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音乐的新机遇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9-18,星期三 | 阅读:157

子川 为FT中文网撰稿

北京国际音乐节(BMF)由国际知名指挥家余隆先生于1998年创建,每年十月举行。本届BMF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著名德籍英裔作曲家马克斯•里希特将为BMF带来概念音乐会《追梦•长城夜》,由钢琴、弦乐五重奏和女高音演出。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追梦•长城夜》音乐会由作曲家亲自演奏,演出将从深夜持续到黎明,共持续8个多小时,观众将在长城脚下有床位的演出场地里聆听这场别出心裁的音乐盛筵。

本届音乐节重要演出还包括:荷兰作曲家米歇尔•范德阿创作的集音乐、戏剧、视觉艺术和VR技术为一体的歌剧《捌》;美国作曲家亚伦•齐格曼创作的《探戈钢琴协奏曲》;旅美华人作曲家周龙的《九歌》选段《礼魂》;中国作曲家叶小纲的歌剧《咏•别》无词管弦乐演奏版本;中国作曲家杜韵的歌剧《天使之骨》等等。

压力与追求

著名指挥家、北京国际音乐节创始人、现任音乐节艺术委员会主席余隆先生对今年BMF的节目有极大的信心,特别喜欢今年节目的设计结构,并且很开心有经典作品第一次在中国上演、也有BMF首次委约的作品。余隆日前在伦敦接受笔者专访时指出,北京国际音乐节承担了两个特别重要的责任:“首先,在过去二十年中对中国音乐行业的职业化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其次,BMF是一个国际交流的平台,展示了非常大的合作空间,也梳理并树立了很多音乐职业的重要标准。”

北京国际音乐节现任艺术总监邹爽自幼留学英国,是全球知名学府伦敦政经学院、伦敦大学和伦敦电影学院的毕业生。学成后,她曾在欧洲参与过歌剧《蝴蝶夫人》、《茶花女》等经典剧目的制作。多年的留英经历、专业培训以及丰富的业内经验赋予邹爽深厚的职业素养和开放的跨文化视角。

BMF艺术总监邹爽(左)与创始人余隆在本届BMF发布会上

自2018年第二十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起,邹爽正式出任其艺术总监。当届音乐节通过《霸王别姬》、《赵氏孤儿》姊妹篇对“中国概念”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而邹爽导演的新版浸没式原创歌剧《奥菲欧》等剧目也为观众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体验。从余隆手中接棒BMF的邹爽,面临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余隆认为,做创新的东西都是有压力的,要看你心里是不是有期许和标准,有标准的话压力自然会很大。“我相信邹爽跟我当年一样,压力很大,在这样一个成熟的平台上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未来的确会压力很大,但是我对她的艺术能力和鉴赏品味非常有信心,她在歌剧导演上有很多新的想法。”他说。

邹爽在接受笔者专访时表示:“其实大家虽然有压力,但余隆亲力亲为,总能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实质性的帮助,他一直是我们一个最高的标杆和我们的后盾;我自己受益匪浅,因为他把国际音乐节从沙漠里建楼,而我在这个楼上面要做到大家去期许它不但屹立不倒而且标新立异,需要无时无刻兼顾短期的爆发力和长期的坚持,这就是压力。”

余隆对邹爽这一代的期许是,看到一批新艺术家的成长,让中国音乐事业登上更大的平台。“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我们更多希望能够看到创新能力,能够达到国际标准,跟外国同行在同一个平台上自由交流。我们非常幸运,在BMF二十年之际找到邹爽这样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他说。

严峻挑战

在一个多元化的新时代,世界各国古典音乐界正在接受的严峻挑战是,如何让更多年轻人走进音乐厅,聆听古典音乐、理解古典音乐、欣赏古典音乐。要做到这一点特别不容易,因为古典音乐本身就是一个靠政府补贴的行业。

邹爽觉得挑战也来自于现代年轻人诱惑很多,而古典音乐是一个很静的东西,怎么样让他们先进来,而不是通过常规的普及教育方式。这需要用和国际接轨的语境制造古典音乐新浪潮的观念,那就是跨界,引领而不摒弃经典。这一点的把握需要有专业的基础,独特的眼光,和敢于面对质疑的勇气,同时不断更新世界上最新的创作动向。

邹爽分析,在中国有一个新现象,因为古典音乐来自西方,不是中国自身的古典文化,所以在中国这个时代对此类高端艺术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而好奇心就导致在新时代古典音乐传统在中国重新被展现,有很多扇门可以开。

