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德西韦很好,但还不是“神药”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2-6,星期四 | 阅读:80

作者:贾子苼

被“憋屈”了三天没发言,想死大家了。

这三天里,全国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在增长。据卫健委今日最新通报,2月5日0一24时,全国新增确诊病例3694例,累计28018例,新增死亡病例73例,累计563例。

疫情凶猛,所谓拐点何时到来仍有不同说法。不过,这场战“疫”中也不乏好消息传来,大家所期待的抗病毒“神药”终于有了进展,从专家到官方都给予了希望。

官方

在科技部、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支持下,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已完成临床试验的注册审批工作,第一批病例入组工作也已就位。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今日将接受“免费用药”。

香港专家

瑞德西韦被不少医学专家和学者寄予厚望。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香港传染病专家袁国勇认为,瑞得西韦是对抗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和MERS的最有前景的药物。

工程院副院长

昨日,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在《新闻1+1》节目中表示:根据前期的结果,我们对瑞德西韦抱有比较大的希望,其他药物包括中药,我们都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

那么,这款“神药”究竟好在哪?围绕它的“专利争议”该如何理解?我们距离真正“神药”到底还有多远呢?请看本文的梳理、分析。

一、神药:瑞德西韦

1月31日(北京时间2月1日凌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的论文,详细介绍了其就医、治疗及康复的全过程。

1月20日,一名由武汉返美的35岁男子被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检测出2019-nCoV阳性。5、6天后,患者病情出现恶化,在入院的第7天,医生基于“同情用药”原则,给患者注射了一种尚在研发阶段的抗病毒药物,即瑞德西韦。

随后,患者的临床状况得到改善,停止了吸氧,氧饱和度值提高到94%至96%,先前的双侧下叶罗音不再存在。食欲得到改善,除了间歇性干咳和流鼻涕,已没有其他症状。

这篇论文被认为是“瑞德西韦”能治疗“新冠肺炎”的有力证据。近日,Science杂志在线发表的一篇研究也表示,瑞得西韦与单克隆抗体的组合很可能是对抗新冠病毒的理想疗法。

瑞德西韦最初是为对抗“埃博拉病毒”研制的药物,其原理是抑制依赖RNA的RNA合成酶(RdRp),由于冠状病毒里同样有RdRp,所以其对冠状病毒也发生了“令人惊喜”的效果。

然而,这款目前具有对抗新型冠状病毒潜力的药物,尚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获得上市许可。

研发这一药物的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在1月31日发表声明称,瑞德西韦尚未获批,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仍有待证明,只是在主治医师和当地监管机构要求下,权衡风险和效益比后,提供了少数瑞德西韦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紧急治疗方案。

与此同时,吉利德正在与全球卫生当局等机构密切合作,以临床印证瑞德西韦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具体疗效。

这些机构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HHS)、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以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

二、专利争议

其实在吉利德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密切合作”之前,中国的医学专家们已经注意到了瑞德西韦。

1月20日

钟南山院士称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

1月21日

武汉病毒所申报瑞德西韦专利。

2 月 2 日上午

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CDE)网站显示,瑞德西韦(remdesivir)临床试验申请已经获受理。

2月4日

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CDE)批准瑞德西韦的申请方中日友好医院开展临床试验。第一批瑞德西韦药物抵达国内。

2月4日晚间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论文,称瑞德西韦和磷酸氯喹在细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nCoV的感染,已“申报专利”。

2月6日

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接受用药。

然而,这一系列明显“超前”的操作,反而为武汉病毒所招致了“抢报专利”质疑。

在2月4日发表的论文中,武汉病毒所表示:“对在我国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得西韦,我们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此举被不少人理解为武汉病毒所抢先注册了“瑞德西韦”的专利。但随后,中科院官方发布相关知情人士的回应称:此专利的权利范围是瑞德西韦在抗新型冠状病毒上的用途,这种做法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

“如果我们不抢先注册药品用途,以后这个药物的供应、价格上都保证不了。国外公司想给你药就给你药,不想给你药就不给你药,想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这样中国必将受制于人。”

