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直播后,他来了次载入史册的专访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27,星期一 | 阅读:363

这是一场势必载入史册的直播采访。

用受访主角——武汉市长周先旺的话来说,他之所以不顾劝阻,主动要求取代副市长来到央视镜头前,就是要“全部告诉天下人“。

听上去,他觉得自己完成了这个心愿,因为他给自己打了80分

直播实录简直是以比冠状病毒更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中国互联网。下面这段话,被”天下人“一再标注:

一些人在责骂周先旺避轻就重,他们认为民众并不是不理解”封城“,而是不理解”为什么封得那么晚“;

另一些更敏感的民间解读者则在揣测这位在过去一周里已经受尽诟病的武汉市长——省市两级主官中叨陪末座的副省级本土官员——其实是在”推锅“,是想要借助央视镜头昭告天下,之所以动作迟缓甚至“瞒报迟”,责任并不在我。

比起这种听声辨音式的解读,更多中国媒体选择了周市长那句“我们愿意革职以谢天下”的公开表态作为标题:“

“我们的书记马国强同志,他是企业家出身,考虑问题比我周全,但是面对这种也可以说叫大是大非问题的时候当仁不让。

一个超千万人口的城市,采取封城,他们有的说在人类史上没有,在人类的城市发展史上也没有,但是面对今天疫情的威胁,我们把这个门关了,有可能把疾病阻断了,但是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

但是我们认为只要有利于疾病的控制,只要有利于人类生命安全,马国强说我们承担什么责任都可以,因为关门人民群众对我们有意见,我们革职以谢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们都愿意。”

可以想见,周市长之所以不顾央视站长劝阻也要来把针对自己“不作为”的批评“说清楚”,很可能是因为稍早前另一场被批评者嘲笑为“车祸级”的新闻发布会。

昨天晚间,湖北官方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武汉市长周先旺作为第二主角,与自己的上司湖北省长王晓东共同出现在直播镜头前。

焦点在于一系列被披露的数字。

市长说,因为春节和疫情的影响目前有500多万人离开武汉,还有900万人留在城里;以及根据此前概率,目前的疑似和留观病例中可能会增加1000例左右确诊。

针对这500万人的流出,今早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措辞比较严厉,应该可以代表更高层级的官方态度:”武汉市没有采取必要的紧急措施,未能阻止这么多人前往全国各地,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工作疏漏。这一情况使得在全国开展疫情防控变得殊为复杂,公众对此有强烈不满,舆论的这种情况是应当被坦然面对的。“

不过,在微博微信这样的地方,更多的批评和嘲笑是指向了湖北省长和武汉市长的一系列”低级失误“。

第一个便是关于这些领导的口罩问题。省长被指为唯一未戴口罩者,市长是戴了口罩,但很快被发现是戴反了。

第二个是关于省长市长的口径冲突问题。省长刚说完“医用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仍然特别紧缺”,紧接着,市长却说“武汉防护服、口罩等紧缺问题已得到很大缓解”。

第三个是市长的数学问题。1000例左右可能确诊的推算,被指出相当粗漏,因为,2209位疑似加上643位留观,总数应该是超出2800例,在市长口中却是“将近2700例”,同时,就算是以2700例去乘以确诊概率的45%,也是超出1200例,比市长口中的1000例也多出20%以上。

当然,最大的嘲笑声还是指向了省长的数学问题。省长在描述口罩生产能力时连续发生错误:

开始,“我们省啊,仙桃市的生产是具有优势的,年生产各类的口罩是108亿只,其中民用8.8亿只,医用9.7亿只。”

之后,有人递上小纸条,省长改口:“口误,刚才这个口罩的生产数值啊,有点出入,不是108亿只,是18亿只,更正一下。”

过了会,再更正:“各类口罩年生产能力是108万只,不是亿,它是万,单位错了,然后这个其中民用8.8万只,医用9.7万只,很对不住啊,我把这个先纠正一下”。

整个过程被直播镜头传送到了四面八方,可以说,这位省长是在全国民众面前出了丑。因为即使按照最后一个说法,8.8万只民用加9.7万只医用,也加不出108万的总数。

再加上此前春节团拜会领导齐出席等一系列“骚操作”的阴影,中国互联网民间议论中将湖北书记省长、武汉书记市长并称为F4,指责他们要么“查无此人”要么“ 医院摆拍”,确实可以说是并不意外了。

