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阿拉伯复兴时代来临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9-2,星期五 | 阅读:2,215
译者: winter 2011年09月02日 | 原作者: 帕拉格·汉娜(PARAG KHANNA)

原文:The Coming Arab Renaissance

阿拉伯人正在学会解决内部问题。500多年来,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动荡被通常归结为奥斯曼土耳其征服、欧洲殖民主义、美国霸权以及以色列恃强凌弱。如今,这几个理由都不能自圆其说了。巴林、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国出现骚乱而其他阿拉伯国家相对平静这种情况无人事先预料到,我们必须记住,当地人民忍受了最恶劣的统治这么多久了,从中长期来看,动荡对这些社会很有可能利大于弊,因为无论是从全国还是从本地区来看,政府头一回具有包容性。西方最明智之举就是让阿拉伯人自己帮助自己。

从加玛尔·阿卜代尔·纳赛尔1954年执掌埃及到穆阿玛尔·卡扎菲1969年有如神助一般在利比亚发动政变夺取政权,一代领袖乘着反对殖民主义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情绪上台。但持续数十年的后殖民滥殇和腐败最终倾刻崩塌。阿拉伯世界目前已经抛弃了反殖民主义运动,开始转入反威权主义革命。

除了推翻腐败政权、组成新的政治秩序,新的阿拉伯主义也在酝酿中。这是真正的泛阿拉伯主义,它不再需要纳塞尔时代没有安全感的民族主义。相反,它的力量来自于真正跨阿拉伯世界的现象,比如卫星电视频道以及年轻一代要求政府更加对人民负责。这些运动才真是超越国界的,半岛电视台羞辱了每一位阿拉伯独裁者——值得注意的是巴林除外——年轻的活动家在整个区域内培训成功地酝酿了当前的起义。正如半岛电视台台长瓦达赫·坎法尔(Wadah Khanfar)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召开的TED会议上宣称:“年轻人。。。。。正在守卫变革。。。。。。这些人不仅是政治精英,还是知识精英,所以他们更加聪明有智慧。。。。。。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要明智的多,比老一辈更有能力创造变革——其中包括政治、文化乃至意识形态旧机制。”确实,长期被西方屏蔽的半岛电视台最终也被认可作为开放、辩论和进步的力量。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要求通过DirecTV接收半岛电视台的节目,有不少美国家庭已经收看到半岛电视台。

阿拉伯国家联盟支持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同时在考虑向巴勒斯坦和黎巴嫩派遣维和部队之举,就是典型,说明阿拉伯政治圈正在迎来实质变革。就连沙特阿伯特派出部队无情进入巴林镇压越来越多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也说明阿拉伯人再也不能对邻国的苦难隔岸观火了,相反还应该谋求本地区的集体安全。

阿拉伯复兴的下一阶段主要任务就是修订本地区随意划定的政治边界。这些边界多数是欧洲殖民者麻木不仁遗留下来的。欧盟作为前车之鉴,真正实现集体安全、构建比各部分更大的政治经济边界的唯一途径就是着手去划界它。

阿拉伯世界最后一次无边界共处还要追溯到奥斯曼土耳其苏丹统治下,尽管奥斯曼苏丹的统治名存实亡,但还是修建了像从伊斯坦布尔到麦地那的汉志铁路(Hejaz Railway)这样的重大基础设施,汉志铁路甚至还有一条通往海法直达地中海的支线。如今,由于缺乏投资,边界划定不清,汉志铁路线年久失修。

不过,只有跨边境投资基础设施,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和政治顽疾才能缓解。新的泛阿拉伯铁路网连接的黎波里、开罗、阿曼、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迪拜。还知道宏伟的古罗马城大莱普提斯(Leptis Magna ,就在如今利比亚的黎波里东部)巨大的花岗岩石柱和浴场精美的大理石大都可是从古埃及阿斯旺经由陆路输入的。(所以1974年卡扎菲象征性的推倒利比亚边界藩篱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营建更多输油管道和运河以连通富油而人口稀少和贫油但人口众多的地区。在边界笔直、争议性大的地方,这些流动且有意铺设的曲线——铁路也好、管道也好、运河也罢——就成为阿拉伯社会向全球化开放的必需和题中应有之义了。

最近成立的新巴勒斯坦党——其公开的政纲就是要执行兰德公司提出的构建基础设施之“弧”将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统一成能够有效治理的独立国家——是领土整合对于克服政治分割和经济滞胀重要性的自发确认。没有基础设施搞独立只能是徒劳。

强调从大的范围来说,阿拉伯世界不是第三世界,这点很重要。有些产油的阿拉伯国家是地球上最富有的社会之一,阿拉伯国家自身拥有所有资源——无论是财力上还是人力上——足以在没有外来援助的前提下把自己建设强大起来。沙特阿拉伯及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如卡塔尔、阿联酋等可以通过筹备中的弧开发银行轻松资助巴勒斯坦“弧”计划。实际上就已经为两国方案铺平了道路。他们还可以为跨阿拉伯传输走廊背书,从而刺激整个阿拉伯经济发展,这笔费用与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允诺未来十年在基础设施上投入的3万亿美元相差无几。

阿拉伯政治如果不是在民主化的话,至少也是在进行现代化。每个政府不得不越来越负责。寻求代表自己和选区的政党、公民社会以及独立企业也会越活跃。这一新阿拉伯主义值得西方大力支持。其目标是世俗的:就业、教育、妇女权益和善治。如果欧美处理好与政府中新兴领导人、私营企业、公民社会的关系,那么无论将来谁当选,欧美都能与之关系融洽。此外,诸如土耳其《自由报》(Hurriyet ,土耳其三大报之一——译者注)专栏作家穆斯塔法·阿克约尔(Mustafa Akyol)在引起争议的新书《没有极端主义的伊斯兰》中称,这些新生的世俗阿拉伯年青人要求在政治上发声,他们可以是伊斯兰分子但又不屈从于政治伊斯兰。但是除非西方通过外部投资和技术援助来支持这帮新世俗阿拉伯人的目标,否则政治伊斯兰还会继续在被边缘化的下层中大行其道。

毫无疑问,无国界的阿拉伯世界兄弟般的友谊还没有突然消亡。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还在为他们共同的中央银行选址争执不下。而像在卡塔尔与巴林之间、或者在卡塔尔与阿联酋之间架设“友谊桥”的项目因为沙特的猜疑而作罢。确实,自独立以来大多数阿拉伯国家政权还没感觉到这么脆弱过。

然而这正是从一开始改写阿拉伯国家的定义时机成熟的条件。阿拉伯的地缘政治未来将会是从北非地中海沿岸城市组成的群岛,成片绿洲向北弯曲直达贝鲁特,向南则穿过阿拉伯半岛直抵阿曼。埃及学者哈利姆·巴拉卡特(Halim Barakat)曾认为阿拉伯世界应该被看作“单一、横跨亚非大陆的社会,而不仅仅是一组独立民族国家的集合。”如今,几个世纪不到,这番言论就已经成为了现实。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外交政策】阿拉伯复兴时代来临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76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