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后苏联的改名余波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7-11,星期四 | 阅读:380

作者:秦晖

 “卫国战争英雄城市”纪念碑旁前的凭吊者

这些天大家议论改名,我就把1992年苏联解体不久写的一篇文章《政治风云与苏联地名学》分次摘发在了公号上。

毕竟是20多年前的旧文了,当时不能在网上查资料,苏联和其他国家也没有出版过有关工具书,我全凭平时记忆写的此文,又是发表在发行量很小的专业学刊上,反馈信息很少,所以难免有些不准确。

如今“后苏联”时代已经有了一代人,情况又发生了许多变化。网上信息爆炸,俄罗斯也出版了专门的今昔地名辞典,网友在跟帖和群里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我就再做些交代吧。

首先回答几个问题。有读者问道:为什么LN格勒市改回了旧名圣彼得堡,而圣彼得堡周围的LN格勒州州名却至今如故?其实这种情况在“后苏联”各国不止一例:如乌拉尔的最大城市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恢复了旧称叶卡捷琳堡,但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并没有改名。我们后面提到的哈萨克斯坦城市江布尔已经改名塔拉斯,但江布尔州也仍然不改。

“卫国战争英雄城市”之STL格勒

为什么?很简单,现在的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尽管“民主倒退”,但并没有回到苏联时代。套用当年储安平先生的说法:他们现在向PJ争自由,那自由是多少的问题。而STL治下,那自由就是有无的问题了。所以,当年皇上或政治局一声令下全国都改掉某类名字,或全国都封杀某个人的名字,这样的事是没有的。

尤其是1990年代“改名潮”兴起时,那里还正值民主大潮,一个地方是否改名,改成什么,都是当地民众讨论、投票决定的。很多州府城市与同名州,如下诺夫哥罗德(苏联时期的高尔基)、萨马拉(苏联时期的古比雪夫)等的改名,在市和州里都投票通过了,市与州就同时改了名。但并非都是如此。通常像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这样的中心城市,市民比较新潮,改革氛围浓厚,而包括小城镇与乡村在内的全州州民就相对保守一些。

市改名需要市民投票,州改名就需要全州公民投票通过。市里通过了而州里没通过(或者州里根本没有足够的倡议者发动投票),一点也不奇怪。因此出现市改名而州没改的情况也正常。

 而城市投票结果也不是完全一致的。俄罗斯同样以加里宁命名的两个省会,加里宁市已经改回旧称特维尔,加里宁格勒就没改。因为后者本是二战后得自德国的原东普鲁士首府哥尼斯堡,作为二战胜利国,总不能恢复当年敌国的旧称吧。何况那里现在一个德国居民也没有了,俄国人也不习惯德国名啊。

当然也可以另起新名,像当年STL格勒也没有改回旧称察里津,而是用了新名伏尔加格勒。但加里宁格勒就很难这样。因为自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后,前苏联波罗的海海岸线大部分丧失,只剩不相连的两小段:圣彼得堡附近的一小段深处狭窄的芬兰湾底端,不仅易被封锁,而且经常封冻。加里宁格勒这一小段也因三国独立而成了俄罗斯孤悬海外的一小块飞地。

加里宁格勒地理位置

但因海域开放而且很少封冻,前苏联庞大的波罗的海舰队就连司令部在内几乎整个搬到了加里宁格勒附近,使得这块飞地的居民中军人比重大增。而军人通常比较保守,飞地上的居民也有更多的不安全感,求稳厌变,(有点像金门人,虽然讲闽南语,但从来不接受“绿营”,也没有发生过地方政权的“政党轮替”)要通过改名投票并不容易,这样加里宁格勒之名就保留了下来。

前面提到STL格勒,就再说一点:前些年曾有国内报道说:俄罗斯已经重新肯定STL,STL格勒之名已经恢复。其实根本没那事,今天无论伏尔加格勒市还是伏尔加格勒州,都并没有恢复STL格勒之名。原来,俄罗斯新闻说的是2004年胜利日活动时,PJ下令把莫斯科的“卫国战争英雄城市”纪念碑中伏尔加格勒之名恢复为STL格勒。

这无疑是纠正了一个小错误:本来战后苏联就立了“卫国战争英雄城市”纪念碑,其中的STL格勒一碑在赫鲁晓夫把城市改名后,纪念碑上的城名也改成了伏尔加格勒。今天看来这当然很荒唐。“卫国战争英雄城市”纪念碑自然只能是卫国战争时的名字,正如STL格勒战役不能因为今天城市改了名就变成伏尔加格勒战役、中国的平津战役也不能变成京津战役一样。苏联解体时LN格勒已经改了名,但在这份英雄城市名单上她从来也没有变成圣彼得堡嘛。

赫鲁晓夫“用STL式的手段搞非STL化”,不管三七二十一凡STL之名都改掉,其实很可笑。当年STL格勒战役胜利时,西方盟国也表示纪念,法国巴黎有STL格勒广场,英国伦敦有STL格勒地铁站,他们也没有因为后来与苏联发生冷战,或者因为苏联把城市改了名,就把这些广场、车站都改名嘛。

巴黎STL格勒广场附近

剧变后的俄罗斯纠正赫鲁晓夫的胡来,把“卫国战争英雄城市”题名恢复原状,怎么传到中国就成了现在的城市再改名、甚至给STL全面恢复名誉?当时基辅、敖德萨、布列斯特、明斯克等乌克兰、白俄罗斯城市也被授予“卫国战争英雄城市”荣誉,今天它们的城名也仍然在莫斯科纪念碑上,难道这就等于这些城市都回归俄罗斯了?

事实上,在1961年赫鲁晓夫改掉STL格勒市、州之名后一直有不同意见,今天也确实有人主张恢复原名,在一个多元社会中这毫不足奇。但今天这不像PJ下令在一块历史碑上复名那么简单,改易城名州名如今还是要按剧变后的民主程序办。其实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就主张恢复STL格勒。但即便俄共成员在2001-05年间曾当选伏尔加格勒市杜马主席,2007-08年曾当选市长,也还是没有足够的民意支持去办这事。

2008年后到现在,俄共越来越不行,十来年没在该市出头了。但城名这事反而好像有了一点进展。2013年伏尔加格勒市杜马通过决议,在每年2月2日(STL格勒战役胜利日)、5月9日(欧洲战场胜利日)、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日)、8月23日(STL格勒战役开始日)、9月2日(日本投降、二战最终胜利日)和11月19日(STL格勒战役反攻开始日)这几个纪念日里,本市将以“英雄城市STL格勒”名义搞纪念活动。这当然仍不是真正恢复城市旧名,而且主要也是纪念那场难忘的战役,说体现民族主义的兴起是对的,但与评价STL体制关系不大。

而伏尔加格勒这个名字毕竟也是苏联时期共产党起的,所以反感此名的还有另一类人。一些俄罗斯君主主义者和东正教会人士对STL与赫鲁晓夫都不感冒,他们要求该城市恢复1925年前乃至沙皇时代的原名:察里津。当然,他们的主张也没有被采纳。

伏尔加格勒的英雄广场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秦晖:后苏联的改名余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385.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