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头、穿纸尿裤,中国女性医护人员的艰困防疫战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27,星期四 | 阅读:261

艾莎

在湖北抗疫一线工作的护士章璺澹。
在湖北抗疫一线工作的护士章璺澹。

27岁的章璺澹(音)和她的家人正在庆祝农历新年时,接到了医院的通知:回医院报道,参与抗击冠状病毒疫情的战斗。

章璺澹住在湖北省黄冈市,该省是病毒的起源地。两天前,官员孤注一掷地封锁了她的城市以遏制病毒传播。章璺澹和未婚夫去房间收拾行装时,她的母亲默默地流下眼泪。

章璺澹说,在医院的经历很难捱,特别是作为女性。

像所有同事那样,章璺澹习惯了在防护服下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她接受了没有足够口罩供医护人员使用的事实。在了解到动作太大防护服会开线后,她会小心谨慎。不过,她还剪掉了全部头发,不得不与上级就生理期进行令人别扭的谈话。

为了个人卫生和方便起见,在医院隔离区的30天,章璺澹保持短发。中国官方媒体称,剃光头的女医护人员是与疫情作斗争的“最美战士”。章璺澹说,在超市里,“人家喊我‘帅哥’”。理发费用由医院支付。

对于章璺澹来说,最艰难的时刻是在她寻求帮助获取卫生巾和棉条后,她的上级——几乎都是男性——告诉她和她的女同事们,她们“缺乏奉献精神”和纪律。

章璺澹穿着闷热的防护服,戴着充满雾气的护目镜给病人做检查。
章璺澹穿着闷热的防护服,戴着充满雾气的护目镜给病人做检查。

只有当局批准的物资才能进入城市,因此,对许多女性来说,获得这些物品变得困难。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说,她感到自己的精神在“慢慢崩溃”。

一群志愿者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向医院送去了约2000个成人纸尿裤,提供给500名女性医护人员。

章璺澹说,医院对她最初诉求的回应,触到了她和许多女医护人员的痛处,她们表示一天中很难有时间去洗手间,更不用说在穿着质量差的连体防护服时处理生理期的问题。这并非一线医护人员第一次抱怨工作条件了。

在湖北省,护士和医生恳求增加口罩的供应,最近确认的的感染病例中,有上千名是医务工作者,并有数例死亡。周一,附近城市武汉的医护人员写信给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寻求帮助,并将医院的状况描述为“比我们能够想像的更加艰难和极端”。

其中一些担忧引起了章璺澹的共鸣。她说:“我害怕被感染,想家。”现在,她在一线的任务已经结束,正在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然后才能回到家人身边。

一切都结束后,她说很期待再次与家人见面,慢慢地泡个舒服的澡,并吃到妈妈做的饭。母亲在她执行任务期间为她做过三顿饭,包括土豆、胡萝卜、羊肉串、辣椒炒鸡蛋,甚至排骨汤。章璺澹从家外面的便道上取走食物,而母亲则站在远处看着。

她也很期待自己的婚礼,说打算在婚礼上戴假发。她已经为婚纱交了定金,但还没去挑选。她努力保持乐观,特别是在和未婚夫交谈的时候。他们的婚礼定在4月24日举行。她说:“希望不会延迟。”

Wang Yiwei自北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是时报驻香港商业记者,报道中国企业巨头、跨国公司以及中国在亚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和金融影响力。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剃光头、穿纸尿裤,中国女性医护人员的艰困防疫战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289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