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经济学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7,星期三 | 阅读:89

东方证券 邵宇、陈达飞 为FT中文网撰稿

著名经济学家、“供给经济学之父”拉弗(Arthur Laffer)在与史蒂芬•莫尔(Stephen Moore)和著的《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中说到:“当人们问我们唐纳德•特朗普本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时候,我们发现最能形容他的一个词是‘真实’。”对于政治,这似乎是反常规的,因为政治家的惯常手法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太像商人一样“明码标价”。但现实情况是,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就是一个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空降兵”。拉弗接着还说了一句:“你看到的,就是你想要得到的。”换句话说,特朗普想要的,就是他说的。那么,问题就变为:特朗普要什么,以及通过什么方式实现? 根据拉弗和莫尔,本文全面介绍特朗普的经济方案。

目标函数

FT中文网数据分析师史书华的分析显示,截至2018年2月20日,特朗普至少发了3165则推文提及美国(America, United States, USA)或美国人(American),这足以说明美国利益对他的重要性,一切言行都是以美国利益为中心展开的。

我们认为,理解特朗普政府行为的关键,应该围绕一个核心的信条——让美国再次伟大。曾任美国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并将接任约翰•凯利(John Kelly)白宫幕僚长一职的米克•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曾将特朗普的执政方案称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经济学”(MAGAnomics)。他2017年7月就在《华尔街日报》撰文阐述MAGAnomics的核心目标,那就是让美国经济增速回到3%以上,略低于1940年代末到2007年的平均增速(3.5%)。他还特别强调,MAGAnomics会造福所有人,特别是那些“早上在黑暗中去上班,但在孩子们睡着后才回家的人;兼职工作,但祈祷获得一个全职工作的人;那些储蓄已经耗尽的人”。

所以,我们可将“让美国再次伟大”理解为“特朗普经济学”的目标函数。接下来的问题是,约束方程和行为方程如何设定?

约束方程:9条核心原则

首先,最为核心的原则就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反全球主义,反对一切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例如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是坚定的反全球主义者,他坚持主张美国法高于一切,甚至认为国际法没有法律效力。再比如,2018年12月21日,美国国防部长向特朗普递交了辞职信,他在信中主张,美国军队不应该成为全球警察。

这种“美国优先”的主张,容易被理解为“民族主义”,但特朗普政府并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民选政府理应将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一点也被写进了特朗普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我们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为人民服务,为公民服务,为他们的需求服务,确保他们的安全,维护他们的权利,捍卫他们的价值观。”

第二,恢复美国的爱国主义。“美国例外论”几乎是与美国一块诞生的,特朗普也坚信这一点,用里根的话来说就是:“上天把我们放在这里,作为全世界自由的灯塔。”特朗普深深的爱着美国,并为此而自豪。在他还是个商人的时候,他就在传记中记录了许多让美国变得更好的事迹,并为此感到无比骄傲。自由主义者们倾向于强调美国的失败和缺点,而不是伟大,特朗普对此表示非常愤怒,在各种公开场合演讲时,都带着听众们去追忆美利坚的光辉历史,其目的就是帮助大家寻找民族认同感。

第三,“人民当家作主”,拒绝政府的家长式作风。商人思维主导了特朗普的行为,他认为,依靠竞争和自我选择,将比依靠规则、规章和授权产生更好的结果。

第四,重建美国内陆城市。这意味着根除犯罪、暴力、滥用毒品、腐败和失业。特朗普推崇市场,但并非无政府主义者,他揭露了自由主义在巴尔的摩、纽瓦克、芝加哥、底特律和克利夫兰等城市的失败,他认为这都是因为民主党政府不作为。特朗普选定了50个主要是内陆城市的贫困地区,他们将成为降低资本利得税、放松监管以及消除其他发展障碍的试点区域。

第五,维护美国的边境安全,确保边境不受毒贩、恐怖分子、非法移民和罪犯的侵害,这是特朗普“建墙”的主要诉求。G20中美双边会晤之后,美国在官方申明中提到了“芬太尼”,它是一种强效鸦片,从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报告中可以看出,有一部分就是经过美墨边境流入美国的。在争取国会同意拨款建墙时,特朗普多次表示,边境安全严重威胁着美国公民的人身安全。但在有些人看来,这一行为却被理解成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了。

第六,支持美国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将经济利益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在2017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经济安全被认为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前提。在特朗普的核心诉求里,几乎人尽皆知的一条,就是制造业回流。这一点,还与维护美国军事领先地位和全球领导地位密切相关,美国鹰派大多是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的。

第七,拒绝“身份政治”,即反对用阶级、种族、性取向等来划分个人,将其区别对待。特朗普认为,美国是上帝庇佑下的国家,是不可分割的,个体与个体是等同的。他不认同“零和游戏”,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变得更好。