在今天补救式的央视采访中,周市长戴正口罩,得以解释了和省长之间的口径冲突:“

省长是全省的省长,他想的是全省的事,我是武汉市的市长,我想的是武汉市的事。武汉市在国家动员的大背景之下,已经得到了缓解,但是这个里面还有一些结构上的不足。

比如说我们进入隔离区的、进入医院混区的隔离服还是紧张的,但是总量上已经极大缓解了。比如我们从山东日照国家紧急给我们调了35万件,但是它就进不了混区,其他的范围可以用,是足够的,但是混区还是紧张。”

供参考的信息

1、春假延长至2月2日,并有再次延长的可能

国务院办公厅通知,2020年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各地大专院校、中小学、幼儿园推迟开学。

国务院办公厅通知,2020年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各地大专院校、中小学、幼儿园推迟开学。

分析

昨天说到“原定的农历初七集体返工上班日很可能会因为这些治理措施而在事实上被推迟“,话音刚落,国务院的通知就来了,2020春节假期延长至正月初九2月2日,2月3日恢复上班。

听到一些关于”只延长三天太短了“的议论,的确,很多人原先的期盼可能是放到正月十五也就是2月10号才恢复上班,但如果我们倒推一下,防控武汉肺炎疫情的火线升级大约就发生在1月20日前后(最高领导的指示也是在那天发布),从20号到2号,正好14天,也就是现在国家卫健委宣布的潜伏期最长期限,决策层最终做出延长至2月2日的决定,这一定是其间评判要素。

毕竟,每多停工一天,所带来的经济损失都是巨量的,餐饮、旅游、娱乐等行业都已经遭受重创,再多休四天,可以想见后果。当然,可以预见的是,相当多的企业会选择以在家远程办公等方式延续至2月10号。

其实,还可以做下预测,这多休的3天,很有可能会在”十一“假期期间被补回来

2、病毒就是来自野味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1月26日称,该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分析

之前媒体猜测病毒源自野味,社交媒体不乏异议的,很多人甚至有更为阴谋论的联想,但在科学界,病毒来自“野味”已是多方共识,疾控中心本次研究为此“共识”再添科学实锤。昨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发布联合公告称: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但是,新型肺炎病毒的自然宿主和中间宿主尚未确定,此前盛传的“蛇”、“哺乳动物”、“蝙蝠”、“水貂”、“宠物”等传染源仍未被证实。

供参考的信息

3、柳叶刀主编称病毒致病性较低,公众、媒体不必过度恐慌

1月24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发表推文指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具有中等的传播能力和较低的致病性”,媒体不必过度恐慌。

分析

国际顶尖医学刊物《柳叶刀》总编呼吁不要夸大新型肺炎的危害,认为该新型病毒只有中等的传染性和较低的致病性,没必要夸大其词制造恐慌。但面对这个消息,中国更多民众看上去更相信中国国家卫健委所说的”疫情形势严峻复杂”。

过去,常有一种言论认为,中国政府缺乏公信力,所以更愿意取信西方判断。但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哪怕是那些言必称公信力的人士,也很少愿意公开表示更相信《柳叶刀》的说法。

因为,从很大程度上,基于对自身生存环境的“不安全感”,人们都是更偏于相信和传播那些“坏消息”,甚至会觉得“越是坏的消息越可能是真的消息”。

当然,如果再要探索为什么会出现“越坏越真”的心理,可能又要关联到政府机构之前留下的一些印象了。

4、“人传人情况”的通报晚于实际

武汉金银潭医院黄朝林、香港大学教授袁国勇等人研究了早期41个肺炎病例,认为“人传人”现象早有线索,这与武汉市卫健委早期“未发现人传人”的通报不符。

分析

《财新网》本篇报道首次侧面证明了存在“虚报”或“瞒报”行为。研究罗列线索如下:

2019年12月1日首个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出现,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12月10日,另有3人发病,其中两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在最初通报的41例患者中,仅有27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同时包括一例家庭聚集病例。

