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到了 北京郊外的秋天来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9-20,星期二 | 阅读:2,691
来源:中评社

北京郊外的秋天

中评社香港9月19日电/《北京日报》报道,当秋雨像一根根细小的银针扎在脸上,当一缕凉风卷着一片落叶飘然落于眼前,我便知道秋天来了。一直就莫名地喜欢秋天,从背着小书包,踏着路旁沾满露珠的杂草去上学的那个清早,直到今天。

一场秋雨一场凉。下班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猛然间一枚枯叶飘然而降,落在脚下。心里一颤,不由停下脚步俯身捡起落叶,细细赏玩这来自上天的精灵,仔细端详其生命的脉络。这枚历春经夏的落叶,曾几何时风华正茂,如今已脱尽生命的绿色底子,徐徐飘落间诉说着对大树的万般眷恋。

落叶知秋,落叶如歌。金黄的落叶摇摇曳曳,一片片洒落,如陶渊明采菊东篱,又似庄周梦蝶翩然起舞,更像苏东坡月下弄影。秋天总是给人别样感觉。是的,春天万物复苏乍暖还寒,夏天茂密炎热浓深迫人,而冬天呢?一切全归于枯槁凋零。唯有秋天,天高气爽风清露洁,既让人有成熟丰收的喜悦之感,又让人产生年之将尽的落寞与凄凉——秋天就是这样的。那深翠浅绿赤橙青黄,那松间明月石上清泉,那云舒云卷雁去雁归,无不让人激扬情怀或荡漾心间,感慨万端。

特别迷恋于在秋日黄昏里行走于北京郊外的乡间小道。庄稼收割以后,无边的田野裸露出苍黄的土地。这时陌上阡头的孩子已经望断了最后一只南飞的大雁。无边的落叶萧萧而下,铺就了一地鹅黄,人踩在上面发出软软的“咯吱”声,仿佛置身于梦幻一般。如若有缘,还能遇到几只觅食的野兔从脚边蹿过。村庄里很少见到农人,他们大多呆在家里收藏秋天的收获。夕阳西下,牛羊排行列队徐徐走回圈里,牧人们呦呦地吆喝着,一两只小狗活蹦乱跳地尾随着。不远处炊烟袅袅,农妇们呼唤在外嬉玩的顽童早早归家吃饭的喊叫声,在晚风中似遥遥传来。青山默默,秋水潺潺,荷锄看山,举目望天,总会让人产生许多激奋不已欲击欲飞的希冀和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豪情。

记忆中,刻骨的文句都源于秋天,都与秋天有关。诗兴大发的刘禹锡在秋日里高吟道:“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风华绝代的李清照在秋风中无奈感叹:“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泪眼无眠的林黛玉在深夜里低啜:“青灯照壁人初眠,冷雨敲窗被未湿”;台湾作家张晓风回忆起南京的秋天有感而发:“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簌簌地落着,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林语堂在文章中写道:“我最爱秋天,因为秋天的叶子的颜色金黄、成熟、丰富”,让人对秋天充满无限的遐想;辛弃疾在飒飒秋风中一边练剑一边狂歌:“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让人领略到其保家卫国的英雄气概。

春天破土而出的嫩芽常常使我感动,秋天脱枝而落的枯叶也时时使我悸动。人们常常喜欢生活在生命的律动的氛围里,而缺乏对秋天韵味的理解。姹紫嫣红固然是一种美,洗尽铅华也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为了迎接来年的灿烂与辉煌。生活中如若没有落叶的季节,实在是一种深深的遗憾。也许因为载满生命的体验与回味,染满时光的青绿与金黄,世间万物的谢幕,没有什么比落叶更优美、更动人的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带着岁月赐予的金色脉络与孕育过花果的余香,去亲近大地,去滋润大地,这何尝不是一种感恩的情愫、一种奉献的精神呢?

秋日多情,将五彩一路赠与;秋风多意,将飒爽一路馈送。经历春天的耕耘,夏天的浇灌,曾有的一切的梦想和追求,在秋天都有了殷实丰润的回报,广袤无垠的田野到处是丰收的金黄色。在这个透明的季节里,山峰变得更加明逸淡远,流水变得更加清澈透明,万物都变得淡然有致。

秋天,让北京的郊外变得更加迷人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九月到了 北京郊外的秋天来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946.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学术评论,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