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挂的印度:从哈拉巴文明到吠陀时代,种姓制度到底有多顽强?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4-12,星期五 | 阅读:168

作者:杨清筠

第一挂背景:从哈拉巴文明到吠陀时代

说起来印度,不知道你第一反应是啥,反正我是一下子就笑了。

耳边迅速传来“我在东北玩泥巴,我在大连没有家”的BGM,脑海中呼啸过一列看不见车身的火车,琳琅满目的阿三哥友好地招手微笑着……

打开爪机搜一下印度的新闻,就像打开了世界未解之谜和糗百出联名的段子集,不仅奇葩无下限,而且十条有五条和“翔”有关……不知道是被恶意为之还是真是其本身基操。

而看印度历史,自然比看新闻更加有料,因为只有闻所未闻的新闻才有机会被载入史册。

别看这货算我们大半个邻居,在地理位置称呼(南亚东亚)上还有50%的重复率,但是靠我这个不能再典型的东方脑子实在不好理解左下角发生的一切。

随着我知识盲区的后退,认识盲区却在蹭蹭前进,当我自以为参透某一段内容之后,很快就会有新的奇闻轶事打翻我的全部观点,借用武汉市的宣传标语形容一下我目前认识的印度——“每天不一样”。再借用我导最喜欢的一个词来形容这个地方——“吊诡”。

这种文化人才说的出来的词显然和我没啥关系,要让我自己总结对印度的印象,我大概只能轻轻地憋出来一句“卧槽……”。

扯归扯闹归闹,不拿三哥开玩笑。接下来我们回归严谨的历史研究态度。

要了解印度,我们先得要摆好一个正确的姿势,用传统历史研究的姿势(上世纪最普遍的民族国家视角)去看印度,似乎有点强行。

首先你不能把它当成一个像我国一样一路循规蹈矩走大一统路线的国家。

古代“印度”是作为一个地区代称而不是国名出现的,古印度包括今天南亚地图上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泊尔等国家所在的区域,而这一块在早期一直都没有统一成个足够像样的国家,始终是一大堆杂七杂八的政权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交错状态。

这片土地就像一辆走位骚炸天的本地摩托车,你永远猜不透上面坐(挂)了多少个人。

其次你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民族,准确地来说应该是“铁打的印度,流水的民族”,这块地方从古到今经常被世界上各大民族当成团战的刺激战场。谁能打就在这多住一段时间,打着打着最终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印度人,血统已然不可用人类学理论深究。

虽然在我们这种外行中统称阿三,但是内行对非我族类还是有着异常清晰的辨识度,民族撕逼是自古以来的基操,再加上比民族更棘手的宗教问题,我怀疑干仗的时候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说得清咋打起来的。

最后你好像也不能按照常用的几种史学分期方法来看印度。

就在目前可见的印度史著作里面,有我国自产的用标准马克思套路、即“史前、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近现代”这样套的,代表著作是季羡林老先生编著的《印度简史》(1957年),看年代你就知道它可能出现的局限性。

还有用西方惯用的分期方式“古代、中世纪、近现代”这样讲的,比如俩德国人库尔克和罗特蒙特写的《印度史》,但是就连这两位作者自己都在前言里强调了印度相对于西方的特殊性,至于他俩为啥还把阿三哥往西方模式里套只能解释为知识盲区。

而在印度本地曾经流行用宗教划分为“印度教-伊斯兰-英国”统治时期,但是现在有不少本土历史学家表示这种宗教划分法非常扯淡,所以这种办法也游离在被抛弃的边缘……

究竟有啥更好的办法捋清楚印度历史,至今也没个特靠谱的权威认证。所以只能说对印度死整套路无异于靠土话撩老司机,你还在翻阅QQ签名大全,对方早已一挂到天边绝尘而去。

再所以言归正传,面对这种大咖都在互喷的领域,我打算直接躺平不摆姿势,顺着时间发展的顺序,一挂一挂给大家讲印度这片神奇的大地上开过的风骚操作。

今天是先讲一小挂,也是我们故事开始的背景介绍,关于古印度文明是怎么起头的。

古印度能成为继古埃及和两河之后出现的第三大人类文明中心,得归功于这块风水宝地优越的地理优势。历史学家库尔克花了好几千字解释这个问题,在此筠蛋给大家总结一下:有水有土,能种粮,能吃饱人肚子,当然,这同时也是其他几个人类文明中心得以形成的基本条件。

于是就在这块能吃饱肚子的土地上,聚居起了迄今所知最早的一批“印度人”,他们创造了外地人口入侵之前最纯的土著文明(现今接受度比较高的说法),这些土著文明遗迹在1922年被考古工作者在一个叫哈拉巴的地方挖出来,所以统称哈拉巴文明,如果愿意的话,读者盆友可以自行查阅有关哈拉巴文明的资料,某度上还挺全乎的,但是比较无聊也和我们开挂的主题无关,就不多唠叨了。

可惜的是,这群宝贵的纯血统印度土著人并没有能延续下去他们的文明果实,哈拉巴文明在公元前1800到1700年之间,突然衰落了,原因至今成谜。

最早的说法把账算在了后来入侵的雅利安人头上,说他们毁掉了南亚土著文明,但是事实上雅利安人是在哈拉巴衰败后几个世纪才进来的,并且除了摩亨佐-达罗以外其他城市并没有受到暴力攻击的痕迹,雅利安人的锅不攻自破了。

