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保护京都免遭美军轰炸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5,星期一 | 阅读:274

文|何必

流传的「古都保护神」,都不靠谱。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战争结束。已在美军战略轰炸中惊慌度日近一年的日本人发现,他们的古城京都、奈良、镰仓、仓敷不但躲过了原子弹的降临,甚至也没有遭到美军日常战略轰炸的严重破坏。

· 伏见稻荷大社

日本最精华的物质文化遗存得以留存后世,而到底是谁在战争中保护了他们的命运,却成为日后中日美三国间的谜题。

毕竟,在战争中特意保护敌国的文化古迹,当时并不是通例。在1942年的欧洲,纳粹德国有意对英国的地标性建筑加以轰炸,而德国古城德累斯顿更在1945年美军的战略轰炸下被夷为平地。

· 毁于轰炸的德累斯顿圣母教堂

那么,到底是谁保护了日本古城免遭战争洗礼?

无关梁思成

中文互联网多将功劳记在梁思成的名下,这源于梁思成的学生罗哲文和北大考古学泰斗宿白先生的回忆。

1985年,罗哲文应邀参加奈良县举办的城市文保国际学术研讨会,日本方面有人询问:二战后奈良、京都幸免于难,据之前访日的宿白先生说是梁思成建议的结果,是否确有其事。

罗哲文想起1944年夏天陪同梁思成前往重庆帮助工作:先生每天拿了一捆晒蓝图纸来,让我按他用铅笔绘出的符号,用圆规和三角板以绘图墨水正规描绘。我虽然没有详细研究内容,但大体知道是日本占领区的图,标的是古城古镇和古建筑文物的位置,还有一些不是中国的地图,我没有详细去区分,但是日本有两处我是知道的,就是京都和奈良。

于是他便把两件事联系起来,认为是老师梁思成让京都、奈良幸免于难。

十年后,宿白先生在采访中更回忆道是梁思成亲口承认,他把京都和奈良的位置在地图标明,战后看结果是起到了作用。

经过二十余年的宣传,2010年奈良县甚至在日本友人推动下,曾拟为梁思成树像感谢,但终因证据存疑而作罢。

· 2010年国内媒体一度热烈报道日本为梁思成树像事

然而,梁思成自己的回忆与上述说法大相径庭,1968年,他曾对担任「战区文物保存委员会」副主任一事作出说明:

1945年春,为了准备协助美军在我国沿海地区登陆进攻日寇,伪教育部在重庆设立了『战区文物保存委员会』,任命教育部次长杭立武为主任,我为副主任,我在该委员会唯一的工作就是为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编制华北及沿海各省文物建筑表,并在军用地图上标明。当时该委员会实际上仅有我和秘书郭某(已忘其名)二人工作。工作地点是借用重庆中央研究院的一间很小的房间,工作时间前后约两三个月。

这份表及图制成后,美方收件人是第十四航空队目标官史克门。但当时具体地是由什么人用什么方式送过去的,现在已记不清。

当时中央大学建筑系毕业生吴良镛似曾帮助我做过少量制图工作。莫宗江当时在李庄,始终没有参加这项工作。

梁思成 1968年11月5日

· 梁思成说明手稿

也就是说,梁思成的工作仅限于标明中国华北及沿海的文物古迹供美军参考,并不涉及日本。

中国文物破坏神,日本文物「保护神」

日本人自己倒是比较清楚,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够阻止美国人轰炸的,应该是美国人。

他们最先想到的是佛洛伦斯·登顿(Florence Denton,1857-1947),一个在同志社女子专门学校任教的美国老修女(同志社学校系统是日本著名的基督教学校),她在战争期间一直没有离开日本,被认为和京都有着深厚的感情。

盟军正式对日实施占领后,日本人心目中的「古都保护神」又换成了更合适的人选——兰登·华尔纳,时任「美国保护和抢救战区艺术和历史古迹委员会」(American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and Salvage of Artistic and Historic Monuments in War Area,因其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领导,也被称为「罗伯茨委员会」)负责中国、日本、朝鲜、暹罗地区的特别顾问,并刚刚随麦克阿瑟抵达东京,作为盟军司令特别顾问保护艺术与文物古迹。

· 老年华尔纳

这位兰登·华尔纳是何许人?也许他的另一个身份会让中国人更觉熟悉——给敦煌莫高窟造成严重破坏的「盗窃者」。

华尔纳出生于波士顿的一个律师家庭,1903年在哈佛大学本科毕业,1905年又重返母校进修考古学,并在一年后留学日本,师从日本著名美术史学者和鉴赏家冈仓天心(1863-1913)学习日本艺术,专攻佛教美术。回国后,华尔纳在哈佛执教,并担任福格博物馆的东方艺术馆馆长,培养了一大批美国的东方艺术学者。

此前,华尔纳已经在伦敦、巴黎、柏林、圣彼得堡等地参观过斯坦因、伯希和、勒科克、科兹洛夫等人在中国西北获取的文物,特别是敦煌莫高窟的文书、壁画和雕塑,让他对敦煌的佛教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1922年福格博物馆派他前往中国西北进行实地考察。

1923年7月,华尔纳一行从北京出发前往西北。在已经被俄国人搜刮干净的黑城遗址,华尔纳一无所获,直到1924年1月他来到敦煌。这时的莫高窟藏经洞已经基本空了,富于东方美术修养的华尔纳决定把敦煌的壁画和雕塑带回美国。

· 华尔纳雇佣的民工和被掘走的328窟唐代菩萨像

在付给守窟的王道士七十两白银后,华尔纳攫取了莫高窟110窟一尊北魏时期的彩塑飞天像,以及328窟一尊唐代彩塑供养菩萨像。然后又用涂了胶水的胶布粘剥了另外五个窟的唐代壁画。