根据《中国专利法》第2条,药物专利有三种类型:产品专利、方法专利、用途专利。

吉利德最初研发瑞得西韦,针对的是埃博拉病毒。而此次武汉病毒所申报的是瑞得西韦“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这是2019年12月20日以后才明确的病毒,属于瑞得西韦的药品新应用,因此申报新的用途专利是合理的。

事实上,在经历了“流出病毒”、“所长隐身”等风波后,坊间对武汉病毒所已经产生了天然的不信任感,以至于该机构似乎做什么都不对。

对此,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认为:

“武汉病毒所现在被群殴中,任何与之有关联的信息,都可能被不分青红皂白再嘘一顿。抛开情绪冷静看,病毒所申请专利是可以的——因为新用途的专利不代替药物的专利,病毒所拿到专利才可以免费给国人使用,从而避免其他人或机构拿到专利后进行牟利的可能性。”

三、前路漫漫

纵然申请“用途专利”是合理的,但距离此药物通过临床试验、药物审批到正式上市还有“星辰大海”。挡在瑞德西韦面前的,还有三座大山。

首先,授权难拿。

根据中国《专利审查指南》的规定,对于涉及化学产品的医药用途发明,其用途专利获得授权必须满足新颖性、创造性、公开充分等条件。

但此前,吉利德也已经将瑞得西韦用于治疗冠状病毒的用途申请了专利,专利申请公开号为CN108348526A,这个用途专利已经概括了所有抗冠状病毒的用途,还提到冠状病毒科聚合酶被抑制的技术特征。

虽然这个专利也还在申请中,尚没有获得授权,但肯定会对其他专利申请构成限制。

也就是说,武汉病毒所可以申报专利,但能否批准,之后还需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审查。而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一审批过程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不知如今会否特事特办。

其次,过程太漫长。

即使国家知识产权局能够为瑞德西韦的专利申请开绿灯,该药品也不能摆脱上市前的常规环节。

以与瑞德西韦同类的传统的小分子化学药物为例,新药研发从无到有,要历经临床前研究-人体临床试验-正式推广应用“三部曲”,最后才能进入医药市场用于治疗疾病。其过程可谓步步荆棘,成功者凤毛麟角。

仅临床研究就要经历四个阶段。因为人体临床试验自身的特性,一个一个筛选受试者,保证他们每个人都符合临床试验的要求,要持续关注药物效果,并看药物是否显著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

以瑞德西韦为例,针对埃博拉病毒的人体临床试验已经做了接近2年,但仍未能获得上市许可。疫情之下,就算中国科学家的速度比肩世界第一流的医药研发机构,就算政府机构超常规无缝配合,1~2年或者更长时间,也是最起码的要求。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特殊情况下要特事特办。但中国人也有句话——是药三分毒。哪怕是紧急情况下的药物使用,也必须严格遵循专业和伦理,如果不通过上述流程,其实很难搞清药物潜在的危害。

第三,维权存风险。

在急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武汉病毒所及时持有瑞德西韦的用途专利,也不可能限制他人使用,否则将产生伦理问题。

比如,医生告诉患者,可以去买某个老药治疗某个病,或者患者自己知道这个药的用途自行使用,这都属于老药新用,但相关药厂很难就这些行为去维权。

作为瑞得西韦的生产商,吉利德完全可以不把“治疗新冠肺炎”的用途印在说明书上,但只要疗效确切,医生和患者仍然会用在对抗新型肺炎中,难道相关专利方能去找单个的医生和患者维权?

而假设一个药物的分子式专利过期了,任何药厂都可以生产,一家机构拿着一个新用途专利,也限制不了别人生产。所以,药物新用途专利从长周期来看,可能意义没有那么大。

四、药神迷信

其实,瑞德西韦已经不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第一款“神药”了。

1月24日

王广发表示一种针对艾滋病的特效药克立芝(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可能对新冠病毒肺炎有效,这种药物也已经进入了国家卫健委的诊疗方案;

1月28日

上海复旦大学的团队开发了一种抗病毒喷雾,据称早晚各一次,每次四下,可以有效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并已经配备一线医护人员使用;

1月28日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的某研究团队利用人工智能药物筛选系统,找到了多种潜在药物,特别是常用药物沐舒坦可能可以对抗病毒入侵;