她解释:“第一扇门就是让大家感受到最正宗的东西,之前做到的;第二扇门就是让大家感到,两种文化的融合,这也是BMF在前二十年做到的,而且之后也会继续发展,即‘中国概念’;第三扇门就是,我觉得创造共同的语境要与现在世界上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的艺术家、音乐家一起,用中国现在这种很强烈的好奇心为新的坐标,在这个平台给他们最多尝试新东西的机会。”

跨界创新

据了解,新的尝试包括很多跨界的方式,比如,不同形式的歌剧、跨传统概念的委约。今年BMF与荷兰艺术节一起委约的《捌》是一场音乐VR体验,是VR装置形式的歌剧,完全打破了往常大家去歌剧院正襟端坐的概念,而是浸没式的一种体验。前几年BMF在打造特定地点歌剧(site-specific opera),就是把传统的古典歌剧变成发生在城市特殊场地里面非常有浸没感并且有时代语汇的歌剧制作。这种形式虽然不是所谓的原汁原味,但是引起了很多跨界艺术人士和观众的高度关注。

邹爽坦言,受到高度关注的是因为大家完全没有想到“我们还在将西方的古典音乐崇尚感放在这种音乐厅的同时,音乐节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非常年轻化、自由化,非常敢于大胆挑战传统观念的新的歌剧尝试。”其实,这些是与英国以及其它欧洲国家的探索相接轨和并存的,是同时代起来的,并不是在欧洲发展得很成熟之后才到北京,而是北京和欧洲一同在发展,甚至比他们走得更远。

“在这种潮流的推动下,涌现出一批新的中外年轻人之间的合作,不光通过歌剧,也通过现代音乐的委约,还有就是,这些年轻人都能把北京国际音乐节作为一个新的平台。他们可能往年会认为法国普罗旺斯歌剧节、荷兰艺术节,或者伦敦西区的歌剧院,林肯中心,这种地方会是他们的创作摇篮;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多新一代国际艺术家音乐家都会主动来找到我们,寻求合作和委约——这是一个好现象,也是他们对BMF在专业和艺术水准把握方面的认可。”

邹爽希望BMF和北京这个城市能够成为永远保持新鲜有活力的创作基地。“不管是国外的艺术家在我们平台上展现,还是创新开放的中国声音能够走到世界上去,还是通过我们的艺术家和外国艺术家合作,或是通过我们自己的作品走向世界,这都是音乐节作为一个最核心的桥梁在世界范围内的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圈积极在做的一件事情。”她强调。

期许未来

邹爽向笔者介绍,BMF要在下一个十年做到的是,创造与世界古典音乐界和现代音乐界对话的语境。这个语境在以前那个时代,多数是世界名家名团首次访华的桥梁,同时打造“中国概念”,用BMF平台来做一些国际性的中国委约,让中国艺术家能够在世界级平台上崭露头角,和世界音乐家用中国题材来创作歌剧、音乐会等等。

据了解,BMF之后有几大重要的战略合作。比如,跟法国歌剧院的三年计划,不仅中国一线乐团会通过BMF的联合委约在国际舞台上做世界一线歌剧院的首演,同时BMF也会在艺术创作上和艺术选材上不断地注入“中国概念”的传承。

邹爽透露:“包括我们二十五周年之际会带来共同创作的新版歌剧《白蛇传》,是获得过普利策奖的歌剧;还有国外乐团驻BMF的驻节计划,比如享誉世界的马勒室内乐团,我们每年都会保证有中国作曲家的作品用一线的室内乐团来演奏;同时会有很多大师班和交流,然后我们还会打造一系列有演出形式的音乐会——或者用传统的曲目来做新颖的呈现,或者跟中国作曲家和世界作曲家做这种专场的新的委约计划。”

北京国际音乐节创办者余隆先生对中国古典音乐的未来充满信心:“BMF作为中国权威音乐机构古典音乐盛宴,一直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我特别高兴能看到它在新一代领导下继续创造辉煌;中国古典音乐事业发展形势非常好,前不久成立了交响乐团联盟,有64家交响乐团成员;这昭示了中国音乐事业像BMF一样,站在了一个全新的起跑线上,期待带给大家惊喜。”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BMF)将于今年10月4 – 28日举办。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古典音乐的新机遇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914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音乐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