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费米悖论」?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5-29,星期三 | 阅读:531

1. 费米悖论

宇宙浩瀚无垠,尺度之大超出我们的想象。然而,当我们面对或者波澜壮阔,或者光怪陆离的天文奇观,目不暇给的时候,却往往会生出这样的疑惑:除了我们,宇宙中还有其他智慧生命吗?它们在哪里?物理学家恩里克 费米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1. 银河系中有数十亿和太阳类似的恒星,其中很多比太阳系古老10亿年以上。
  2. 其中一些恒星很可能会有类似地球的行星,它们很可能也会孕育智慧生命。
  3. 其中部分智慧生命可能会发展出星际飞行的科技。
  4. 即使以我们现在能够想象的科技飞行,它们也能够在一百万年内飞遍整个星系。

但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太空中看见一个智慧生命的影子呢?这就是著名的费米悖论(Fermi Paradox)。

如果宇宙中存在科技水平远远超过人类的智慧生命,它们会用怎样的方式来发展自己的文明呢?戴森球是一个著名的设想。一个可以利用恒星所有能量的II型文明可以建造一个包含整个恒星的巨大球壳,完全吸收恒星的辐射能量。一个完整的壳体从工程上来说难度很大,所以比较可行的方案是建造大量卫星或太空城市,让它们像蜂群一样围绕恒星旋转。这种戴森蜂群(Dyson Swarm)从技术上来说起点很低,而且可以逐步增加。似乎我们今天的技术距离这个设想也不太遥远。


戴森球遮住了恒星的可见光部分,所以会让恒星从肉眼或光学望远镜中消失,但是它自己却会因为吸收能量,温度升高而释放出红外线。在特殊的天文仪器下,这种红外线辐射就像黑夜中的蜡烛一样明显。

如果对于先进的外星文明来说,戴森球也是一个合理的设想,那么,我们应该看见银河系中大量恒星都被掩盖在戴森球内,只向我们发出黯淡的红外线。然而,我们目前连一个戴森球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就是戴森困境(Dyson Dilemma)。

如果一个外星文明想要把自己的领地扩散到整个星系,它并不需要很高的速度。一个低速文明可以制造大量可以自己复制的冯诺依曼探测器(Von Neumann probe),把它们朝各个方向射向太空。当它们降落在行星上时,可以利用行星上的材料复制自己,然后继续在星系中扩散。假如一个外星文明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那么它只需要几百万年的时间就能把探测器布满整个银河系。

几百万年看起来很长,但是和宇宙140亿年的年龄相比,只是时间长河中的一朵小小浪花。然而,我们也没有观察到哪怕一个来自外星文明的冯诺依曼探测器。

自从费米悖论出现以来,人们尝试了很多不同的解释。总的来说,这些解释大致可以分为3类。

2. 第一类解释:智慧生命在宇宙中十分稀少

2.1. 稀有地球假说(Rare Earth hypothesis

费米悖论的前提是,宇宙中的恒星和行星数量都很大,应该能产生很多像地球人类这样的文明。但是,“稀有地球”假说却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从下面列举的因素中,你可以看到像地球这样的行星,在宇宙中是多么稀少。

2.1.1. 成年的稳定星系

幼年的星系十分活跃,含有大量像类星体(Quasar:星系核中的活跃黑洞)和超新星这样的宇宙杀手,它们释放出的辐射可以杀死一切生命。而像银河系这样的成年星系早已度过了放荡不羁的少年时光。如果没有和其他星系碰撞合并(NASA说大约37.5亿年之后银河系就会和仙女系大碰撞,最后融合,请问碰撞最先会发生什么?过程呢? – Mandelbrot 的回答),它只会在平静中走向时间的尽头。

另外,幼年星系中恒星都比较年轻,构成生命必需的重元素(氢和氦以外的元素)很少,而且多数集中在星系核,而强烈的辐射已经把这里变成了生命的禁区。

2.1.2. 星系内的宜居带

和恒星系一样,星系内也有宜居带。生命诞生需要在恒星中合成的重元素,并且必须远离恒星活动剧烈的星系核和旋臂,以避开强烈的辐射区域。这样,宜居带只能在星系中部的环形区域。以银河系为例,它的宜居区就是距离中心13000到33000光年的环形区域。

