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包括互联网行业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14,星期二 | 阅读:205

作者|怪盗团团长裴培

题图|视觉中国

曾几何时,蓦然发现,周围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关于中国如何强大、如何发达、如何弯道超车的观点;而且,本团长的很多朋友在不遗余力地赞成、转发、说服别人接受上述观点。

简直太奇怪了。

在微信朋友圈,“要不是澳大利亚火灾,我都不知道33年前的中国这么牛逼”成了人人必转的10万+雄文;至于给这篇文章降温、辟谣的文章,则只有寥寥无几的转发。

在“精英论坛”知乎,流行的热门问题是“美国大部分地区是不是已经比中国落后了”,以及“为什么说中国是发达国家的粉碎机”;

在微博,虽然财经、科技类热门话题不多,但是一旦出现,一定是“中国某某企业真强大”“中国某项黑科技震惊世界”……

在我熟悉的互联网行业,确实存在着一种“我们可以向发达国家反向输出”的乐观情绪。具体说来就是:中国虽然在人均收入、基础科研等方面算不上世界一流,但是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是不折不扣的世界一流;全球互联网行业除了美国就是中国,而且中国肯定可以后来居上,互联网公司要通过出海实现中国文化的全球输出,甚至中国管理思想、生活方式的全球输出云云。

每当听到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我就想提醒这些朋友,重温一下高中政治课本,重温一下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已经形成、迄今尚未修改的共识: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多、底子薄、起步晚,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很大。

我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初级阶段很可能持续一百年。

到21世纪中叶(也就是大约三十年后),我国计划达到中等发达国家(而不是超级大国)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

上述说法绝不是我编造的,也不是任何人编造的。这是在重要历史转折关头,以及漫长的经济建设过程中,国家和人民形成的共识,也是符合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如果不信,可以去翻阅相关的官方教科书和学习资料。

互联网行业是近年来我国发展较快、创造就业较多、对经济增长贡献较大的行业,可以说是我国的一个特色行业/拳头行业,但是绝谈不上“非常发达”,也谈不上世界领先。事实上,我国互联网行业的商业模式、技术、人才和资本,无不高度依赖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输出:

在商业模式上,C2C(Copy to China)是一个百试不爽的招数;尽管中国也诞生了本土特有的一些业态,但是大部分业态仍然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先尝试的,大部分产品都能在美国找到原型。在技术上,虽然中国互联网企业反复强调自己在算法、AI、AR/VR等方面的投入,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投入仍然逊色于美国顶尖互联网公司。在人才上,硅谷海归不但撑起了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人才的半壁江山,至今仍在为中国互联网行业贡献才华,尤其在尖端技术和产品开发领域。在资本上,更不用说了,大部分聚焦于互联网的VC/PE有外资背景;由于A股市场高度歧视互联网公司,大部分互联网公司只能去美国或香港上市,他们的主要投资者绝大部分是外资。

由于地理隔离和信息隔离,许多中国投资者乃至专业人士,往往会误以为中国的许多互联网产品是“原创的”,从而夸大中国互联网的“领先程度”。这就是不读书、不学习、不与外国同行交流的恶果。我们可以轻易举出一些所谓“中国互联网独创拳头产品”的海外来源——

抖音(海外版称为TikTok)的灵感来源是Musical.ly,这是一家由中国人创立但是以硅谷为大本营的美国公司;后来,Musical.ly被整体迁移到TikTok。在此之前,15秒左右的微视频平台在美国也已经出现了,只是没有诞生特别大的、专注于微视频的公司。瑞幸咖啡事实上学习了美国的麦咖啡(McCafe)路线,只是更加偏向线上化。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美国不仅有星巴克这种“死贵的、装逼的”连锁咖啡,也有麦咖啡这样平价、主打性价比的连锁咖啡。在中国非常吃香的视频直播,在美国也很流行,YouTube、Twitch都是大型直播平台;不同之处在于,美国的直播不以打赏为主要变现模式,而更倾向于广告、订阅等变现模式。除了亚马逊,美国似乎缺乏大型电商平台,但这只是假象——美国传统品牌和零售公司的电商平台非常发达,从而使美国电商市场呈现“亚马逊+去中心化”的趋势,与中国只有发展路径的不同,不存在落后之说。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游戏产业已经是全世界最发达的了,手游出海就意味着中国游戏公司在接管世界游戏市场。怎么说呢,这个观点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是要加一个定语:“部分手游市场”。

全球游戏市场是非常庞大的。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至今仍有35~40%的游戏收入来自主机市场,而这个市场在中国几乎不存在。附带说一句,主机市场还在增长,而且2020年将进入换代期。总体上看,虽然欧美游戏公司普遍已经开始布局手游了,但是由于大本营在主机或PC端,在手游领域似乎比中国公司的动作慢一些。

但是,就算欧美公司的动作较慢,手游市场也不可能由中国公司垄断。不要忘记强大的韩国公司,韩国手游行业规模之大与其人口数量完全不成比例。日本公司一直在稳扎稳打地从主机端转移到移动端,许多传统主机大厂甚至已经成为了“手游大厂”。中国经济的严重内卷化,导致了中国手游市场特别发达;可是内卷化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韩国、日本在这方面的经验更丰富。