1月29日

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将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等中成药列为推荐药品。

1月31日

《人民日报》披露称:武汉病毒所与中科院上海药物的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室体外试验证明,双黄连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作用,下一步还需通过进一步临床研究来证实。

2月3日

清华大学医学院某团队开始了疫苗研发工作,据称构建重组黑猩猩腺病毒克隆顺利启动,并计划两个月内启动生产;

2月4日下午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发现,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两种药物,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

2月5日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钟南山团队开出新冠肺炎预防凉茶处方,一线医务人员服用后反应良好。(钟南山院士本人未作回应)

直到今日,瑞德西韦将应用到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中。

等等等等……

每当有药品被宣布为“特效药”,能够“部分缓解”或“有效治疗”病毒后,总能引起一通抢购的风潮。当然,上面有些药品有较为规范严格的试验论证过程,而有些则……不可完全同日而语。

细看这些抢购的姿态,跟非典时期抢板蓝根、福岛地震时抢碘盐并无区别。大家骨子里那种对“神药”的迷信根深蒂固,其实,面对一些突发的传染病,要迅速找到针对病毒本身的特效药,或者是针对病症有效的对症药,所花费时间都是漫长的,过往经验告诉我们,等药物完全出来,疫情高峰也过了。

到目前为止,这次疫情最有效的“神药”还是隔离和提高自我免疫力。只要做到隔离传染源头、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那么新冠病毒肺炎这种传染病就能在短期内被克制。

把自己关在家里,比使用任何“神药”都有价值的多。

说到价值,最后再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信息:

2月3日和4日

“双黄连概念股”哈药股份、太龙药业一字涨停。港股福森药业,3日当天股价涨幅一度高达230%,收盘涨幅也达到41.11%;

2月5日

瑞德西韦被追捧后,博腾股份、九州药业、永太科技、美迪西都表示与药厂吉利德有合作,且在当日全部涨停;

2月6日

在《南方都市报》报道有关“凉茶预防新冠”的新闻后,国内凉茶龙头的白云山股价异动拉升,上午盘中最高涨幅一度超过5%,港股白云山大涨逾7%。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有两句与此时很有意味的台词。

程勇说:“看到病友们心里难受,但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吧。”

吕受益:“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来吃个橘子先。”

与其望穿秋水等“神药”,还不如也去吃个橘子、补充点维生素来得实际。

本文写作过程中参考对比了下列资料:

参考文献

1.白岩松:特效药什么时候出现?王辰院士:我们对瑞德西韦抱有比较大的希望……网友:说得最明白!粉了!.红星新闻

2.郭一璞,乾明,发自,凹非寺瑞德西韦今起免费供武汉重症患者试用,吉利德CEO:治病第一,不想卷入专利纠纷.公众号:量子位

3.卢杉.昨天才抵华的“神药”瑞得西韦,武汉病毒所两周前就“抢申”了专利?一文读懂来龙去脉.公众号:21新健康

4.刘远举.武汉病毒所申请专利争议:能“闯关”成功吗?.新京报

5.王立铭.病毒肺炎的新药新疫苗,什么时候能等到?.公众号:果壳

6.治疗冠状病毒感染,新药开发为啥那么难?.公众号:药明康德

7.赖可,乾明.这2种处方药,为什么能抑制新冠状病毒?.公众号:量子位

8.中国团队发现:两种药物可在体外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医药魔方Pro

9.刘鹏.艾滋病和甲流药物是新冠肺炎的救命稻草吗?.公众号:腾讯科技

10.泽南,蛋酱.瑞德西韦加快临床实验步伐,新冠病毒特效药来了吗?.公众号:机器之心

11.管丽.新药是如何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公众号:科学大院

12.双黄连:“肺炎神药”的生意经与隐秘往事.公众号:放大灯

13.王广发:一种抗艾滋病药物对我很有效!是什么药?普通人能做什么.长沙晚报

14.喉咙喷药就能预防新冠病毒?沪科研团队研制出抗病毒喷剂!已用于一线.澎湃新闻

15.最新!钟南山团队防疫凉茶处方公开,A股应声暴涨30亿!.中国基金报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瑞德西韦很好,但还不是“神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203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