很多恒星在星系中的公转轨道偏心率很大。在距离星系核很近的时候,它们可能会穿越一些危险区域,所以这样的轨道会周期性的清除刚刚冒头的生命萌芽。

2.1.3. 合适的恒星

大型恒星寿命很短,比如蓝巨星的寿命往往只有几百万年,远远不够复杂生命的出现和演化。而小型恒星(红矮星)虽然寿命很长,但是它们却并不适合于生命星球。它们的能量输出功率很小,生命行星只能紧挨着它才能取暖。但是红矮星的能量输出极不稳定,常常会用狂暴的能量喷发把近轨道的行星烤焦(如何看待「离太阳系最近的比邻星发现宜居类地行星,可能还有水」? – Mandelbrot 的回答)。只有像太阳这样的中型恒星才能为生命提供稳定而且足够的能量来源。

宇宙中很多恒星位于双星系统中。两颗恒星之间的引力干扰会严重影响行星的轨道,往往导致行星被抛出轨道,在寒冷孤寂的太空中独自流浪(如果太阳系是一个双恒星的星系,那地球应该是什么样的运转轨道,地球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 – Mandelbrot 的回答)。如果太阳有一颗伴星,那么在它们互相接近的时候,伴星的引力会扰动奥尔特云,把大量的彗星送进内太阳系,给地球生物圈带来灭顶之灾。

2.1.4. 恒星系的宜居带

恒星系内的宜居带指距离恒星不太远,也不太近,温度适合液态水存在的区域。只有在这个区域内,我们已知的生命形式才能产生和演化。

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宜居带是一个动态的区域。恒星在它的生命周期中,输出能量不停发生变化。比如,太阳从诞生到今天,输出功率一直在提高。同时,宜居带也会随之移动。在这个过程中,行星必须一直停留在宜居带内,才能让智慧生命诞生,并且发展到星际文明阶段。

同时,行星公转轨道的偏心率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如果偏心率太高,行星在宜居带和非宜居带之间来回穿行,生命是不可能萌芽的。

2.1.5. 大行星护盾

在太阳系中,木星是内太阳系行星的护盾。它用巨大的引力清空了自己轨道附近的小行星,并且抵挡住多数来自外太阳系的小行星炮弹,让地球生物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可以按部就班地发展。对于其他恒星系来说,拥有这样一个大行星护盾对智慧生命的发展也是极为有利的。

然而,这只是一种未经证实的假说。木星确实为地球抵挡了很多来自外太阳系的小行星和彗星轰炸,但是同时也把很多原本不会进入内太阳系的小行星和彗星拉了进来。把两者的效果结合起来看,木星对地球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目前并没有定论。连最近的计算机模拟也没有给出确定的答案。

2.1.6. 没有热木星

热木星(Hot Jupiter)是指距离恒星非常近的气态巨行星。它们通常形成于距离恒星较远的地方,通过轨道迁移来到恒星身边。如果有一个热木星在近恒星轨道运行,它的巨大引力会慢慢把周围的类地行星从宜居区拖出去。另外,热木星的迁移路线会和类地行星的轨道交叉,所以它的迁移过程很可能已经毁灭掉类地行星上的生命环境了。

从现在对太阳系外行星的探索来看,热木星并非宇宙中的奇葩,而是十分普遍的现象。

2.1.7. 没有大量小行星撞击

对于这一点大家应该都不会陌生。6500万年前灭绝恐龙的小行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一个恒星系中有大量混乱的小行星活动,连大行星护盾也无能为力。也学少数简单的生命形式能够幸存,但是复杂的生命甚至智慧生命肯定是无法幸存的。

2.1.8. 大型卫星

相对于地球本身的大小而言,月球是一个大得异乎寻常的卫星。这个大号的卫星在地球生命演化历程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首先,月球帮助地球形成了稳定的自转轴,进而形成了稳定的季节;其次,月球的帮助地球减缓了自转速度,避免了极端的气候;最后,月球引起的潮汐在生命发展的初期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月球,地球上应该还是会出现生命,但是要产生复杂的智慧生命难度就要大得多了。

地球得到月球的过程是一个十分偶然的小概率事件。在地球的幼年,太阳系比现在混乱得多,游荡着大量的原始行星。其中一颗与火星大小相仿的行星和地球碰撞,碎片最终形成了月球。在太阳系中,这样的事件只在地球身上发生过一次。

