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匈牙利的“霍尔蒂现象”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1-4,星期一 | 阅读:172

作者:秦晖

东欧“卫星国”时期的民族主义主要是反苏的,因此备受打压,极端者更无存在空间,乃至往往正常的民族主义也被指为极端而遭镇压。剧变后盐-论自-由,正常的民族主义自不待言,极端民族主义在一定限度(不能煽动暴力等等)内也有言论空间,而对历史上右翼民族主义人物的评价,便不时成为争论热点。

极端民族主义当然很糟糕,但是盐-论自-由就意味着在法律的限度内允许“错误言论”的存在。所以不仅东欧,就是老牌民主国家,极端民族主义如果仅限于言论,在一定条件下也不被禁止。这就如美国早就禁止了奴隶制,但美化奴隶主还大骂“北佬”的电影《乱世佳人》从未被禁演一样。

《乱世佳人》海报

如今有些习惯于“舆论一律”并对东欧剧变很不满的朋友,特别喜欢“揭露”东欧的极右泛滥。

他们的逻辑是:甲跟希特勒走,甲就等于希特勒,乙对甲的评价不同于传统的说法,乙就是为甲辩护,也就是为希特勒辩护,所以乙也等于希特勒。如果再有个丙为乙说话,那就等于为希特勒说话,所以丙也等于希特勒。而这样说话作为盐-论自-由未被镇压,就说明整个国家都接受这些话,也即接受希特勒,于是得出结论:希特勒已经在这个国家复辟……

假如这么推理,那绝大多数德国人都曾跟希特勒走,他们都等于希特勒,都该被处决了?当然,跟希特勒走的错误应该反思,跟希特勒走的人中确实有些人罪行堪比希特勒,但那只能是因为他自己做了什么,而不只是他跟了什么人。

同样,对曾跟希特勒走的人提出与成说不同的评价——比如说安东尼斯库之罪不在“卖国”而在大屠杀——未见得就是为他“辩护”,更谈不上等于为他“平反”,这些评价可以商榷,乃至即便就是“辩护”的主张也可以反驳,但说这些主张就等于给希特勒辩护,甚至主张者等于希特勒,应予镇压,那就完全是乱扣帽子了。这些主张者如果有些话要被禁言,也只能以法律为依据,而不能以“政治正确”为依据。

所以,东欧国家有极右言论存在,远不等于极右已经成为那里的政治主流。就多数前东欧国家而言,主流政坛仍然是传统左、右派即社会民主派和自由民主派的影响更大。

但另一方面,剧变后的东欧确实有极端民族主义兴起的问题。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欧洲移民问题、穆斯林问题日益突出,整个欧洲乃至世界都有极右抬头的趋势,具有反苏民族主义传统的东欧自难免俗。在个别国家,极右民族主义已经进入主流政治。下面我们就分析几个有代表性的国家,看看那里的极右民族主义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舰队的海军上将,统治着没有国王的王国”

一战前后奥匈帝国版图

 例如在匈牙利,一战后就作为奥匈帝国的一半深受战败国的屈辱。特里亚农和约使匈牙利失去了原奥匈帝国匈牙利部分72%的领土和全部海岸,失去了居住着匈族人的10个最大城市中的5个。占匈族总人口三分之一的343万人发现自己成了“外国的少数民族”。匈牙利人对此极为不满。战后的民主政府很快失败,继库恩.贝拉的短暂“红色恐怖”之后,“白色恐怖”中兴起了前奥匈帝国海军司令米克洛什.霍尔蒂上将的独裁统治。