第八,摒弃衰落主义。“特朗普经济学的基础是对未来的信心,以及对美国能够通过创新、发明、技术和美国人民的进取精神来解决任何问题的信心。”里根是特朗普的偶像,也几乎是其所有内阁成员的偶像,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将里根的故事,来激励人奋进。白宫第三任幕僚长马尔瓦尼在介绍MAGAnomics的核心思想时就说到,当特朗普说要将美国经济增长拉回到3%以上时,美国弥漫着悲观情绪,“40年前,当美国陷入‘滞胀’和‘低靡’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同样的悲观情绪。但罗纳德•里根敢于挑战这种想法,并将我们引向了许多人认为无法实现的繁荣。1982年经济衰退结束后的7年半的时间里,实际GDP增长率年均4.4%。这就是复苏,也是美国经济仍有能力实现的目标。”

第九,以自身的强大,为世界树立典范。“我们给世界最重要的礼物是输出民主资本主义和自由企业的优点,”但是是通过自身强大的方式来实现的。特朗普政府的共识是,只要国内足够强大,国际上就会有话语权,自然会被别的国家效仿。这一点同样是传承了里根的信念。上世纪80年代,自由主义得以在全球传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各国开始效仿里根“供给经济学”,他掀起了一轮全球性的减税、解除管制和私有化的浪潮,因为美元恢复强势,各国也将货币与美元挂钩。

归根到底,套用中国的说法,“发展才是硬道理”,“特朗普经济学家”的第一要务就是经济增长。他认为,这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终极手段。左派更加注重收入不平等,但特朗普认为,只有把蛋糕做大了,每个人才能分的更多,否则就是“零和游戏”;在看待股市的牛市时,左派认为这会增加贫富悬殊,但特朗普政府的看法是,一个更繁荣、财政更安全的国家对所有人都有利——包括通过养老金和401(k)计划持有股票的1亿多美国人。

行为方程:9项具体措施

第一,解除不必要的管制。拉弗认为,监管和管制增加了交易成本,同时还是阻碍企业在美国投资和加快创造就业的最大障碍之一。图1为总体监管条件指数——联邦登记(Federal Register)、联邦法规法典(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以及RegData的所有行业相关限制的加总。每一项指标都显示,过去40年,监管数量增加了近2至2.4倍。另一个衡量方法是对比每届政府颁布的“具有经济意义”——每年对经济会产生1亿美元及以上的影响——的法规数量。图2显示了选定机构和行政当局公布的具有经济意义的最终规则的数量的对比,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管制条件相对宽松。世界银行的报告称,美国的监管环境在世界上排名第八。特朗普想成为第一。

第二,颁布《减税与就业法案》,大幅度降低企业所得税率,提高企业资本投资的税收抵扣额,增强美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库德洛在《特朗普经济学》的序言中说到,特朗普在2016年春请他去特朗普大厦的时候,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减税,“我们的业务陷入了困境,我希望我们拥有税收优势,让美国在税收竞争力上从最糟糕的状况变成第一。他嘲笑左派认为税收不会影响行为的观点,(与之相反,他)认为税收对我做出的每一个经济决策都有很大影响。”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知道到激励机制的重要性,税收在他眼中就是一套激励机制。降低税率,会增加企业利润留成,激励企业进行资本投资,从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工人收入也会提升,这又会提升总需求,这样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第三,以工作取代福利。毋庸置疑,工作是缓解贫困最有效的方式。依据联邦贫困水平(FPL)标准,只有2.6%的全职工人处于贫困状态,而在不工作的成年人中,这一比例为23.9%,而兼职工作人群中的贫困率也只有15%。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2014)的一项研究认为,美国现行的福利制度提供了如此高水平的福利,以至于对就业起了抑制作用。从2013年的数据来看,有35个州的福利待遇高于税后最低工资,13个州的福利待遇超过每小时15美元。比如夏威夷,全面的福利计划可能会给一个家庭带来相当于年薪5万美元的税后工作,这些福利包括现金援助、公共住房、食品券、伤残抚恤金、失业救济金和医疗救助。报告认为,如果国会和州立法机构真的想减少人们对福利的依赖,他们应该考虑提高福利的门槛,取消豁免,还应该应考虑通过降低目前的福利水平和收紧资格要求,缩小福利与劳动价值之间的差距。Mulvaney(2017)认为,我们需要改革福利制度,以确保它只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它的人,但不鼓励人们呆在家里——福利需要举手,而不是施舍。

第四,新的能源开发战略。美国时间2018年9月12日,美国能源信息署发表文章称,根据其初步估计数据,美国原油产量今年2月超过沙特、6月和8月超过俄罗斯,即将称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与此同时,在能源贸易方面,美国也将从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据估计,美国拥有超过50万亿美元的自然资源储量,包括矿产、稀土金属、石油、天然气、煤炭和木材等。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油气能源的开发。能源开发的好处是多方面的:增加国内总产出;增加税收;减少美国对中东、俄罗斯、中国和全球其他国家的依赖,保障了国家安全;还可以创造就业岗位。

第五,基础设施现代化。特朗普常常在公开场合抱怨纽约、华盛顿等大城市的基础设施,比如颠簸的道路、破旧的机场和港口等。所以,他呼吁增加1-2万亿美元预算用于更新美国的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桥梁、学校、机场和港口。但是,特朗路更为强调私人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重要性,比如在工厂、仓库、研究中心、办公大楼和实验室等方面,可在税收和管制措施方面给予私人更大的激励,让市场来发挥作用。这些虽然是私人投资的,但一样可以带来公共效益。通过解除管制,特朗普想要实现这样一种状态:美国的投资激增,几乎不用纳税人的钱。马斯克的Space X就是最好的案例。

