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的黄昏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1-27,星期三 | 阅读:185

《紫禁城的黄昏:评注插图本》
[英] 庄士敦 | 著,高伯雨 | 译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 2019.10

(电影《末代皇帝》的创作蓝本。与溥仪自传《我的前半生》互为印证。掌故大家高伯雨译注本首次引入中国大陆。两百多条译注,近百张插图,生动还原历史。)

前 言

清朝的末代皇帝溥仪,四十余年前仍盘踞紫禁城里的时候,曾聘请苏格兰人庄士敦(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做英文师傅。这位“帝师”早年在爱丁堡大学念书,后来入牛津大学,得有文学硕士学位。他到东方来任职,始于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898 年),首先在港英当局服务,历任香港总督府秘书、辅政司助理等职。在1904 —1917 年期间,他被英政府派驻租借地威海卫,直至任行政长官。庄士敦在远东和中国人来往二十年,会讲一口很流利的北京话,并且会读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据他自己说,还于中国的佛教、孔子都有甚深的研究。人们称他为“中国通”,他也自信不疑。

庄士敦受聘为“宣统皇帝”的英文教师的经过,在他所著的《紫禁城的黄昏》有详细说及。据溥仪说,庄士敦来授课的日期是民国八年(1919年)3 月4 日,采用接见外臣的仪式,由一个什么大臣带领引见,把庄士敦一直带到课堂——毓庆宫。这时候,“宣统皇帝”高坐在“宝座”上面,庄士敦向他的“皇上”行君臣之礼,三鞠其躬,然后他的“皇上”站起来,和师傅握手。师傅又再来一鞠躬,引见大臣陪庄士敦退出。过了一会儿,重新把庄士敦带领引见,入毓庆宫,这一回是“皇上”向他的师傅行一鞠躬礼,算是拜见师傅了。

这个洋教师也学会了中国封建时代那一套把戏,以得到皇帝的赏赐为无上光荣,当溥仪在“宣统十三年”(1921 年)为了把庄士敦的身份提高, “隆其体制”,赏以“二品顶戴”,庄士敦喜而不寝,连忙请人给他草拟一个“谢恩折子”,恭恭敬敬地递到他的“皇上”御前,文云:臣庄士敦跪奏,为叩谢天恩事:宣统十三年十二月十三日,钦奉谕旨:庄士敦教授英文,三年匪懈,着加恩赏给二品顶戴,仍照旧教授,并赏给貂褂一件,钦此!闻命之下,实不胜感激之至。谨恭折叩谢皇上天恩,谨奏。

“二品顶戴”到手后,不久,溥仪又再“隆其待遇”,赐以“头品顶戴”,居然升了官,是个一品大臣了。我在北京时,曾在陈宝琛家里听他讲庄士敦一个有趣的故事。他说:庄士敦得赐“二品顶戴”后,立刻定制清朝的官服。当他第一次装扮成一个清朝大臣之时,令人见了好笑。他身上穿的是蓝袍长褂,下身穿的却是一条洋服裤子。头戴红顶缨冠,胸悬朝珠,但颈际仍然围着一条西洋人常见的白硬领,更令人笑不可抑的是脚踏英国式皮鞋一双。倒也成了“清”英合璧的“两朝领袖”,可与钱牧斋相媲美了。庄士敦后来知道了这是个笑话,才请内行的人替他打扮一番,装成一个道地的清朝大官儿模样,先后以此种模样拍成相片者凡十数种。