2.1.9. 板块运动

板块运动是构造行星表面的关键机制。如果没有或者只有过于微弱的板块运动,陆地会被水循环过程逐渐侵蚀,消失,让地球变成一个水世界。没有了陆地,也就不能生火,不能冶炼金属,甚至连四肢都不会存在,智慧生命也就成了无根之木。

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行星上的水量也十分关键。如果水太多,整个地球表面会完全被海洋覆盖。

板块运动也把埋藏在地球深处的金属矿藏带到地表,让人类得以开发利用。回顾人类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利用各种金属,在人类文明的演化过程中起到了何等重大的作用。

2.1.10. 大气层

如果行星太小,它的引力不足以保住大气层。即使它在早期产生了某种原始大气,也会很快消散在太空中。失去了大气层的保护,连水也会和行星分道扬镳。相反,如果行星质量太大,它可能会形成过于浓密的大气层,让阳光也无法达到地面,生命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能量来源。

图片来自 Atmosphere of Earth

行星的磁场也对大气层有保护作用。恒星会向太空中释放大量的带电粒子。这些粒子会带走行星的大气层。如果行星有足够强度的磁场,就能够让这些粒子的运行方向发生偏转,与行星擦肩而过。

以上就是稀有地球假说的简单介绍。它并没有告诉你在银河系或者可观察宇宙中有多少个像地球一样可以孕育生命的行星,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自己的判断。如果你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你可能会计算出银河系中还能有超过百万的候选者;如果你比较悲观,可能你会发现在整个可观察宇宙中也不会超过100个。如果几亿个星系中才会出现一个潜在的生命行星,那么费米悖论也不是那么难于理解了:遥远的星系中可能有别的文明,但是它们太远了,不但没有办法过来,连发送信号也不可能。

2.2. 大过滤器

大过滤器理论的观点是,即使类似地球的生命星球有很多,它们也只是为生命的出现提供了一些必要的条件。生命是否会真的出现,然后发展出智慧,最终成为星际文明,还需要经历很多被称为大过滤器的关卡。在每一个大过滤器面前,生命都可能失败,就此灭绝或者停滞不前。

一个有效的大过滤器需要满足至少两个条件。

  1. 生命演化能够通过它的概率极低。假设你有很多行星出现了生命萌芽,但是在每一个大过滤器面前,都会淘汰掉一大批。最后走到星际文明这一步的行星数量极小,甚至可能是0。这样,这个理论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沉默的宇宙。
  2. 从通过一个大过滤器到通过下一个大过滤器所需要的时间很长。两个大过滤器之间的漫长时间意味着生命在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在投掷了天文数字的骰子以后,终于出现了一个正确的数字。

换句话说,由于宇宙中大沉默的现状,我们可以假定:阻止一个行星上出现星际文明的大过滤器几乎必然存在。而对于人类文明来说,最重要的是知道它在什么地方。我们是不是已经跨过去了,还是它在不远的未来等着我们?

从今天的人类角度来看,地球上出现智慧生命和文明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然而,其实这是一种观察者偏见。回顾历史,我们会看到很多很可能是大过滤器的阶梯。
生命的起点是能够自我复制的复杂分子。在地球上,这些分子是RNA和DNA。这些分子是怎样在地球上起源的,还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实验室的尝试到目前为止只能产生像氨基酸这样的小分子,而无法重现真正的生命创世纪。

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化石形成于35亿年前。在38亿年前就没有多少生命的证据了。真正的生命起源可能还要更早。但是无论如何,从地球形成以后,到生命出现,中间有一段至少几亿年的空白时间。这段时间表明,生命的起源需要很多概率非常小的偶然事件。

从DNA到单细胞生物是一个飞跃。细胞的出现为后面的许多阶梯奠定了基础。而原核与真核细胞的出现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两步。原核细胞没有复杂的细胞器,DNA也没有螺旋化,是一种十分原始的细胞。而真核细胞解决了这些问题,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帮助生命迎接后面的挑战。从原核细胞到真核细胞的进化花费的时间长达18亿年,而且在生物进化史上只发过一次,所以它也应该是一个十分合理的大过滤器。

