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你的下一部iPhone可能是越南制造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8-2,星期五 | 阅读:364

RAYMOND ZHONG

Anofa工厂的一名员工。该公司已经开始与LG和杜卡迪等外国品牌的供应商合作。
Anofa工厂的一名员工。该公司已经开始与LG和杜卡迪等外国品牌的供应商合作。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越南北宁省——说到在特朗普总统与中国的贸易战中获利,全球没有哪个国家比得上越南。在美国关税使企业纷纷重新考虑是否要在中国生产之际,这个国家的工厂订单随之增长。如今,更多大型科技公司寻求增加在越南的制造业务,让一个正顺利成为智能手机及其他高端设备制造国的国家产生了更远大的抱负。

不过首先,越南得在制造装无线耳塞的小塑料盒方面做得更好。

武友胜(Vu Huu Thang,音)的公司北越技术(Bac Viet Technology)位于北部城市北宁,为佳能打印机、科音(Korg)乐器、三星手机和耳塞手机配件生产小塑料零件。他说,只要他还是每个月必须购买70至100吨主要在中国生产的进口塑料,他的公司就很难同中国供应商竞争。

“越南没法和中国比,”武友胜说。“我们买来材料,已经比中国贵了5%到10%。”他说,越南市场也太小,不足以吸引塑料制造商在这里办厂。

北宁市北越技术公司的工人。该公司为佳能、科音和三星制造小塑料零件。
北宁市北越技术公司的工人。该公司为佳能、科音和三星制造小塑料零件。 Raymond Zhongnone

美国和中国的谈判代表本周正在上海举行会谈,以设法为解决两国惨烈的贸易战找到一条出路。但对于部分企业,由于受到美中关系前景如今看来一片黯淡的惊吓,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开展业务的吸引力可能已受到永久性损害。随着智能手机、电子游戏机和其他消费者喜爱的产品接下来可能会被纳入特朗普的关税清单,寻找新的低工资地点进行产品的制造或完成,电子设备制造商的压力尤其大。苹果在加紧寻找实现供应链多元化的途径,已把努力的目标设在越南和印度。供应链研究公司磐聚网(Panjiva)表示,任天堂(Nintendo)加快了将Switch游戏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的步伐。iPhones的主要组装公司、台湾电子设备巨头富士康1月份表示,已在越南收购土地使用权,并向一家印度子公司投资2亿美元。苹果公司的其他台湾和中国合作伙伴也已表示在考虑扩大越南的业务规模

即便如此,这个拥有1亿人口的国家并不会在一夜之间取代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地位。这里的土地可能会很贵,也缺少现成的工厂和仓库。能否招到足够多训练有素的工人和管理人员是另一项潜在的挑战。

“这肯定会让越南的承载能力吃紧,”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Baker McKenzie)驻胡志明市常务董事弗雷德里克·R·伯克(Frederick R. Burke)说。他还说,尽管这个国家的劳动力在以每年100万人的速度增长,“人们已经在谈论劳动力短缺问题了。”

阮春煌是VPMS的创始人之一。他说,在三星的更多韩国合作伙伴开始进入越南后,这家电子巨头停止了与VPMS的合作。
阮春煌是VPMS的创始人之一。他说,在三星的更多韩国合作伙伴开始进入越南后,这家电子巨头停止了与VPMS的合作。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越南也不像中国那样,有大量可批量生产专门配件、零部件和材料供制造商使用的公司。

陈秋水(Tran Thu Thuy,音)说,她“当然”希望有朝一日能跟苹果公司合作。陈秋水的公司HTMP制造工厂生产塑料和压铸零件的金属模具。她指了指身旁一台MacBook。有朝一日,她说,HTMP也许能为金属笔记本机身生产模具。但她知道在这一天到来前,公司得在多个方面进行提升。

“要做的事情很多,”她说。

越南已经是鞋、服装及其他劳动密集型商品的生产大国,很早以前便开始从它庞大的北部邻国那里吸走业务。

北宁市一家三星工厂。除一家智能手机工厂外,该公司已将所有其他中国工厂关闭,如今其在全球销售的手机约半数在越南组装。
北宁市一家三星工厂。除一家智能手机工厂外,该公司已将所有其他中国工厂关闭,如今其在全球销售的手机约半数在越南组装。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耐克阿迪达斯近半数运动鞋如今在越南生产。随着工厂大量涌现,越南政府已承诺改善道路、港口和发电厂。河内还和世界各国政府签署了降低关税的协议,包括上月与欧盟达成的一项协议。特朗普政府并非没有注意到,其进口关税正将全球贸易转向越南。财政部将河内列入观察名单,原因是它为帮助出口商操纵越南盾汇率。特朗普上月表示,越南可能是下一个征收惩罚性关税的目标,称该国“在滥用方面几乎是最严重的了”。作为回应,越南政府表示,它希望与美国建立互利的贸易关系,并强调了其惩罚出口商的努力,这些出口商非法将自己的商品贴上“越南制造”的标签,以逃避美国的税收。

