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的私房钱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8-18,星期日 | 阅读:218

嘉宾:秦晖、彭勇      主持:郑小悠

——《鼎革之际:明清交替史文集》读书会 2

主持:崇祯皇帝这个人,大家都非常感兴趣,刚才两位老师也说了,他在政策上的失误、对军事指挥的影响,等等。秦先生这本书里面也专门有一篇提到崇祯的历史形象。很多人给崇祯塑造的地位是比较高的,有一句话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秦晖:李自成也这样说的。李自成从太原向北京进军的时候,出过一个告示,其中有一句话叫做“君非甚暗,孤立而炀蔽恒多”,意思是说,这个皇帝还是不错的,但是他身边的人都很糟糕。李自成的这则檄文是毫无疑问的,是真实的,顾诚先生也一再提到。民间像这类话很多。

其实崇祯的个人欲望比较少,整天操心国事,从这一点上来讲,按照以前的说法,应该是一个贤君。不过这个人的执政真的有很多问题——太爱面子,而且经常出尔反尔。一旦反悔,就要把原来听他话做事的人给杀掉,把责任推给别人。他在任期间杀的宰相将帅之多,搞到后来没有人敢出主意。最后到了什么地步?连赞同他主意的人都不敢说话了。因为假如皇上主意一变,会拿你是问,他不会说这个主意是他出的,他会说都是你坏的事儿。

比如说李自成包围北京之前,他其实很想南逃,但是他又要大臣向他建议,不断暗示,有的话说得非常之赤裸裸,说你们赶快建议我走吧。但是假如他真的走到外面,不顺心了,改变主意了,那么提这个建议的就倒霉了。最典型的是陈新甲,(崇祯)让他跟皇太极谈判求和,结果这个消息一披露出来,大家说这个主张是卖国,(崇祯)马上把陈新甲杀了。像这样的事他不知道干过多少。

再有一个,我不知道崇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说国库亏空一塌糊涂。但是他的内帑之多让人吃惊。

这个问题当然存有争议,后来有人说这是谣言,但是我觉得比较靠得住的一手材料都是这么说的。而且李自成的确在北京发了最大一笔财,都是从内帑中发现的。

什么是内帑?就是皇帝的私房钱,他存那么多钱到底干什么?这个人是不是知道他自己有那么多钱,都是一个问题,假如他真的知道,他心理也太变态了。已经到了亡国地步,他让那些权贵都出钱救国,这个是所有史料都讲过的。但是皇后之父周奎,还有田弘遇,也就是田贵妃的父亲都不愿意出钱,为什么?因为知道皇上其实是有钱的。

崇祯实在是问题很多。当然了,一个王朝到了那个时候,叫做气数已尽。不管能干的也好,不能干的也好,基本就是这样了。

彭勇:关于崇祯皇帝小金库到底多少钱,或者李自成进北京之后究竟拿到多少银子,现在争议比较大。前两年北京社科院有一个老专家,他通过几品官必须交多少银子去算,算出来总共不到一百万两,也没有多少。

但是这两天我又把顾诚先生写的《明末农民战争史》其中一块材料拿出来看看,确实像秦老师讲的,可靠的史料都记载了李自成进北京之后,通过内帑发了很大一笔财,数量非常惊人。

崇祯有那么多的钱,他自己知道不知道?我想他很可能知道。依崇祯的性格,多疑、猜疑、心思细腻,他应该是知道的。为什么不拿出来呢?可能有这么一个原因。因为明朝的历史往前追溯的话,其实从万历后期开始,正常的国库支出缺额就已经越来越大了。特别是三大征之后,亏空非常大。(万历朝)动用的第一大笔经费是变卖种马物资的银子,因为隆庆议和以后不需要买马了,所以把马场、马器整个资产变卖,有上千万两白银。可是没过20年,就被各个部门借完了。然后就开始问神宗要。最后感觉无底洞一样。到了天启年间,各个部门都在伸手,正常的财政收入已经没有办法满足正常的支出。大家都知道皇帝的小金库钱特别多,都跟他要。

刚开始真给,不仅万历后期,天启年间熹宗也掏钱。其实崇祯也掏过钱,但可能他感觉是个无底洞,后来就变得小气了。我猜想可能他不知道哪一天灭亡,也没有想到灭亡。

第二个,还有捐款的问题。其实我也注意到捐款。明朝无论干什么大事小事,都让百官、臣公、后妃,甚至包括宦官、宫女都要捐钱,不停号召大家捐款。所以到了崇祯时期,再让大家捐掏,他们也感觉是无底洞,捐多少是个头?所以是不是和明朝后期的这两个财政现象有关系呢?

