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选了新接班人——四年后的自己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16,星期四 | 阅读:195

可能很多人昨晚都被这条突发新闻给惊着了——《俄罗斯联邦政府全体辞职》。

过去整整二十年,俄罗斯政坛的“普梅二人转”看上去亲密无间,怎么就来了这么一出?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闹掰了吗?俄罗斯要变天了吗?

中外媒体都有报道,面上的基本情况比较确定。

普京先发表国情咨文提议修改宪法,提出扩大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和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权限、强化俄联邦国务委员会地位和宪法在法律中的优先地位;

紧接着,梅德韦杰夫就宣布辞职并解散整届内阁,给的理由是,因为这场修宪将对权力平衡和行政、立法、司法领域都产生重大影响,所以他作为总理领导的政府“显然应当为总统作出一切必要决定提供可能性”;

然后,普京就宣布委任梅德韦杰夫为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也接受了这一任命。

各路分析中,有些还算靠谱:

环球时报引述中国专家说法称:

“根据已知信息判断,俄罗斯对此早有安排……此次事件不能说是什么‘政坛地震’,也不能说是‘黑天鹅又飞出来了’,俄罗斯未来的政局还将保持稳定”。

也不算事后诸葛亮,或者强行替他人“维稳”。

再比如财新网上的“铺路论”:

“至少目前看来,梅德韦杰夫的后续安排是一个绝对体面、但多半影响力并不重要的闲职。

15日在政府辞职前的那篇咨文里,普京至少给出了一个目前最为明确的答案:通过新宪法修正案,他要在推动将总统更多的职权分拨议会、巩固议会地位的同时,也牵头成立一个新的机构:国家委员会。

这意味着,下一届俄罗斯总统的权力将明显弱于今天的普京,未来的俄罗斯更有可能从总统制逐渐向议会制共和国过渡(可能不会最终变成议会制共和国),议会的权力将进一步凸显出来。”

梅德韦杰夫2011年以主动退选的方式把总统大权拱手禅让给普京后,中国媒体对他的关注又明显减少了,很多中国人都不太知道作为总理的他在这9年干了些什么。但有一点背景,可能大家要先复习下,2019年以来,和中国官方有着独一无二“准同盟”关系的这个邻居大国,发生了多起全国性民众街头抗议,是2011-2012年之后规模最大的。

当然,俄罗斯官方的说法是指责这里面有美国人操纵的影子,不过,普京的支持率在那前后确实有一定幅度的下滑,俄罗斯自家的公众舆论研究中心公开发布的数据也表明,直到去年12月9号的年度总统记者会后,才算有明显的止跌回升,回到64%。

这里要稍微说明下,之前中国一些媒体所说的,普京支持率在2019年5月由巅峰期的86%跌到31.7%这个讲法,有以讹传讹的成份。俄罗斯公众舆论研究中心发布的这个31.7%是指“个人信用评级”,和支持率严格说来还不算一回事,大致是指针对政治人物的信用评分。

但也就是在这个信用评级里,梅德韦杰夫最惨,只有7.6%,甚至还不及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10.7%,几乎已经没有任何个人威望可言。

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个情况,在梅总理再度出面执掌内政后,他的政绩表现可以说是很糟糕。针对他,有一些贪腐传闻,还有一些,也可以算是在这个位置上为普京老大哥挡抢背锅吧。

梅总理之所以风评这么差,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

一是所有因国际紧张局势而造成的国内民生问题都得他来扛,俄罗斯经济这么多年来未见起色,在西方国家经济制裁的背景下出现了下滑,俄罗斯国内民众生活质量普遍下降;

第二个就是引发大规模抗议的直接导火索了,因为人口老龄化严重,人口负增长,2019年6月,梅德韦杰夫正式提案修改退休制度,提议将男性和女性的退休年龄分别延迟到65岁和63岁,这个提案直接让俄罗斯全民炸了锅,导致民众越来越不信任现任政府,很多俄罗斯民众吐槽“工作到死都可能退休不了”。

总体来说,俄罗斯官方虽然也指责西方势力是幕后黑手,也出动警察弹压了一些街头抗议,但这些吐槽和数据还是被公开传播了的。

在这种大规模公开民怨背景下,梅德韦杰夫作为昔日“二人转”中的一角,再想在2024年从普京手里接回总统宝座,确实就不太合适了,毕竟普京也不想引火烧身,即使梅强行参选,也绝无胜算。

普京今年68,至今仍能常秀“硬汉”形象,这届总统任期到2024年,届时72,虽然已经干了20多年最高领导人,但在大国领袖中也不算太老。过去20年,普京政府用尽全力确保了“俄罗斯不能没有普京”,但未来怎么办?要实现“俄罗斯复兴之路”,大帝肯定是还想要继续掌舵,所以,既然昔日搭档不合适再接班了,那就得重新布局。

所以要修宪。

有两种选择,第一个就是现在已经被普京的国情咨文摆在台面上的,削减下一届总统的权力,让议会的权力放大,也就是由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确定总理人选的权力,然后根据总理的建议,由国家杜马批准内阁成员人选,而总统必须任命国家杜马提出的人选。

财新公号“世界说”的文章分析道,普京现在提议成立的“国家委员会”目前职能还无从得知,从已知条件猜想,它很有可能将是一个地位更为超然的新机构——未来的国家委员会主席在俄罗斯,可能将类似于昂山素季在缅甸,或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成为普京离开总统职位以后的正式身份。

当然,还有一种修宪选择更直接,就是直接修改俄罗斯宪法中关于总统的“两个连续任期”条款,让普京可以在2024之后再连任。从目前普京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公开表态来看,我推测有一定的可能性。

昨晚,普京已经向杜马提交了俄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担任新总理职位的提名。这个名字相当陌生,不属于之前猜测的任何一个接班人,他会成为另一个20年前被叶利钦突然指定的普京吗,观察西方主要媒体的分析,几乎都认为——这只是一个过渡角色罢了。


来源: 媒体炸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普京选了新接班人——四年后的自己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14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