华尔纳虽然精通东方艺术,但考古技术十分拙劣,剥离壁画过程中给壁画造成了巨大伤害,而且由于胶水调制比例和冬季气温问题,剥下来的壁画保存情况也糟糕透顶,几乎全部破碎,难以整幅还原。

· 被华尔纳破坏的壁画

但是这次考察依然让华尔纳爆得大名,成为此后美国研究东方佛教艺术的翘楚。

二十年后,欧洲和远东激战正酣,美国学术、文化、艺术届的有识之士就开始为保护战区的文化艺术品和古迹而奔走。最早向美国政府和军方倡议成立委员会的是美国学术社团理事会(ACLS)、哈佛大学、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以及纽约芭蕾舞团。

于是1943年由罗斯福总统授权,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欧文·罗伯茨领导成立了「美国保护抢救欧洲艺术和历史古迹委员会」(简称「罗伯茨委员会」)。美国陆军相应的也成立了一个部门对接:Monuments, Fine Arts, and Archives Program (简称MFAA)。

· 乔治·克鲁尼自导自演的《古迹卫士》讲述的就是MFAA的故事

1944年4月,美国海军建议将远东战区也包括进去,「罗伯茨委员会」全称遂改为「美国保护抢救战区艺术和历史古迹委员会」。由于美国在盟国中的实际领导地位和美国驻军的广泛,中、英等盟国也成立了相应的委员会,梁思成担任的正是中国的「战区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美国方面,远东战区的文保自然需要一个精通远东艺术的专家来主持,于是华尔纳担此重任,并在1946年4月至9月抵达日本担任麦克阿瑟的文保顾问。一个专注东方艺术的哈佛学者,曾经在日本求学,夫人又是罗斯福总统的亲戚……这一切特征都符合日本人对「古都保护者」的想象。

实际上,在华尔纳还未抵达日本的1945年11月11日,《朝日新闻》就刊登文章认为是华尔纳保护了京都、奈良等古城。此后华尔纳走上了「封神」之旅。1954年,华尔纳再次抵达日本参与日本艺术展时,人们还相信他是古都保护者而给予崇高的礼遇。

华尔纳自己倒十分诚实,他在给秘书的信中写到:

一批又一批的人闯进办公室来……每一个人都要提起那个老掉牙的『救星神话』(连我现在都对这个神话坚信不疑了)。那个神话是:我一个人将京都和奈良从轰炸中拯救了出来,我的程式化答复套语是:『那是政府的政策,由麦克阿瑟将军执行,任何文职人员个人都没有责任。』可是那些人总是要将一切事情都推到某个人的身上。

由此出现了一个怪圈:华尔纳越是否认自己是保护者,日本人就越相信这位谦逊的学者应该是真正的「大救星」。

一切都是运气

那么,日本古都的恩人究竟是谁?

其实是运气。

罗伯茨委员会和美国军方沟通并不顺畅,美国军方最初甚至将京都定为原子弹的首选目标。

· 原子弹目标委员会查看的京都地图,圆圈处为原子弹预计爆炸范围

因为美军要比较原子弹和常规轰炸的威力,故而对没有被选为原子弹目标的城市进行了战略轰炸,主要是在夜间利用燃烧弹做地毯式轰炸,东京、大阪、神户、名古屋等67座城市大面积被毁。京都则跟广岛、长崎一起「躲过了一劫」。

京都被撤下原子弹目标城市名单相当偶然:陆军部长史汀生看了参谋部送来的原子弹目标城市名单后,力主将京都划掉。

他认为京都是一座历史名城,对日本人来说有很强的宗教文化意义,而且他在菲律宾任职期间曾到访过京都,其文化古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史汀生的坚持下,京都幸免于难,还被扣上了「史汀生的宠物城市」的帽子。

· 陆军部长史汀生Henry Lewis Stimson

那么未被列入原子弹目标城市的奈良、镰仓、仓敷等古城又是如何躲过燃烧弹的地毯式轰炸呢?

奈良和镰仓主要得益于人口少、城市规模不大,而且没有军事工业。根据日本学者研究,美军轰炸是按照人口密度排序,镰仓位于第124位,故而直到1945年8月份,日常轰炸还没轮到这两个城市。

· 如今镰仓依然是一座滨海小城

至于仓敷,之前广泛流传的说法指向城里一家博物馆,这家日本最早收藏欧洲艺术品的博物馆,保存了格雷考的《天使报喜》、莫奈的《水百合花》以及马蒂斯等人的作品,这些艺术品让美军放弃了轰炸。

但学者发现,人口和工业排名都高于镰仓的仓敷正是美军8月份下一轮空袭的目标,是天皇的停战诏书挽救了这座城市。

所以,很多历史事件背后都是大量的偶然因素,日本人不必盲目寻找古都保护神,他们应该感谢运气。

参考文献:

郝炘:《梁思成做的工作与京都没被炸无关》,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771833.html

谌旭彬:《「梁思成拯救京都、奈良」是一个神话》,https://xw.qq.com/iphone/m/legacyintouch/d0e75b8f07d27b89c46b4191ab723943.html

HIROAKI SATO:Who saved Kyoto from the atomic hellfire?  https://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5/10/28/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saved-kyoto-atomic-hellfire/#.XKCB3ZgzZPZ

James Cahill:An Alan Priest Story  http://jamescahill.info/the-writings-of-james-cahill/responses-a-reminiscences/165-43-an-alan-priest-story

Otis Cary Saving Kyoto in World War II  https://www.japanvisitor.com/japanese-history/saving-kyoto

古都・鎌倉にも空襲被害があったって本当?  http://hamarepo.com/story.php?page_no=1&story_id=2566


来源:大象公会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是谁保护京都免遭美军轰炸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64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