秦晖:但是不管怎么说,一直到李自成打进北京,崇祯都不舍得拿钱,实在是太过分了。假如崇祯真的知道自己有这么多钱,那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主持:清朝后期武昌起义的时候,袁世凯也问隆裕太后要钱。当时要那些亲王大臣捐,大家也都不捐,其实他们在西方银行里存了很多钱,但都不捐。隆裕太后挺实在,把自己小金库全拿出来,据说都给袁世凯拿走了。北洋的钱很多都是从隆裕太后私人小金库出来的。当然崇祯不知道隆裕的事儿。

我觉得跟清朝皇帝对比一下,明朝皇帝的“天下都是我的”的这种观念好像不是特别强烈,老是有自己的私人一块。像万历那个矿监税使,就是要给自己挣钱。我觉得像康熙、雍正,应该是没有这个观念的,在他们眼里政府就是我的,全天下都是我的。但是明朝皇帝是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的概念。

秦晖:我觉得从朱元璋和朱棣就开始了,可能是因为他们,尤其朱元璋当年自己穷怕了。大家可以看看《御制皇陵碑记》,那篇文章真是非常典型的“忆苦思甜报告”,里头说他祖父、父亲死了,连棺材都买不起,买一堆席子一包就埋了,讲得声泪俱下。我觉得后来朱家人有点变态和这有一定的关系,他们当年真是穷怕了。一旦掌权了,整天担心没有钱花。

彭勇:我倒看了两则材料。大概是到正德皇帝还是宪宗成化的时候,明代的国家财政、中央财政和皇室财政开始有各自的预算体系。

主持:切割得特别清楚。

彭勇:对,切割得很清楚。我记得有一个材料,好像是武宗出去玩,问一个户部尚书要钱。结果他(尚书)说,我的钱该怎么支出都分好了,如果给你的话,我没有办法预算。这就已经开始分清皇室和国家的财政资金,所以才有像矿监税使的这种情况。

御制皇陵碑

秦晖:但是中国从秦制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规定,你看《汉书》《史记·平准书》都讲得非常之清楚了,“司农”的钱是国库,“少府”的钱是皇帝私库。皇帝的私家钱与国家的钱,这两笔钱理论上搞得很清楚,但是实际上不清楚,因为皇帝向国库伸手被拒绝,史书会表扬户部尚书坚持原则,但尚书如果不拒绝,史书不会报道,更从来没有皇帝被判贪污罪之例。所以历史上大部分皇帝,还是认为国库是自己的。他横征暴敛,也是搜刮进国库。明代真是有点奇怪。不是只有明代有内帑,历朝历代都有,包括清代内务府,也是属于皇上私家的。但是明朝,至少晚明好像的确是内帑比国库多,一直到灭亡都是这样。这个真的是很奇怪。

主持:清朝有一个八卦,光绪是有自己小金库的,因为光绪受制于慈禧太后,又不是亲儿子,老有外人的感觉。有一年慈禧过大寿的时候,示意光绪送礼,光绪就问内务府大臣送多少合适?内务府大臣说了一个数,光绪说这是要抄我的家。太后知道皇帝有多少小金库,你就都给我送来吧。

秦晖:从逻辑来讲,如果大臣真的对皇上有那么大的制约,皇上捞钱应该比较困难。有人老说,你看万历皇帝可以几十年不上朝,说明中国的皇上自由放任,清静无为顺其自然。

我其实很早就说,一个皇上负不负责任和有没有权力是两回事。权力无穷大,责任无穷小,完全不矛盾。有些皇帝就是不管国家大事,但是权力还是大无边。万历可以20年不上朝,但是他搜刮一点都不含糊,你说他没有权力吗?你说万历是小政府吗?