一战时霍尔蒂曾率奥匈舰队击败意大利海军,赢得奥特朗托海战胜利,并在此役中负伤,成为著名的“国家救星”。奥匈解体,丢失海岸后他改而从政,成了独裁者。当时的匈牙利以“没有舰队的海军上将统治着没有国王的王国”著称。霍尔蒂在匈牙利恢复了君主制,但作为匈牙利民族主义者他不允许奥匈时代德意志人的哈布斯堡王朝复辟,在声称“将来会选出匈牙利人国王”的同时,他为“救国”坐上了王国“摄政”的宝座,而且一摄就是24年。期间霍尔蒂国策的核心,就是拼命争取恢复特利亚农和约失去的版图,尽可能“让匈牙利人生活在一个国家里”。为此他可以与任何人结盟,作出任何骇人听闻之事。

米克洛什.霍尔蒂

不难发现霍尔蒂与罗马尼亚的安东尼斯库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以军队起家而掌权的独裁者;都基于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而在两次大战期间从亲英法转变为亲德,并加入了轴心国集团,战争初期都为本国“收复了失地”;都与本国更极端的民粹法西斯势力(匈牙利的箭十字党和罗马尼亚的铁卫队)沆瀣一气但也有矛盾;都对外参加轴心国的战争,对内实行镇压,对一系列屠杀尤其是灭绝性屠杀犹太人负有罪责。

不同之处在于霍尔蒂掌权更久、投靠德国更早、导致的人口死亡、屠杀犹太人的总数量和死亡率都比罗马尼亚更高。但霍尔蒂屠犹不像安东尼斯库那么“自主”,匈牙利犹太人基本是在德国的指令下被送到德国灭绝营杀害的,据说霍尔蒂对此并不情愿。

另一个不同是:安东尼斯库后来取缔了铁卫队但继续了其罪孽,而霍尔蒂一直对箭十字党亦用亦防长期纠缠,最后被箭十字党赶下台。两人都在战争末期的1944年被政变推翻,但因果相反:安东尼斯库是因拒绝投降,而被“反正派”推翻,霍尔蒂却是在与苏联达成协议并下令投降后,被怙恶不悛企图顽抗的箭十字党推翻的。1944-45年间箭十字党引入德军控制匈牙利后,霍尔蒂被带到德国扣押。德国最终战败时,希姆莱曾下令在美军到来前处决他全家,看押者却未执行。霍尔蒂落到美军手里后,美苏商量的结果是让他在纽伦堡审判中出庭作证,但不对他本人起诉。纽伦堡审判后他被释放并流亡西方,1957年死于葡萄牙。

1920,商谈《特里亚农和约》,居中者为艾伯特·阿普尼

极右趋势与霍尔蒂争论

显然,霍尔蒂的反人类罪行本不亚于安东尼斯库,虽然盟军考虑他因后期下令投降而被德军关押,算是有反正表现,而没有对他追究刑事责任,但政治上仍然是否定他的。曾遭霍尔蒂军队荼毒的南斯拉夫铁托政权更曾要求引渡他来严惩。但是剧变后,匈牙利却有不少人称他为“爱国者”,鼓吹为他恢复名誉。如果这只是民间的自-由盐-论也就罢了——由于霍尔蒂当年并未被指控为战犯,匈牙利那些为他翻案的人似乎比罗马尼亚人为安东尼斯库翻案更有一点理由。但匈牙利政府也参与这种事,就引起强烈批评。

在前东欧转型国家中,匈牙利是个比较特别的国家。

该国的左派由于剧变前的“国际主义”传统上排拒民族主义,剧变后反而更倾向“普世价值”,甚至入欧、入北约在该国都是由左派政治家最先提出的。由剧变前执政的共产党——社会主义工人党易帜改组而来的匈牙利社会党,与通常意义上的右派——古典自由民主派关系良好,经常联手对付“民族主义右翼”(或叫极右保守派)。就连私有化和休克疗法这类传统左右派最易出现争论的问题,在匈牙利也是“左右派(还往往以左派为主)共同推进,而民族主义反对”,经济转轨的关键动作就是在民主化后胜选“重新上台的前共产党人”作出的。而民族主义右翼或极右翼往往以“强国”为理由反对“国退民进”,尤其反对把重要国企卖给外国投资者。至于左右派都亲欧亲北约,不那么排斥移民,而“爱国极右”则疑欧、疏北约,强宗教、反移民,就更是众所周知了。

