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有些人陷入了资本主义Cosplay中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9-3,星期二 | 阅读:305

祝佳音

我发现有些人陷入了资本主义Cosplay中。如果说社会主义Cosplay是把自己模拟为部级以上干部(含国家特殊津贴),那么资本主义Cosplay就是把自己模拟成垄断大亨。模拟方式包括冷酷的言论,摒弃感情的思考和“熟练了解人性之恶”。据我的观察,这种行为着重表达自己理性冷酷。

最近俩事儿,一个是超市过期食品再分配的问题,另一个是儿童被音乐喷泉击中受伤的问题,看评论,满山满谷的绝对理性人,言论包括但不限于超市丢食品是最优解、小孩往音乐喷泉里跑是活该。我看虽然号称理性冷静,但其实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很多人脑补出的资本主义体制在现在世界上都找不到几个了,你要说一八几几年,那可能是有一些。当时工人普遍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任何工伤保障都没有,手被卷进机器就自己打包滚蛋,家里有4个孩子没饭吃就全家自杀吧。当年的资本家比现在也能打一点,遇到罢工冲在前头和工人对射,轻伤不下火线,哪里像现在只是在年会上猛喷付出是福那样孱弱!

对有劳动能力的工人都这样,整个社会的福利和保障体系当然就更没法要,但是问题在于人家也知道不能要,资本家倒牛奶就算在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当反例的,现在用来论证资源浪费的合理性,Huh?

而且那是19世纪,现在都21世纪了!我们已经开始建立核聚变反应堆,用巨大天线接收宇宙信息,还搞这一套,像话吗?到现在,不说北欧,但凡有点出息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有相对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了,我们这儿为什么还拿着维多利亚时的英国为榜样呢?我们现在的许多问题,去看美国历史(想不到美国也可以以史为鉴),又或者总听说过《光荣与梦想》或者《悲惨世界》,就会发现我们其实不过是在重复他们100年前的老问题,人家也踩过坑,吃过屎,发现这条路走不通,最后改过来了——而我们如果仍然重复100年前的错误,就必然会面临100年前出现过的问题。

我觉得社会的“文明程度”就是看能在多大程度上为人兜底,兜底对象既有自己犯傻作死的,也有运气不好的。同样得了病,一个人有社会保障可以得到救治而另一个人只能等死,前者就比后者文明;同样在深山里作死迷了路,一个人能被直升机救出来而另一个人被扔在山里,前者就比后者文明;同样犯了罪,一个人拥有洁净卫生安全的监狱而另一个人要关在水牢里,前者就比后者文明。文明当然是有代价的,文明甚至会做出一些在局部上看来是浪费的事情。供养没有工作能力的老年人有必要吗?让穷苦的病人活下去有必要吗?救出山里迷路的傻逼有必要吗?给哪怕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以人权有必要吗?这取决于你怎么看。

这两天我看到的很多言论的确是过于赤裸的社达了,它具体表现在给予相对弱势群体无限责任和给予相对强势一方无限权力。你弱你有理?如果你恰好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家长不得不去打工,你没能得到足够的关爱,因为没有家长陪伴性格也不太好,又因为村里没有好学校文化程度也不高——我看在很多人心里,你就最好自我了断算了,活着干嘛?别跟我眼前添堵。但这怪你吗?

音乐喷泉的事儿,孩子的父母当然有责任,是傻逼,但一个发达文明的社会就是会付出额外成本保护傻逼。有围栏吗?有足够明显的警示标志吗?有工作人员把守确保能禁止儿童进入吗?既然世界上有白痴,更文明的社会就会更关爱白痴,而不是放任他去摸电门。

我想了想,可能根源还是慕强,毕竟996都有人唱赞歌。当然,从更大的层面上看,福利会提升社会整体的稳定程度,从而提高生产效能,但这话对于慕强的人而言可能又太复杂了。


来源:新浪微博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发现有些人陷入了资本主义Cosplay中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94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