不仅如此,在上游的IP/创意来源方面,中国游戏行业仍然是发达国家的小弟弟,仍然在虚心学习、努力仿效。

你不相信?那我们就摆事实、讲道理吧——

国内收入水平最高的端游是什么?DNF、LOL。DNF来自哪个国家?韩国。LOL来自哪个国家?美国。(我知道拳头已经被腾讯收购了,但仍然在美国独立运营,别杠。)2020年网易手头最好的一张手游牌是什么?《暗黑破坏神:不朽》。这又是哪国的IP?美国。2017年-2019年中国发展最快的垂直游戏品类是什么?二次元。二次元文化发源于哪里?反正不发源于中国。近年来各路大厂布局了一批开放世界/沙盒游戏,这显然是下一个潜在热门品类。开放世界/沙盒游戏的代表作有哪些?《GTA5》《塞尔达传说》《我的世界》《饥荒》……其中哪一款是中国的?最近A股市场疯狂炒作云游戏,先不说云游戏到底能不能成吧,云游戏这个概念以及最先进的技术来自哪里呢?是中国吗?

落后不可怕,只要意识到差距、努力学习,是有可能摆脱落后局面的。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落后,或者嘴硬不承认自己落后,还硬说自己可以反向输出。

人生的三大错觉:我很强大,我能反杀,全世界都该学习我、迁就我。

只要染上其中一个错觉,这个人很可能就无可救药了。如果三个错觉都染上了,几乎可以肯定无可救药了。

我知道,肯定有人会跟我杠,说美国的金毛大统领符合以上三大错觉云云。我要说的是:我是中国人,我持有中国国籍而不是美国国籍,我更关心中国好不好、和平不和平、发展不发展。美国人得不得绝症,我不关心,也不想假装关心。

读书的时候,你只要管好自己的考试成绩就可以了。如果你没考好,邻居家的孩子就算考了零鸭蛋也跟你没关系。何况,邻居家的孩子真的考了零鸭蛋吗?我怎么觉得他考的是满分呢?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甚至在我们的大部分有生之年,中国将注定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很可能等到我们的子女长大之时,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记住这句话,哪怕在睡梦中也不要忘记: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还很穷。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还很穷。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贫富差距很大,地域差距很大,大部分人还很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其实我想说三十遍,但是怕你们说我浪费空间,就先说三遍吧。

记住上面这句话,不但有道德意义,也有现实意义。事实上,真正成功的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都是深刻理解了上面这句话,才做出成就的。

拼多多知道中国大部分人很穷,所以通过低价拼团赚到了第一桶金;知道中国地域差距很大,所以通过低线城市和五环外实现了快速扩张;当然,现在的它,已经变成一个全民应用了。

快手知道中国太大了,从任何意义上讲,都是光怪陆离、差异巨大的;所以,它下沉到了最底部,展现各种垂直人群、垂直内容,在看起来很low、很没有希望的地方找到了增长点。

B站知道中国人很多,虽然Z世代的比例不算特别高,但是总数也很大;它能够理解,中国年轻用户既有很高雅的需求,也有很接地的需求,关键是促使他们展示自己的才华,主动地创造和传播内容。

我还想举出更多的例子,又怕举的例子太多,导致读者以为这是上述某一家互联网公司付钱买的软文——本怪盗团不做这种生意,至少在这篇文章不做。

事实上,如果你是一个有志青年,如果你胸膛里的热血尚未冷却,如果你还有建功立业的冲动和决心,那么,你应该对“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个现实感到欢欣雀跃才对——

因为是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尤其是低收入人群的收入,仍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就意味着可能还有很多年的经济增长(前提是不要瞎折腾);因为是发展中国家,科技、文化、管理水平还达不到世界先进水平,所以给了新一代人更多的施展空间、更大的扬名立万的机会;因为是发展中国家,所以可以向老师学习,可以从发达国家那里借鉴(当然要以合法的方式),这就是所谓的后发优势;因为是发展中国家,财富形成的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这一代人乃至下一代人都有可能创造巨大的财富,并将其传递给子孙。

当然,这一切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脚踏实地、头脑清醒。“仰望星空”的前提是要“脚踏实地”,很多人只记得前一句而忘了后一句。如果你的头脑不清醒,就很有可能犯下大错,那个大错的代价可能是你无法承担的,会非常非常凄惨。

我热爱中国。我希望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无论在什么年代,最伟大的国家一定是最宽容、最务实、最有创新活力的;最伟大的国家一定有最伟大的人民。最伟大的人民是最勇敢、最自由、充满激情、懂得克制、有正义感的,他们可能看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一旦他们投入工作,或者开始创造,或者仅仅是体现出自己善良的本性,你就知道他们了不起了。这个目标不可能在一代人内完成,甚至不可能在两代人之内完成;如果我们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早晚能够完成。

“是的,我就向这种精神献身,

这是智慧的最后总结:

要每天争取自由与生存的人,

才有享受两者的权利。

因此在这里,幼者壮者和老者

都在危险中度过有为的岁月。

我愿看到这样的人群,

在自由的土地上跟自由的人民结邻!

那时,让我对那一瞬间开口……”

上面这首诗引自歌德的《浮士德》。最后一句话在此省略,因为我还想与墨菲斯托那个老家伙多周旋一会,不想让他现在得胜;永远不想让他得胜。


来源:虎嗅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包括互联网行业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1302.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