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双重刹车”机制已启动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6-19,星期三 | 阅读:320

叶胜舟 为FT中文网撰稿

中美贸易战急剧升级已40余天,双方互探底线,也互考耐性。近期着重观察的“一个焦点”,指美联储是否降息;“双重刹车”,指中美元首是否直接干预,启动“刹车”,各自让步达成协议;“五层防御”,指中方在G20大阪峰会前后如何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

“一个焦点”

市场认为,美联储今年降息是大概率事件。剩下的问题是:美联储何时降息?今年降息几次?这是中美贸易战未来一段时期的焦点。

6月12日,美国劳工部公布5月CPI同比升1.8%,不及预期的1.9%,美联储降息压力递增。特朗普任总统后,一直炮轰美联储及其两任主席耶伦、鲍威尔持续加息和缩表,声称如果降息,美国就赢得与中国的贸易战,“游戏将结束”。

6月18-19日,美联储将举行议息会议。如果此次开启降息通道,标志着为特朗普提供强大的“金融武器”,打入这支强心针,他的立场必定更加强硬,不会轻易让步;也标志着中美贸易战进一步恶化,在衍生到科技战、心理战、舆论战、法规战(即“清单战”)之后,金融战、持久战正式开打。

“双重刹车”

目前的态势,中美元首没有冲在正面对抗的第一线,都为必要时启动“刹车”留有余地。

美方依然沿用“胡萝卜加大棒”手段。据彭博社6月12日报道,特朗普称,亲自搁置了和中国的贸易协议,只有中方回到原先谈妥的条件,才是他认可的“非常棒的协议”。

6月10日,特朗普公开威胁如果中美元首在G20大阪峰会不见面,他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或“比25%还要高更多”的关税。这传递出三个信息:一、中方当时尚未确认,中美元首在大阪峰会上一定见面;二、特朗普有意愿与习近平见面,且有意愿讨论解决贸易问题;三、如果中方不见,他会报复,这是向中方施压见面。

特朗普与美国歇斯底里反华的极右翼势力有很大区别。第一,首先是“经济人”,不是“政治人”。5月30日,他威胁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如愿逼迫墨有力阻止非法移民涌入美国后,6月7日迅速宣布无限期暂停执行征税计划。可见“关税”大棒对他而言,只是工具而非目的,他清楚“关税”的双刃剑杀伤力。

第二,有连任的强大动力和压力。他虽然此前个人信用、商业信用劣迹斑斑,纳税记录至今遮遮掩掩不敢公开,却是数十年来兑现竞选承诺最多、最积极的总统,因为他不惜一切代价固守民意基本盘。

第三,相当自恋、虚荣、炫耀。喜欢并享受聚光灯打在自己身上,喜欢达成一个富含戏剧性的“大交易”,至于这“交易”是否可行、是否符合美国长远利益,那是另外的话题。例如,6月10日,他在CNBC节目中称,的确“把华为看做是一个(国家安全的)威胁”,但将对华为禁令作为与中国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可能会很好”。

中方同样想达成协议,也有心理准备,在非原则问题上多做让步。然而美方要价太高,甚至有些涉及主权和尊严,远远超出中方承受范围。如果美方一点不让步,那么贸易战不会休兵,只有硬扛下去。

6月7日,习近平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主旨演讲后回答提问,公开称呼“我的美国朋友”、“我的朋友特朗普总统”。中国元首如此公开称呼(尤其在俄罗斯)是首次,并不意外,万里迢迢海湖庄园首次峰会、特朗普访华“国事访问+”接待、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等,一再表明搞好中美关系的善意和诚意。美国CNBC当天报道,敏锐地以“习称特朗普‘他的朋友’”为标题;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次日头条报道,标题也是《习近平称特朗普“我的朋友” 相信他不愿中美完全割裂》。

在笔者记忆中,苏联、俄罗斯与美国虽然恶斗百年,但普京和俄外长拉夫罗夫经常以“我们的美国朋友”作为客套、调侃。特朗普也多次称习近平“朋友”,2018年4月8日,甚至在推文中称“习近平主席和我将永远是朋友,无论我们的贸易争端如何。”

6月2日,中国防长魏凤和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回答问题时曾坦率说,中国没有实力和意愿做老大。习近平7日在圣彼得堡也明确,“中国不想当老大”。这都是针对性打消美国最大的疑虑──中国将与美国争夺世界唯一霸权。