然而,即便是同特朗普有这样的争执,似乎也不太可能阻止越南北部成为重要电子产品中心这一巨大转变。一列列棕榈树环绕的庞大工厂建筑群在地平线上延伸,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家公司。

Fitek公司董事会主席武进强,该公司为三星、佳能和其他大公司生产工业设备。
Fitek公司董事会主席武进强,该公司为三星、佳能和其他大公司生产工业设备。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十多年前,韩国巨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在北宁建立了一家工厂,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此举很有先见之明。由于韩国在2017年接受了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中国政府呼吁抵制韩国产品,导致三星在华销售萎缩。

此后,三星关闭在华智能手机工厂,只保留了一家。目前,该公司在越南组装的手机约占其全球销量的一半。三星在越南的子公司雇佣了大约10万名员工,占该公司去年2200亿美元销售额的近三分之一。

三星的一位发言人说,其中大约90%的销售涉及从越南运往其他国家的货物。这意味着,仅三星一家就占越南2018年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一,即便这一点可能无法完全反映出该公司对整体经济的影响。三星在越南的成功让许多韩国供应商相信,他们也应该来越南。

一个Fitek公司的工人。武进强承认,大多数越南供应商存在质量和生产率问题,阻碍了他们从跨国公司赢得业务。
一个Fitek公司的工人。武进强承认,大多数越南供应商存在质量和生产率问题,阻碍了他们从跨国公司赢得业务。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如果你是一家大公司,你搬到一个地方,一切都会跟着你,”越南协力管理咨询公司(Dezan Shira)驻河内的副经理菲利波·博托莱蒂(Filippo Bortoletti)说。

不过,一些越南企业主说,这个局面令人喜忧参半。他们说,外国巨头来到越南,主要与他们在其他地方已经使用过的供应商合作,他们的供应链上留给当地新企业的空间很小。

前述发言人说,三星有35家越南供应商。苹果公司拒绝置评。

在越南设厂之初,三星从越南精密机械服务贸易公司(Vietnam Precision Mechanical Service & Trading,简称VPMS)购买了本地工厂装配线上使用的一些金属固定装置。但后来,越来越多三星的韩国合作伙伴开始进入越南,一年后,三星和VPMS停止了合作,公司创始人之一阮春煌(Nguyen Xuan Hoang,音)说。

在VPMS位于北宁附近的工厂里,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阮春煌说,问题不在于价格和质量,而是在于规模:三星需要的设备比VPMS能提供的多得多。

武进强(Vu Tien Cuong,音)的公司Fitek为三星、佳能和北宁附近的其他大公司生产工业设备。他承认,大多数越南供应商存在质量和生产率问题,这阻碍了他们从跨国公司赢得业务。但他认为根本问题在于缺乏经验,而不是缺乏金钱或知识。

金属零件表面处理公司Anofa的董事阮氏惠和她的丈夫阮文焕。阮氏惠在当初启动Anofa的同时,还要兼顾另一家公司的日常工作。
金属零件表面处理公司Anofa的董事阮氏惠和她的丈夫阮文焕。阮氏惠在当初启动Anofa的同时,还要兼顾另一家公司的日常工作。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none

“一天天过去,”武进强说,越南的供应商基础正在改善和“成长”。

28岁的阮氏惠(Nguyen Thi Hue,音)了解如何在工作中成长。在2015年创办自己的公司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阮氏惠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边为另一家公司奔波,一边让自己的新公司起步。

她的初创企业Anofa专门从事金属部件的表面处理。它曾与韩国电子产品制造商LG和意大利摩托车制造商杜卡迪(Ducati)等外国品牌的供应商合作。

阮氏惠的丈夫、同时也是她的律师的阮文焕(Nguyen Van Huan,音)说,对于苹果在越南扩张供应链,“我们真的很期待。”

为了从外国客户那里赢得更多的业务,Anofa投资购置了新机器。“他们有更高的标准和要求,”阮文焕说。

“我们都能满足,”阮氏惠笑容满面地说。


Chau Doan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北京科技记者。在2017年加入时报前,他在新德里为《华尔街日报》报道印度快速增长的经济。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制造?你的下一部iPhone可能是越南制造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61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