现在有些人说万历时代是小政府,理由是那个时候的官很多都是官缺不补,皇上真的不把“上班”当作事。如果说那是全世界最小的政府,我经常说英国政府能20年不上班吗?当然国王是可以不上班的,那是因为他已经失去皇权。首相能够20年不上班吗?所以皇上不负责任和皇上滥用权力,这是专制制度的一体两面,这两件事情本来是一回事。但是现在很多人把这两者对立起来,说皇上不上班,说明他自由放任。这只能说明他不负责任,怎么说他自由放任?

主持:彭老师您怎么看明朝皇帝专制权力很大,但是不管事,政府还能正常运作、国家正常运行这个问题?

彭勇:首先可以肯定明朝的国家机构设置在权力分配和职能发挥方面,即便到了王朝后期,结构是比较完备和完整的。即使皇帝那么长时间不上朝,日常行政、国家正常事务还可以得到基本的运转,这一点是必须肯定的。同时也应该看到,皇帝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不出手,这才是皇权至上的一个最终体现。比如万历不上朝,认为没有必要上朝,权力都在我手里,多一官少一官无差,多一官还多发一份俸禄,每天上奏书还麻烦,所以走就走吧,大权在我手里,应该说这是皇权非常自信的一种表现。我认为这其中是不矛盾的,皇帝该出手的时候,他自然出手。你看三大征的时候,万历皇帝像打了鸡血一样,参加了各种仪式,一点不含糊,其他时候他就不干了。

还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隆庆皇帝在位那几年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呢?其实他什么事都不干,手下有一批最精明强干的内阁首辅,这批人太能干了,他把权力放下去了。但是关键的时候,还需要皇帝来批示做决断,像隆庆议和、北虏南倭等问题都解决了。隆庆皇帝何德何能?他能够解决这些事情,实际上因为有一帮大臣和整个机构能够有效地运转。

我感觉整个明朝的转折点是在张居正被抄家之后,整个士大夫的精气神被打了。张居正改革更多是起到落实各种规章制度执行力的作用。他能够解决明代的根本问题吗?能解决制度问题吗?不可能解决。但是至少在体制运转、运行效率、行政效率上,还是能够得到有效改善的。这是我理解明代的皇权和行政权之间的关系。

张居正改革

秦晖:我觉得所谓的专制,一方面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人不敢拦他;另一方面,他想不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别人也不能对他进行问责。这两者结合起来就是专制。所以万历20年不上朝,只能证明他专制,怎么能证明他不专制?

当然最早讲这个话的是外国人,我觉得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外国人有一种观念,他们在宪政条件下有一种权责天然对应的观念:只要证明责任不大,就说你权力不大。比如说只要你不搞福利国家,就认为你是小政府。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中国谈论什么大小,一定要问到底是权力大还是责任大,经常是权力很大,但是不负责任,这种事情是经常有的。

再有一个,秦制从来就非常强调官僚机构的所谓分权制衡。中国人讲分权制衡比西方早得多,不过和西方的分权制衡有完全相反的(作用)。西方的分权制衡归根到底是为了制衡君权,一定程度上保障民权。可是中国的分权制衡正好相反,是为了防止权臣做大,所以往往把权力分割得实际上想造反也造不起来。

很多东西都是政出多门,互相掣肘。皇帝回家睡觉20年不上班,也可以正常运作。不是说运作多么有效率,而是说不会出乱子。整个政府体制就是环环相扣,你制约我我制约你。互相制约,皇上可以在上面操控一切,韩非子就是这样主张的,这是“法术势”中的“术”。所以我觉得就是(皇帝)不负责任,国家也可以不乱。但是不乱,也并不见得治理得好,只不过是矛盾积累起来了。后来导致明亡的很多矛盾,都是在万历年间积累起来的。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崇祯的私房钱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73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