但由于历史原因,匈牙利“民族主义右翼”在剧变中起着更大作用。剧变后第一届民选政府,执政的“民主论坛”最初是个各派的联盟,但主导的还是民族主义右翼。这届政府在经济转轨上瞻前顾后很少作为,却做了一件引起争议的事,就是隆重迎接霍尔蒂落叶归根还葬祖国。

霍尔蒂去世前遗言:到匈牙利“没有一个苏联兵”的那天希望葬回桑梓。1993年9月4日这一遗愿实现,他的遗骸在布达佩斯以东前肯德斯庄园家族墓地入土为安。葬礼成为一场民族主义狂欢。不但数以万计的民众参加,约瑟夫·安托尔民主论坛政府的阁员们也几乎全部出席。国家电视台播放了葬礼。安托尔总理还在葬礼前接受了一系列采访,称赞霍尔蒂是“爱国者”。

这些说法使国际舆论为之哗然,以色列更是强烈抗议对导致50-60万匈牙利犹太人死亡的罪人给予如此评价。反霍尔蒂的匈牙利左派和自由派民众也在布达佩斯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谴责为“法西斯独裁者”招魂。

霍尔蒂归葬

其实作为私人行为,霍尔蒂迁葬本无不可,作为民间的一桩社会事件也属于言论、集会自-由范畴。但政府出面,总理高调赞扬霍尔蒂就很过分了。

在剧变后的东欧,为当年与纳粹结盟者在共产党时期所受审判提出司法公正性质疑(多指其罪不至死)的不乏其例,在政治上为之翻案的民间声音亦或有之,但政府出面在政治上对这类人作出正面评价,直到今天匈牙利也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其中一个原因也是由于当年霍尔蒂就没有受到刑事审判,没有司法问题可以争论,所以只要“重新评价”,就会直接进入政治领域。

当时的匈牙利政府还提出要为邻国的匈牙利族维权,民间甚至翻出了历史上敏感的领土问题。这种强硬的民族主义导致邻国(主要是罗马尼亚)强烈不满。但右翼民族主义政府因政绩不佳,在1994年剧变后第二次大选中落败。匈牙利成为继立陶宛之后“前共产党人”胜选、出现“左派复兴”政府的第二个前东欧转型国家。1994-2010这16年中匈牙利主要是左派执政,右派加盟。极右民族主义退潮。2011年民主论坛的解散可以说是这一退潮的标志。

匈牙利正在“恢复专-制”?

但是2008年全球化危机和匈牙利自身的一些事件造成趋势开始出现又一轮逆转,原属于自由右派的青民盟走向“极右”,取代民主论坛成为右翼民族主义的代表,而且走得更远。

2010年后连续执政三届的青民盟政府改国号,“去共和”(匈牙利共和国改名“匈牙利”),修改宪法,定基督教为国教,限制“反基督教”的言论自由。导致欧洲又一次舆论哗然,甚至连青民盟在欧洲议会中所属的右翼民族民粹主义色彩的“人民党”党团,也对匈牙利的走向表示担忧。而中国人很熟悉的匈牙利经济学大家、由共产党时期市场改革派变成新自由主义者的科尔奈教授,则对匈牙利在东欧可能成为第一个“恢复专-制”的国家表示痛心疾首。

在这种情况下,匈牙利又一次出现肯定霍尔蒂的潮流。2012年6月,布达佩斯西南80公里的乔卡克镇树立了第一座霍尔蒂的广场塑像,此前这种像只在家族墓地这种私人场合出现。不久,霍尔蒂塑像又在包括第三大城市德布勒森在内的许多城镇树立。到2013年11月,首都布达佩斯的加尔文派教堂也建立了霍尔蒂的塑像。这些活动尤其受到反对党“更好的匈牙利”党(缩写音译为乔比克)支持。匈文“更好”的好类似英文的right,除了“正当”还有“权利”、“右边”之意,所谓“更好的匈牙利”按该党的说法也就是更右的匈牙利、争取匈牙利族的更多权利之意。

这个比青民盟更右的党2003年成立后,在年轻人中发展很快,在最近一次即2018年大选中它已超过主要的左派党社会党,而成为匈牙利第二大党或最大反对党。因此许多人担心,匈牙利的政党政治会不会变成“右翼的单向激进比赛”、变成“激进右派与极右派”的竞争?