由于类似的原因,我们还可以在大过滤器的名单中加入有性生殖、复杂的大脑等等。而另外一些生物演化的重要阶梯,比如运动能力、多细胞生物、肢体、视觉、光合作用等等,它们都在不同的阶段独立出现过多次,所以不能算作大过滤器。
由于我们无法逆转时间去观察这些关键性阶段,也缺少宇宙生命的大量样本,所以无法准确的判断它们是不是真正的大过滤器。但是,对于人类来说,意义更为重大的是,是不是还有大过滤器在星际文明的前面等着我们。

几年或者几十年之内,我们就会得知太阳系内,像火星和木卫二这样的地方,是不是还有别的生命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如果有了肯定的发现,这无疑是探索宇宙和生命的里程碑,但是对人类文明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坏消息。如果火星上存在远古的单细胞生物化石,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生命起源和细胞的出现都不是真正的大过滤器,因为我们的后院里就发生过至少两次。基于相同的原因,如果在火星上发现类似哺乳动物这样的复杂生物,这就更不妙了。这意味着在它出现以前的所有阶梯都不是真正的大过滤器。而真正的大过滤器,可能就在前方不远处等着我们。由于大过滤器通过的概率很小,人类文明的未来很不乐观。

在人类文明的未来,可能有哪些因素会成为大过滤器呢?也许我们耗尽了地球上的化石燃料,也无法进入II型文明,也许人类内部的战争会毁掉我们这个物种,还有致命病毒、陨石撞击、失控的人工智能……

2.3. 我们可能是第一批智慧生命

虽然宇宙的年龄已经有140亿年了,但是生命的历史可能并没有那么长。早期的宇宙中可能并不适合孕育生命。那时候可能恒星活动十分剧烈,太空弥漫着致命的辐射等等。只是在最近的几十亿年内,环境才开始改善,宇宙逐渐变得对生命友好起来。在星系和恒星的身边都出现了宜居带,生命开始在适合的环境下诞生,并且发展到文明阶段。

如果这种解释是正确的,我们很可能是宇宙中的第一批智慧生命。我们无法听到其他星际文明的声音,是因为宇宙中还没有超过我们的文明。

3. 第二类假说:我们无法察觉它们的存在

赞成这一类解释的人们认为,智慧生命在宇宙中确实普遍存在,但是我们无法察觉它们。

3.1. 它们一直在呼喊,但我们没有听见

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多,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几千年前,我们用烽火和信鸽传递消息,而现在可以用无线电与几百亿公里以外的太空探测器通信。因此,比我们先进上亿年的外星文明很可能采用我们无法理解或无法掌握的方式向宇宙呼喊。而我们现在只是在倾听来自太空的无线电信号。

然而这种观点有明显的弱点。即使一个外星文明掌握了先进的通信方式,它们也应该能够想到采用低级的无线电方式呼叫落后的文明,除非它们对我们这样的低等文明不屑一顾。其实,有问题的不是传送信息的媒介,而是我们对传送方式的设想。SETI(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假设外星文明会采用全方位广播的方式向每个方向同时发送无线电信号,但是这样的方式需要的能量太大了。无线电波在太空中传送的衰减非常快,要用广播的方式在星系内找到伙伴,需要的能量远远超过了一颗中型恒星的能量输出。即使对于一个拥有整个恒星能量可以挥霍的II型文明来说,这也是难以承受的。

经济和能耗是采用无线电呼叫不能回避的问题。有鉴于此,物理学家James Benford和George Benford提出了基于灯塔机制的方案。

与广播方式不同的是,灯塔只向一个方向发送信号,所以它需要的能量就大大降低了。采用这种呼叫方式的外形文明可以把灯塔对准可能有文明存在的恒星,用高功率发送信号,然后再把灯塔转向下一颗恒星,如此反复。事实上,人类向太空发送的几次无线电信号所采用的都是定向方式(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是否被暴露? – Mandelbrot 的回答)。另外,激光比无线电定向性更好,也可以用来传送灯塔信号。

这并不意味着今天的人类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呼叫星系内的文明。它需要的能量是我们这样连行星能量都无法充分利用的准I型文明所无法承担的,但是对于II型文明来说就不是问题了。

灯塔信号的目的是为了告诉其他文明:“嗨,我在这里。” 在灯塔信号的后面,它们可以选择用较低的功率传送更多的信息。如果我们被灯塔信号勾起了好奇心,就可以把大量的射电望远镜指向这个方向,用更高的精确度和更长的时间去搜索后面的消息。

