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差点成为一流数学家的政要

发布: | 发布时间:2020-01-4,星期六 | 阅读:290

或许是数学历史上最后一位集大成者的大卫·希尔伯特曾经说过:一门学科的生命力主要体现在它是否能源源不断地产生有价值的问题;缺乏问题,则预示着学科的死亡或发展停滞。

毫无疑问,数学家从来不用为此担心,他们有太多未解决的难题。其中,有些问题表述相当初等,却令人无从下手。著名的如哥德巴赫猜想,考拉兹猜想等。

前文提及,陶哲轩在考拉兹猜想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所谓的考拉兹猜想,就是大名鼎鼎的3x+1猜想。具体的内容是说,任取一个自然数x,如果x是偶数,则除以2;反之,3x+1后,再除以2;如此得到的数字记为x1,对x1继续执行如上的操作得到x2……如此反复,最终必然能够得到数字1!整套运算都没有脱离加减乘除的范围。

话说,去年12月,在东南亚诸国的政经新闻里,意外地出现了“考拉兹猜想”这个词。圣诞节前夕,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通过官方发布,自己将开启半个月的假期;陪伴家人,闲暇之余会阅读陶哲轩关于考拉兹猜想的最新论文。他相信自己会度过一段惬意的时光。

或许很多人看到这则消息,出于礼貌而为宣之于口,心里想得却是:您看得懂吗?

好吧,人家真的能看懂。

李在英国剑桥拿到了数学博士学位,而他的当时导师是Béla Bollobás。后者在一般公众中或许知名度不高,但却是数学界中真正的大师。Bollobás是当代图论、组合学以及泛函分析领域的绝对权威。他编写的关于随机图论和渗流理论的教材,是该领域最重要的参考书。他在剑桥时指导的另一位学生——威廉·蒂莫西·高尔斯爵士(Sir William Timothy Gowers)是1998年的菲尔兹奖得主,他本人也是几个最重要数学奖项的评审之一。

Béla Bollobás在图论和组合学上的工作似乎有个特点,就是将其当做工具,来解决数论、泛函分析或偏微分方程领域中的问题。高尔斯的获奖理由之一就是把组合学工具巧妙地应用在巴拿赫空间之上,取得了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2006年在新加坡参加学术活动时,Bollobás接受了当地研究院专访。他说,不清楚李小时候有没有表现出神童的资质,但是他在剑桥的时候非常出色,是他当时最有天赋的学生,没有之一。他曾经苦劝李光耀(李显龙之父),让他儿子留在英国或美国做数学,他保证李会成为世界一流的数学家。

李光耀回答,如果他让自己的儿子留在国外,会让人们误解说新加坡是一个没有前途的地方。

本文译自 headtopics,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上面是新闻出处,^本文主要参考Bollobás的访谈记录而成。按一篇博客的说法,上面这段逸事未见于李家父子的任何传记。


来源:煎蛋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李显龙:差点成为一流数学家的政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103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趣味科技.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