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人民法庭”断头台下的一对冤家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1-17,星期日 | 阅读:228

作者:秦晖

1949年12月7日, 审判席上的科斯托夫

苏军及其盟友在几乎无抵抗状态下夺得权力后,便对无抵抗能力的俘虏——前政权的大批文职官员与民选议员进行急不可待的大规模处决。二战中欧洲各国处置轴心国、“仆从国”的头头,除了未被追究的曼纳海姆和霍尔蒂外,其他无论是西欧的赖法尔、吉斯林等,还是东欧的安东尼斯库、蒂索等,都是在战后受到的审判,甚至连弗拉索夫和米哈伊洛维奇这样的人都是如此。只有菲洛夫和墨索里尼例外。

而且与意大利游击队在盟军尚未到达前的危险状态下除掉敌酋墨索里尼这种临机处置不同,当处置菲洛夫时,苏联大军已经稳定地控制保加利亚,德军兵败如山倒已经远离保境再无反攻可能,而反正的保军和苏军一道,已经把战线远推至匈牙利一线。在这种情况下,如此匆忙地展开大规模处决,确实难免政治报复之嫌。纵然“政治正确”,法律上也很难说得过去。

判决处死菲洛夫的“人民法庭”是当时的一个奇葩,奇就奇在它的设立者不久也与菲洛夫“殊途同归”上了断头台。

1944年9月9日苏军与保共夺权后,对德战争仍在进行,名义上的政府首脑仍不是共产党人,直到1946年废除君主制成立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保共公开执政前,保加利亚在苏军占领下仍然维持着“王国”形式,甚至处决菲洛夫等人的判决布告,开头也是“以保加利亚国王西缅二世的名义”。但实际上“九月革命”后保加利亚便陷入了苏军纵容下的“群众性屠杀”浪潮中。

9月30日,名义总理乔治耶夫同意设立“人民法庭”,据说本意是要“制止席卷整个保加利亚的一波任意政治屠杀浪潮”。但苏联与保共却把这个机构变成“消灭对手的法律依据”。当时还在莫斯科的保共领袖季米特洛夫明确指示:这个法庭上“没有人应该被无罪释放。人性和同情心的考虑不应发挥作用。”

而当时实际主持党政工作的保共中央书记、政府副总理特拉伊乔.科斯托夫回复说:“人民法庭已经准备好判决,会采用最短的程序来消灭最恶毒的敌人,而不受所谓三权分立的影响。”1945年1月20日,科斯托夫主持保共政治局会议对菲洛夫等人定罪,会议记录中留下了科斯托夫本人的指示:不要宽恕,要“最大程度地使用死刑”。

政治局会议记录——科斯托夫要求更多死刑

显然,具体领导“人民法庭”、直接决定处死菲洛夫等人的就是这位科斯托夫。整个战时季米特洛夫都在苏联流亡,科斯托夫实际上是国内保共的总指挥,也是“人民法庭”的创始人。史料中留下了他对法庭的许多具体指示和批评,如指责旁听人数过多,外国记者太多,被告话说得太多而自我咒骂的太少等等。科斯托夫还谴责法庭不够积极,首席检察官说西里尔亲王有精神疾病,试图避免判他死刑;很多律师尽管是官方指定,却也拘泥于法律条文,“不懂政治”等等。

在他的领导下,这个法庭在短短四个月内就判了2730人死刑,而且判了就杀,不准上诉,被杀者除了官员、议员、军人和王室贵族外,还包括教授、律师、作家、报人、记者等当局不喜欢的人。后人曾对比说:纽伦堡审判也只处刑19人,其中死刑仅12人。所有“二战”后各国的战犯法庭判的死刑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个“人民法庭”杀的人多。

更有名的对比是:在菲洛夫的整个所谓“法西斯政府”时期,因政治指控被处决的人总共是357人。当然法庭外的军事行动中还杀了不少人,不过与苏军占领后法庭外的“群众性屠杀”就更没法比了。当然剧变前“政治正确”压倒一切,“正确”者杀人再多再滥杀无辜也无所谓,“不正确”者哪怕两军对阵打死了对方也是大罪。但今天讲法治,这种标准就过时了。幸亏极右派的另一种“政治正确”在保加利亚不成气候,否则就麻烦了。

耐人寻味的是科斯托夫自己也曾于1942年在当局对保共的镇压中被捕,而且他的身份明确,原已被拟死刑,因科斯托夫的同学是国王秘书,为之说情,被改判无期徒刑。国王说:“不会处死刑。他将被判刑,但战争将很快结束,他会出来……”。果然只有一年多他就出来了,并且掌了权。掌了权的科斯托夫却不像国王那么好说话,菲洛夫和许多王亲国戚都死于其手。

但没过多久,在STL与铁托闹翻后,东欧各国掀起了以镇压“铁托份子”为名的大清洗。

季米特洛夫与铁托签订“南保协议”,身后站着科斯托夫

保共因与南共关系密切,季米特洛夫还附和过铁托的“巴尔干联邦”设想(正是这个设想引起STL大怒)而成为重灾区。季氏自己是STL的老友又久住苏联,失言没事,从未附和铁托的“国内派”科斯托夫却首当其冲,成为保加利亚的头号“铁托份子”、法西斯特务、英美间谍、图谋暗杀者、经济破坏者、反动的“民族主义者”……等等。而当年国王没杀他也成为他“勾结国王”的罪证之一,令他百口莫辩。

他在共产党自己的狱中被严刑拷打,最后于1949年12月作为“科斯托夫集团”首犯被绞死。但与当年菲洛夫被杀前坚持抗辩“保持了尊严”有点类似,据说这位对当年“人民法庭”上被告自诬太少而不满的索命者科斯托夫也是一条好汉,“STL式审判”中常见的一景,就是众多被告最后基本都屈打成招说自己该杀,只有科斯托夫虽经用刑而死不认罪,最后陈述时还坚称自己无辜,话没说完就被强拽下法庭,上了绞架……

刊登于工人事业报上的克斯托夫起诉书

科斯托夫九泉之下见了菲洛夫他们,该说什么好呢?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秦晖: “人民法庭”断头台下的一对冤家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020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