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该犯的逻辑谬误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7-31,星期三 | 阅读:322

稻草人(Strawman)论证、稻草人谬误

你歪曲某人的论点,以便更容易攻击它。

通过夸大、歪曲或完全捏造别人的论点,你更容易把自己的立场说成是合理的,但这种不诚实会破坏诚实的理性辩论。

示例:在威尔(Will)说我们应该投入更多资金用于卫生和教育之后,沃伦(Warren)回应说他很惊讶威尔非常憎恨我们的国家,以至于他希望通过削减军费来使其无法自卫。

虚假原因(False Cause)

你假定事物之间的真实或可感知的关系意味着其中一个是另一个的原因。

许多人将相关性(事情一起或按顺序发生)混淆为因果关系(一件事实际上导致另一件事发生)。有时相关性是偶然的,或者可能归因于共同的原因。

示例:罗杰(Roger)指着一张奇特的图表,展示了过去几个世纪气温是如何上升的,与此同时,海盗的数量却在下降;因此,海盗可以让世界变冷,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

诉诸情感(Appeal to Emotion)

你试图操纵情绪反应来代替有效或令人信服的论点。

诉诸情感包括诉诸恐惧,嫉妒,仇恨,遗憾,骄傲等。重要的是要注意,有时一个逻辑上连贯的论证可能激发情感或具有情感化的方面,但是当用情感来代替逻辑论证,或掩藏在某人立场上没有存在令人信服的合理的理由的事实,就出现了问题和谬误。除了反社会人士,每个人都受到情绪的影响,因此诉诸情感是一种非常常见和有效的论证策略,但它们最终是有缺陷的、不诚实的,并且往往使一个人的对手有理由感情用事。

示例:卢克(Luke)不想吃羊脑配碎肝与甘蓝,但是他的父亲告诉他想想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饥饿的孩子,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食物。

谬误谬误(The Fallacy Fallacy)

你认为由于某一主张没有得到充分论证,或存在谬误,该主张本身必然是错误的。

完全有可能提出一个错误的主张,同时又以逻辑上的连贯性为该主张辩护,就像我们完全有可能提出正确的主张,并以各种谬论和拙劣的论点为其辩护一样。

示例:意识到阿曼达(Amanda)在辩论中认为我们应该吃健康食品,因为营养学家说健康食品很受欢迎的观点犯了谬误。阿莱塞(Alyse)说,因此我们应该每天吃培根双层芝士汉堡。

滑坡(Slippery Slope)谬误

你说如果我们允许 A 发生,那么 Z 最终也会发生,因此 A 不应该发生。

这种推理的问题在于它避免了手头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极端的假设上。因为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极端的假设实际上会发生,所以这种谬论的形式是通过利用恐惧来诉诸情感谬论。实际上,这一观点是不公正的,是未经证实的臆测。

示例:科林·克洛塞特(Colin Closet)断言,如果我们允许同性伴侣结婚,那么我们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允许人们和他们的父母、汽车甚至是猴子结婚。

诉诸人身(拉丁语:Ad Hominem)

你攻击对手的性格或个人特征,企图破坏他们的论点。

人身攻击可以以公然攻击某人的形式,或以更微妙的方式对其性格或个人特征进行质疑,以此来诋毁他们的观点。人身攻击的结果可能是破坏某人的事,而不需要实际参与其中。

示例:在莎莉(Sally)提出了一个有说服力的、令人信服的理由,要求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税收体系后,山姆(Sam)问观众,我们是否应该相信一个未婚、曾经被捕、闻起来有点奇怪的女人说的话。

诉诸伪善(拉丁语:Tu Quoque)

你把批评的矛头转向了批评者,从而避免了接受批评——你用批评来回应批评。

直译为“你也是”,这种谬误也被称为诉诸伪善。它通常被用作一种有效的转移话题的方法,因为它可以转移人们对自己的论点辩护的注意力,而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些提出批评的人身上。

示例:尼科尔(Nicole)认为汉娜(Hannah)犯了逻辑谬误,但汉娜并没有说明她的主张的实质内容,而是指责尼科尔在早些时候的谈话中也犯了逻辑谬误。

诉诸难以置信(Personal Incredulity)

因为你发现了一些难以理解的东西,或者你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你就假装它可能不是真的。

复杂的主题,如通过自然选择的生物进化,需要一定程度的理解,然后才能对手头的主题做出明智的判断;这种谬误通常用来代替那种理解。

示例:柯克(Kirk)画了一幅鱼和人的画,他带着一种由衷的轻蔑问理查德(Richard),他是否真的认为我们愚蠢到足以相信一条鱼通过随着时间发生的随机事件而变成了人类。

片面辩护(Special Pleading)