庄士敦入紫禁城授读,在丁巳(1917 年)复辟之后,他会不会很希望他的“皇上”能有一日重坐龙廷呢?关于这一点,照我推想,他一定有此心理的。一个醉心帝制排场的人,一旦见到他的学生重为“天子”,自己成为“帝师”,甚至“再造元勋”,那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因此,在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后,办理清室善后委员会的人员,在养心殿清查文件时,发现有些文件与庄士敦密谋复辟有关。该会爰于民国十四年(1925 年)8月17日致函外交部,请照会英国驻华公使,勒令庄士敦出境(三十年前,自主的中华民国竟不能逐一不受欢迎的人物出境,思之殊有趣),该函原文云:迳启者:本会于本年七月三十一日……发现有去年春夏间清室密谋复辟文件……及康有为请庄士敦代奏游说经过函等五件。事关内乱,业经送法庭检察。惟庄士敦系属外人,据康有为致彼之函,有特可注意之数点……则康之游说,溥仪固知情,而为之传递消息者,庄也。……金梁条陈,力言联结外人之必要,有“借外力以定内乱”等语。今庄竟以外人参预清室复辟密谋,挑拨我政潮,扰乱我治安,照国际惯例,应即驱逐出境。兹特将原函抄送贵部查照,应否照会该国公使勒令庄士敦出境,希酌核办理。……

办理清室善后委员会这一纸公文,并不能把庄士敦撵走,他仍然追随 “皇上”于张园“行在”,教其ABCD。清室的“大臣”是通过北洋政府的头面人物请到庄士敦来“保镖”的,当然不便把这个“镖师”驱逐出境了。

不久后,庄士敦的“师傅”职务解除,英政府派他做威海卫租借地的行政长官。他从1927 年担任此职到1930 年,1931 年回国。依照庄士敦的资格,大可以外放为殖民地总督的,但不幸的是,他二十年前在威海卫任职时,曾用一个中国名字林兆阳写过一本A Chinese Appeal to Christendom Concerning Christian Missions(暂译为《一个中国人对于教会人士的意见》),对英美教士颇有讥评。后来教会人士查出这个林兆阳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庄士敦师傅,因此英美教会对他大有恶感。他本来有机会做香港总督的,但英国国内有一部分舆情对他不大有利,终于未成为事实。当1934 年《紫禁城的黄昏》(Twilight in the Forbidden City)在伦敦出版时,在著者的履历下列叙所著各书,这本得罪教会的书赫然亦在其中。这件事情,在三十年前曾遍传中国的读书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庄士敦回国后,大概因为这件事情很不为“舆论”所容,只在伦敦大学做中文教授,同时又是伦敦东方语言学校远东语言文化部主任。他的学生“宣统皇帝”在东北成立伪满洲国后,庄士敦留得老眼在,乐观厥成,特地在他所买的一个小岛上高悬“满洲国国旗”,以示不忘故主。他为什么不投奔他的故主做个“从龙之士”,我不大清楚。他是1938 年3 月6 日逝世的,享年六十四岁。当时“满洲国”的“康德皇帝”有没有给他谥号或赐以什么“太子太保”的恩典,我还未能查出来。他的著作,除上揭二种外,尚有From Peking to Mandalay、Lion and Dragon in Northern China、Buddhist China、The Chinese Drama 等。

《紫禁城的黄昏》这部书是庄士敦著作中最为中国人所知的一种,就我个人看来,其价值远在他别的著作之上。全书共486 页,分为25 章,插图41 页,1934 年3 月,由伦敦维克托· 戈兰茨有限公司出版,同年3月印第二版,5 月印第三版。大概是出版后颇能轰动一时,在三个月内就印了三版,成为那一年的畅销书之一。扉页有庄士敦题字云:谨以此书献给溥仪皇帝陛下,以纪念十五年前在紫禁城里我们的一段愉快的关系。本人很诚恳地希望皇帝陛下在经过黄昏与长夜之后,黎明和新的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同时,在长城内外他的子民都将和他一样过着愉快的日子。他的忠诚与依恋的臣仆及教师庄士敦

