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虚拟打通之后的代价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10-1,星期六 | 阅读:2,266
作者:安替

真实虚拟打通之后的代价

—— 韩国网络实名制得失谈

(资料图片)

中文网络上讨论的韩国人的发明,很多都是假的,但韩国真的第一个在地球上以国家的名义实施了“网络实名制”,更是第一个宣布废除该制度的国家。当Facebook和谷歌Plus试图在实施网络实名制,以及中国部分官员在讨论类似可能性的时候,韩国人四年实名制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认真反思和借鉴。

实名制想法先是在金大中总统任期的2002年酝酿和测试,在卢武铉总统任期的2007年,韩国行政安全部扩大网络实名制度的使用范围,凡是每天超过10万访问量的大网站,都必须实施网络实名制。网民登录这些大网站的服务之前,必须提交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如果你是外国人或者是在韩他国侨民,没有韩国居民身份证,就要单独和网站管理人员联系,确认自己的身份信息。

金大中和卢武铉都是左翼总统,为民权奋斗了一辈子,本身曾经就是言论控制的受害者,没理由认为实名制最初是为了进行政治控制。实施实名制当初理由是为了保护公民特别是演艺人员,不受恶毒的网络言论的攻击。在传统儒家文明依然有影响的韩国,很多演员因为不堪网络和媒体上的风言风语,选择自杀。政府认为,如果实施实民制,每个人有真实身份作为担保,就会对自己的言论负责的多。

而韩国没有国家级的网络防火墙,因此实名制法律上也针对国际网站如 Google、Youtube、Twitter。这样的规定,自然韩国国内网站都遵守,但国际网站肯定都不买账。谷歌明确表示反对旗下的Youtube对网民要求身份证号码确认,而且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对韩国用户进行封锁,拒绝韩国用户上传视频,以免形成和韩国法律的直接冲突。韩国用户也有对策,把地址设置改成“全球”,就能避开Youtube的限制,这么干的还包括韩国总统的青瓦台办公室,必须换地址设置才能更新总统的Youtube视频。

韩国网络实名制度,遭到了互联网言论自由机构和专家的抗议,他们认为匿名是网络自由的灵魂。不过这样道德上的批评,其实没有触动实名制真正的问题,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到了2011年,Facebook和谷歌,会拾起当年他们在韩国反对的实名制,要在自己的网站实施。而本栏作者就是Facebook实名制的受害者,使用六年、拥有上千好友的账户在今年2月被以非真名的理由删除。实名制真正的诱惑是:打通虚拟治理和地上政府管理,让政府拥有虚拟世界绝对权威,或者让网站拥有地上的政府权力。

反讽的是,2011年8月11日,韩国政府终于考虑结束实施四年的网络实名制。原因竟然是不断有证据显示,实名制更方便“身份盗窃”,因为网站用户和身份资料连的太紧密,所以也方便了黑客,很容易搞到一整套的公民身份数据,然后用作非法用途。韩国行政安全部向执政党议员报告拟定实施的保护网络个人信息的措施,其中就包括取消实名制。

直接导火索是7月实施实名制的社交网站赛我网和Nate网被黑客攻入,3500万用户的个人真实信息被泄露,包括其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真实地址、血型、个人照片。这样大规模的网络身份泄露事件,也不是第一次,2008年针对eBay韩国子网站的黑客攻击,也导致1800万网民真实资料泄露。对比一下韩国网民人口3700万、居民总人口4900万,这等于说95%的韩国网民、70%的韩国人的身份资料已经外泄。这样的悲剧,可以说完全是希望打通虚拟和真实两个世界联系的网络实名制导致的。

第一个在地球上实施网络实名制的政府尝试失败,但Facebook和谷歌这两个网络帝国,正在试图保存用户的真实身份信息,这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权力扩张。但权力和保障应当对应,否则权力就会被质疑。韩国政府无信心保障网络的绝对安全,所以权力缩回去了。而Facebook和谷歌是从相反方向扩张,那么它们有能力保障实名制网民公开身份后的地上个人安全和自由吗?最后提醒一句,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无论地上还是网上。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真实虚拟打通之后的代价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088.html

分类: IT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