院士在《新闻1+1》中表示:某海鲜市场中的野味很可能就是传染源。

1月21日

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野生动物市场监管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对竹鼠、獾等可能携带新型冠状病毒的野生动物,在其饲养繁育场所实施封控隔离,严禁对外扩散,禁止转运贩卖。”

到此时,相关行动还是个通知。

1月22日

包括中科院院士许智宏在内的19名院士学者联名签字,倡议杜绝野生动物非法食用和交易。

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CDC主任高福称,疫情的病毒来源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及它所污染的环境。

1月23日

来自北大医学院的团队,将病毒与刺猬、蝙蝠、鸡和蛇等潜在宿主的偏好密码子进行比较,认为蛇是最有可能的中间宿主。不过这一研究也受到很多争议。

2月7日

华南农业大学初步研究发现,穿山甲病毒序列和2019-nCoV有99%的基因相似度,被认为是中间宿主。

2月14日

国家林草局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安部、农业农村部、海关总署联合开展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取缔和严厉打击疫情期间野生动物违规交易行为。

我国省级人大首部专项规定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地方性法规出台。扩大禁食范围,并实行禁食野生动物名录管理制度;此外违规生产经营禁食野生动物,最高处货值30倍罚款。

这一次,行动涉及的部委、地方范围扩大了。

2月24日

随后走向了全国性立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制度。

2月25日

深圳市率先发布《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次日广州召开野生动物保护相关决定为主题的新闻通气会,发布《关于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倡议书》,将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陆生野生动物。

作为备受“乱吃野味”诟病的地区,两地响应不可谓不迅速。

2月27日

公安部、国家林草局、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四部门联合出席新闻发布会,介绍各自进展。

截至2月26日,全国各地林草系统,清理整治市场餐馆饭店等经营场所35万多处,检查人工繁育场所15.3万多处,办理野生动物违法案件690起,收缴非法工具2919件,收缴野生动物39000多只。

各地公安机关已立案侦办涉野生动物刑事案件776起,查处行政案件1804起,打击处理2556人,收缴野生动物8.8万头(只),联合有关部门清理检查集贸市场、餐饮等场所29.3万处。

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先后检查经营场所460万个次,监测电商平台、网站140万个次,督促下架或者删除、屏蔽相关的交易信息14万条,停业整顿市场和经营户1.1万家。

全国主要电商平台共筛查下架或者屏蔽、删除野生动物交易信息75万多条,关停网店或者账号1.7万个。

这些数据,不仅是行动成果的堆砌,更释放出有史以来对野生动物“最强监管”的信号。

这一次新政比以往区别在哪?

但是,看数据其实是很表面的做法。

这次行动可能有两个变化,一是多部门的合作,二是法律界定的修补。

 先看行政

长期以来,我国野生动物的管理分属于不同行政部门:

林草部门主管狩猎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和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制度;

农业部门主管动物检疫制度及畜牧管理(梅花鹿等在畜牧法中受管理的特种养殖动物);

市场监管部门负责市场交易监管;

公安部门包括森林公安负责打击各关节违法行为。

这样“多级管理”看似各司其职,其实是把一条产业链切分成了多段,管理部门之间互相推诿和扯皮,塑造了“很多人管等于没人管”的权力真空。

例如,陆生野生动物的保护和利用由林业与草原系统负责,而水生野生动物的保护与利用在农业农村部渔业部门下管理。以此来看,两栖类一般按照水生动物由农业部管理。但是两栖类中被重点食用的蛙类,大部分生活史在陆地上,而陆地生态系统的保护又在林草部门管理。

如此纠缠不清的管理制度,造成市场上贩卖黑斑蛙、虎纹蛙的行为屡禁不止。

而本月的多次联合行动,各部门开始自己动自己的奶酪。在中国的环境下,这当然更高权威介入的必然结果。

但是这仍然不够,如果不能形成稳定的统一管理,把权力或责任落实到一个部门,那在这“一阵风式”的联合行动之后,又会走上“各扫门前雪”的老路。

所以,今后为有效管理野生动物,要么上述部门展开定期联合排查,要么形成新部门统一管理。从效果上看,后者更好,但从组织看,前者可能性更大。

 再看立法

我国野生动物管理涉及《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食品安全法》《畜牧法》及相关管理办法、实施条例和地方性规定等。法条之间对于“野生动物”的界定存在差异,对于管理部门监管职责衔接造成困难。