今天所谓极右,一般都是指在宗教、国家、民族传统三个方面强化对个人的约束,抵制“个人主义自由”。而与强调宗教的执政党青民盟相比,乔比克更强调“爱国”与民族主义,因此也更追捧霍尔蒂——由于霍尔蒂是新教徒,奉天主教为“国教”的人会对他有保留。而乔比克党基于“国家社会主义”不仅奉霍尔蒂为英雄,还把“对匈牙利的压迫”从“苏联占领”时期延伸到“匈牙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羞辱”。该党甚至还一度建立了民兵组织“马扎尔人卫队”,这令人想起当年箭十字党、铁卫队与纳粹冲锋队的幽灵。无怪乎该党试图加入欧洲议会中最右的人民党党团时,也被这个最右的阵营拒绝。匈牙利议会不久也通过决议,取缔了“马扎尔人卫队”。

但事实上,在“第三波民主化”已经运行了近30年的东欧,“恢复专制”绝不是那么容易,这和当年“第二波民主化”普遍失败确实不同。至少如今匈牙利不但仍然存在着政党竞争,也存在着批判右翼政治的盐-论自-由。尽管青民盟执政下通过的修改宪法规定媒体有义务尊重“基督教价值观”,而招致国内和欧洲议会内的强烈批评,批评者担心言论会遭遇宗教管束。但迄今匈牙利也没有出现“反基督教媒体”遭到惩处的案例。尤其在“民族主义”方面,至少匈牙利不会因某些人被奉为“民族英雄”就禁止对他质疑,甚至连事实讨论都受惩罚。像霍尔蒂那样的人尽管被民族主义右翼推崇,但即便在右翼执政时骂他的声音仍然很大。1999年根据民意调查,匈牙利人中有9%认为霍西是匈牙利3位最积极的政治人物之一,而41%的人则将他视为3位最坏的匈牙利政治人物之一。

2006年再调查,肯定霍尔蒂的受访者增长到18%,但否定他的人也增至48%。2007年底的社会学调查中,霍尔蒂被排在公众评出的“匈牙利最称职的政治家”中的第七位——倒数第二。共产党领导人卡达尔和纳吉都比他得分高。

纳吉

显然,尽管匈牙利的这波右翼民族主义潮流已持续9年,但否定霍尔蒂的人仍然比肯定他的多。2017年,青民盟政府总理维克托·奥尔班发表讲话,称霍尔蒂为“特殊政治家”,称赞他保卫了匈牙利的生存。这番话再次引起了一片谴责。

匈牙利国内的左派与自由派、犹太人团体、国际上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和以色列政府,都纷纷指责他试图给“纳粹大屠杀同谋者”恢复名誉。各地的霍尔蒂塑像也经常被泼红油漆等以示抗议,并且泼漆者公开亮明身份,也未受任何惩罚。这些抗议虽然没能改变青民盟和乔比克这类民族主义右翼的主张,但也使他们不得不一再声明评价霍尔蒂与现实政策无关。他们只是纪念历史上的“爱国精神”,既不是要恢复霍尔蒂的制度,也不会重提霍尔蒂对邻国的要求。“关于霍尔蒂在匈牙利历史上作为的讨论是学术性的,没有任何现实作用。”

但应当承认,匈牙利对霍尔蒂的肯定程度仍是东欧仅有的,其他东欧国家右翼民族主义影响、对历史上极右翼人物的翻案呼声都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秦晖:匈牙利的“霍尔蒂现象”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1000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