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始祖:哪一种猿类是我们的祖先,答案越来越复杂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9-4,星期三 | 阅读:542

帕拉伯·戈什(Pallab Ghosh)BBC科学事务记者

Composite of Australopithecus anamensis skull and face
新发现的头骨化石(右)与艺术家重现的湖畔南方古猿形象(左)。

在埃塞俄比亚,研究人员发现了一具来自接近380万年前的早期人类始祖头骨。

对这具新的头骨样本进行分析之后,令人们对人类最初如何从猿类进化而来,有了新的想法。

目前的观点认为,一只被命名为“露西(Lucy)”的猿属于后来进化成最早一批人类的物种,不过这种看法现在需要重新考虑了。

相关发现刊登在《自然》(Nature)杂志

约翰尼斯·海尔-塞拉西教授(Prof Yohannes Haile-Selassie)在一个叫米罗多拉(Miro Dora)的地方发现了这具头骨。那是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州(Afar Regional State)米尔区的一个地方。

这名在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自然历史博物馆工作的科学家表示,他当时立即就看出了这具化石的重要性。

“我当时想:‘我的天——我看到的真的是我所想的东西吗?’当我意识到这就是我一直梦想着寻找的东西时,我瞬间就跳起来了,”海尔-塞拉西教授向BBC表示。

海尔-塞拉西教授说,这具标本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例证,证明人类的始祖是一种叫湖畔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namensis)的猿类——这是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南方古猿,可能从420万年前已经存在。

过去人们曾认为湖畔南方古猿是后来一种叫阿法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的物种的直接始祖,后者则被认为是第一批早期人类的直接始祖。那一批人类就是被称为人属(Homo)的一个生物学分类,现今存活的所有人类都属于这个分支。

Four views on the nearly complete skull
从不同角度看新发现的物种头骨:牠们都有向前突出的下巴和细小的耳洞。

1974年,第一具被发现的南猿头骨引起了一阵轰动。研究人员将那一具头骨命名为“露西”,出处是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的歌曲《露西在缀满钻石的天空中》(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因为当时挖掘现场就在播放这首歌。

露西得到了公众的关注,被称为是“第一个直立行走的猿类”。不过,在《自然》杂志的一篇评论中,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弗雷德·斯普尔教授(Prof Fred Spoor)表示,湖畔南方古猿“看来肯定会成为人类进化史中的又一个焦点形象”。

这种猿类的历史地位很可能得到提升,是因为我们现在可以说,湖畔南方古猿和阿尔南方古猿事实上有某段时期是重叠的。前者并非像过去人们所相信的那样,直接进化成后者,两者并不是严格的线性关系。

这种发现是来自于新的解读。新发现的化石指向了此前发现的有390万年历史的头骨碎片。那块碎片曾被认为是属于湖畔南方古猿的,但科学家现在知道,它其实是来自阿法南方古猿,将这一物种的源头推前了一些时间。

现在看来,这两类物种至少同时存在了有10万年。

Prof Yohannes Haile-Selassie holding the skull he found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I thought to myself ‘Oh my goodness, am I seeing what I think I’m seeing?’Prof Yohannes Haile-Selassie

最有可能发生的是,一小群湖畔南方古猿与大群体隔绝了开来,一段时间之后,由于对新环境的适应而进化成了阿法南方古猿。两类物种共存了一段时间,后来河畔南方古猿灭绝。

这个发现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显示了,其他不同的高级猿类物种也可能曾经共存过,于是产生第一批人类的进化路径就更多了。

简单来说,虽然最新的发现并不能否定露西仍然可能是第一批人属群体的始祖,但是却让其他物种也纳入了相关的讨论中。海尔-塞拉西教授也同意,人类的直接始祖到底是哪一种猿类,现在是各种可能都有。

他解释说:“很长时间以来,阿法南方古猿被认为最有可能是人类始祖,但是我们不能再那样说了。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去看所有当时可能存在的物种,研究哪一种最像最早的人类。”

Lucy
一副被命名为露西的猿类遗骸,曾被认为是早期人类的始祖。

很多人,特别是记者在形容一块部分是猿类、部分是人类的化石时,往往会用到“缺失的链条(missing link)”这个表述,而这恰恰令人类学家抓狂。

事实上,《自然》杂志的资深编辑亨利·吉博士(Dr Henry Gee)就曾警告我,说如果我在报道过去的相关发现时用这一个字眼,他就会“把我的肝扯出来”。

亨利的愤怒有很多原因,但当中最主要的是,人类进化链条当中有很多个环节,而当中称得上“缺失”的,就算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分。

湖畔南方古猿是近期一系列新发现当中的最新一项,显示进化至现代人的过程并没有一条单一流畅的线索。

真相要复杂得多,也有趣得多。新发现显示,进化是一个人类始祖不同“模板”在不同的地方经历“试验”的过程,直至当中的某一些物种足够聪明和坚韧,熬过气候的变化和食物的短缺,最终进化成今天的我们。

海尔-塞拉西教授是少数研究人类进化的非洲科学家之一。他现在已经是业内知名人物,但是他说,合资格的非洲研究人员,很难得到西方国家研究基金的财政支持。

他告诉我:“与人类源头有关的化石证据多数都来自非洲,而我认为非洲人应该可能利用他们自己大陆上的资源,来帮助自己在古人类学领域上取得成就。他们进入这一研究领域的主要阻力,通常就是资金。”


来源:BBC英伦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人类始祖:哪一种猿类是我们的祖先,答案越来越复杂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95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物、考古,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