当你的论点被证明是错误的时候,你重新定义了条件或者制造了一个例外。

人类是一种有趣的生物,对犯错有着愚蠢的厌恶。许多人不会欣赏通过更好的理解来改变自己想法的好处,而是会发明一些方法来坚持旧的信念。人们这样做最常见的一种方式是事后合理化一个为什么他们认为正确的东西必须保持正确的理由。通常我们很容易找到一个理由去相信一些适合我们的东西,这需要正直和对自己的真诚来审视自己的信仰和动机,而不是陷入为我们现有的看待自己和周围世界的方式辩护的陷阱。

示例:爱德华·约翰斯(Edward Johns)自称通灵,但当他的“能力”在适当的科学条件下接受测试时,它们神奇地消失了。爱德华解释说,人们必须相信他的能力,才能让他的能力显现。

既定观点问题(Loaded Question)

你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一个预设,所以回答这个问题就会显得有罪。

既定观点问题谬论特别有效地扰乱了理性的辩论,因为它们具有煽动性的性质——既定观点问题的接收者被迫为自己辩护,可能会显得慌张或不知所措。

示例:格雷斯(Grace)和海伦(Helen)都对布拉德(Brad)有好感。有一天,当布拉德坐得很近的时候,格雷斯好奇地问海伦是不是还在吸毒。

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

你说证明的责任不在于提出主张的人,而在于提出反对意见的人。

举证责任在于提出主张的人,而不是其他人。不能或不愿反驳一项主张,不能使该主张有效,也不能使它具有任何可信性。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永远无法确定任何事情,因此,我们必须根据现有的证据对任何主张赋予价值,而基于没有得到毫无疑问的证明而否定某些东西也是错误的推理。

示例:伯特兰(Bertrand)宣称,此时此刻,一个茶壶正处于地球和火星之间绕太阳运行的轨道上,因为没有人能证明他是错的,所以他的主张是正确的。

歧义(Ambiguity)谬误

你使用双重含义或模糊的语言来误导或歪曲真相。

政客们往往会利用含糊不清的信息进行误导,如果他们受到审查,他们会指出,从技术上讲,他们并没有完全撒谎。它之所以被称为谬论,是因为它具有本质上的误导性。

示例:当法官问被告为什么不交停车罚款时,他说他不应该交,因为牌子上写着“此处停车很好/罚款”(Fine for parking here),所以他自然会认为在那里停车也可以。

赌徒谬误(The Gambler’s Fallacy)

你说“得分”出现在统计上独立的现象,比如轮盘赌的旋转。

这个通常被认为是错误的谬论可以被说成帮助在美国内华达州的沙漠中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城市。虽然“高分”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但轮盘的每一次旋转都与上一次完全独立。因此,如果你抛硬币,正面连续出现 20 次的可能性很小,但每次正面出现的概率仍然是 50%,不受之前发生的事情的影响。

示例:红色在轮盘赌盘上连续出现了六次,所以格雷格(Greg)知道接下来肯定是黑色。由于这种想法,他遭受了一种经济形式的自然选择,很快就失去了所有的积蓄。

诉诸群众、乐队花车(Bandwagon)谬误

你诉诸于受欢迎程度,或者很多人做某件事作为一种验证的尝试。

这一论点的缺陷在于,一种观点的流行程度与它的有效性绝对没有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地球将会使自己变平,以适应这种流行的信念。

示例:沙姆斯(Shamus)醉醺醺地用手指着肖恩(Sean),请他解释,如果小精灵只是一种愚蠢的古老迷信,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它。然而,肖恩自己喝了太多的健力士(Guinness)黑啤酒,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诉诸权威(Appeal to Authority)

你说因为一个权威认为某事,所以它一定是真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谬误不应该被用来否定专家的观点,或者科学共识。诉诸权威并不是有效的论点,但是,除非有类似水平的理解和/或获得经验证据,否则无视具有已证明的知识深度的专家的主张也是不合理的。然而,一个人或权威机构的观点完全有可能是错误的;因此,这样一个人或机构所拥有的权威对他们的主张是否真实没有任何内在的影响。

示例:无法为进化论“不正确”这一观点辩护的鲍勃(Bob)说,他认识一位科学家,他也质疑进化论(想必他不是灵长类动物)。

合成/分割(Composition/Division)谬误

你假设某事物的一部分必须适用于它的所有部分;或者整体必须适用于它的各个部分。

通常情况下,当某部分是正确的时候,它也适用于整体,反之亦然,但关键的区别在于是否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情况确实如此。因为我们观察事物的一致性,我们的思维可能会产生偏见,因此我们假定一致性存在于它不存在的地方。

示例:丹尼尔(Daniel)是个早熟的孩子,喜欢逻辑思考。他认为原子是看不见的,而他是由原子构成的,因此也是看不见的。不幸的是,尽管他思维敏捷,他还是输掉了捉迷藏游戏。

