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不知数,红会搞错字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31,星期五 | 阅读:154

小人物唐主任

武汉市长在央视直播采访里“愿意革职以谢天下”的诺言仍在余音绕梁,隔壁不到100公里的黄岗市,已有人比他更早在同一个镜头前遭遇下台命运。

昨天下午,央视新闻频道在“战疫情”特别报道中播出一段督查组在湖北黄冈与当地官员的答问记录。

视频显示,面对督查组有关定点收治医院接待床位数和定点医院收治了确诊病患数的询问,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和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均无法给出清晰答案。

黄冈何许地也?前天晚间,省长刚在发布会上承诺,“现在黄冈、孝感、荆门、咸宁等地形势比较严峻,特别是黄冈,确诊和疑似病例累计超过一千人,决不能让黄冈成为第二个武汉。”

于是,这段不到4分钟的视频,点燃了中国互联网上对于湖北颟顸官员的新增怒火。经由大号大V转发,“一问三不知”“真的能被气死”的吐槽声一时刷屏。

对于官员的常用起底招数再现江湖,根据这位唐主任在视频中的穿着,有好事者声称这就是那件在天猫上售价高达5000余元的皮草大衣同款。

另有简历提供,显示这位分管卫生健康的女性官员毕业于政法专业,据此感慨“这样的人当卫健委主任,难怪……”

更有戏谑之声,以黄冈闻名全国的中学教育考试能力为素材,称唐主任只不过是押错了题:“她可能以为中央派督导组是来支援黄冈的,她准备的答案是黄冈需要多少口罩和防护服,还要多少医护人员,资金缺口有多大…可惜,她押错题了。”

其间,一则黄冈日报5天前发表的正面表扬稿,被全民赏析。《深夜碰头会》,描述的恰恰就是黄冈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里“特殊时期,特殊担当,只为坚决打赢这场战役”的事迹,而唐志红本人,恰恰就是被重点表扬的主角之一:“嗓音沙哑,每说几句话就要喝口水润润嗓子”、“唐志红的女儿放假回家快半个月了,母女都没有见上一面”。

文中,还引述了唐主任本人的铿锵誓言:

“虽然熬了很多夜,做了很多事,但是效果还没有达到百姓的期望。我们必须咬牙再咬牙,抓住人员流量动减少的窗口期,把病例尽快筛查出来、收治进来,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是啊,如果按照《黄冈日报》的描述,熬夜加班的唐主任简直可以是“感动中国”的候选人。

一段据称来自黄冈卫健委内部相关人的微信聊天截图被传播开去,对话者声称这位主管官员其实知道具体数据,“但是领导打了招呼不准说”,因为“疫情相当相当严重”。

只不过事已至此,让一个处级干部下台也就不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来得很快,昨天晚间,微信公众号“黄冈发布”即发布消息——黄冈市委研究同意,提名免去唐志红同志黄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

而今晨的媒体评论中,从人民日报开始,也多的是《唐主任被问责,为谁敲响警钟?》 《“一问三不知”卫健委主任被火速免职!“战疫”当前岂容尸位素餐》式的督促。然而,在声势浩荡的这场“战疫”中,唐处终究是个小人物。

中央要求“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一线考察识别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及时调整不胜任现职、难以有效履行职责的干部”的号令已在昨晚发出。

一篇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和中纪委网站四年多前曾刊发的旧文《“癸酉之变”的原因,是官员都在坐等出事》值此突然重获传播力,被观察者网等带头重发,因为那里面以200年前的清朝官场为鉴,描述着那些官员的秘诀:

“做事越多,错误越多,不干活最保险。所以大家遇到事情习惯绕道走,踢皮球,把犯错误的机会留给别人”、”对于躲不掉、踢不走的皮球,官员们就稍稍糊弄一下,一旦领导追究起来,比较好解释“,以及”报喜不报忧才能升官”。

微博上,有人在转发时加了句针对湖北官场的当代点评:“省长不识数,市长不背锅,主任不清楚”。

还记得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曾写在自己博客上的那段话吗:

全世界围观人数最多的一场工地斗殴

和作家方方一样,微博上的“十年砍柴二十年烤火”也是一个湖北人,但却因为此次疫情而“第一次感到耻辱”,因为“湖北官场如此稀烂”、“官僚主义至此,无以言表”、“看不起所有湖北官场人,都一个烂水平”。

他的论据包括湖北领导出席的春节团拜会、湖北红十字会的调度能力、黄冈卫健委主任的一问三不知,昨天深夜,又多了一条:火神山施工现场中建三局和武汉市政打架。

火神山就是那个武汉官方承诺将在2月3日火速建成的专用医院,和稍后开建的雷神山医院一起,一直是全中国关注焦点。

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央视频”于1月27日开始提供工地24小时直播信号后,他俩成了“网红打卡地”,过去几天里,诸多机构媒体和自媒体都争相描述着中国网民“云监工”的趣事。