例如,根据2016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只涉及三类动物: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省级重点保护动物,还有“三有”动物(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而造成鼠疫的犬鼠、带来SARS的蝙蝠都不属于保护对象;

又例如,2003年原林业部公布54种《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中,将水貂、狐狸、貉此类野生动物的养殖列入成功养殖物种。因此,水貂、狐狸、貉等野生动物也可以进入食谱上桌。

多部法律规定的模糊需要一部法律来厘清。

本次发布的《决定》明确,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简单说,这意味着所有陆生野生动物都不能食用,人工养的也不行,只有家畜家禽类除外。

未来,“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很大程度上将会采用“白名单”的形式。

2月25日,深圳率先公布了当地可食用“白名单”,包括了人工饲养的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鹌鹑等十种动物在列。

依照2月27日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的说法,编纂十余年的《禽畜遗传资源目录》将争取尽快公布,而这份目录无疑就是一张全国统一参考的“白名单”。

怎么看它可能的影响?

《决定》出台引来叫好,至少宣誓出的力度已经前所未有,但也不乏争议,除了可能存在的漏洞,焦点还在于对经济的影响。

 一方面,《决定》并未限制食用外的其他利用方式。

仅规定“科研、药用、展示等利用时,必须按照国家规定实行严格的审批和检疫检验。”

我们知道,除了食用之外,对野生动物最大的利用方式就是皮毛。

以水貂、狐狸、貉为例,一直以来,相关部门皆将其视为资源,推动皮毛动物的圈养,鼓励将皮毛动物养殖列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的一部分。

但市场上同时存在不法分子将取皮后的水貂、狐狸、貉子肉冒充其他肉品,在食品市场销售的情况。

据《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2017年)介绍,我国毛皮动物每年有几千万只的胴体,产皮高峰年份的2015年貂狐貉毛皮动物的胴体高达9500万个左右,合计大约124万吨,这些动物胴体都让流动商贩收走,有的将其做成肉骨粉饲料,还有一大部分充当别的肉类进入市场上了餐桌,因未检疫,上了餐桌容易引发食品安全问题。

且水貂不但可以被人流感感染患病,也可以被H5N1型禽流感病毒感染,存在极大的“人畜共患病”风险。

唯一卡在此类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的,是动物检疫。但如今负责检疫的是地方兽医站,由于人力和资源限制,根本无法应对种类繁杂的野生动物。而这也给皮毛动物肉类“洗白”留下了空子。

 另一方面,遭遇损失的商户转为地下后更难监管。

据统计,中国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学试验材料等为目的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种类约有100种,养殖企业及养殖户达50万家(户),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截至2017年,陆生野生动物繁育与利用业的林产总值已达到560.351亿元。

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分类分级保护”,也就是以物种来定义和管理野生动物。即便是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仍归为野生动物。

所以,如“竹鼠”一般被养殖多年的野生动物,如今也面临停产的境地。

据《封面新闻》报道,广西是我国主要的竹鼠养殖区,产量占全国的7成,年产值保守估计在28亿元以上。在脱贫攻坚战中,低投入、高产出的竹鼠养殖业成为南方山区基层政府的优选项目。

可在当前紧张的疫情下,这些已经脱贫的农户可能面临“返贫”的风险。

尽管《决定》第七条规定,将指导受影响农户转变经营,并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补偿。但如何指导或如何补偿,补偿的资金从哪里划拨,现在仍未有细则出台。

更为悲观的是,在合法供给受到打击之后,市场上的需求并未随之减少,“吃啥补啥”“纯天然就是好”的传统观念依然根深蒂固。这或许将会滋生“非法供给”等地下黑产的进一步发展,也不排除迫于生计的农户投向不合法的销售。

政策都是好的,但利益和生计更是决定一个政策最终走向的原动力。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新冠后,野味还会威胁我们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294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