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深层政府”向特朗普展开“复仇”行动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10-25,星期五 | 阅读:254

PETER BAKER, LARA JAKES, JULIAN E. BARNES, SHARON LaFRANIERE, 黄安伟

本月,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L·约万诺维奇在数小时的作证后离开国会山。 ANNA MONEYMAKER/THE NEW YORK TIMES

华盛顿——没有姓名、没有面孔也没有声音,最先触发对特朗普总统任期最大威胁的CIA官员,似乎就是这位总统长期指责试图扳倒他的“深层政府”的化身。

但过去三周以来,深层政府以过去和现在的一些真切存在的政府官员的形式,从暗处浮现出来,他们反抗了白宫阻止与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合作的企图,他们提供的证据,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至今保持匿名的检举人的说法。

本周,证人纷纷走向国会山,最终引出为国效力50年的军官和外交官小威廉·B·泰勒(William B. Taylor Jr.)引人注目的证词。他无惧白宫的压力,站出来指控这个几个月前把他派到乌克兰的总统为推进自身的政治利益滥用职权。

众议院就特朗普迫使乌克兰调查民主党人的企图发起弹劾调查,是一名没有公共服务记录的总统与他接掌却从不信任的政府之间持续33个月的焦土争斗的顶点。如果特朗普被众议院弹劾,某种程度上可能正是因为那些曾被他嘲笑是“彻底的渣滓”或可与纳粹相提并论的职业官员。

“经历这么多诋毁、污蔑和贬低,我想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些复仇,这并不是被设计的,而是机会使然,”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杰拉尔德·E·康诺利(Gerald E. Connolly)说,他的华盛顿郊区选区生活着许多联邦雇员。“这几乎是因果报应。突然之间有了机会,了解内情的人可以站出来大声发言,给出佐证或驳斥的证词——于是他们就这么做了。”

玛丽·L·约万诺维奇(Marie L.Yovanovitch)、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和乔治·P·肯特(George P. Kent)等现任和前任官员,向众议院调查人员讲述了一场为特朗普谋利益而绕过政府进行的不正常外交政策行动。四度出任大使并曾任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高级顾问的迈克尔·麦金利(Michael McKinley)讲述了在国务院任职40年后,因职业外交服务的处理问题辞职的情况

甚至最初那个匿名者也重新出现,即去年《纽约时报》一篇热议文章的不具名作者,文中称特朗普政府内部官员正努力“阻挠他的部分议程和他的一些最糟糕的企图”。这名作者计划于下月出版一本题为《一次警告》(A Warning)的书,仍然将保持匿名。

前往国会山的证人不认为自己是任何恶毒的深层政府的一部分,而只是忠心为两党政府效力的公职人员,不料却被一个深陷怀疑论和阴谋论的总统诋毁、排挤或被迫离职。

但还有一种情况是,一些职业官员对他们在政府机构内部看到的情况感到震惊,他们想方设法阻挠特朗普的目标,比如通过拖延执行他的命令、不向他透露信息、向记者泄露信息,或者请求国会中的盟友介入。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的前高级顾问迈克尔·麦金利因职业外交服务的处理问题辞职。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的前高级顾问迈克尔·麦金利因职业外交服务的处理问题辞职。

因此,职业官员眼里的“因果报应”,在特朗普和他的圈子看来,似乎证明了他们一直都是对的。

“我认为,你现在看到的是一群职业官僚在说:‘你知道吗?我不喜欢特朗普的政治,所以我要参与这场他们在国会山展开的政治迫害,’”白宫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上周对记者称。

大批职业官员离职

特朗普最近几天愤怒地抨击,含蓄地威胁要报复。上周在达拉斯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他四次要求知道最初的举报人是谁。“举报人是间谍吗?”他问道。“现在有很多坏人呢,”他还说,“但一个一个来,我们在前进。一个一个来。”

他没有详细说明,但他的政府正在清除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业官员。他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莱恩(Robert C. O Brien)计划在明年初之前,大致通过自然减员的方式,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削减约三分之一,从174名政策专家减到120名以下。这项行动在检举前就已经开始了,他称这是出于提高效率的考虑,但在一些人看来,这是一种清除内部“间谍”的方式。

本届政府一直试图将职业官员的作用降到最低。根据美国外交服务协会(American Foreign Service Association)的数据,在外交部门,特朗普手下任职的166名大使中,45%是根据忠诚度和竞选献金挑选的政治任命官员,这是史上最高比例。

结果导致公共服务人员大量流失。据无党派组织公共服务伙伴关系(Partnership for Public Service)称,特朗普政府在执政的头18个月里流失了近1200名高级职业公务员——比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执政的头18个月多出40%左右。

本月,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L·约万诺维奇在数小时的作证后离开国会山。

一个熟悉的检举被推向新层面

由未经选举的官僚秘密策划控制政府的“深层政府”概念由来已久,但直到不久前,它更多是与土耳其或埃及等国家联系在一起。在美国,它基本上被归入政治边缘或好莱坞惊悚片的主题。

“华盛顿一直没把‘深层政府’的说法当回事;他们把它当作一种荣誉勋章或一个内部笑话,”讲述国家安全委员会历史的《白宫勇士》(White House Warriors)一书作者约翰·甘斯(John Gans)说。“但这是全国关注的问题。支持总统的右翼人士还在煽风点火。”

作为美国历史上首个从未担任过任何公职或军职的总统,特朗普一开始并没有使用“深层政府”这个词,但他对政府的敌意则从来都很强烈。他将针对他的未经证实的指控——所谓“斯蒂尔档案”(Steele dossier)泄露一事——归咎于情报机构,也从不相信他们的结论,即俄罗斯为了他的利益干预了2016年大选。当官方照片显示他就职典礼当天的人群比奥巴马小时,他对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大为光火。