书中有《宣统皇帝御序》一文,是郑孝胥代书的,庄士敦将原迹影印在书内,今将“御制”序文录下:甲子十月,予自北府入日本使馆,庄士敦师傅首翼予出于险地,且先见日使芳泽言之。芳泽乃礼予,假馆以避乱军。乙丑二月,予复移居天津,距今七年,而庄士敦前后从予于北京天津之间者约十三年,中更患难仓皇颠沛之际,唯庄士敦知之最详。今乃能秉笔记其所历,多他人所不及知者。嗟夫!丧乱之余,得此目击身经之实录,信乎其可贵也。庄士敦雄文高行,为中国儒者所不及,此书既出,予知其为当世所重必矣。辛未九月。(下盖朱文“宣统御笔”,白文“自强不息”二小印。辛未为民国二十年,公历1931 年。甲子、乙丑为民国十三、十四年。)

这部数十万言的大著,如果把它全部译为中文,差不多有六七十万字,在出版条件上似乎颇成问题。幸喜第一章到第七章所记的多为国人所知的事,平平无奇(从戊戌维新讲起,接着是庚子义和团运动、光绪的末年、慈禧太后、辛亥革命),全书的“戏肉”当在第八章《大清皇帝与洪宪皇帝》开始,到第十一章《1919—1924 年的紫禁城》精彩渐见,以下就引人入胜了。现在我试从第八章开始翻译,为便利读者计,采用意译的方法,拿来与原文一字一句地对比之后,当然略有出入,但愿尽量保留原意,绝不欲违背原作者的意志。

译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至低限度在我本人如此),我尤其讨厌译外国人写的有关中国的书,不过这部《紫禁城的黄昏》所记述的大都是我三十年前所闻所知的事情,因此还不至觉得困难重重。但个人的闻见有限、能力有限,动笔之后,必定会有许多困难源源而至的。例如人名一事,大名鼎鼎的人物,当然知道是什么人,但有些不大著名的人或无名小卒之辈,如果出之于音译,就似乎是大笑话了。关于这个问题,我将竭力避免,设法查考,但在香港不易找到参考书,又不易遇到老辈可以请教,到万不得已之时,仍不能不出之音译,以待日后查出再行改正。这一点请读者原谅。

译者 1964 年12 月26 日在香港

◆ 内容简介◆

庄士敦在中国生活了三十余年,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通”。1919年—1924年,他身为溥仪的英文老师,见证和参与了溥仪所经历的一系列浮沉奇遇。在这本“目击身经”的实录里,庄士敦不仅书写了末代皇帝从少年时代到青年时代的身世,也借此勾连起从义和团运动到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冯玉祥兵变等诸多重大事件的中国近代史。

译注者高伯雨对书中提及的各个人物生平和风俗习惯都十分熟悉。全书包含两百多条译注,道出历史的诸多隐秘细节,为我们还原了真实而生动的时代面貌。

◆作者&译者简介◆

庄士敦(Reginald Fleming Johnston,1874—1938)出生于英国苏格兰。先后就读于爱丁堡大学、牛津大学玛格德琳学院,获文学硕士学位。1898年被派往中国。1919年被聘为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英文教师;1924年溥仪被逐出宫后,不再担任该职。著有《儒学与近代中国》《佛教中国》《紫禁城的黄昏》等书。

高伯雨(1906—1992) 原名秉荫,又名贞白,笔名有林熙、秦仲龢、温大雅等,广东澄海人,香港著名学者、散文家,以谙于掌故驰誉香港文坛。曾留学英国,主修英国文学。回国后,在上海工作,抗战期间回港,为多家报社写专栏,并创办《大华》杂志。集结出版的作品有以“听雨楼”命名的文集五种,译注有《英使谒见乾隆纪实》《紫禁城的黄昏》。

仓皇颠沛之际,唯庄士敦知之最详。今乃能秉笔记其所历,多他人所不及知者。

——溥仪

就全书“戏肉”,夹叙夹议,精彩非凡;查证引据,颇具功夫,令人佩服。

——李敖


来源:学人Scholar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紫禁城的黄昏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037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图书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