第一个死亡病例有持续的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在其发病5日后,他的妻子也出现肺炎,但其妻子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但据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从1月11日至1月15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数曾一直停留在41人,并连续抛出“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等判断。

这也导致了早期对病毒传染性的错误预估,致使病毒随春运期间的人员流动传播至其他地方。

5、美、法、韩、日将组织撤侨

26日,美、法、韩、日等多国表示将组织武汉撤侨。除了撤除驻武汉的美国外交官外,包括其他国家外交官在内的非美国公民,也都可能被提供任何空出来的座位,且美国计划暂时关闭驻武汉领事馆。

分析:

在自然灾害和政治动荡中,美国撤侨已变得相对例行,但计划中在中国实施的行动似乎是“空前的”。要知道,即使在2003年非典期间,美国也未从华撤侨。

失实或存疑的信息

6、白岩松将再次连线钟南山

昨日有消息称:白岩松将主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专题现场直播,邀请钟南山院士介绍疫情。”随后被白岩松本人辟谣:“根本不舍得再打扰他,以后会再联系他。”

分析:

这则假消息具有明显的象征意义。

传播学者方可成撰文分析:人们期待钟南山,是期待更有效的信息,目前的新闻发布会的信息量太小;另一方面,钟南山在百姓心目中一直享有重要的地位,除了抗击“非典”之外,本次疫情中有关“确定人传人”“病毒来自野生动物”等信息皆来自钟南山。

反观国家和湖北省发布会的应对则不够直接。

在昨日的两场发布会上,均有记者提问“为何实际数字与社会反应不一”,但无论是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或是武汉市长周先旺均未做出正面回答,仅仅再次强调了目前的统计数据。

显然,在民间情绪高度紧张的当前,这种回复是不够有力的。毕竟,钟南山只有一个,而公众需要更多的“钟南山”。

7、北京、深圳、广州、南京封城

北京、深圳、广州、南京等城市近日陆续传出“封城”传闻,而当地政府也已通过发布会、官媒、官微等途径予以辟谣。

分析

自武汉“封城”后,全国各地实行交通管制的传闻陆续出现,这反映了市民对疫情扩散的担忧和恐慌。但“封城”的手段,非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推行。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表示:“交通管理采取的措施会根据疫情势的需要不断调整,且这些调整都是依法依规的。总而言之,这些措施都是极其严厉的,无论从国际还是国内看,都是在抗击传染病病中积累的经验。”

极其严”四个字犹为关键。回想2003年非典时期,公安部还曾出台”五不准”原则,确保非典时期运输畅通。

(即:不准以防治“非典”为由阻断公路交通;不准在公路的省界交界处实行交通管制;不准在道路上设置路障,阻拦车辆正常通行;不准劝返正常行驶的车辆;不准因卫生检疫造成严重交通堵塞。)

相比之下,如今的“封城”已是较高级别的管控措施,如无“控疫”必要,暂时不会大范围推行,公众也可不必为此恐慌。

今日小结

疫情防控已成各级官员的政治大考。

人民日报今早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把疫情防控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对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用了一个说法——“不能只挂帅不出征、只吹号不冲锋”。

在另一篇《宁可十防九空,也一定要切断传染源》看,人民日报更是直接提到了有些网民心生“把某某省干部借给我们”的想法,督促“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靠前指挥,深入防控疫情第一线”。

这些,都可以视作对湖北武汉两地以及更多地方主官的直接敲打。

不出意外,对疏于防控的官员的问责会在事后进行。

而事情在部分地方似乎也在走向另一面,从高度重视变成过度慌乱以及形式主义,最后进退失据。

人民日报旗下“侠客岛”今天的《公务员提前返岗为防疫?别成了形式主义》也值得关注,虽然没有点名,但说的显然就是天津25日紧急通知要求所有公务人员提前结束假期,于1月27日零时前返回工作岗位的事。

文中批评“一哄而上”:这些地方和单位没有精准测算目前防疫需要投入的人力,造成了资源浪费,还增加了人员感染风险。

再加上汕头昨天撤回”封城“决定一事,地方官对其间平衡的掌握,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极大地影响当地民众的工作生活,也影响自身的仕途。


来源: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车祸直播后,他来了次载入史册的专访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170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