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燕玲:零号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谣言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16,星期日 | 阅读:85

原创 贾敏

武汉市江夏区,有一处名为中科武汉病毒所郑店园区的地方,这里有一栋灰色楼房,中国首个P4 实验室就建在这里。

其全称是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也被称作是武汉P4实验室。在国内,它是等级最高的病毒研究实验室。

今天,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了一则辟谣声明。

声明所指,是近日流传的一则传言:武汉病毒研究所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此时,科技部出台加强有关病毒管理的文件不久。

但谣言被扩散后,包括黄燕玲导师,其所工作的公司纷纷辟谣,甚至其本人曾在同学群中称:“我是黄燕玲本人,还健在。”

黄燕玲究竟是怎样被卷入“零号病人”传言?这则流言又是怎样如滚雪球一般飞速席卷网络?

流言的开始:YouTube上的一条视频

2月15日凌晨,在微博上有一则留言开始流传。

“请关注一个叫黄燕玲的研究生。

乍一看,这条没头没尾的留言似乎令人摸不着头脑,但不久,评论中有人开始解释,为什么要关注这个名为黄燕玲的研究生。

在传言中,黄燕玲被称作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0号感染者”,也就是被感染的第一个人。此时,“0号感染者”开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挂钩。

但这时,消息还在小范围传播中。

直到当天下午,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介绍,科技部已出台指导意见,要求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有人将两则消息联系起来,作为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关的证据。

武汉病毒研究所踩在了风口浪尖上。

此后,有人发现,这则传言的源头并不在微博,真正的“始作俑者”或许是来自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一位名为“stone记”的用户。

在他的YouTube主页,的确有一条视频,显示其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源头指向黄燕玲。

这条视频发布于美国时间2020年2月13日。早于国内开始流传的时间。目前,已有30万次播放量。

2

媒体跟进引发广泛关注

2月15日,这则流言一直都在小范围流传当中,并未引发大规模的讨论。直到2月16日凌晨。

2月16日0点06分,新京报发布一则对此报道《网传武汉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号病人,石正丽:无一人感染》。报道中称,新京报在2月15日晚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报道中称,石正丽称,“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并称“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随着媒体的跟进报道,关于黄燕玲为零号感染者的流言开始引发广泛的关注。

不明就里的网友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此时,正是2月16日的凌晨。

3

武汉病毒所的官方声明

2月16日午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发布声明称: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该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有记者联系到黄燕玲所在的四川一家生物公司,并采访了黄燕玲所在部门的负责人。据其称,黄燕玲于2016年通过社招进入公司,从事生物技术工作。“她在正常上下班,身体没有任何状况,公司每天都在测体温”。

下午3点多,澎湃新闻采访了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导师、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副主任危宏平。

危宏平表示,黄燕玲自2015年7月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经与本人确认,目前黄燕玲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危宏平说:“网上的谣言真是太不靠谱了,完全失真。黄燕玲自毕业之后就去了相关企业从事生物工作,早已不在科研学术圈。她本人和我说,非常不希望个人生活被这种谣言打扰。”

网传黄燕玲本人也在武汉病毒所2012级校友群亲自回应称,“还健在。”

4

谁是零号病人?

本次有关黄燕玲的谣言会引发舆论轩然大波,其背景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零号病人”目前尚未被锁定并公布。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患某种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调查中,通常被叫做首发病例。在传染病的发生发展和传播过程中以及传染病的认知、研究过程中首发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

通过对首发病例的细致调查,能为疾病来源、病因分析、预测、控制措施采用、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宝贵信息。

因此,这也是当下外界关注零号感染者的重要原因。

此外,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已经多次卷入疫情相关的传言中。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始建于1956年,是中国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现任所长是王延轶。2018年初,由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筹建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正式运行。

该所的石正丽研究员所带领的团队,是蝙蝠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不过随着疫情的发展,“实验室病毒泄漏”、“人为制造新病毒”等流言被当作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及石正丽等人有关。

石正丽本人在2月初回应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尽管如此,针对病毒的管理政策也趋向严格。

2月15日15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药物研发和科研攻关最新进展情况。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在会上介绍,为高效有序地推进全国应急科技攻关,科技部出台《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实验室发挥平台作用,服务科技攻关需求,各主管部门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

截止目前,黄燕玲本人尚未正面回应,真正的零号病人是谁也仍未可知。


来源:时代周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寻找黄燕玲:零号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谣言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239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