灯塔机制也只是一种设想,但是它显然比满天空的扫描,寻找广播信号要靠谱一些,是一种值得尝试的方式。1977年由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大耳朵望远镜收到的“Wow!”信号可能就是这样一种灯塔信号。

图片来自Wow! signal

虽然Wow!信号的来源一直未能确认,但人们仍然把它当做外星文明信号的最佳候选者。在之后的几十年时间内,对同一片天空的观察进行过很多次,都没有接收到相同的信号。如果这是一个灯塔信号,它朝一个方向发射的时间非常短,短时间的观察能够再次遇上的概率很低。SETI也没有对这一片天空引起足够的重视,它每年对这个方向监听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

James Benford建议SETI修改监听策略,提高接收到灯塔信号的机会。他建议,把大量射电望远镜指向银河系中心恒星密度最大的方向,因为这个方向能够接收到灯塔信号的概率最大。同时,也应该把一些望远镜指向相反的(银河系边缘)方向,以便能够接收到回应的信号。

也许,外星文明一直在用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朝我们呼喊,只是我们听错了方向。

3.2. 我们探索的时间太短了

这种解释的前提是:星际文明虽然存在,但是寿命都不太长。

在宇宙的生命像一条平静流淌的大河,偶尔会蹦出一朵小小的浪花,也就是先进的星际文明。它们会试图向太空发射信号,呼唤其他文明,然后悄悄的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是更长时间的静默,直到下一个星际文明出现。人类试图从太空中获得外星文明的无线电信号只有短短几十年时间。如果这种解释成立的话,我们在这段时间内碰巧遇上银河系内存在星际文明的概率很低。

在众多费米悖论的解释中,这应该算是比较弱的一条。如果一个文明进入了星际时代(比如II型文明),它可以迅速把自己扩张到更大的范围内。即使是采用我们可以想象的冯诺依曼探测器,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占领整个星系。有这样大的范围,它对于灭绝性的灾难的抵抗力肯定会大大提高。

另外,即使它们已经灭绝,它们对自己的恒星进行的改造工程应该留下不少痕迹,比如戴森球的残骸。这也是和现在的观察结果相矛盾的。

3.3. 它们不屑于和我们联系

比人类更先进的外星文明可能不屑于和我们这样的低等文明联系,就像我们从来不会和蚂蚁对话一样。

即使这种傲慢的外星文明确实存在,也肯定不是全部。我们之所以不和蚂蚁对话,是因为蚂蚁根本没有和人类对话的能力。如果蚂蚁能够和人类对话,我想全世界的昆虫学家都会争先恐后地展开这项实验。即使普通人也会孜孜不倦的尝试和身边的动物(如家里的猫狗)交流。

这种交流的困难在外星人和人类之间并不存在。即使外星人不会指望从我们这里学到先进的科技,它们也会对我们独特的生物圈和人类文化感兴趣,就像人类学家们热衷于研究原始部落的习俗一样。好奇心是科学发展必不可少的因素。作为一个先进的星际文明,想必好奇心是不会小的。

3.4. 它们刻意隐藏自己

这一条不用详细说明了,大家对《三体》中的黑暗森林都不陌生。这个解释认为:星际文明都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唯恐被黑暗中的猎人发现。或者宇宙中藏匿着一些超级捕食者,它们在太空中搜寻敢于冒头的幼稚文明,找到了以后就毫不犹豫地消灭掉。它就像一个玩打地鼠游戏的小孩,抡着榔头,时刻准备着砸向下一个探出头来的地鼠。

宇宙中可能确实存在这种恶意的星际文明,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低等文明来说,贸然向宇宙中发出消息可能招致灭顶之灾。但是,把自己隐藏起来并不是避免攻击的最好办法。以人类今天的科技能力,已经能够在银河系中寻找行星,并且开始用分析行星大气光谱等手段寻找潜在的生命星球。超级文明肯定会有更精确的方法寻找生命星球。当它的目光落到一颗行星上的时候,这颗行星就无法继续隐藏下去了。从长远来看,要在黑暗森林中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是迅速发展,把自己推向II型或III型文明文明,增强防御能力,并把自己的文明扩展到宇宙的更大范围。

4. 人类文明被隔离了

如果你相信星际文明大量存在,但是却无法解释为什么我们面对一个沉默的宇宙,可能会怀疑:是不是人类文明被有意隔离了?

