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不确定性”贸易策略能成功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7,星期三 | 阅读:318

ANA SWANSON

2017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面。特朗普在贸易协议谈判中不可预测的做法引起了商业团体和外国官员的担忧。Damir Sagolj/Reuters

华盛顿——在试图改写全球贸易规则之际,特朗普总统正在启用一项新的策略:不要以为最终协议就是最终的。

特朗普曾表示达成协议是他的“艺术形式”,在与欧洲、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及其他地方的谈判中,他也曾将他的不可预测性作为一种手段。他曾一边以取消美国金属关税的可能性相诱,一边威胁着随时可能增加新的汽车关税。他曾就新的贸易条款与外国伙伴反复达成一致,后又为了达成额外目标表示要废除这些协议。

特朗普曾辩解说,比起往届政府,这种强势、不可预测的谈判风格能使他得到更大的经济让步——这么说可能并没有错,至少短期内是如此。但他的做法正在商界团体和外国官员当中引发担忧,他们表示,特朗普热衷于撒播的不确定性,可能会破坏美国一直以来在制定及稳定全球贸易规则方面所起的作用,并在这一过程中阻碍经济增长。

他的政府正忙于大量贸易协议,包括同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的协议,以及试图与中国、欧洲和日本就贸易条款达成一致。周一,欧盟预计将就一项授权进行表决,以给予欧盟同美国进行贸易协议谈判的权力。日本官员也定于周一在华盛顿同美国方面举行初步贸易谈判。

但时常“移动球门柱”也要付出代价。在推翻国际关系准则的同时,贸易专家表示,特朗普似乎在鼓励一些伙伴在与美国的交易上拖拖拉拉,或找到其他贸易伙伴以减少对美国关系的依赖。总统还给企业造成了不确定性,这可能会导致他所达成的任何贸易协议的全部惠益付诸东流。

“本届政府对待贸易的方式就是霸凌、霸凌、霸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说。“未来的后果会是怎样?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在太多事务上都需要合作。”

由于特朗普的策略,加拿大和墨西哥反复被迫紧急行动起来。在持续数月的痛苦谈判之后,美国于去年同加拿大和墨西哥达成了修订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11月,特朗普曾称赞这一新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议》(United States Mexico Canada Agreement,简称USMCA)“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贸易协议”,并呼吁国会立即批准。

此后他又破坏了自己的协议,拒绝取消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最近则威胁要对从墨西哥进口的汽车和汽车零件征税,推翻新的USMCA。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已同时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了一项协议,该协议会立即阻止美国对汽车进口征税,但特朗普此后扬言要废除该协议。

4月5日,在特朗普的谈判人员与中方谈判代表在华盛顿就双方的贸易协议争持不下的同一天,特朗普要挟“如果墨西哥出于任何原因停止逮捕并将非法移民带回原住地”,会对墨西哥汽车加征25%的关税。

“这将取代USMCA,”总统写道。

反复放话要对贸易伙伴加征汽车关税的总统是否会落实他的威胁,目前还不得而知。如果的确这样做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可以合理主张,称USMCA中所达成的所有协议皆无效,从而导致这一对整个北美地区商企至关重要的贸易协议崩溃。

“因为他太不可预测,你不确定他是否会坚持任何事情,”加拿大美国商业理事会(Canadian American Business Council)首席执行官玛丽斯科特·格林伍德(Maryscott Greenwood)说。

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削减全球增长预期时引述了全球贸易的不确定状况,包括特朗普的贸易战。在去年9月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的一项调查中,近三分之二的首席执行官回应表示,近期的关税和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将对未来六个月的投资决策产生负面影响。

墨西哥外交部北美次长赫苏斯·塞亚德·库里(Jesús Seade Kuri)上周在华盛顿会见了国会议员,并就通过NAFTA的替换协议进行游说。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墨西哥无意将贸易谈判与移民问题混为一谈,且回避就汽车关税威胁置评。

但在周五接受一家墨西哥广播电台采访时,塞亚德对征收汽车关税的威胁一笑置之。“人们在谈论这件事,”他笑着说。“威胁的艺术。”

这种威胁也笼罩着欧洲、韩国和日本,这些国家都是美国消费者购买进口汽车的主要来源国。美国对汽车征收关税的可能性令这些国家的官员走上谈判桌。去年,韩国签署了一份更新后的贸易协定,欧洲和日本刚刚开始谈判。但这些谈判可能更多是为了暂时避免被特朗普征收汽车关税,而不是开辟新的贸易领域。

总统需要在5月18日前决定是否对汽车征收关税,但他可以选择把目前正在与美国谈判的这些国家排除在关税之外。对一些外国官员来说,谨慎的选择是与美国进行有限谈判,同时希望这样能够预先阻止任何关税。

欧盟定于周一对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做出最终授权。但双方关系仍然紧张。上周,特朗普政府在关于飞机补贴的斗争中威胁要对欧盟征收关税总统发推表示,欧盟是“美国的一个残酷贸易伙伴,这一点将会改变。”

欧洲官员还抱怨特朗普改变了目标。双方政府去年7月宣布,欧盟已与美国达成协议,就有限范围的商品进行贸易谈判,结果却发现,美国官员坚持要将谈判范围扩大到农产品

“总统和政府作出了很多威胁,但并不总是坚持到底,”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驻布鲁塞尔高级研究员、前外交官彼得·蔡斯(Peter Chase)说。“这确实让外国政府搞不清应该如何应对特朗普——他到底会不会付诸行动?我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确保他不这么做?”

一些外国领导人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尽可能长时间地谈判。

去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政府同意与美国展开双边贸易谈判。但由于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开战,谈判被推迟了。对日本来说,美国的注意力被分散是好事。

“没错,这个人是不可预测的,但我认为,如果有其他问题占据了他的注意力,那么他转而针对日本的可能性就会降低,”日本宏观顾问公司(Japan Macro Advisors)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大久保卓治(Takuji Okubo)表示。

预计日本经济财政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将于周一在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E·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开始初步谈判。日本官员一直愿意就商品和一些服务达成协议,但表示他们计划抵制有关管理日元或限制向美国出口汽车的承诺。

美国缺乏确定性促使其贸易伙伴向其他地方寻求全面协议。日本、加拿大和欧洲一直在与其他国家进行谈判,试图将对美贸易转为多元化贸易。特朗普退出的多国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已经生效,欧洲与日本和加拿大的贸易协定也已生效。

中国谈判代表也在试图争取时间,并且防范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北京一直不愿承诺与美国举行峰会,除非他们正在与美国谈判的广泛协议中的所有细节都被敲定。他们担心特朗普会在最后一刻认定该协议不够好,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空手而归,就像特朗普今年2月在河内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时那样。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Ana Swanson @AnaSwanson。Jack Ewing自法兰克福、Milan Schreuer自布鲁塞尔、Motoko Rich自东京、Keith Bradsher自北京、Catherine Porter自多伦多、Elisabeth Malkin自纽约报道。

翻译:李建芳、晋其角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的“不确定性”贸易策略能成功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67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