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表演型贸易战“娱乐”了谁?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1-21,星期四 | 阅读:258

ANA SWANSON

特朗普总统上周在纽约经济俱乐部。
特朗普总统上周在纽约经济俱乐部。

当特朗普总统的顾问建议,将北京恢复购入约2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作为贸易协议的一部分时,特朗普并不满意。他在白宫内阁会议室的一次戏剧性的公开复述中说,他敦促他的团队先将这一数字提高两倍以上,再减去一点,要求每年购入500亿美元。

“我的人完成了200亿美元,”特朗普在10月21日的内阁会议上说,“然后我说,‘我想要更多。’他们说,‘农民们没法完成。’我说,‘让他们买更大的拖拉机。这很简单。’”聚集在特朗普周围的内阁成员笑了起来。

特朗普将他特有的对演艺的热爱带到了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公开地将表演注入了通常刻板的议事程序。他一会表现出对北京的愤怒,一会表现热情,并担任了一个永不满足的谈判者的角色,如果中国不接受他的条件,他就把宏大的贸易协定目标和更大的威胁绑在一起。

然而,这场现代历史上最大的贸易战已持续一年半之久,特朗普的方法尚未产生他所希望的盛大结局。相反,总统的吓人策略似乎让复杂的贸易谈判更加难以收官,并且加剧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

尽管特朗普10月11日宣布美国和中国已经达成了“历史性”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事实证明协议的实际签署没那么简单。若是谈判者决定妥协,双方将继续谈判并有可能在未来几周内达成协议。

但对于是否真正想要达成协议,以及是否取消对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特朗普继续给出混乱的信号。

特朗普在11月8日说:“我们从中国获得了亿级别美元的关税,我对我们的处境非常满意。虽然他们比我更加想要达成协议,但我们也是可以谈一谈的。”

长期的贸易战为特朗普提供了一些政治优势:这使他能够对中国保持强硬的公开立场,同时避免被民主党批评他向北京低头。

但企业并不觉得高兴。持续不断的贸易战给美国农民、公司和消费者造成长时间的经济痛苦,令一些依赖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强劲贸易往来的公司陷入瘫痪。

世界各地的高管们表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推迟招聘和投资,确保任何新的扩张不会因不可预见的政策而受损,并储存现金。

不确定性正在给美国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带来压力,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制造业一直在下滑。中国经济增长已降至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而德国只是勉强躲过了一场衰退。

“令人震惊的是,在世界上几乎每个角落,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都在威胁到经济增长,”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在上周的讲话中说。“当前事件造成的不确定性,毫无疑问正在对我们今天所经历的经济状况产生持久影响。”

特朗普的表演热情不仅限于对中国。他同样对包括欧洲、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在内的其他伙伴的贸易谈判中注入了类似的戏剧元素,公开威胁要向它们征税,并暗示他可能会放弃某些贸易伙伴。

总统表示他的做法已经产生了影响——在某些情况下,他是对的。关税的威胁促使墨西哥、加拿大、日本和其他地区做出了本不会做出的让步。这也把严重依赖对美出口的中国带到了谈判桌上。

但是现在看来,这种策略反倒让中国不愿终结谈判。熟悉中国贸易政策的人士说,特朗普动不动就改主意和增加要求,这使中国不愿意做出让步,因为担心他只会要求更多。

康奈尔大学贸易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协议的达成原本就充满挑战,总统的“商人气质以及他对自己谈判团队的自损”使这个任务变得更加复杂。他说:“特朗普通过鼓吹预期及为贸易谈判设定不切实际的目标,与中国进行任何形式的贸易协议的前景变得更加不确定和不稳定。”

双方未能重新安排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智利举行的会议,该会议由于智利国内的抗议活动而取消。之后,特朗普表示将在美国“农业地区”签署协议,但在最终确定协议,包括降低关税之前,中国不愿意举行会面。

没有规定的期限,双方失去了一个达成协议的外部压力。北京还对总统不可预测的举动感到担忧——去年2月他突然离开了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举行的备受瞩目的会议。据知情人士说,他们担心特朗普最终会给出少于预期的让步,令专程赶来的习近平难堪。

特朗普总统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于2月在越南河内会面。
特朗普总统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于2月在越南河内会面。

特朗普继续坚持认为自己的策略是值得的,他说他是唯一一位足够硬气地与中国抗衡的总统,不怕受到负面影响,而这对美国是好事。许多企业都同意,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占美国的便宜,并支持特朗普努力消除贸易壁垒和结束强制的做法——这些做法使美国公司在中国经营时处于劣势。

但令他们难以接受的是他的手法,这已经导致紧张局势一再升级,贸易战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政府拿不出解决方案令人沮丧——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政府在第一阶段仅应对了最简单的问题,把更多有争议的话题(如中国对其行业的补贴)留给了以后的会谈。

对于那些依靠明确政策才能蓬勃发展的、难以转移供应链、或需要数周跨洋调度产品运输的企业来说,这种过山车式的体验令人恼怒。特朗普政府已计划于12月15日对另外1600亿美元商品——包括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和鞋类——征收15%的关税,中国贸易谈判的最新动向使企业不确定这是否将生效——亦或是9月对消费品征收的15%的关税是否会保持。

“也许把悬念留到最后一刻更富有戏剧性。”负责协调企业国际货运的飞协博(Flexport)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菲尔·列维(Phil Levy)说:“但这确实不适合身处全球供应链的产业。与我们交流的很多公司都说遇到了与此相关的困难。”

特朗普专注于表演而不是实质内容,这让他的支持者有时都掩饰不住因此带来的挫败感,同时让他们深觉烦恼的是,总统并不想结束他的表演。

美国农业局局长兹培·杜瓦尔(Zippy Duvall)在5月致总统的信中表示,由于中国和其他主要市场关税的上涨,农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经济不确定性和困难”。他敦促特朗普尽快达成协议,称“很多农业工作者的时间已经耗尽。”

但特朗普的做法加大了他达成最终协议的难度,包括确保他上个月炫耀过的大型农业采购承诺。美国谈判代表现在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那就是把特朗普要求的大规模采购——“迄今为止我们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型采购——转化为一项贸易协定的实际文本。

虽然中国需要和希望购买大豆和猪肉等农产品,但是有些条款可能令它面临指控,即中国优先选择美国的产品,而且如果采购未能实现,这些协议可能会导致美国征收更多的关税,这些都令中国犹豫不决。

即使美国谈判者能改善牛肉、猪肉、乳制品和转基因产品的市场准入,在华盛顿的分析师经计算后认为,他们很难弄清楚,在不转移其他地方贸易的情况下,美国如何能把对中国的农业出口增加到每年300多亿美元。

特朗普的关税仍然是不确定性的来源。如果达成协议,现有的关税是否会被取消?他的政府对此发出了各种各样的信号。

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与中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刘鹤会面时宣布了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虽然特朗普取消了原定于10月15日提高关税的计划,但他没有提到要取消任何关税。这种做法并不受中国谈判者的欢迎,因为他们在国内一直受到压力,被认为似乎对美国做了太多让步。

“在不撤销一些关税或是减少不加征额外关税的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方有什么额外的动力去执行这个协议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中国事务执行主任何建雄11月6日在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的一次活动上说。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Keith Bradsher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Ana Swanson是华盛顿分社的贸易记者。她此前曾在《华盛顿邮报》工作,在那里她负责报道贸易、美联储和经济。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的表演型贸易战“娱乐”了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028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