第六,基于选择和竞争的21世纪医疗和教育计划。在《减税与就业计划》获得通过之前,特朗普推翻“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提案被国会否决了,他认为Obamacare这种“一刀切”的计划不符合自由市场的“选择与竞争”规则,从而会造成官僚主义、垄断和低效。其结果就是,无论是私人医疗支出,还是公共医疗指出,美国的排名在发达国家都是靠前的。根据2013年的数据,美国私人医疗人均年支出为4516美元,是排名第二的瑞典的2.17倍。公共医疗支出为4197美元/人,仅次于挪威和新西兰。教育方面也是如此,高投入,却没有带来效率的提升。所以,必须打破垄断,引入市场竞争和个人选择,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

第七,重新谈判自由和公平的贸易协定,包括多边、区域和双边。特朗普当选之后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他希望在他的任期内,要把历史上的所有贸易协定重新审查一遍,如果存在对美国不公平的规定,就需要重新谈判,具体执行者就是贸易办公室主任莱特希泽。美国将贸易逆差的主要责任归到中国头上,认为这并不是自然的结果,而是中国通过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实现的。

除了贸易逆差,更为重要的是技术和知识产权的保护。特朗普政府认为中国通过多种手段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给美国造成了巨额的经济损失,还导致了失业。即使不计算经济效应,特朗普对“盗窃”行为本身也是“零容忍”的。“我有一条原则,如果抓到谁私吞钱财,我绝对严惩不贷,即使要花费比他窃得的钱高出10倍的价格也在所不惜。偷窃是一件十分恶劣的行径。”

特朗普政府估计,美国的贸易伙伴每年因无偿使用美国的电脑软件、药品、疫苗、技术创新、专利、商标、娱乐、音乐而窃取了美国价值为2270到599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价值(知识产权委员会,Blair et al,2017)。特朗普寄希望于对贸易伙伴征收关税和其他惩罚措施,减少知识产权盗窃,迫使贸易伙伴开放市场,特别是中国,这就是美国发起对中国的301调查的目的。

第八,缩减政府开支。这儿所说的缩减开支,并不是全面缩减,而是选择性的缩减。这也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承诺,他承诺削减政府开支,平衡预算。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的这项工作完成的并不令人满意,政府赤字还在不断增加,新的政府开支项目还在等待国会审核。截止2019年1月15号,特朗普的政府的部分机构已经停摆20多天,创下了历史记录。而这背后,却是特朗普申请的50亿美元的“隔离墙”经费迟迟得不到国会的同意。他曾在辩论中提到,如果国会不同意,他就会关闭政府。对于财政赤字,CEA主任库德洛曾经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讲中也表示,这是他目前比较担心的问题。

第九,亲美移民政策。特朗普呼吁建立“基于价值移民体系”(merit-based immigration system),改革原有的基于家庭的移民体系,这具体体现在特朗普的签证政策上。特朗普政府将通过控制移民签证,减少伊斯兰国家前往美国的人口数量。同时,该签证系统将根据移民的技能、才能、投资资本、英语能力和教育水平来选择移民,来增加美国的创新能力。中国读者比较关心的是学生签证政策,当前,美国已经收紧了“STEM”这四类学科的中国学生签证,不但提高了门槛,还压缩了年限。假如你是一名博士生,签证年限以前会覆盖到整个学习周期,现在变为1年1考核。

在史书华(2017)对特朗普Twitter的分析中,仅次于美国之后,出现频率最高的国家排名依次为中国、伊朗、伊拉克、俄罗斯。从2011年1月首次提到中国,到2018年2月20日,特朗普至少有464则发文提到“中国 (China) ”或“中国人 (Chinese) ”。这当中有95%的内容明显透露出敌意。他还指出,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特朗普在Twitter上谈论中国的重点和立场并没有太大变化。在特朗普提到中国的话题中,有将近一半的内容是关于中美贸易之差、中国在全球的能源布局、人民币汇率或是美国就业率等经济议题,近两成的内容则涉及国防军事和国家安全,剩下的推文,主要是特朗普希望通过中国经济情势向民主党或奥巴马政府开炮、又或是吹捧自己对政经情势的先见之明。

史书华认为,如果把特朗普谈论中国的帖子浓缩成一个主题,他的立场其实相当稳定,在过去7年不断通过Twitter诉说:全球秩序已变化,美国到底做了什么准备?或许,上文所列举的特朗普经济学中的1个目标函数、9条核心原则和9项具体措施,就是特朗普为正在变化的全球秩序朝着有助于美国利益的方向演变而做的准备。

毋庸置疑,美国已经公开宣称中国为其“战略竞争者”,而且是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之一。那么,中国是否对美国的转变做好了准备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邵宇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总裁助理;陈达飞为东方证券高级宏观研究员。本文编辑徐瑾[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特朗普经济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66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