包括为固定镜头前的叉车、铲车、搅拌车、挖掘机乃至桂花树起了类似“叉酱”、“呕泥酱”、“宋灰宗”、““送高宗”、”小小黄“、”吴三桂“这样的昵称,产生了原本属于追星族的“CP粉”、“唯粉”。微博所属的超话社区甚至专门为此开通了人气投票页面。央视提供的数据显示,短短三天时间就吸引超过两亿人次观看,因为假期延长且无处可去“闲疯”了的中国网民跟风而来,只嫌这里没有开通打赏功能。

新华社的报道曾经这样描述:

“29日凌晨,观看建设现场直播的网友在镜头中发现了两只喜鹊的身影,评论区瞬间一片沸腾。‘喜鹊飞来火神山,是个好兆头。两座医院建成后,疫情蔓延的势头一定可以得到遏制,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必将打赢这场抗击疫情的阻击战!’”

这是一部在全民心系工地建设的主旋律中加了些轻松动漫风的大片,孰料,却在昨晚来了段不和谐的插曲。通过直播镜头,自称“包工头”的围观粉丝亲眼目睹了几十名身穿施工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互相推搡争执的短暂混乱。

深夜11时许,微信公众号”武汉城乡建设“发布官方通报:

当然也有论者指出,工地打架实乃稀松平常,监督他们并没啥实质意义,网民多少有点行为艺术的意思。不如来点实际的。

红会爱莆田?

那,看看红会的物资清单怎样?

在对湖北官员的批判声中,红十字会成为新的“能力弱鸡、大权独揽”标靶。寿光蔬菜“卖了再捐”的风波尚未平息,“物资用尽”的武汉协和医院又公开求援,导致承担捐赠物资调配职责的武汉红会再遭激烈吐槽。

又是自媒体率先发声,有文章质疑,1月29日在湖北红十字会发布的《物资使用情况公布表》上,一共发放口罩24.5万个,其中流向抗疫一线医院的协和医院,却只有3000个,而武汉仁爱医院竟然调拨了1.6万个N95口罩,但仁爱医院的人数不到协和医院的十分之一。

“仁爱医院不是私立妇科医院吗?拿那么多口罩干嘛?”“仁爱医院就是个莆田系医院”。红会、莆田系、物资未尽其用,这样的关键词想不引爆舆论都难。甚而连“最高媒体”人民日报也发出问号——究竟是物资紧缺还是分配出了问题?

红会的官方回应中则更正了信息——工作失误导致公布的信息不准确!这并非N95口罩,而是无法用于一线医护人员防护的KN95口罩,并称武汉仁爱医院有发热群众候诊,故捐赠给其1.8万个。

有意思的是,红会声明中又一次打错了字——落款“2019年1月31日”,再次被眼尖的网民纠察。

而湖北红十字会一位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表示,这只是其中的一次分配,并不能反映全部分配情况,截取其中一个片段进行质疑,显然是不负责任。而接下来的一段回应,则颇有令人熟悉的味道——“而且,分配权也不在红会这边,红会只是接收捐赠物资入库,并进行登记,具体物资分配和调配交给卫健委和疫情防控指挥部。”

似乎是得到了市长的真传,锅,又一次踢给了上面。

疾控中心的“锅”?

这是一次防疫大战,暗地里也有推锅大战。

昨日,互联网上对中国疾控中心(CCDC)及其主任“一心只为发论文”的质疑升温。

加热源就是国际著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相关论文的正式发布。通讯作者包括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和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杨波,共同作者包括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如果说此前因为武汉市长“授权”论,依据时间线推理出来的CDC延误军情一说,还只是民间质疑者的一种“阴谋论”,那么,在中国科技部昨天那份通知——“各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要坚持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疫情防控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发布之后,这种猜疑已经从红头文件的字里行间中汲取了能量。

待到《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论文从海外传来,连昨天上午还在为武汉P4病毒实验室辩护的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也要拍案而起,大呼”出离愤怒“:

一位熟谙学术规则的生命科学领域的教授博导都“快爆炸了“,更不用说那些本就疑心重重的普通民众。

一时间,各类援引王立铭微博愤怒的批判纷至沓来,直指”疾控中心早就知道‘人传人’,但却刻意隐瞒“,连《环球时报》的微信公众号都在标题点明这是属于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新论文。

不过,王立铭稍后删除了这条微博,环球时报也删除了这条推送,留下财新在深夜提供《新冠肺炎“人传人”已月余,中疾控回应论文争议》

文中,在回溯了论文结论与武汉市卫健委当初通告不符之处后,亦提及“论文并未显示该项研究的具体时间表,从而无法判断研究团队何时得到上述结论”,并在末尾给CDC留出了自辩说明篇幅:

的确,既然连王立铭这样的专业人士都曾经一度出离愤怒,那么,对于正在四处寻找倾泻怒火目标的人们来说,时间轴上的不能完全契合难免也会被有意无意忽略。

不夸张地说,以高福主任为代表的卫健专家学者们所面对的民间质疑声,至少已经和武汉市长周先旺相差无几,行业自媒体“医学界”的一篇《武汉大瘟疫,国字头专家贡献了什么》的微信质问,很快破圈传播开去。

不是没有人想要替高福主任和以他为代表的CDC专家们辩护,例如以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同期亦在《柳叶刀》上领衔发表论文为据,称此前所谓“高福团队霸占数据发论文不让武汉当地接触”的流言看不出什么依据。

在一篇10万+阅读的微信文章中,“一个独立思考的个体”宣告要“为高院士领导下的国家疾控中心(CDC)说句公道话”,“不要让真正为人民付出的人寒心!”

