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小偷苦视觉中国久矣!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4,星期日 | 阅读:201

作者:颜长江

今天早上起来,喃喃自语:变天了,神州冷了,加衣服喽。

心里还烦的是,老家老屋也在维权的事。三百年府第,邻居将违建搭在咱楼墙上了。

一,对方恶意侵权;

二,城管几年不执行,我们只好准备自己动手,可能被指恶意维权;唉,岂不知恶意维权都是给逼出来的。

三,城管等部门决定今天依法办事,这下好了。到我发稿时止,他们正在积极作为。还是要相信法制啊。

然后看到,“视觉中国”的新闻刷屏了。众所周知,如下:

我了解了一下,决定降尊纡贵,发一下言。因为我不喜欢一种声音。

以偏概全,一哄而上,尤其是三大权威同时上,这在我们这国家会造成严重后果的,这个大家都明白吧?比如,马上一个直接后果是,严重影响中国新闻界与大众利益,比如我这编辑现在就看到:

全景与IC也关闭了。我只好去用新华社,它图片一向拍得不好,聊胜于无吧。这时突然下意识地感觉到:

新华社来批视觉中国,怕是不合理吧,是个幌子吧?

新华社图片总汇的最大的竞争对手,正是视觉中国啊!

要挑一个海量图片社的毛病,那多了去了,比如我可以挑新华社的毛病,嗯,我得到授权,发布一下该社很不想公开的一件事情:

这里的两案,说的正是新华社的两个媒体,侵犯河南老摄影家武强作品权利的事情。武老师当然胜诉了,还同意我公布这两名称,是因为不仅侵权了,态度还很差。

当然,我们不能说新华社就该停摆,主体是好的。可视觉中国的主体,也是好的吧?

当然,今天流行一句话:“天下苦视觉中国久矣!”

我也曾厌恶过视觉中国。我单位副刊等版面,前些年编辑也往往误用了视觉中国的图片,造成该司来频频索赔,烦那。这就是所谓的”恶意“。正如下面一个朋友说的:

我们也是上过这个套的。

这个套路,是逼你从良。

是从良好呢,还是继续做贼并可能大赔好呢?

当初,我烦视觉中国的恶意,但久而久之,作为摄影师,我想,人家视觉中国,是在做版权启蒙啊,如果大家都尊重图片版权,我们的摄影师就不会穷三代了,就不会频频改行了,中国的文化原创就有希望了。

必须注意的是,视觉中国是在天价恶意索赔吗?

据我所知,武强先生经法院审定,得到的赔偿是一张二三千元幅度。视觉中国正是这个价码,不多吧?视觉中国是通过法院判定而来体现这个价码的,法院也是恶意的?

武老师这次向相当数量的媒体开告,会得到的赔偿让我听了都羡慕。可武老师是在恶意告状吗?

不是,你偷图一阵子,他拍了一辈子。他专拍河南农民,投入也是百万计的。

其实武老师不差钱,他同时是成功商人。摄影人,要的是争口气。

更多摄影师只靠相机过活,就家中这点米下锅。比如我的老同事,广州最出名的叶健强先生,退休金就几千块钱,而他的名作虽多,却来不了钱。他总在叫唤被侵权,最近一次是本月7日——

摄影师苦小偷们久矣!

而今天,看我神州,图片公司的方队退却了,小偷们都站出来了,他们迈着整齐的方队,昂首走过全社会的检阅台前,向全世界宣告:

这里是美好的山寨国。

然而还有冷静的声音。他们指出的是,对有错误的网络公司的批判正转为侵犯版权的振振有词。

王海出事了,不等于造假者就对了。

我特别注意到,新华社高级摄影编辑曾璜先生的立场。

我感觉视觉中国虽然有时功利,但不至于直接卖国家标志的设计方案吧?现在面对庸庸大众,说不清楚,都一关了之,最为安全。曾先生也应是一样感觉,具体到个别图片,他说得未必对。但可贵的是,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总是几个大公号,乱扣大帽子。

其实我们行内,声音都是对立的。比如陈朝华,就有大快人心的感觉,称视觉中国是恶意的,当年要赔偿的图片值不了那么多钱(这我不同意);又比如储璨璨,发文章指视觉中国其实对摄影师没那么好(这我不是没有感觉)。

今天引言的,都来自我的朋友。我不评判对错了。都用上,我们需要多种声音。越多越全面。(可惜,柴董事长还没能有声音。)

但我担心的是,区区三几个图片网站,抗不住这举国喧嚣。

最终我们要尊重的,是权威专业机构与法律的声音,事实靠他们认定,比如刚站出来的:

这就对了。

哪怕视觉中国真的在恶意维权,那也是维权。个人希望不要一棍子打死视觉中国。虽然我和单位也受过其苦,也担心其内部在与摄影师关系上有问题,那都是小事。

要看全面。

全面地看,真正的大国,是文化大国,不是山寨与偷盗的乐园


来源:秋官第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天下小偷苦视觉中国久矣!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614.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