“五层防御”

中美经贸磋商有17个月,贸易战开打也有12个月,跌宕起伏,波涛汹涌。中方近期需积极准备“五层防御”,梯次缓和贸易战升级后的冲击波。

第一、中美元首通话竟然与美联储降息切割。笔者上周四曾撰文预测,中美元首应启动“刹车”机制,先从通话开始,同时分析6月19日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束之前,并非中美元首通话的最佳时间。因为如美联储宣布降息,贸易谈判氛围严重不利于中方,此时中方主动邀约通话,易被美方视为“示弱”,自讨没趣,且美方士气正盛,几乎不会让步;如不降息或降息隔了一段时间,中方可考虑主动邀约通话,讨论决定G20大阪峰会两人见面、双方举行第12轮经贸磋商、为达成协议双方都让步和中方在非原则问题上多让步的基调。6月18日晚,中美元首竟然撇开美联储是否降息即通话,从而向世界清晰表明两人皆有诚意尽快达成贸易战协议后休战,同时暗示双方皆有诚意让步妥协、中方在非原则问题上可多让步。

第二、中美元首在大阪必定见面。中方此前不急于肯定答复,只是打心理战,吊一吊胃口,也试探美方的诚意和耐性。如中方不同意见面,必然在全球输理,被误会为中国好战,为美国继续增加关税提供借口,更把特朗普推向蓬佩奥、博尔顿等极右翼。这是对中美关系和全球经济的极其不负责任,所以不应发生。

第三、力争6月29日与特朗普约1小时的一对一秘密会谈。最好的沟通是面对面,甩开特朗普极右翼高官和助手的干扰,满足他想达成“大交易”的愿望。拙作《贸易战未来:如何定位中美核心利益并寻求共赢?》曾讨论,在一对一秘密会谈时,中方可单独、直接亮明的五张底牌,不再赘述。

第四、充分运用G20峰会多边外交机制。李显龙5月31日在香格里拉对话开幕晚宴上的精彩演讲,清晰表明调停劝和、不愿主动选边。这正是中国希望看到的,也符合中国利益。如果广大“中间地带”国家以及主要国际组织协调一致立场“劝和”,形成共鸣、共识、共行,必然对美国坚持打贸易战形成牵制。所以中方需以更柔软的身段,坚持和阐释三个立场:倡导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强调中国不愿打、不得不打贸易战;承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最关键的是中国元首在G20大阪峰会上的演讲,如重现201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赞誉,那就是中国的外交胜利。

第五、瞄准另一个签署协议的“窗口期”。如果美方坚持毫不让步,中国不必也不能急于达成协议,不得不打持久贸易战。双方经济必然承受巨创,就看谁的忍耐力更久、更强。如果美国二、三季度GDP明显下滑,失业率上升,叠加美国股市指数动荡下跌,将动摇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并对其连任产生巨压,那么2019年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的APEC峰会,是下一个“窗口期”。

中美达成平等互惠协议,对双方和世界都是解脱。中方以万亿美元量级的采购承诺等条件,交换华为禁令的解除和最多两年喘息时间;特朗普收获足够的丰收果实,为连任注入靓丽的政绩。中方强硬迎战目的是逼迫美方坐回谈判桌,且中方让步比美方设想的更少,不能一味刺激美方,需注意有理、有利、有节。

笔者研究朝核问题时,浏览了安理会所有制裁朝鲜的决议文本和每次表决后发言记录,曾关注并引用一个细节:2017年9月11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在安理会2375号决议一致通过后发言,“如果没有特朗普总统与中国习主席之间建立的强有力关系,今天的决议本是不可能的”。在安理会官网先看中文记录,对“强有力关系”的描述和定位很吃惊,以为翻译有问题,接着核对英文记录,黑莉原话的确是“strong relationship”。

“刹车”时机稍纵即逝。所幸中美元首仍然保持“强有力关系”,皆有意愿为中美关系与世界经济的和平繁荣造福,已从主动拿起话筒开始,顺利启动“双重刹车”。黑莉在那次发言中“高度赞赏”(greatly appreciate)中美元首及其团队在核不扩散领域的密切合作,如今世人期待在经贸领域是否也将有密切合作?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微信公众号:SSWYPL。)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美贸易战“双重刹车”机制已启动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818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