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与CDC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前天那场对话中传递的信息等为据,作者强调“在1月上旬数据突增,这篇论文是事后的数据回顾,不是国家CDC在第一时间就可以拿到一手数据”,进而反驳“微博大v的忽悠,最起码有点常识吧”:

而在高福本人今天向第一财经回应称“大家没有看明白!把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诊断混在一起”、“一个月来大家都没有觉睡”之前,另一篇更快获得10万+的微信文章也已经在以高主任当年亲自来队去埃博拉重灾区考察等为据,力证其人品,称其“职称早就到头了,不需要顶刊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这位看上去与高福有过交往的作者指责一些公众号是在“瞎带节奏吃人血馒头”,强调之所以要去《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论文,相当于在用这本世界上影响力最高的医学期刊的公信力来为我们的疾病控制来背书:

“本来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公关机会,尤其是在WHO决定是否要将中国列入疫区的关键节点。现在这些公众号把所有矛头全部对准科学家们,这就像医闹把刀子对准医生一样——你们真的配吗???”

“具体最后谁在捂盖子”,他的语气坚定,“责任就在省级单位”。

WHO已经决定了

面临激烈博弈的,显然不止国内,世卫内部也在发生激烈的争论。

昨夜,无数中国人焦灼等待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紧急会议决定——这已经是第三次会议了。尤其是那些传阅了《该操心经济了》一文的读者们,他们和微信大号“格隆”一样,担心这个“巨大的黑天鹅变量会给中国带来形同实际意义上的经济制裁”。

等待宣判的心情如此紧张,以至于,当一家来自非洲尼日利亚的网站误将一周之前WHO宣布“新冠病毒不是全球紧急事件”的旧闻新刊后,都能在社交网络里引发一片欣喜。

但是,最终的准确答案还是没能完全如愿,北京时间今天凌晨,WHO宣布,基于中国感染者数量增加、多个国家都出现疫情两个事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在中国媒体机构的相关报道中,都反复引述着WHO总干事谭德塞所说的另外两层意思:不建议对中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以及,中国为抗击疫情所作的努力值得尊重和赞赏,值得学习致敬。

的确,发布会上的视频显示,谭德塞一开口就在反复强调中国政府的巨大贡献和取得成效、透明程度。

也正如“格隆”那篇10万+热文所说,在未能如愿之前,中国很可能是已经尝试了“动用所有官方力量与国际资源,绝对不能让WHO将新冠纳入公共卫生事件”。

毕竟,不是每一个国际组织领导人来华都能受到最高领导人接见。

更不用说,就在昨晚的新闻联播里,还在腾出时段用来播放“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积极评价和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国际社会为我国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提供支持”和“世卫组织:中国应对疫情的努力值得感激和尊重”的消息。

虽然迎来的不是最好的结果,但多了谭德塞口中那句“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也算是个可以接受的口径。

所以,外交部的答问是:

中国政府一直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的态度,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的防控举措,很多举措远超出《国际卫生条例》要求,我们完全有信心和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同时,中方本着公开透明和负责任态度向有关各方及时通报疫情信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世界卫生组织及许多国家对此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中方愿继续同世卫组织及各国一道,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公共卫生安全。

国家卫健委的声明是: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已经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有效控制并最终战胜疫情。希望国际社会理解和支持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并与中方一道,按照《国际卫生条例》和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共同做好疫情防控,维护地区和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靴子落地,分析涌现。

综合从世卫组织官方发言、央媒到其它专业媒体的科普可知,昨夜亿万群众对疫区国的担忧,被证明有些过头了。

首先,“疫区国”这个说法并不存在,WHO从来没有将整个国家划为“疫区”。2003年非典时期,北京和加拿大多伦多曾被划为“疫区”。但将整个国家划为疫区的情况还从来没有过。

其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也不等于“疫区”。

另外,PHEIC的决策并不会如网上说的那样影响三年,只会持续三个月,之后就要对所在地进行重新评估。

更重要的是,这个决策的目的是警示,尤其提醒那些公共卫生基础比较薄弱的国家要警惕输入风险,而不是要求告诉所有国家要禁绝与中国的来往,后续有什么政策还需要观察。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不是天打雷劈的坏消息。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主任不知数,红会搞错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179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