4.1. 动物园假说

这种解释认为,地球实际上是一个超级文明的动物园。外星人早就知道了地球和人类的存在,但是它们选择从一个安全的距离观察,而不与人类接触,就像人们参观动物园一样。

今天我们的动物园或自然保护区内,我们可以出于的目的观察动物,也可以从科学的角度研究动物,但是无法回溯到过去,去观察动物进化的和人类演化的历程。对于一个生命十分漫长(比如上千万年)的星际文明来说,建立一个地球这样的动物园,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也许,超级文明建立了大量的行星动物园,地球只是其中之一。

除非整个宇宙(或星系)的超级文明都结成同盟,决定采用相同的方式对待低等文明,并且每个超级文明内部的成员都严格遵守规定,否则这种隔离是无法有效实施的。只要有一个文明中的一个个体不遵守协议,它就会为地球打开动物园的大门。可以想象,要把所有超级文明联合起来难度有多大。

4.2. 天文馆假说

如果动物园假说让你闻到一丝阴谋论的味道,那么天文馆假说在这条路上更进了一步。它的观点是,地球周围的宇宙环境是一个III型文明有意制造出来的天文幻象,目的是为了让地球周围的宇宙看起来没有别的文明存在。也许这个超级文明为它能找到的所有低等文明都创建了这样一个虚拟天文馆,让它们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孤独的宇宙中。

图片来自Fermi paradox

如上图所示,人类探索过的太阳系都在这个天文馆之内,而真正的宇宙在它的边界之外。

反对者认为,这样的假说在科学上没有任何意义,对解释费米悖论没有帮助。

4.3. 虚拟世界假说

沿着这条路走到一个极端的解释是虚拟世界假说:我们周围的世界,包括我们自己,都只是一个电脑中的模拟程序。

今天,计算机模拟已经成为很多领域的重要研究手段。我们甚至会建立简单的宇宙模型去模拟宇宙演化过程。对于科技水平远远超过我们的外星文明,完全有可能运行更为复杂的模拟软件来重现自己文明的早期历史。当一个模拟系统内的文明科技程度达到一定水平,它们可以运行自己的模拟系统。这种模拟系统的深度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不但可能是模拟程序的一部分,甚至可能生存在一个“模拟系统内的模拟系统内的模拟系统……”中。

也许你认为要模拟整个宇宙所需要的计算能力和能量消耗都是惊人的,对于II型文明,甚至III型文明来说都难以承受。但是,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程序需要模拟的其实只是所有人的大脑。我们感知的一切,实际上都可以表现为大脑中的神经元活动。采用这种优化的模拟方式,一个恒星的能量用来驱动整个模拟系统应该绰绰有余了。

俄罗斯套娃大脑(Matrioshka Brain)就是一种基于戴森球的计算机系统。它由多层戴森球壳组成。最内层球壳直接从恒星吸收能量,然后向外层释放出废弃的热辐射,它的工作温度与恒星表面温度很接近。最外层球壳温度最低,接近星际空间的温度。这种结构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恒星的能量,提供了恒星能够支持的最大计算能力。

然而,这种解释的问题在于无法证实。本质上,它和“上帝创造宇宙”的观点没有多大区别,只是这里把上帝换成了超级程序员,所以它对解决费米悖论也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5. 总结

其他无法分类的零散解释还有很多,其中很多解释都倾向于:外星人其实早就来到了地球上,只是我们不知道。具体的例子包括风靡一时的“远古外星人”、罗斯维尔飞碟坠毁事件和常常见诸报端和网络的UFO目击事件等等。但是这样的解释总是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些伪科学的味道,所以在这篇回答中就不详细讲述了。

也许,人类确实是孤独的,我们就是困守于这个蓝色小球上面的卑微生物。在我们发现第一个地外文明之前,费米悖论是不会有答案的。所以我们只能努力把自己的触角伸向太空,希望有一天看到一只路过的飞鸟。但是无论如何,当你下次仰望星空的时候,应该可以在这个问题上产生更多的思考。


来源:知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如何用通俗的语言来解释「费米悖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7903.html

分类: 科普知识, 趣味科技.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