流传最广的说法是气候发生了巨大变化,自然灾害让农业减产,人类文明再灿烂也在大自然不可抗力的因素下灭亡了。

接下来,哈拉巴文明没落几百年后,宝地印度迎来了第一批入侵者,雅利安人。这伙人在世界历史上风评非常不好,因为总爱做文章把自己包装成高贵人种,声称雅利安优越论的装B犯都一口咬死了自己国家是高贵血统的故土,比如我们的老朋友德国人,还有印度的民族主义者,不过这俩地儿离得丈老远,所以这两种人至少有一者在扯犊子(被多数认可的说法是所谓雅利安人来自欧亚大草原)。

印度的这批雅利安人通过阿富汗山口进入到水草丰美的南亚次大陆,说起来,这个诡异的山口就像大自然给印度的一个bug,没有关严实的门缝让常年流浪在外总想打家劫舍的坏人有机可乘,导致印度历史成为一部许多个民族相继摩擦的烂账,也许后来这地方能开挂是对该bug的补偿。

雅利安人到印度后,一路向东不断拓展活动区域,适合耕作生产的地理环境让他们逐渐结束了原本半游牧的生活习惯,过上了定居的生活。

雅利安人迁徙路线

定居,则意味着稳定的社会形成,随之而来的社会分化开始给这里留下深刻烙印。这场社会分化影响力惊人,直到现在,印度国家依然没有走出距今已千年之久的等级阴影。

这场社会分化方式就是印度标志性令人费解的奇葩之一,种姓制度。种姓制度又叫瓦尔纳制度,这两种叫法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意译一个是音译,瓦尔纳(Varna)最初的意思是肤色,起初雅利安人并没有开启事前诸葛亮的上帝视角,带着一套完整的社会制度规范来欺负被征服的土著人,只是根据肤色的不同形成一条模糊不成熟的鄙视链,深肤色的当地土著就这样遭受了毁三观的种族歧视

雅利安人在这里的优越地位来源于长期流浪抢劫积累的丰富战斗经验,但在生活技能、生产能力方面被土著居民甩好几条街,当地人大都掌握制造器具的先进方法,从事工匠一类的工作,所以我们后来发现位于种姓制度末端的都是勤劳肯干的工匠艺人,从源头来看,与其说种姓制度是根据职业划分人的等级,不如说是根据肤色人种歧视他们从事的行业。

社会分化随着社会发展很快渗透到同肤色人群的内部,雅利安人自身也开始区分出身份和等级。

种姓制度的雏形被记载于反映这一时代最重要的经典文献《梨俱吠陀》中:

“那时众神准备用普鲁沙献祭……

婆罗门是他的嘴巴,

刹帝利由他的双臂形成,

他的双腿变成了吠舍,

他的双足之中首陀罗破茧而出……”

普鲁沙(Purusha)是个神话人物,传说他的身体幻化成为世间众生。社会等级正如诗中所描述,从上至下垂直而成,简单粗略地划分为四个等级。

一等婆罗门是至高无上的祭司,二等刹帝利是武士贵族等统治阶层,三等吠舍是自由农民或商人,四等首陀罗则是苦力、工匠,基本由深肤色的土著人组成。

前两个等级一个装神弄鬼一个混吃等死,全靠吃苦耐劳的底层劳动人民供养,掌握第一生产力的本地人不仅没能靠地域黑和排外技能鄙视死居无定所的外地黑户,反而被对方反客为主,真™没天理了。

按照我空空如也的大脑安排剧情,不久之后就会出现一大群反应过来道理的首陀罗,其中一个名叫陈胜阿三的大喊一声“罗刹(婆罗门刹帝利)宁有种乎!”重洗社会分化的牌。

然而剧情并没有按照我安排的走,古老而扯淡的种姓制度不仅没有淘汰,反而不断发扬光大,自上而下越分越细,每一个圈子内部还搞世袭,几乎代代固化,一条比开心消消乐的大树还复杂坚固的鄙视链源远流长,在历史劈头盖脸的风吹雨打之下愈挫愈坚固,看起来纯粹忽悠的四大等级慢慢凝结成印度教不可忽视的核心,邪了门了……

按套路看,这么反人类的一种鄙视链,哪怕在遥远的古代欺压得了土著民一时,也早该在时间的打磨下灰飞烟灭了。

然而印度再次向我们证明开挂不需要套路,种姓像永恒的恒河水一样至今欣欣向荣,在印度这片多灾多难的倒霉土地上,被无数个民族反复入侵蹂躏之后,在人类精神领域最强势的三大宗教先后吊打之后仍然坚挺不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格外不解。

种姓这一大挂究竟有怎样的玄妙,现实中它比我们观念上的“社会分化”要复杂多少,尤其是怎样巧妙地避开翻云覆雨的民族宗教利益国家等等撕逼没有牺牲的……

太多人都在尝试回答这个终极的难题。标准答案没有。但是我们可以跟着印度历史的进程慢慢去看。


来源: 时拾史事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开挂的印度:从哈拉巴文明到吠陀时代,种姓制度到底有多顽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56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

发表评论