他把从政府各机构派往白宫的官员称为“奥巴马的人”。在与墨西哥和澳大利亚领导人的电话记录泄露后,他确信他不能信任职业官员,电话记录从此被藏在一个机密数据库中——包括现在让他处于被弹劾边缘的那场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通话的粗略记录

特朗普总统称从政府各机构派往白宫的官员为“奥巴马的人”。
特朗普总统称从政府各机构派往白宫的官员为“奥巴马的人”。

寻找不忠诚者

时任特朗普首席策略师的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是奉行阴谋论的另类右翼媒体资深人士,他最先阐述了这样一场战争,总统就职后不久,他就宣告,本届政府的目标是“消解行政国家。”

其他助手反对这种心态。H·R·麦克马斯特中将(Lt. Gen. H.R. McMaster)成为国家安全顾问后禁止幕僚称职业官员为“奥巴马留任者”,并提拔了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很快,班农的盟友通过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和Twitter发起了针对麦克马斯特将军的攻击。

查找不忠者的行动在国务院尤为明显。外交官们表示,职业官员基本上被禁止阅读高级官员与外国领导人会谈后撰写的谈话备忘录。这样的备忘录通常是用来帮助初级官员向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工作人员发出指导意见的。(国务院一名发言人否认备忘录的查阅受限。)

当白宫今年下令冻结外国援助时,政府直属机构官员悄悄向国会寻求帮助,要求撤销这一决定,甚至列出了一些将出现资金枯竭的项目,以帮助议员向政府施压。国务院官员也利用国会的盟友来阻挠特朗普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出售武器的计划。

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帮助巩固了摧毁“深层政府”的想法。
特朗普总统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帮助巩固了摧毁“深层政府”的想法。

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官员还试图通过秘密渠道向议员们提供情报,破坏总统暂停向乌克兰提供3.91亿美元安全援助的决定。根据一位国会助手的说法,五角大楼的律师甚至得出了冻结援助非法的判断,结果却遭到白宫预算办公室的否决。

作为美国驻乌克兰最高外交官的泰勒本周向众议院调查人员明确表示,他试图抵制总统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提供政治帮助的做法,他认为这种做法“疯狂”且“不恰当”。就在特朗普敦促乌克兰总统在CNN上公开承诺调查民主党人之际,泰勒作证称,他私下里建议乌克兰官员不要这么做,避免卷入美国国内政治。

“我们看到,纯粹的特朗普主义接管了外交政策,与专业主义的现实发生了碰撞,”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德里克·乔莱特(Derek Chollet)说。“即使有人可能同意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但特朗普政府和这位总统做交易的方式是不专业、不道德的,甚至可能是非法的。无论你的政策观点如何,这都与这些人加入政府的初衷背道而驰。”

“我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在担任驻加拿大大使期间,凯莉·克拉夫特与高级职业外交官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

根据分析特朗普总统任内数据的服务机构Factba.se的比尔·弗瑞斯克林(Bill Frischling)的说法,特朗普在2017年6月转发了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一条推文时首次认可了“深层政府”这个词,并在同年11月第一次在Twitter上自行使用了这个词。

2018年8月,特朗普开始在演讲和媒体露面中使用这个词,并在10月的一次共和党晚宴上使用它,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多地使用,今年到目前为止,他已经23次提到深层政府,是去年的两倍。

在本月举行的青年黑人领袖峰会(Young Black Leadership Summit)上,他痛斥民主党人和“他们在深层政府里的死党”,正在“串通一气搞垮总统选举。”在一次贸易协定签署仪式上,他再次提到了“深层政府,或是别的什么称呼”。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次集会上,他谴责民主党、媒体和“深层政府的官僚”之间的“邪恶联盟”。

在弹劾冲突之前,特朗普接受了他的前助手塞巴斯蒂安·戈尔卡(Sebastian Gorka)的采访,然而该访谈直到本月才发表在The Daily Caller上,特朗普在访谈中称,他与深层政府之间的斗争对他的总统任期来说至关重要。

“如果一切顺利,我会觉得这是我做过的最棒的事情之一,”特朗普说。“我觉得在深层政府这方面,我确实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他补充道。“他们用各种办法来整我;太可耻了。但我觉得这会是我的伟大成就之一。”


Peter Baker是《纽约时报》首席白宫记者。他为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了最近四任总统的新闻。他也是五本书的作者,最近的一本是《弹劾:一段美国历史》(Impeachment: An American History)。

Lara Jakes是《纽约时报》华盛顿分社的外交记者。在过去的20年中, 她自40多个国家报道和编辑新闻,其报道主题包括伊拉克、阿富汗、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北爱尔兰的战争和宗派战争。

Julian E. Barnes是《纽约时报》驻华盛顿的国家安全记者,报道情报机构的新闻。在2018年加入时报前,他为《华尔街日报》报道安全事务新闻。

Sharon LaFraniere是《纽约时报》调查记者。2018年,时报因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而获得普利策国内报道奖,LaFraniere是获奖团队的成员。

黄安伟(Edward Wong)在《纽约时报》担任外交与国际新闻记者超过20年,其中13年驻伊拉克和中国进行报道。他因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获得了利文斯顿奖(Livingston Award),也曾入选普利策奖候选名单。他是哈佛大学尼曼学者,并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费里斯新闻学教授。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当“深层政府”向特朗普展开“复仇”行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979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