诉诸纯洁、没有真正的苏格兰人(No True Scotsman)

你提出了一种可以被称为“诉诸纯洁”的方法,以此来驳斥你的论点中的缺陷或相关批评。

在这种形式的错误推理中,一个人的信念被证明是不可证伪的,因为无论证据多么有说服力,一个人只要改变规则,就不会适用于所谓的“真实”例子。这种后合理化是一种避免对自己论点进行有效批评的方法。

示例:安格斯(Angus)宣称苏格兰人不在粥里放糖,拉克伦(Lachlan)对他说他就是苏格兰人,会在粥里放糖。安格斯愤怒地,像一个真正的苏格兰人一样,大声喊道,没有一个真正的苏格兰人在他的粥里放糖。

起源(Genetic)谬误

你判断事物的好坏取决于它来自哪里,或者它来自谁。

这种谬论通过将焦点转移到某物或某人的起源来避免争论。这类似于人身攻击谬论,因为它利用了现有的负面看法,使某人的论点看起来很糟糕,而实际上却没有提出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论点本身缺乏价值。

示例:参议员在 6 点钟的新闻节目中被指控腐败和受贿,他说我们都应该对我们在媒体上听到的事情保持警惕,因为我们都知道媒体是多么不可靠。

非黑即白(Black-or-white)

你提出了两种不同的状态作为唯一的可能性,而实际上存在更多的可能性。

这种阴险的策略也被称为“假两难困境”(false dilemma),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在形成一个合乎逻辑的论点,但经过更仔细的审视,就会发现,有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其所提出的非此即彼的选择。二元的、非黑即白的思想不允许存在许多不同的变量、条件和情况,在这些变量、条件和情况中,存在的不只是提出的两种可能性。它误导了辩论,模糊了理性、诚实的辩论。

示例:这位最高领导人一边为他从根本上损害公民权利的计划争取支持,一边告诉人民,他们要么站在他一边,要么站在敌人一边。

循环论证、乞题(Begging the Question)

你提出了一个循环论证,其中结论包含在前提中。

这种逻辑上不连贯的论点经常出现在人们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假设的情况下,因此在他们的脑海中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循环推理很糟糕,主要是因为它不是很好。

示例:佐博大帝(Zorbo the Great)的话是完美无缺的。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在绝对正确,不应该被质疑的佐博的最好和最真实的伟大和正确无误的书中这样说过。

诉诸自然(Appeal to Nature)

你认为,因为某种东西是“自然的”,因此它是有效的,合理的,必然的,良好的或理想的。

许多“自然”的东西也被认为是“好的”,这可能会使我们的思维产生偏差。但是自然本身并不能决定事物的好坏。例如,谋杀可以被视为非常自然,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好的或正当的。

示例:这个药师赶着他的马车进城,提供各种各样的自然疗法,比如非常特别的白开水。他说,人们对抗生素等“人造”药物保持警惕是很自然的。

轶事(Anecdotal)谬误

你使用的是个人经历或孤立的例子,而不是可靠的论据或令人信服的证据。

人们往往更容易相信某人的证词,而不是理解复杂的数据和连续变化。定量的科学测量几乎总是比个人的感知和经验更准确,但我们倾向于相信对我们来说是有形的,或者说我们更信任某人的话,而不是更“抽象”的统计事实。

示例:杰森(Jason)说这一切都很好,他的祖父每天抽 30 根烟,活到了 97 岁。不要相信你读到的关于方法论上可靠研究的元分析证明因果关系的所有内容。

德州神枪手(Texas Sharpshooter)谬误

您可以选择一个数据集群来满足您的论点,或者找到一个模式来满足假设。

这一“虚假原因”谬论是在一名射手向谷仓胡乱射击,然后在弹孔最多的地方涂上靶心,让人觉得他是一名真正的好射手之后产生的。集群自然是偶然出现的,但并不一定表明存在因果关系。

示例:糖果饮料制造商 Sugarette 指出,研究显示,在糖果饮料销量最多的 5 个国家中,有 3 个进入了全球最健康的 10 个国家,因此糖果饮料是健康的。

诉诸中庸、中间地带(Middle Ground)

你声称,两个极端之间的妥协或中间点必须是真相。

很多时候,真相确实存在于两个极端之间,但这可能会使我们的思维产生偏差。有时一件事就是不真实的,而对它的妥协也是不真实的。真理和谎言之间的那条路,仍然是谎言。

示例:霍莉(Holly)说,接种疫苗会导致儿童自闭症,但她的朋友、博学多才的凯勒(Caleb)说,这种说法已经被揭穿,被证明是错误的。他们的朋友爱丽丝(Alice)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那就是接种疫苗一定会导致一些自闭症,但不是全部。

本文译自 yourlogicalfallacyis,由译者 xanad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来源:煎蛋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你不该犯的逻辑谬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570.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